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68章 断子绝孙

“剑桥市”位于伦敦北,之前“它”只是乡下的一个集镇而已,直到剑桥大学成立后,这个城镇的名字才渐为人所知,今天它已经是一座人口超九万的“大城市”了。

安妮这个小女人,从大洋彼岸来到巴西,一年的时间都在为他忙忙碌碌着,中间从来没跟他提什么要求。更关键的是,作为他的女人,方远山给予她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两个人在感情方面的交流基本就局限于床上。

有感于此,在知道安妮想家的时候,方远山第一时间决定陪她来英国看望她母亲。

五月初的伦敦天气非常棒,虽然温度不高,但是中午的太阳特别好,蓝天白云,阳光和煦,大街上也到处都是露胳膊、露大/腿的妹子,看得方远山目不暇接,情不自禁的说了句:“英国妹子也蛮正点的嘛!”

跟方远山待一起都这么长时间了,他的俚语安妮基本都能理解什么意思。见他看妹子看得目不转睛,小女人幽幽道:“你不知道我也是你口中正点的英国妹子吗?”说完一句、安妮“噗嗤”一声掩嘴轻笑了起来。

“呃。。。那什么,我这是在变相的夸你呢,你听不出来吗?”

为了转移话题,方远山转头四处看了看,见到前方广场上矗立的青铜雕像,故作惊奇道:‘那是什么啊?“

随着他的惊疑声,安妮也顺着他的手指看向了前方,随后露出一副笑容到:“那是为了纪念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剑桥学生而建造的青铜像。”

说完一句,安妮也没急着带他去自己家里,而是领着方远山在远处的一个自行车租赁点租了一辆自行车,然后自告奋勇的骑着车带着方远山游逛起了剑桥市。

“这条河叫剑河,后来人们在上面建了很多桥,所以后来这里就改叫剑桥了。”

“。。。。”

听到安妮的解释,方远山可真是打开眼界,郁闷道:“要是在上面盖了很多房子呢?是不是就叫建房?”

安妮白了他一眼,对他的无厘头也是摇头轻笑不已。跟着又带着方远山来到了“大圣玛丽”教堂以及“菲兹威廉”博物馆参观了一下。

方远山对于”米开朗琪罗“以及”毕加索“等知名画家的画作不敢兴趣,但是看到里面众多的来自华国的精美艺术品时、方远山的脑袋一热差点把它们给收走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光天化日之下,要是他真敢把这些华国艺术品给收走,不出半小时英国的军情五处就会请他去喝咖啡。到那个时候他肯定要灰溜溜的离开英国,安妮这个小女人可就跟着伤心了。

最后安妮带着他来到了剑桥最著名的地方“剑桥大学”。其实剑桥是由31所学院组成的,它们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只有10万人左右的小镇里。这些学院建于不同的时代,最早的已有七、八百年历史了。就像它们的建筑一样各具特色。

骑着车的安妮给他解释道:“剑桥大学实际上只是一个组织松散的学院联合体,各学院高度自治,但是都遵守统一的剑桥大学章程,该章程是由大学的立法机构起草通过的,每年还会修订。”

“那不就是相当于藩王了?”

安妮笑着点点头道:“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剑桥大学只负责考试与学位颁发,而招收学生的具体标准则由各学院自行决定,并自行招生。”

“嗯,不错将来咱们的宝宝就到这里读了!”

“。。。。”

方远山一句话说完,小女人的俏/脸顿时绯红一片,随后又朝方远山翻起了白眼。安妮发现这个老板真是难得正经,经常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会开小差,然后把之前的话题岔的无影无踪。

见到方远山还精光奕奕的盯着自己猛瞧,小女人转头掠了一下金黄的发丝,目光看着远处夕阳下的圆顶建筑,脸上挂上了一抹向往的神色。

站在安妮身边的方远山,陪同着她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心里竟然又开始开小差了。

其实他也比较奇怪,刚开始跟安妮亲热的时候还注意安全防护措施,但有时候情到深处的时候,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忘记了,但是从来都没出现过什么意外,而且他也没见这个小女人用过什么事后药物。

“真是奇怪?不会空间的变异带有什么杀/精作用吧?那劳资不是要断子绝孙了?”想到这个问题的他,心里一下提了起来。

没容他多想,安妮又开始骑着车带他参观起那些学院来。“三一学院”、“国王学院”、“皇后学院”,这些历经几百年的街道和建筑,保存的非常好,基本上没有怎么变。

这些成立数百年的学院,保留着中世纪的建筑,气势恢宏、美轮美奂,在夕阳下美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方远山第一眼看到它们的时候,被彻底的震撼了。

关键的是它们不是被当成文物古迹保存起来供人参观,而是一直在使用,这才是令他最感震惊的地方。

骑着车的两人,游逛在剑桥大学的各个学院之间,那些穿着休闲,捧着本、一身古板严谨味道的学子时不时得在身边经过,看得方远山是艳羡不已。

他大学几年就是在宿舍跟打工的路上度过的,课堂也不是不去,但是基本不是太重要的课,他则是能逃就逃,大学三年也没给他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

把剑桥大学几处著名的景点逛了个遍后,安妮才带着他朝着镇外的家骑去。坐在后座上的方远山,肌肉有点僵硬。

虽然从来没跟安妮她们提过名份这个东西,但方远山其实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而这一点安妮也非常的清楚。就是因为这样,对于这种跟见父母差不多的事情,方远山心里还是有点尴尬,路上连话都变得少了。

随着安妮的介绍,一路之上那优美的古老建筑方远山都没心情继续去欣赏了,整个人都沉浸在待会看到安妮的父母该怎么说的这件事上。

“远山,你不用太紧张。虽然我的爸妈是剑桥的老师,但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严谨,他们人很好的。”

“哇靠,没我想象的那么严谨,那就是很严谨了?”

本来还不是太紧张的方远山,这下更是忐忑不已。自己把人家的闺女给睡了,而且还弄去给他“当牛做马”,现在突然之间要见父母,他心里当然虚了!

心虚归心虚,该来的总会来的。骑着车的两人,前后没用多长时间来到了与“丘吉尔学院”一条马路之隔的安妮家、一座典型的英国乡间别墅。

从别墅庭前看去,后面是长长的花园,里面青草茵茵,繁花似锦,要是再来点蝴蝶鸟雀什么的,真的能称作世外桃源。

可惜方远山没什么心情去细看了,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部落在了安妮的即将按/压门铃的手上,而他也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背包肩带。估计要不是这是布的、怕就是一块钢铁都能被他攥碎了。

“叮咚叮咚。。。”

“谁啊?”

随着里面的问话,一阵走动的响声朝着大门口这边由远及近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