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773章 我又不是谷歌

上了车的苏珊娜心情还是有点低落,看着外面不是闪过的灯火,幽幽的问到:“他会怎么样?”

“呃。。。会把他送往警察署吧!”

“哦”

见到她问了一句没再问了,方远山松了口气。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不过对于这种事方远山还是不想多提。

车子行驶的很平稳,加上路也好,连一点颠簸都没感觉到他们就到了家。屋里已经亮起了灯盏,在车子行驶过来的时候,安妮正好开门出来,见到他们两人从车里出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来啦!”

方远山点点头“嗯”了声,眼角瞥了身旁的苏珊娜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个大长/腿小/姨子,在看到她姐姐的时候,明显的也撇了撇嘴,显然这姐妹俩互相看不顺眼。包括走过来的安妮也没有跟苏珊娜打招呼,把她当空气般一样对待。

“这是什么情况?”

方远山的心中一阵好笑,之前那个聪明果敢的女强人,在看到她妹妹的时候竟然变成了一个刻薄的英国乡村小农妇,真是惊掉了一地下巴

本来还有点伤感的苏珊娜,在见到她的姐姐后、立刻如一只高傲的小孔雀般,昂首挺胸的进了屋子,留下了车旁的两人。方远山在跟车上的杰森招呼了一声后,和安妮相携进了别墅。。。

正屋的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白人男子,此时正捧着报纸看着,在见到方远山他们进来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过来伸出手笑道:“方你好,欢迎你到我们家做客。”

“谢谢,非常荣幸”

两个男人握了下手,方远山顺势打量了一番安妮的爸爸。可能是真的有脸盲症,所有初次相识的欧美男子,在他的心中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只有那些相处时间长的人,他才能分辨出彼此的差异。

这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文森特先生,比他高了快半个头,足有一米八五开外,握着他的手掌很有力。戴着眼镜的他,身上没有哲学教授给他的那种老学究感,看起来显得很健谈。不过究竟是不是,头就知道了。

寒暄了一番之后,那边安妮的妈妈已经在叫着开饭了。这个时候方远山的头有点大,他知道英国人比较古板,特别是这样大学教授家,不知道是什么体验。

出乎意料,也许是安妮跟她妈妈特意交代了一番,所以尽管她家的晚餐也是完全英式的,不过倒是给他特地准备了筷子,另外汤匙也换成了木勺,让方远山感受到了一份贴心。

有感于此,方远山抬头朝对面的安妮看了一眼,结果这个小女人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英国人食不言、寝不语的状态,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子上。

还好她家不是信主的,在方远山过来后,大家沉默着开饭了。没有那种家里来了客人的热热闹闹感,显得有点压抑。自己了解了一点规矩的方远山,吃饭的时候小心翼翼、没敢发出一点声音,一顿饭把他吃得压抑无比。

饭后帮着把椅子挪开,安妮和她妈妈留下收拾桌子,而他则和那位哲学教授来到了客厅。等坐下后,苏珊娜竟然给他们端来了一杯咖啡,让她爸爸一时侧目不已、不明白之前还犯倔的女儿,怎么转眼间突然好了?

等苏珊娜离开后,他才问到:“不知道方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来了”

刚喝了一口咖啡的方远山,扯起僵硬的笑脸道:“我在巴西弄了个山头,采采宝石。另外再做点进出口生意”

“那这么说安妮现在是在帮你工作了?”

“嗯,算是吧!”

安妮的爸爸简单的问了问他的情况,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了他的专业上,笑着问道:“你对哲学这方面是怎么看的?”

“哲学?”

方远山眨巴了两下眼睛道:“哲学就是生活呗!”

“哲学就是生活?你是这么理解的吗?”

