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八章 重点客户

“叮铃叮铃叮铃”睡得迷迷糊糊的方远山穿着短裤打开了房门:“什么事啊?”

“先生您好!现在已经中午十一点了,请问您房间还继续住吗?”门口二十来岁的女服务员对光着上身的方远山恭敬道。

“已经十一点了吗?哦,我洗漱一下就下去退房”说完关上了门闭着眼走到了床边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在床上趴了五分钟,直到后背传来凉意才冻醒过来。冲进卫生间几分钟搞定卫生穿好衣服下了楼。

在吧台退了押金走到宾馆门口的方远山、一时不知该去哪里,想了想给丁翰墨去了个电话。

“喂丁老板你好!”

“是这样的,我在巴西认识一个有路子带货的人,这托他带来好多极品的宝石。昨天晚上的那两颗也是这批货里面的。”

“那感情好,最近我也为货源发愁呢!既然这样,那你是把货带过来,还是我过去找你?”丁翰墨感兴趣的说到,也没有问具体细节。

其实昨天晚上丁翰墨就知道他带了不少好东西来,不过昨天刚见面,他很聪明的没有提及。现在既然他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明凌晨的交易使得彼此取得了初步的信任,所以他也没再遮遮掩掩自己对方远山这批宝石得兴趣。

两人约在了江畔一家叫‘听涛茶社’的茶楼见面见了面两人寒暄了几句就进入了主题。

待见到方远山拿出来地那些裸石,连见多识广的丁翰墨都惊讶不已,连称:“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些碧玺裸石在巴西都是非常珍贵的吧?你小子花了大价钱啊!”

方远山点点头,笑称:“比起国内是要便宜不少,不过都是托人带来的。不然就算知道值钱也带不来。”其实他花个屁钱,他自己代购赚的那点钱买完飞机票就见底了!

“是啊,如果不是高额的关税我都想去巴西淘点好货色了。”丁翰墨也是一脸遗憾的表情。

“不知道这些裸石,丁老板一个人吃得下吃不下的?”方远山摸了摸鼻子呵呵问道。

“嘿被你鄙视了!要不现在去我公司看看?就你这点东西我要买不起还开什么珠宝公司啊!”丁翰墨也是一脸被打败的样子

听他说原来是开珠宝公司的,方远山也是一脸汗然。被他这个客户怀疑有没有钱,作为生意人的丁翰墨怪不得要炸毛呢,这是面子问题,也是里子问题。客户要是对他没信心、下谁还找他买东西卖东西?

“误会、误会,嘿嘿!我一直以为你就是在网上开个网店的,没想到原来是开公司的。”方远山连连抱歉道。

“这感情好,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喏东西都在这里了。”说着方远山从包里把剩下的碧玺原石都拿了出来,‘啪’地一声扔在了面前的茶桌上。

“哎呦你轻点啊!这是原石,不是石头,摔坏了修都修不好。”丁翰墨一脸心疼的拿过袋子打开检查起来。

看到里面的石头没有碎裂,才放下心来:“下注意点啊,这个东西不经摔,坏了的话损失全是你的。”

方远山被他一惊一乍也吓了一跳,这段时间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在看到前方一条金光大道向自己招手,许多行为变得不经意起来,这真的是个不好的习惯。

“你一个穷留学生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凭什么对这些代表着金钱的裸石表现的满不在乎?这样很容易让有心人盯上自己,看来以后自己得注意收敛了。”

想到这里连忙掩饰到:“最近一直接触这些裸石,心里不知怎么的,好像真的当作石头了。”

丁翰墨摇摇头叹气道:“也是啊!对于不喜欢这些宝石的人来说,这些裸石真的就只是漂亮的石头而已!”

“看来你是真的不懂这些宝石了!我们还是来谈谈价格吧。”

一听到谈钱,方远山的两个眼睛都变成了号,:“嘿嘿,我就等着这句话了。”

拿出那个仪器,丁翰墨挨个给裸石做起了鉴定,测完一个在手机上记一个,等到全部弄好,已经一个小时后了,方远山也默不作声的等了一个小时。

“五颗成色最好的我按二十万一颗给你、七颗跟早上品质差不多的就按早上每颗价格。”

"十六颗鸽血红每颗一万、别地十几颗杂色的在国内比较普通,我跟鸽血红凑个整数算二十万。”说着丁翰墨拿出手机捣了起来。

一番计算后抬起头对着方远山说道:“一共一百九十万,你看对不对。”

方远山默算了一下点点头道:“没错”。

“对了!问你个事。”

刚准备打电话转账的丁翰墨疑惑的望着他:“怎么了,难道要现金?”

“。。。没有,我要现金干吗啊?我是想问你要不要手机的?”

