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38章人红是非多

“嗡”

正睡得香的方远山,听到手机响了,等睁开眼看了看,安妮已经不在床/上了。又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早上七点半。

拿过手机看了眼,上面是个不认识的号码。顺手接起来道:“哪位?”

“方。。。方先生您好,我是。。是王琪琪啊!”

“王琪琪?”

脑袋还有点迷糊的方远山,想了会才想起来王琪琪是哪位,同时也想起来自己上临来巴西前是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她们。

“嗯,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方先生,我。。。我想。。。”

从床头柜上抽/出支烟点了起来,等精神恢复了一点才道:“有什么事就说好了,别吞吞吐吐的。”

被他这一训斥,对面的“琪姐”立刻神奇的不结巴了,带着一丝小心道:“前几天一个投资商看上了贺绮烟,导演非让小烟陪那个男人睡一觉,要不然现在的角色就不让她上了。。。”

方远山连忙道:“等等、等等,你说的什么贺绮烟是哪个啊?还有你们不是模特嘛,什么时候又去拍电视电影了?”

对面的琪姐赶忙跟他解释了一下,方远山一听原来贺绮烟就是那个长/腿贫妹子。当初还让他别早早谈恋爱呢,结果还是方远山帮她还了几十万的高利贷。脸上挂着一抹笑意,身子往床头上面靠了靠后呵呵道:“那个小姑娘还是贫吗?”

对面的王琪琪在电话里笑了一下道:“现在丰满了一点”

“咳咳。。。”

方远山突然想到自己一个老爷们跟一个女人讨论这个事情有点那啥了,咳嗽了一下问道:“说说吧,怎么事啊?”

“事情是这样的。。。”

等对面的“琪姐”说完之后、方远山惊呼道:“他么的,这不就是潜规则嘛!“

原来一帮模特自从认识方远山后,事业都开始顺风顺水了起来,七八个妹子整天通告不断,钱也赚了不少。有好几个自身形象不错,再加上也有一点表演的底子的,在合伙接拍一个广告片之后,被一个片商看中了,让她们出演了一部现代青春偶像剧。

这个意外惊喜让一帮大小女人高兴坏了,随后自然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帮着那几个拍电视的女人解除一切后顾之忧,让她们全身心的投入了拍电视的大业中去。

电视拍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开始播出了,几个妹子青春甜美的形象受到一致的好评。特别是贺绮烟这个长/腿妹子,本身年纪就不大,再加上颜值过关更是深受喜欢,俘获了一批电视机前的年轻宅男,被大家戏称为新一代的“小玉女”。

所谓人红是非多,这个才刚红火了两天的长/腿妹子、先是被一个公子哥看中了,说要包养她,不过被她给拒绝了,而且公司也出面维护了一下,事情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没想到刚过两天,这个电视剧的投资商之一、一个老男人也看上了贺绮烟,说要请她饭局,其实就是变相的要她去陪他睡一觉。如果不去,不仅贺绮烟的角色要被人替代、另外几个女人的戏份也全部重新找人来演。

这些“江漂”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白眼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她们不想就这么功亏一篑,所有人都很不甘心。但是让她们劝长/腿妹子去作陪、她们也于心不忍。据这个“琪姐”讲,那个老男人都快六十岁了,而且体重也严重超标,让贺绮烟去陪他睡,光想想就恶心的不行。

靠在床/上的方远山弹弹手里的烟灰到:“那你们想怎么样啊?是让他去赔礼道歉,还是把他给阉割了?”

电话里的琪姐知道这个方先生神通广大,说出来的话虽然是玩笑的口气,但可绝对不是信口开河,说让他赔礼道歉对方肯定不敢不来。王琪琪在电话里想了下才道:“我们不想怎么样,就是想安安心心拍电视的。”

“这样啊。。。那好,你记一个号码,你就说是我朋友,让他帮你解决。”说完把杨敏学的电话报给了他。

此时在香江中环的一间茶社里,七八个女孩静静的看着“琪姐”,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直到她放下电话后,一个穿着吊带衫的女孩才抢着问到:“琪姐,方。。方先生怎么说的?”

琪姐在周围几张如花的娇颜上看了看,头顶橘红色的灯光照射在她们的脸上,更添了一丝妩媚。见到几个女人个个焦急万分的样子,特别是贺绮烟、脸上的神情好像等待宣判的死囚一样,她开口道:“方先生让我们打个电话,说这个人会帮我我们解决问题的。”

“有没有说对方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见到“琪姐”摇头,坐在她右手边一个留着碎发的女孩惊疑道:“他不会是推脱吧,要不然怎么会连干什么的都不说?”

那个以前调戏过方远山、一对豪/快要撑破衣襟的兰兰辩解道:“方先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给电话号码了。”

满脸颓然的长/腿妹子,看了看琪姐道:“要不。。。要不打看看吧?”

听到她的话,“琪姐”干脆拿起手机按照号码拨打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响了好一会,直到挂断的时候都没人接,举着个电话的琪姐讪讪得放下了手机,看着长/腿妹子失望的表情干笑道:“也许对方有事没听见,说不定一会会打过来的。”

“不用打了。人家跟我们本来就非亲非故的,愿意借房子给我们住,而且还帮过我们的忙,老是这样打扰人家也不好。”说完贺绮烟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就离开了包间。

旁边的几位女孩连忙喊道:“圆圆你别急啊,电话只是没打通而已,说不定人家一会就打过来了”

“是啊圆圆,你可别做傻事。。。”

就在一行人追出店门口的时候,那位长/腿妹子已经打到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在众人赶过来之前、已经一溜烟的开走了。

一行大小女人看着“琪姐”焦急道:“小烟肯定去找那个郑元洲了,怎么办啊?”

“是啊,圆圆还小,要是就这样便宜那个死胖子,以后可能会自暴自弃的。”

“我。。。我。。。”

这个看着像大姐大的王琪琪,这时候也有点不知所措。说到底她们只是一些如无根浮萍般的女人,本身也没什么背景势力,现在遇到一点事情就让她们变成了无头苍蝇。方远山给的号码打不通,他本人听声音也不在香江,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找谁去帮忙了。至于曾经被方远山暴打了一顿的古向阳,王琪琪也实在拉不下那个脸给人家打去电话。

“呜呜。。。我们该怎么办啊?”

见到琪姐一副为难的样子,那位穿着吊带衫的女孩突然蹲地上哭了起来,“嘤嘤”之声听得一众女孩也跟着难受了起来,很快眼里都酝满了泪水。

身为这帮小/姐妹的头,王琪琪还是振作了一下精神,大声道:“先别哭了,把眼泪都擦擦。”随后跟着道:“咱们先去追圆圆,一定不能让她去做傻事。”

几个女人开着车,一直追到了尖沙嘴的“喜来登”酒店外才总算追到了贺绮烟。看她一脸决绝的要往酒店里走,琪姐情急之下喊道:“你站住,方先生要跟你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