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696章 洗钱受法律保护(六更)

ps:感谢传说虎友的万赏、还有一直支持本的友们,是你们让我坚持到了今天,谢谢了,三百六十度作揖!

“百分之一的干股?”

看着方远山吃惊的样子,对面正用纤指剥着龙虾的女人惊疑道:“怎么了,嫌少啊?”

一句话说完、这个有着一头乌黑亮丽长发的女人、把指头含进嘴里嘬了两口,等放下后抽过一张面纸擦了擦嘴,动作优雅而魅惑。转而抬起看着他笑道:“你知道这个赌牌拿下来加上赌/场投资的钱有多少吗?总投资50亿美金”说着女人竖起了那只被她放进嘴里嘬过的食指到。

“哦,怪不得呢!”

听到这个女人说的投资总额后,他才了然的点点头。怪不得说个百分之一的股份都是这么慎重其事呢,原来投资额这么高。

“州里只管发牌,至于谁能拿下赌牌,那就要看各家能力了。鉴于大家职业习惯,除了雄厚的资金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当然还是赌术了。到时候有意竞争那块赌牌的人,每家都会派出一位赌术高手到拉斯维加斯的米高梅一较高下,而方先生到时候帮我们赢下那场比赛就是我今天找你的目的。”

静静的听这个女人说完,中间方远山没有再插嘴了。一边吃一边听她讲,等她说完之后方远山沉默了下来,久久的没有答。

对于投资赌/场、他其实并不是太感兴趣。据媒体此前报道,拉斯维加斯赌/场去年曾陷入谷底,所有赌/场加起来亏损额度高达70亿美元。帮她们去竞争这个赌牌、头等赌牌拿下来了,一毛钱分红都没有,他脑子有病啊?

对面的女人见他久久没有答复,忍不住的问道:“方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

方远山想了想直接到:“我听说拉斯维加斯去年出现了高额的亏损,你们现在投入这么多钱,头能收本金吗?”

“咯咯。。。”

这个女人在方远山说完之后又是一阵娇笑,连远处的几个男士也朝这个风情的女人看了过来。好一会她才在方远山快要不耐烦的表情下停住了笑声道:“你是看得报纸吧?”

“对啊,怎么啦?”

这个女人双臂叠交放在了桌上,身子使劲往前探了探,露出一片雪白的沟,就在方远山目驰神迷时、这个女人认真道:“你知道赌/场除了赌/博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吗?洗钱”

听到方远山问出这样的话,这个女人就知道他不怎么明白赌/场是怎么赢利的了,所以给他讲起了赌/场盈利方式。

“首先我给你普及一下赌/场怎么洗钱。具体的做法就是你把钱汇入赌/场,所取得的筹码是不可以兑换现金的a码,你用a码去赌,赢来的就是b码可以兑换现金了。如果你想要洗钱而不是赌/博,你可以大小两边都押注,这样除了大小通吃的小概率事件、你总有一部分赢来成为可以兑换现金的b码是吧?”

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等放下后她又继续道:“而你把筹码分散成多次下注,偶尔被大小通吃就是给赌/场的洗钱费用了,最后你的筹码绝大多数都变成了可以兑换现金的b码了。你去兑换现金让赌/场把钱汇给你指定的帐户,这样你原来汇入的钱就“输光”了,你汇出的钱是赌/场“赢得”的。钱没了有明确的去处,钱生出来又有合法的来源。而这就是赌/场洗钱,明白了吗?”

方远山一脸恍然大悟道:“噢,原来是这么事,你们可真坏。”

“。。。。”

这个女人一脸被打败的样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最后还是跟着道:“赌/场洗钱还有一个好处,赌徒在赌/场的行为是保密不受司法监察的;你在赌/场怎么输的怎么赢的事后没人知道,不像那些地下钱庄还可以追查,到了这里他们根本没有那个权力,这是有法律保障的。”

“我擦,洗钱还他么受法律保护,真尼玛长见识了”

“下面就来说说你提到的巨额亏损了。既然赌/场的主要营收是洗钱,而那些大笔的、不受司法监察的巨额现金被人赢走了,他们的账面上当然是亏损的。而州里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不过他们的税收是根据赌桌来的,他才不管你亏了多少呢!”

说到最后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笑了起来,双手托着下巴作出一副小女人状道:“问你一个问题,你听说开赌/场有赔钱的吗?”

“额。。。还真没有”

其实在这个女人说完之后、他已经明白了过来,只是一时还有点拉不下脸来承认自己的无知。现在这个女人一说,他顿时讪讪干笑了起来。

“那你现在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帮忙的事情容我考虑一下,不过你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干什么的了吧?”

见到这个女人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楞了一下之后才好笑道:“ok、ok,我叫方远山,巴西的。现在主要就是搞矿山开发!”

女人在听他说完之后、一脸惊奇的道:“原来你不是职业赌徒啊?”

“废话,你哪只耳朵听我说自己是赌徒了?”他翻了翻白眼,手里还不忘把对面女人剥好的大虾仁给叉过来。

这个装可爱的女人沉默了一下道:“我叫珍妮迈克,我的父亲跟你算是半个同行,他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有一大/片油气田,不过在05年就去世了”

“抱歉,又让你忆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没事,生老病死都是上帝安排好的,我们并不能拒绝。”

人家都提到了自己去世的父亲了,他也不方便继续往下问了。再说这些资料头都可以去了解,也没必要现在就问。

在气氛尴尬了一下之后,两个人也吃得差不多了,他站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

“好吧,方先生请慢走”

看着方远山渐渐走远的身姿,这个叫“珍妮”的女人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五分钟之后一个四十来岁的光头男人出现在了他的背后,珍妮头也不的道:“他应该会答应的”

这个脖颈上纹着一朵郁金香花的男人,在女人对面坐了下来,拿起方远山用过的叉子戳起了一个生蚝,放到自己面前的碟子上、边吃边到:“只要你能让他帮我们拿下那张赌牌,东西我们一定会还给你的。”

之前还一脸春风和煦的珍妮,在对面男子说到自己妹妹的时候,脸色已经铁青一片,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道:“你最好说话算话,要不大家就一拍两散。”

光头男子笑眯眯道:“当热,我们的信誉你是知道的”

听到他的肯定答,珍妮也没心思继续坐在这里了,说了句“你慢慢吃”、就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