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16章 我现在浑身皮痒

“咚咚咚”

被罗兰“强吻”的方远山,还来不及去细细体会那感觉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敲门声,把方远山惊得一下从床上直起了身子。罗兰用魅惑的大眼扫了他一下,然后不紧不慢的走了窗台下的座椅上。

“你们这是。。。”

进来的慕容婉见到房间里的两人,仿佛也感觉到了空气中暧昧的因子,不由奇怪的问了一句。

此时的方远山如一个偷情被自己老婆捉住的男人,一脸的尴尬,也不敢看慕容婉、从床上起身后直直的朝着门口走去,嘴里岔道:“走走走,去吃饭。。。”

到了饭厅时、慕容婉还在方远山两人的脸上看着,迷糊的小脑袋总感觉两人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不过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做贼心虚的方远山、眼角朝身旁的罗兰看了看,这个女人一脸的风轻云淡,好像刚刚的那一吻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于方远山贼兮兮的目光完全没反应,自顾自的在那里喝着汤。

罗兰这个女人见死不救,方远山只能靠自己了。在慕容婉幽幽的眼神中,方远山抬起头看着她深情道:“婉儿啊,吃过饭咱们去散散步吧。”

还在想着两人到底干了什么坏事的慕容婉,被他这一声“婉儿”叫得骨头都酥了,晶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点点头哼道“嗯”。

香江半山区作为整个香江富豪扎堆的地方,肯定是有其原有在里面的。除了能饱览维多利亚港的景色外、它也邻近上环、中环及“晋中”这些商业区,方便香港的商人来往这些地区;另一方面,半山区受大自然环绕,有大量的树木和其他植被,为上面的富人区提供新鲜空气,为香江市区难以寻觅的宜居之地。

方远山两人顺着“世勋”道往前走着,自觉“犯错”的某人主动伸手拉住了一只小巧的玉手。难得跟方远山出来遛弯的慕容婉、小心思里溢满了幸福,一路之上月牙般的唇角就没有舒展开来过。

三月底的香江温度已经高达二十五六度了,不过在傍晚的时候倒是挺凉爽的,两个人在成排的林荫道里走着,晚归的鸟儿在树梢上叽叽喳喳的叫着,给人一种安逸的感觉。走在他旁边的慕容婉此时已经醉了,不自觉的把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头。

慕容婉心思单纯,还容易满足,靠在方远山的肩膀已经让她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就这样亦步亦趋的朝前走了快半个小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路边的景观灯也早就亮了起来。

“丫头,好想跟你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啊!”

“小山哥哥,我也是。”

听着慕容婉发自内心的呢喃,方远山伸手揽住了她圆润的肩头往自己的怀里靠了靠,好像这样能把她揉进身体里一样。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走到“中智”路的两人,前方已经没有路了。透过高大茂密的树林可以见到前方灯火璀璨的港湾,那连成一片的“星光”是海面上船只的“萤火”,星星点点,看起来是那样的美。静静站立着的两人,五指紧紧的扣拢着。

“你们是。。。”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疑惑的问话,方远山下意识的转头眯眼看了一了,原来是半山的巡逻队。对面一行安保人员显然也认出了两人,热情道:“原来是方先生啊,这是吃过饭出来遛弯呢?”

“嗯!”

点头笑着说了一声,客气道:“你们这是巡逻啊,辛苦你们了。”

里面一个头头恭声道:“不辛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那就不打扰方先生、方太太散心了。”说完一行人绕了个弯朝着另一边走去。

等这行安保人员走远,方远山才有空朝旁边的慕容婉看去。刚刚安保人员的一句“方太太”显然让丫头受用无比,嘴角的笑意明显更盛了,在方远山看过来的时候,害羞的低垂下了脑袋。

看着丫头这副诱人犯罪的样子,方远山情不自禁的捧起了她的小脸,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丫头好像也很期待的样子,两只手不自觉的抱紧了他的腰,眼睛也紧紧的闭了起来。

“呜呜”

一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方远山才抬起了头来,再看她的娇唇明显红润了起来,媚眼如丝,想看他又不敢的样子。

“。。。。”

正跟慕容婉双目四对,进行着精神层面交流的方远山,冷不丁的听到耳边传来的话语,把他吓得差点三魂去了七魄,连抱着他的丫头都明显感觉惊了一跳,双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衣角。

一脸寒霜的方远山、转头四处找寻说话的人。过了会之后才发现、对面山坡下站了四个黑瘦男子,一人手中握了个黑乎乎的东西,打眼一瞧才看清,原来是手枪。而在几人的身旁、厚厚的钢丝网护栏已经被弄出了一个大洞。

看着几人身上还挂着的浮萍、以及湿漉漉的身体,估计是刚从水里爬上来没多长时间。他的脸上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道:“你们这是准备打劫呢、还是准备绑架啊?”说完一句的他,心里也是郁闷不已,难得跟慕容婉出来遛个弯、竟然还碰上持枪匪徒,真是见鬼了。

其中一个各自稍高的黑瘦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手枪,用并不流利的英语道:“你胆子挺大的嘛,竟然还敢笑,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崩了我?你崩个我看看。”

说着话的方远山还不解气,松开慕容婉后拍了拍她的肩头,然后朝着几人直直的走了过去,边走边道:“来来来,快点崩了我,我现在浑身皮痒,你不把我崩了我看不起你。”

山坡下的四个男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见到他大踏步的朝他们走了过去,之前说话的男子眼神冷冽了下来,把枪口瞄准方远山到:“你要是再敢往前走一步、我他么的就打死你。”

后面的慕容婉显然也知道对方手里是什么东西了,带着哭音道:“远。。远山,你别。。别,我。。我怕。。。”

快要走到几人身前的方远山,眼睛里的光芒动了动,好一会才忍住暴揍他们一顿的冲动。嘴里恶狠狠道:“今天算你们运气好,要不然你们就死定了。现在给你们十秒钟从我面前消失,要不后果自负。”

三米外的几个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反而威胁他们四个拿枪的人,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领头的男子看方远山不像吓傻了的样子,反而一副真得放他们一马的表情,自己心里也开始疑惑了起来,难道我手里拿的是“烧火棍”?

越是这样想,他的心里越是气愤,要不是顾忌开枪会引来保安、把自己等人的行踪暴露,这个领头的男子真得打算一枪打死面前这个小子。

“草泥马的,我再跟你讲一遍,乖乖的配合我们,要是真把我惹急了,我非打死你不可。”

本来真准备离开的方远山,听到这个家伙还在威胁,头也不的道“丫头、把眼睛闭上”,随后大踏步的朝几人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