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22章 来日方长(求订阅)

“方先生,我代表整个飞虎队对您说声对不起。↗,同时对于您英勇的行为表示赞赏,也替受害人对您说声谢谢”说完sdu行动处总队长曾令梅对着方远山弯腰深深的一个鞠躬。

方远山斜斜眼睛道:“我对你们飞虎队没有任何意见,你不需要替飞虎队道歉。现在我只想知道那两个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本来打算低调一点的方远山,突然发现没用。有些人的眼睛是长在头顶的,你不把他的脑袋拍低下来,他永远看不清你的真实面貌。

而且他初来乍到,那些老牌富豪根本不了解他方某人的行事作风,以为他是一个外来户好欺负,所以干脆趁着这个机会亮亮相好了。至于原来低调的打算,现在看来并不适合他自己。

这位长着一头“地方包围中央”秀发的曾令梅,脸色严肃道:“方先生您放心,对于白宇文、梁青山、枉顾警队条例、试图陷害您的行为,我们会按照有关规定作严肃处理的。涉及到犯罪的,我们决不袒护,保证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看看手表马上就到了吃午饭的点,从早上来香江警署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他也懒得在这里继续纠缠了,站起身看着这位总队长曾令梅道:“曾队长,这件事我会持续关注的。”说完起身离开了政府公署、飞虎队调查科的总部大楼。

本来方远山打算好好闹一场的,不过程明辉中途给他来了个电话,让他决定把这件事暂且揭过。用程明辉的话说,方远山毕竟还要在香江发展事业,飞虎队作为香江警察系统的脸面,如果被打得太狠了,以后对他的事业不利。

方远山想想也是,他跟“sdu”无冤无仇的,只是其中个别人跟他有矛盾,公报私仇而已,他完全没必要拉着整个sdu跟着一起丢脸。所谓来日方长,他方远山又不是就此不来香江了。

出了调查科的大楼,外面的记者一点也没见少,此时一见方远山这个“土豪”出来了,立刻围了过来。方远山在答了几个问题后,就坐着律师的车子离开了这里。

别看这些大律师好像就出个场、亮个相,费用却一点都不便宜,70几名大律师平均下来每个人的出场费高达50万香江币。就为了震撼一下香江的那些“宵小”,连记者的红包加一块五千万就这么没了。

心疼吗?他一点也不心疼。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不过某些事却不是钱能买来的。就好比方远山这要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带了调查科接受审讯、而没有任何的表示,以后他在香江哪怕事业做得再大,这也是他身上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树影,一边跟身旁的律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心里却在想着从哪里找补这笔钱。

他现在也知道了那几个劫匪的来历、以及为什么昨天晚上的事实真相被掩盖了。就在他上船的那几天,3月26号下午、“铜罗弯”发生了一起持械抢劫珠宝首饰店的恶性案件。此次珠宝店被抢案,共造成3名人员的伤亡、以及五百多万的金银首饰被打劫。

这么大的案子抓住了也是牢底坐穿,所以那几个被他暴揍了一顿的劫匪、被送到警署以后一句话也不开口,无论问什么都是充耳不闻,审讯的警察自然也得不到事情的真相了。

至于昨天晚上那几个保安为什么隐瞒抓获经过,主要还是财帛动人心。“洪基”物业的奖励不谈,香江警方可是开出了两百万悬赏通缉。

“呼”

此时方远山的脑海又浮现了曾经的一个念头。他发现每自己大赚一笔之后,总会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这更离谱,在半山的富人住宅区还能碰见持枪抢匪,这在香江半山区的历史上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难道我现在真的变成灾星啦?”

就在他这里碎碎念着的时候,有人正在大骂他这个灾星呢!

“那个死扑街仔到哪哪出事,他干嘛要来香江,怎么不滚他的巴西!”

“小文你现在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侧身躺在病床上的白宇文、转头时已经一脸苦大仇深了。嘴里哼哼道:“姐,我感觉胸口痛得喘不过气,尾椎也疼得难受。”

外表高大威猛的白宇文,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三分撒娇的意味。不过他随后再次想起了昨天晚上方远山那霸道的一拳,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从小身体不好的白宇文,被他的警察父亲送往了国外学习西洋拳击,国后师承“赵智凌”,而赵智凌则是林世荣的徒孙;至于林世荣是谁,相信看过“佛山无影脚”黄飞鸿的都应该知道了。

而白宇文作为赵智凌的关门弟子,他的大洪拳已经习得入味三分。再加上“sdu”为他提供了最先进的个人搏击技巧,他一直被人称为特警队的“王牌高手”。

这样一个王牌高手被人仅仅一击就打得倒地不起,除了上的伤害外,他的精神上也遭受了极其猛烈的冲击。他不相信自己这个习武二十来年的人比不上一个富商!

一旁的白秋燕听到自己这个弟弟喊痛,心疼得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从凳子上站起身掀开被子急道:“快给姐看看哪里。要不要我去叫医生的?”说完就要上手撩他的衣服。

“咚咚咚。。。”

高级病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身子已经离开凳子的白秋燕顺势走到了门口,打开门后见到门口站着的一群人后,奇怪道:“你们找谁啊?”

“您好,我们是香江监警会的,白宇文涉嫌故意伤害、及妨碍司法公正罪,现在我们请他去协助调查。”

门口的白秋燕惊诧道:“什么?我弟弟妨碍司法公正,他妨碍什么司法公正了?你们又凭什么带他去接受调查?”

床上的白宇文听到门口几个男子的话后,脸上白了一下,跟着脑袋一阵旋转,随之昏迷了过去。。。

白秋燕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赶忙跑过去焦急的喊到:“小文、小文,你不要吓姐姐啊!”

而到半山的方远山,本来有打算跟那个黄家好好玩玩的,但是程明辉的那一席话提醒了他,他在香江的事业才刚刚开始,跟政府闹得太僵得话,对他以后的布局有很大的影响。而且巴西那边正等着他去呢,他实在是没时间在这里耽搁了。

把这边的事情安排了一下,又跟几位大律师分别通了电话,让他们继续起诉那个白宇文,至于罪名就让他们想好了,反正都是玩嘴刀子的,上下嘴皮一碰就是个罪名。

当天下午两点钟,方远山一个人坐上了飞往巴西的飞机,至于李富贵则是被他留在这里养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