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72章 小/姨子心理辅导老师

“叫什么名字啊?”

“马科斯皮尔逊!”

可能是里面是装了扩音器,斯帕克一句话刚刚问出口,清晰的话语已经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在听到“马科斯皮尔逊”这个名字后,方远山没什么经验,安妮妈妈调查的恐怕都不是对方的真实身份。但是旁边的苏珊娜就不一样了。本来还在掰方远山手臂的她、立刻停止了动作,脸上挂满了惊奇。

没等她问出什么,房间里面的斯帕克已经继续开口了。

“今年多大?”

“三十。”

在听到他的岁数后,苏珊娜的眉头不经意间的又皱了一下,显然跟她之前了解的不一样。不过她随后又处之泰然了,想来年纪还是对她没什么影响。

“来英国干嘛的?”

“帮我们老大送货。”

屋里的斯帕克正用一把小小的匕/首修剪着指甲,漫不经心的问到:“送什么货,你们老大又是谁?”

“四号,我们老大是马赛14区的redmania。”

可能是之前被修理的不轻,这个戴着头套的的皮尔逊有问必答,没有任何的停顿。

屋里的斯帕克朝抬起头朝方远山看了一眼,意思是问他够不够呢,见他摇头,嘴角戴着一丝笑意,然后继续问到:“把你的犯罪史说说,比如以前都干过什么,做过哪些坏事,进过几次监狱什么的。”

“我十一岁因为盗窃进了少年管教所;十四岁因为把一个家伙的脑袋打破、然后再次进了监狱;十七岁因为强/j/i/a/n又被送入了管教所,十八岁转入监狱。。。。”

“我擦”

外面静静听着的方远山,惊得合不拢嘴!就这个皮尔逊比那个被方远山一脚踹死的科迪都要牛逼。从十一岁起,这个家伙待在监狱里的时间比在外面都长,从刚开始的小偷小摸/到现在的大规模贩/毒,这个家伙就是另一部的犯罪成长史。

听着他的故事,方远山感觉比看什么犯罪电影都要来的真实。听着他的娓娓道来,一旁的苏珊娜也是面色苍白,还被方远山握着的小手上面、已经浮起了青筋。

在这个缺少关爱的“小/姨子”手上拍了拍,而屋里的审问还在继续着。

斯帕克伸手拿起面前桌上的一份资料看了看,随后嘴角歪了歪道:“你好像还漏说了一点什么吧!需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不。。。不需要”

在斯帕克说完之后,椅子上的皮尔逊身体僵硬了一下,跟着立刻到:“我在法国、意大利、还有英国骗了很多女孩子,她们给我钱花,愿意帮我做任何事情。”

“比如呢?”

“她们。。。她们会去做ji供养我的生活。”

皮尔逊的这句话说完,旁边的苏珊娜突然把手从方远山的掌中抽了出来,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大声道:“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你让他别再说了。。。”

可能是看到外面的动静了,斯帕克也扭头看了出来。见到方远山点头后,斯帕克手一晃,那把掌心的小匕/首已经消失不见,随后站起身从里面走了出来。

正捂着耳朵的苏珊娜,迈开一双大长/腿朝着房间跑去,正要伸手阻挡的斯帕克,在见到方远山点头后,把身子让了开来。

冲进房间的苏珊娜一把把皮尔逊的头套给摘了下来,双目四对以后、脸上还呆愣着的皮尔逊在见到她的一瞬间先是一喜、随后呆住了,搞不清是什么情况。

不过时间不长,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在看到全身上下完好无损的苏珊娜时,被绑坐在椅子上的皮尔逊自觉明白了什么,恶狠狠的看着她道:“是你找人把我弄过来的?我告诉你,你们死定了,你知道我的老大是谁吗。。。”

“啪”

不等他说完,身体都开始打摆子的丫头,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眼泪已经顺着脸庞大颗大颗的滴落了。不等他再说点什么,小丫头捂着嘴从房间里快速的跑了出来,从方远山的身旁掠过,出了这间地下室。

斯帕克耸耸肩问道:“老板,现在怎么办?”

里屋被绑坐在椅子上的皮尔逊也看到了他们一众人等,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显然冲昏头的他以为方远山等人只是想教训他一顿而已,还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朝屋里的皮尔逊看了一眼,想到这个家伙认识苏珊娜,也应该知道她家在哪里,为防止他以后再去骚扰他“小/姨子”,他的嘴角抽了抽,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放在背后的手轻轻的斩落

外面此时天已经暗淡了下来,他抬腕看了眼,现在已经六点十分了,想到安妮的妈妈叮嘱他们去吃饭的事情,他找到了蹲在工具房门口哭泣的苏珊娜,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个世界有光明就会有黑暗,我们并不能去改变什么。就好像这次的邂逅,虽然是一个错误的人,但这并不应该成为你悲伤的理由,说不定下一次就会在正确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你说呢?”

“可他是我。。。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真正喜欢的人,我。。。我感觉自己好失败。。。”肩头不停耸动着的苏珊娜,带着抽泣音小声的说着。

方远山一见这哪行?这么个如花似玉的英国小/姨子,怎么能为了这么个混混哭泣呢?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把裤腿往上提了提,坐到小丫头的旁边,开解道:“这有什么好失败的。你看我被人家甩了多少了,就连初恋女友都跟别人结婚了,还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那些大街上的美女没一个能看上我的,全把我当空气,包括你也没给我好脸色看,我不是也没生气嘛!”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低着头的苏珊娜身体怔了一下,等抬起头后没敢看他,先是歪过脑袋擦拭了一下泪水,等转过来时才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好!”

“不用道歉,这就是一个看脸的时代,我能理解。”

听着他自嘲的话语,苏珊娜显得很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看着他迟疑到:“你不是说我姐姐是你女朋友嘛,为什么说没人能看上你?难道我姐姐还不漂亮吗?”

“呃。。这个。。。”

开解开解小/姨子,结果他么的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一阵讪讪的笑着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难道跟她说,他口中的“美女”是路边的“野花”吗?

还好他有点急智,解释道:“那什么,我说的是在没认识你姐姐以前。而你姐姐则是在工作中被我的个人魅力所征服的,而不是看上了我的外表,你懂我的意思吧?”

还坐在草地上的苏珊娜,打量了一下他的脸庞,随后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额。。。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到他窘迫的样子,从见面到现在一直冷着个脸的“小/姨子”终于露出了笑容。那笑靥如花的面庞,好像把昏暗的天空都点亮了,连见多识广的他都被惊艳到了。

见到她心情好了点,方远山站起身道:“走吧,你/妈妈还在等着我们去吃饭呢!”说完伸出了手。

“嗯”苏珊娜点点头,拽住他伸过来的手,屈起修长的大/腿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草屑,跟着他草门口的福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