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67 就一个字:贱!

“丛莽树千里,于阗刻骨风。万年功不断,始有玉玲珑。”

想到面前这些宝石都是巴西这个森林之国孕育出的,方远山嘴角不自觉的呢喃了一句。

可能由于开采量一直比较大的原因,巴西的玉石在世界上的价格一直提升不起来。

不说那些稀世珍宝“帝王托帕”、“祖母绿”,单单说那些顶级的宝石,相比于缅甸玉还有华国的“新江”羊脂玉,价格都相差了一大截。

其实在方远山看来,他的这些顶级宝石跟缅甸玉相比不遑多让,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还要犹有过之。

就好比顶级原石在欧美国家来说,人们普遍还是认同巴西宝石的,至于缅甸这个弹丸之地生产的宝石,甚至很多人听都没听过。你要是跟他们说缅甸玉,她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啊!缅甸在哪里?第二反应是:啊!缅甸还有宝石?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输出量,然后提高整体价格。他要把他的宝石真的当着“宝石”去卖,而不是如同欧美人现在这般,只是当作简简单单的装饰品而已。

以前的巴西宝石由于良莠不齐,卖的时候也是一股脑的往外卖,量大价优就是以前巴西宝石给人的印象。

巴西宝石09年在海外的总销售量只有区区十亿美金,这对于占有全球宝石市场百分之六十的巴西宝石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

要知道那些香奈儿、古驰、爱马仕之类的衣服包包什么的,哪个年销售额不是几十亿欧元的?巴西整个国家开采出来的宝石,卖的价格竟然还赶不上人家一个公司的销售额,可想而知巴西宝石的价值之低了。

不过现在肯定不行了,哪怕那些低端宝石全部烂在家里、倒进大河里,方远山也绝对不能让它们影响到高端宝石的价格。

他现在的目标就是,在销售额不降,甚至整体提高的情况下,宝石的出口量要降到往年的五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比例。

把自己的下一步的设想跟安妮说了说,作为公司的执行官,安妮当然是跟着方远山的战略布局走。

不过她还是担心道:“要知道我们的矿场、生产的宝石百分之七十多都是低端宝石,如果全部截留在手里,那样我们的损失会非常大的。”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的方远山,眼神深邃的看着她道:“低端宝石不是不卖,不过对象就不再是那些珠宝公司了,而是那些批发零售商。至于他们卖给谁、干什么用我们都不管,我们七彩之石只销售宝石级的珠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妮的脑子不笨,在听到他的解释后,眼睛跟着一亮道:“你要开始打造品牌了?”

“宾果,说对了!”

说着他伸出手在安妮的脑门上弹了一下,惹得安妮扶着额头连连娇/呼不已。

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安妮眉头还是皱道:“巴西宝石这么多年价格一直上不去,主要还是储量丰富的原因。而且像斯里兰卡、以及美国都出产同样不同质的碧玺宝石,光我们公司提高价格,我怕效果不会太明显。”

“我知道你的意思,头我们单方面提高价格了,受益的会是美国跟斯里兰卡的那些矿主。但是你要知道,巴西在玉石市场的地位是牢不可撼的,那些公司出产的宝石级碧玺又怎么能跟巴西相提并论?到时候没有好货买的时候,那些珠宝公司还是要到我们这里来买。”

顿了一下的他继续道:“其实在我看来,那些公司又何尝不想提高价格?估计是巴西一直以来出货量都太猛了,那些矿主在扛不住、又不想破产的情况下,只能跟着降价销售!”

“那老板你说该怎么办?”

方远山的眼珠转了转,跟着倾过身道:“这样,你不妨派人跟那些矿主接触一下,大家达成战略同盟,同时提高高端宝石的价格。我相信有钱赚没人会不同意的。至于那些顽固份子嘛。。。”

考虑一下他才说到:“那一小撮人对整体大势没有什么影响,倒时候在全球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相信他们也不傻。”

听完方远山的话,伦敦商学院毕业的安妮,眼睛里闪过一丝震惊。这个小老板虽然不懂什么高深的商业战例,但是他所说的一番话,非常符合现代企业的经营策略。而且显得更加的奇开异想,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

越说越来劲的方远山,没去看安妮的脸上,带着笑意道:“我不是巴西商业部的大佬,我要是的话,第一条命令就是:巴西所有的低端宝石一律禁止出售。”

安妮无奈的笑了笑道:“你要是真这样做的话,很多人会失业的。”

“怎么会?我只是说禁止出售宝石,没说不允许出售宝石饰品。在我看来,巴西的低端宝石还是太粗糙了,很多都是在矿山、河里开采出来就拿去卖了,连简单的加工都没有,这样能值几个钱?”

说了一句的方远山,痛心疾首道:“那些在终端往往能卖到几十欧元、上百美元的宝石,卖出去的零售价往往不足十分之一,甚至有的时候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呼呼喘着粗气的他,在喝了口水后跟着道:“你自己都不珍惜这些上天赐予的珍宝,那些买家又怎么会珍惜呢?在他们想来,反正几十块买来的东西,掉了摔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再去买好了。所以巴西的宝石价格就一个字:贱!”

说了一会之后他才道:“我这段时间要亚洲那边造势,要是政府那边有搞不定的事情你就打电话给我。”

“嗯,我知道了”

“远山集团”最近一直都比较低调,所以公司在以一个高速平稳的速度在发展着,安妮就在忙着人事结构的调整,也没有太多需要操心的事。

在谈完正事以后,安妮的脸色好像又有点灰暗了下去,惹得方远山心里跟猫爪子似的,想继续问又怕小女人不肯说,急得他心里火烧火燎。

想了想他起身走了过去,挨着她坐在了旁边,然后伸手揽过她的腰/肢,让她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头上。

安妮还是老样子,一套得体的银灰色职业套裙,头上金黄色的秀发、挽了个髻用夹子别在了脑后,显得妩媚又干练。此时从他的位置看过去,一抹嫩白沿着她的脖颈一直往胸前的鼓涨延伸而去。

可能是感觉到了他的眼光,有点害羞的安妮干脆把脑袋枕在了他的胸口,伸出双手抱着他的腰/肢静静的也不说话。

十点钟的太阳透过窗户照射在两人的身上,那份旖旎从容让方远山不忍心去破坏。就这么静静的抱了快五分钟,低着头的安妮才轻声道:“妈妈打电话告诉我说生病了,我想去看看她!”

听到原来是这么件事,方远山顿时醒悟了过来。怪不得怏怏不乐呢,从她来到巴西以后,她就一直都没有过英国,时间长了难免会想家,再加上她的母亲生病了,也加剧了这种思念。

搂着她的胳膊紧了紧,低头在她的秀发上吻了一下道:“想家就去呗,现在交通这么发达,英国离巴西也不远,来去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安妮在听完他这一番话后还是没什么反应,方远山的心头动了动,想了一下道:“这样吧,我跟你一块去一趟!”

方远山的话刚刚说完,趴在他怀里的安妮一下直起了身子,带着一丝期盼的问道:“你。。。你真的陪我一块去吗?”

看到安妮那小心中透着紧张的神色,方远山伸手捧起她的脸蛋,盯着她蓝色的眼眸点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