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720章 难道我真得做错了?

“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方先生你好,我们是sdu人身伤害调查科的,方先生你涉嫌伤害我们sdu的组员,希望你能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

“哦”

他点点头又朝旁边的几个西装男子道:“那你们呢,你们又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白先生和梁先生的代理律师,他们对你昨天晚上的恶意伤害提起诉讼,我们是来送达律师信的。”

方远山抬眼扫了扫面前的这些人,好笑道:“我问你们啊,你们光听那些人的片面之词,就没去详细的了解一下经过吗?”

那几个“人身伤害调查科”的人全都面无表情,对于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公式化的到:“不好意思,我们的职责就是调查这样的事情;至于内部的警员是否有违反条例,那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

其实睡了一晚上之后,方远山的火气已经没那么大了,他最近真的很忙,哪有时间理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过见这些人好像不死心的样子,他的脸色也冷了下来:“配合调查可以,拿强制执行令来吧,要不就给我立刻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

调查科一位领头的男子道:“当然,没有强制执行令我们也不敢过来打扰方先生。”

说完伸手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纸来,递过来道:“方先生请看看吧!”

“吗的,一件狗屁倒灶的事情,还他么上纲上线了,你们要跟我玩是吧?那咱们就玩到底,我倒要看看最后谁哭?”

说了声“稍等”转身进了别墅,里面的几位警署的警员见到这件事由“sdu“的接手了,他们也没再问了,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这里。这些半山区富豪的事情并不是他们能插手的,别一个搞不好肉没吃到、惹来一身骚,那就太不值当了。

站在客厅里的方远山脸色冷冷道:“今天让你们知道一下金钱的能量。”说完抄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等出了别墅时朝等候的几人道:“咱们走吧!”

而此时香江大律师公会主/席兼资深大律师陈瑞生、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有一位亿万富豪聘请他们公会所有的大律师包括他本人作为刑讼代理律师,立刻带领团队赶赴政府公署、“sdu“人生伤害调查科。除此之外,香江60名资深大律师,除了有十几名本身有事脱不开身外,全部接到了聘请。

另外香江所有的新闻报刊、娱乐杂志全部收到了香江飞虎队行动处三处大队长白宇文,滥用职权、罔顾事实编造谎言、试图诬陷一位亿万富豪的消息。

香江的娱记向来以高效、快捷、能写、敢爆闻名中外,什么消息到了他的笔下稍微润色一下就变成了一篇惊悚的爆炸性新闻。而且关键的是、每个到场的记者人手一个大红包,这样的新闻不去报道,还有什么现场值得去的?

所以方远山人还没到“油马蒂”的政府公署,那边大厦外已经人山人海了。律师、记者、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员、看热闹的人群,把香江的政府公署大楼给围得水泄不通,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位“传说中”的亿万富豪到来。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你们好,我现在是在香江政府公署外为大家报道。昨晚在香江半山发生了一起人身伤害案,此事件跟二十六号下午两点发生在铜罗弯的黄金大劫案有关。。。。”

“叮铃铃”

听着电脑里记者的娓娓道来,正在“尖沙嘴”办公大楼里处理公事的黄海博、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刚想打电话问问事情的具体情况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董事长您好,3号线有您的电话,是音皇的杨总打过来的。”

“他怎么来想起来给我电话了?”脑海里闪过一丝惊疑的黄海博想了下还是道:“转过来吧!”

“喂,杨总你好啊,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对面的杨敏学根本没有过多寒暄,两句话就转入了正题道:“黄老板啊,事情过去就算了,方远山是个顺毛驴,你只要别惹他、他也不会故意跟你作对。你现在赶快让白宇文去道个歉,把之前的起诉也撤了。”

听到杨敏学的话,黄海博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什么意思,让我跟他低头认错,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本来跟对方交情就不深,更谈不上深交,听到对方交浅言深的话后、有点腻味的黄海博嘴里“哼啊哦”的几声就挂断了电话。

还没等缓口气呢,私人电话又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是“恒隆地产”老板刘开成打过来的。这下他更奇怪了,最近他公司的业务跟对方有很多交集的地方。不过这位新晋富豪对他不怎么感冒,总是爱理不理的,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

“黄总啊,你怎么想起来去惹他了,那人就是个刺猬,你赶快让白宇文去道个歉,要不头非出事不可。。。”

“我是古向军啊,那个白宇文是怎么事啊?他。。。”

“我是。。。”

“。。。。”

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黄海博已经接了七八通电话,有平时关系不错的,有点头之交的,甚至有得根本就没什么来往,所有人的话题全部离不开“方远山”三个字。

“叮铃铃。。。”

见到办公桌上秘台的电话又传了进来,恼怒不已的黄海博干脆把电话线给拔掉了,同时眼睛里闪过一丝惊疑,他不明白那个方远山怎么会认识这么多香江有头有脸的人物得?

黄海博祖上是搞船运的,随着近些年船运行业的萧条,作为早年香江船运巨头的黄家、这些年的重心也开始慢慢转移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以前跑船运是别人看他家脸色,想运货先问问他家能不能给对方空出船来;而现在则是买房市场了,你不哄着那些客户、人家就去找别的船运公司,反正现在早就过了那个垄断年头了。

不过跨行业经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香江“蛋糕”就那么多,也早早就分完了,他家现在想强行的插入一脚,那就要从别人家的碗里抢食。所以一方面他家要备战商场,同时还要拉拢各方人脉,免得给他家背后使绊子。

现在见到这些在香江能量巨大的人都在为方远山说话,他的心里也开始起疑了。

“难道我真得做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