“手机?问这个干吗!你如果多的话,我一个朋友就做这一行,帮你问一下。”听到他还有手机,丁翰墨很明智的没有问有几部?这家伙带极品的裸石都按袋来算的!手机这样的数码产品估计得按筐算。

“哈哈。。。是这样的,在巴西看到智能手机比较便宜,带了几十部来,赚个路费嘛本着一事不烦二主所以就找你了”方远山笑道。

“。。。你这个飞机票真贵!”

“这样吧!几十部你就拿给我,刚好留着送朋友。”听到就几十部,丁翰墨想了想道。

看到丁翰墨留着几十部手机打算送人,他也忽然想到自己来的比较匆忙,没带什么礼物。要不也留点送人?恩!对,是要留点。

“那个。。。丁老板。。。”

“怎么了?有话就说嘛”看到他一脸便秘的表情丁翰墨不由乐道:“不会还带了什么‘特产’吧?”方远山被他说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呃。。。那个,是还有点小东西。”

“别呀,有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我要天天能碰到你这样的客户,我做梦都能笑醒了,以后你就是我公司的重点客户,由我亲自接待。”丁翰墨这时脸上也笑开了花像方远山这样的优质客户真的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

被丁翰墨这样一说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小家子气了:“你知道巴西蜂胶原液吗?我带了百十斤蜂胶原液来,不知道你需不需要?”

一听真的是巴西特产,丁翰墨兴趣缺缺地道:“哦,这个啊!你要是找不到买家我帮你问问,估计有人要。”

看到丁翰墨的样子,方远山就知道他误会了:“你别不乐意的样子啊!我告诉你,我带来的蜂胶原液绝对不是市场上卖的那些几千块钱的便宜货。”

“这种原液在巴西也是好东西,普通人根本见不到,没有出产时就被预订了。至于疗效我就不说了,反正比你知道的要好的多得多。”

听他说的那么神秘,估计确有其事。丁翰墨开的是珠宝公司,常年接触的都是那些老板、富豪之类的人物。他知道那些老板对这些养生的东西都非常感兴趣,只要是好东西,他们绝对肯花大价钱。

“哦,是吗?那就全给我吧!如果确实是好东西,那我头开个保健品公司,以后咱们专门卖这种原液了!”

方远山满脑袋黑线:“丁老板,你以为这个原液是水啊想要多少有多少!我带来的原液都是老店秘制的,限量供应。”

“这也是我巴西客户知道我来需要开辟市场,特意准备了一些。我卖给你不是让你用来出售的,而是让你自己用。以后你那些蓝色小药丸的钱可以省下来了!”说道后面他也开起了玩笑。

一听效果这么神奇,丁翰墨的眼睛都变亮了:“真的?靠!我的意思是。。。反正就是对身体好的意思,你懂吗?你一定懂的。”

“我懂,哈哈。。。我了解。”方远山被他的语无伦次也逗笑了。

“你懂就好,那就全给我吧!价格嘛、一万一斤好了,你看怎么样?”

方远山这时才发现华国的土豪也是非常的多,百十万的原液说买就买了,都不带还价的。“给你八十斤吧,我留二十斤送人。至于钱嘛不需要那么多,给个五十万就行。”

这个价格给丁翰墨真不是他矫情、或者装13,人家连效果都不知道就肯花百十万买他的蜂胶原液,冲着这份信任他也不能昧着良心做事,虽然东西确实是好东西。

“你啊。。。”丁翰墨也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所以也没有在钱上再说什么。

跟丁翰墨说了一声让他等会,他出了茶楼走到街边隐秘处、看看附近没什么人和摄像头注意从空间里把原液拿了出来、单手提着又了茶楼。

看到他出去一会手里提着个包装袋就来了,丁翰墨没有多问什么。把装着原液的蜂胶袋子递给了他,方远山坐下喝起了茶。

拿出袋子里的蜂胶原液玉瓶,丁翰墨就想往嘴里倒点,吓的他一口茶喷了出来,赶忙拿手挡住:“哎呦我的丁大老板,这个东西需要兑着喝。你要是直接对吹,头非把你鼻血烧出来!”

“呦呵还有这个讲究?那好,我去试看看。”擦擦下巴溅上的几滴茶水,丁翰墨嗨道!弄得方远山哭笑不得,感情也有他不懂的东西。

小心的把袋子放在里边的沙发里,丁翰墨也端起茶壶倒了点水问道:“这没了吧?”

“。。。真没了。”

“那好,我把钱转给你。”说着丁翰墨拿起手机开始打起了电话,对方估计是财会人员,听到他的吩咐,很快方远山的手机响起了滴滴声

掏出手机看到了一条“您好,您的巴西银行账户:尾号为7094于09年1月3号10时26分存入二百五十万元,余额为二百八十八万两千,请核对无误。”看到上面的数字,心算了一下“宝石一百九十万、蜂胶原液五十万、那么说好的四十部手机平均下来2500一部。”恩,这个价格他不算亏,但也不算大赚吧。

其实算起来这些手机在他空间里就占了大头子,要不是着急来,也不会带这些数码产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