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90章 一个熟人(加更)

“欢迎光临”

“¥%¥%。。。”

“嗨,美女,身材不错啊。。。”

“嘿,弗兰克,那边的大胸美女你认识吗?”

“。。。。”

随着程明辉刚刚走到二楼娱乐区的赌场大厅时,汇杂着笑声、惊叹声、咂嘴声以及各国语言,朝着方远山一股脑的扑了过来。男的女的,老的年轻的,性/感的妩媚的,带着一股热浪四散开来,让人的情绪都跟着激动了起来。

“这么多人啊?”

程明辉哈哈笑到:“很多人这个时候都在睡觉呢,到了晚上人才多呢。“说完他已经当先朝着赌场里面走去了。

无论是哪里,漂亮的女人都是最好的点缀,她会让普普通通的一场聚会变得让人味无穷;会让你希望一段枯燥的路途变得更加漫长起来;甚至在你干活的时候、有个美女陪着你,你都会浑身充满力量。而在赌场里,有一位美女陪着你,会让你忘记输钱的不愉快。

此时的游轮赌场大厅里就是这样,很多男人都在跟自己身边的女人调着情,根本无心关注自己桌面上的筹码又被荷官给拨走了。

“嘿宝贝,今天晚上去我的房间怎么样。。。”

“你好坏哦!”

“。。。。”

一路走过来,基本上每位男士的身边都或多或少的站了一两个女人,说着一些赤/裸裸的话语,方远山也不觉为怪,转头朝旁边的程明辉问到:“有的女人怎么还带面具啊?”

“哦,那样的女人一般都是没人约的,算是一种另类的邀请吧!”

“我就说嘛!”

本来他还以为是一些影视歌星怕被人认出来尴尬,不过再一想也不对。这里是禁止任何人带电子设备上来的,也不虞有人录像;而且能到这个游轮上的、基本都是非富即贵的,那些女人巴结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故意遮挡面容呢?

“方老弟要不要去玩几把的?”

“不用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右前方一个赌桌上的男子已经远远招呼了过来:“程老大,这里!”

程明辉朝前方的男子看了看,转头在方远山耳边轻声道:“这个人叫何俊毅,是南洋那边的橡胶大王,同时也是一个赌/鬼。”简单的在方远山耳边介绍了一下,程明辉就朝着这个男人走了过去。

方远山带着李富贵在后面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到了赌桌旁他居高临下的打量了一下对方。四十岁上下,短发、小眼、厚嘴唇、微胖的脸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粗/壮的脖子上挂着跟大母子粗细的铂金项链,十根指头上全是各种颜色的宝石。

那边的程明辉已经给双方介绍开了,坐在位置上的何俊毅显然对方远山不感冒,朝他礼貌的点了一下头就跟程明辉两人聊了起来。方远山也不生气,自顾自的在赌场里四处看了起来。

人天生就有赌性,不过不同于亚洲人,欧美国家的人对于那些平和的赌/博方式明显是不敢兴趣的,这从这间赌厅里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是黄种人里就能看出来。他们更喜欢那种带有观赏性的赌/博方式。好比足球、赛马、橄榄球、综合格斗、搏击等等,好像这样更能让他们感到刺激。

“梭哈”作为一种通用玩法,在全世界纸牌游戏地位非常高。由于方法简单,兼具运气、和技巧在里面,现在基本成为了各种桌牌游戏里的首选玩法,而桌上的何俊毅玩的就是梭哈。

桌上三男战一女,不知道是三个男人光顾着看人家那“无底深渊”了,还是那个欧美女人本色就运气好,几个人男人面前的筹码已经快见底了。但是面对半个/球都露在外面的女人,几个色/眯/眯的中年男子丝毫不在乎,在人家明牌两对的时候,竟然还敢跟下去。结果当然是不用说了,那个欧美女人娇笑着摊开了底牌:三带二。

“我擦,这尼玛不是送钱给人家花啊?”

跟他一起站在后面的程明辉、贴着他的耳朵说到:“你真当他们傻啊?对面那个女人是欧洲一个知名化妆品公司的老板。关键人家还离异了”

“哦原来如此。”

听到程明辉说完,方远山转头朝他看了一眼,见他点头、不由哭笑不得。

“吗的,果然一个个都不是好鸟,怪不得在这里玩得兴高采烈呢,原来都目的不纯。”

在这里看了一会,方远山也没兴趣了。这里的人都非常克制,没出现什么几十几百万的下注。跟程明辉打了声招呼、他带着李富贵了房间睡觉了。

等醒来时、透过窗户朝外面看去时漆黑一片,茫茫的夜幕笼罩着无边的大海,使得刚睡醒的方远山心灵一下子沉寂了下去。刚上游轮时的浮躁、随着这无声的景象也慢慢平复了下去。

呆呆的坐在床/上看了一会,过了好一会他才从床/上爬起来,洗漱过后刚打开门,见到一个黑影站在门口、唬了他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李富贵。

“富贵啊,下你不用守在这里了。“

“我知道了”

两人刚走出不远,前边就传来一阵热情的华语。

“这不是方先生嘛,怎么,你也是受邀过来的啊?”

听到这声自来熟话,他抬头细看原来是爱德华罗伯茨、那个曾经在海滩上遇到的澳大利亚男人,后来还跟他竞争过南费里斯岭的股份。方远山对他印象还是来自他的宝贝女儿、那个有着东方古典美的女人:索菲亚罗伯茨。

见到这个男人这么热情、方远山也不好意思给人家脸色看,笑着道:“罗伯茨先生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玩的?”

“哈哈,我一直是澳大利亚桥牌俱乐部的会员,也认识这艘船的老板之一,所以过来见见那些赌术高手了。怎么,方先生也是上来玩纸牌的吗?”

作为每一届必到的熟客,罗伯茨是知道这艘船真正底细的。那个赌王大赛只是开胃菜,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呢。

“我啊,陪朋友上来玩玩,见识见识”

他们两人也只见过一面,那些交浅言深的话方远山也不会说,所以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他就打算离开了,谁知道对面的罗伯茨上前一步道:“方先生,你看有时间咱们能不能单独聊一会的?”

想想反正那个什么赌王大赛要到明天才开始呢,现在过去也是玩,干脆道:“行,咱们走吧!”说完两人朝着二楼的酒吧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