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746章 一个意外

“吗的,真是精/虫上脑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小时的女人滚床单。”

靠在床头的方远山,手里夹着跟香烟、一脸的苦瓜色,眼睛不时的瞄瞄身旁雪白的,那肌肤上还有疯狂时留下的抓痕。

就在一个小时前,被刺激得不行的方远山,在玛格丽特稍微撩/拨之后,没忍住下变了身。一个是久旷之身、一个是精力充沛,战得是天昏地暗,直到玛格丽特求饶的时候,方远山还不忘狠狠的折磨她十几分钟,直到她彻底变成一滩烂泥时才放过了她。

经常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这句话方远山认为很正确,起码这个刚认识的女人他敢说无关情感,纯粹就是一种体/液交流。

现在事情过去了,接下来就是上半身该烦恼的时候了。他对这个女人还不熟悉,光凭她三言两语就把公司的新闻发言人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显然是不现实的。要说原来大家还能坐下来好好的聊聊,但现在是更不可能了。

不说其他的,现在想来这个女人还是蛮有心机的。方远山不否认自己冲动了,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成心勾引,他也不至于就这么容易会跟她滚床单。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不喜欢有心机的人,尤其是女人。

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而且他也不是一个翻脸不认人的人,这件事他也有很大的责任在里面。

脑海里考虑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眼睛朝对面的房门看了看,脸上更是苦笑不已,要不是好奇心起,至于这样嘛。。。

此时另外一间房间里的门罗正靠在床头傻傻发呆着,外面暧昧的声音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停止了,但是她的心跳还没有平静下来。之前在浴缸里泡了快一个小时的她,扯了件浴巾披在身上、腿软脚软的走了出来,然而面前的一幕顿时让她傻眼了!

只见床/上一男一女两个赤条条的人正在纠缠着,抵死厮/磨着,在见到她出来时,两人丝毫没有停歇下来的意思。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个男人身下的女人,在感觉到她的存在时、竟然有意的加大了动作的频率。

在认出那个男人是她的老板时,门罗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快速的跑进了另外一间房间,就这么听着隔壁传来的灌脑魔音,心跳加速,脑海里一直荡着一个声音:那个女人是谁呢。。。

“咚咚咚。。。”

陷入死循环的门罗在听到房门被人敲响后,身体一下僵硬了起来。此时的她还穿着一身浴袍,至于原来的衣服还在外面的地毯上。就刚刚那个情形她也不好意思去拿。

“咚咚咚。。。”

“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要不要开门啊?”

床/上的门罗此时万分的担心,她怕开门以后万一方远山兽性大发把自己给玷污了,那她又该怎么办?可能是小时候的经历给门罗造成的观念,有钱人给她的印象从来都不怎么好,特别是男人,个个都是色鬼,所以她才很抗拒男人。原来她以为这个老板是例外呢,没想到今天才发现,他跟那些男人也没什么不同,只是更会伪装而已。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还在继续,无奈的小玉门罗只能从床/上爬了起来,把身上的浴巾系牢之后,带着一丝忐忑的走向了房门。

“老。。。老板。。。”说了一句的门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就这么呆呆的站在门口。

“可以让我进去吗?”

“啊。。。哦。。。”

走进来的方远山在房间里看了看,转头见到还系着条浴巾的门罗,笑了笑道:“要不你出去把衣服穿一下吧!”

“哦”

脸色发烫的门罗忙不迭的出了房间,到了外面把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捡拾起来,到卫生间里穿好,等一切弄妥当后才到了房间里。

“咳咳。。。那个,今天的事情主要是一个意外。”

“。。。。”

想到门罗先是被人灌“药”酒,之后迷迷糊糊的到了酒店,玛格丽特给她“解毒”的事情她恐怕是不知道的。无奈之下只能把事情简单的跟她讲了一下,至于他自己最后怎么跟那个女人滚了床单的,方远山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在听方远山讲完之后,门罗脸上的表情很好笑,她实在不敢相信,外面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严格算起来还是自己的“恩人”,而方远山这个老板竟然也是因为救自己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这让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谢。。谢谢老板”

想到自己刚刚还误会方远山,门罗就羞愧得无地自容,如果要不是这个老板,那今天自己的下场恐怕会很惨,被强/j/i/a/n都是小事,关键是当时围着她的人有三四个男人。。。

越想越怕的门罗身体都跟着颤抖了一下,解释过后的方远山,忍不住说到:“那个吧。。关于你性取向的问题我不发表意见,但是能不能麻烦你下搞清楚对方的背景再去约会的?老板我不可能每都那么巧的去搭救你。”

脸上现出一片颓然的门罗,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老板,以后。。。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那好吧,你先在这里等会,我出去一下。”说完起身出了房间。

对面房间床/上、那个玛格丽特脑袋埋在了被窝里,裸/露在外面的侧腹部呼吸频率不是那么均匀,显然已经醒过来了。男人做错事就要承认,不管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勾引他,反正床单是滚过了,接下来就是讨论这件事该怎么解决了。

“你如果醒了的话,可以聊聊吗?”

天鹅绒被下的玛格丽特轻轻“嗯”了声,然后坐了起来,把被子往胸口掩了下,遮住了那大/片的雪白,抬手撩了下凌/乱的发丝后,低下头盯着面前的被子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没有避,方远山直接道:“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你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出来吧。”

听到他的话,垂着脑袋的玛格丽特一瞬间抬起了脑袋,颀长的脖颈上还有一丝绯红的印记。

直直的看着方远山的脸,这个“女记者”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动了动,想说点什么还是没有说出来。

“你有什么梦想吗,或者是想去做点什么事情的?”

床/上的玛格丽特脑袋又垂了下去,她已经明白了方远山的意思,可是她真的不是这么想的,她也从来没想过靠这个来换取点什么,但为什么事情就偏偏变成这样了呢?想着想着,她的眼泪一滴两滴的开始往洁白的被子上滴落着。

这种事纯粹就是心理的一道坎,如果真的让这个女人到公司上班,那以后每看到她,方远山就会认为是因为滚了床单的原因才会让她来公司的。

“来,擦擦眼泪”

说着抽/出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等她接过去后才道:“说说吧,你想做点什么事情的,又或者是想去学点什么?”

抵着脑袋一直在抽泣着的玛格丽特,过了很长时间才抬起头红着眼睛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去打扰你生活的。“说着眼泪再次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