见到这个英国“老丈人”准备跟自己讨论哲学这门高深的学问,方远山顿时一脸懵逼的样子。讪笑着道:“呃。。。这是我一点粗浅的认识。”

“嗯,虽然从广义上来说,你的解释也算合理,但真正的哲学应该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结,而不仅仅是生活。如果要说的话,我认为真正的哲学应该是万物起始点的研究。”

“嗯嗯嗯您说的太正确了,您这一番话顿时令我茅塞顿开。我们华国有句话叫:听君一席话,胜读五年。不过在我看来,绝对不止五年,应该是五十年。”

“哦,为什么说是五十年?”安妮的爸爸好笑的看着他,眼镜后面的一双慧目竟然带上了一点狡黠的味道。

“啊,这个嘛。。。”

本来就是一句拍马屁的话,被这位“文森特”先生这么一问,他肚子里翻起了白眼。想了想嘿嘿到:“如果不是您今天跟我解释的话,哪怕五十年后都不会有人跟我讨论什么是哲学,所以就是胜读五十年喽”

一番话说完的他,在心里暗自汗了一个。不过话说来,也就他是安妮的爸爸了,要是换个人来,在他面前叽叽歪歪的跟他争论什么是哲学,方远山非一巴掌呼死他不可,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蒲扇般的大手。。。

文森特在他说完之后,也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等放下后依然没放过他,继续问道:“你刚刚说哲学就是生活,那你认为生活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这个。。。这个。。。”

一下被将军将死的方远山、嗫嚅着说不出来了。心里恶狠狠道:“下非找个科特迪瓦的男人过来给你好好讲讲什么是生活的中心思想!”

想到科特迪瓦男人的生活中心思想就是一个“搞”字,方远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下不得了了,本来和风细雨的文森特先生,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严肃的问道:“怎么,我的问题很好笑?”

知道不好的方远山,满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刚刚想到了另外一个命题。其实在我看来,文森特先生的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每个人生活的中心思想都不一样。就好比信主的人坚信有上帝的存在,但有的人却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所以你的问题我给不了答案”

“哦那你相信有上帝的存在吗?”这个文森特今天是不打算放过他了,在他一句话说完,跟着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他的这句话可谓是彻底击中了方远山的软肋,沉思了片刻道:“我很想说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但我知道自己不是”

“是吗?这么说你是相信有上帝的存在了?为什么呢?”

见到这个文森特层出不穷的问题,方远山很想说一句“我又不是谷歌,你怎么什么都问我”,可惜只能想想。

他当然不能跟他说自己拥有一个神奇空间的事情,这件事就不是现有科学能解释得了的事情。想了想道:“文森特先生,这样把,要不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听到他的话,安妮的爸爸露出一副感兴趣的神色,嘴里道:“好啊,需要什么准备吗?”

“不需要”

了一句的方远山,看了一眼他裤子口袋里的钱包,那里面有一张他的全家福,方远山笑了笑道:“您钱包封皮里应该有一张全家福对吧!”

摸了一下自己口袋的文森特,点点头笑到:“是的,我很确定它现在还安稳的躺在里面。”

“要不您再看一下”

听到他的话,文森特先生很是配合的拿出钱包打开看了一眼,在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再次折叠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好了吧?”

问完一句的他,把手平摊开放在了面前的木制茶几上,然后朝面前的文森特先生看了一眼,等再抬起的时候,下面放了一张全家福,跟安妮爸爸刚刚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惊了一下的文森特赶忙从口袋掏出了自己的钱包,等打开后里面的那张全家福已经不见了。

“这。。。”

果然如方远山所料的那般,安妮的爸爸没有那种见到神迹的表情,反而思考起方远山到底在什么时候把自己钱包里的照片给拿走的。

过了一会之后,自觉已经找到事情真/相的文森特,笑着道:“方,你的手法真的很厉害!”

一个堂堂剑桥大学的教授,教的还是哲学这种让人们寻找事物本源的学科,连近在眼前发生的神迹都不相信,可想而知他拥有空间异能是多么荒诞的一件事情。

既然这样,方远山也更加放心了。以后就算他不小心露了什么马脚,也能自圆其说,不会有人把他财富快速积累的原因往什么特异功能上扯。

见到安妮的爸爸还在等着他揭开谜底,他笑了笑道:“好吧,我承认,是我在你刚刚放钱包的一瞬间拿出来的。”说完手挥了一下,那迅捷如电的速度,让文森特顿时看花了眼。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之后就是方远山今天晚上睡觉的问题了。本来他在吃了一顿英国晚餐之后是不打算留宿的,不然明天早上还要忍受一番煎熬,不过到底还是在安妮的眼神中败下阵来,乖乖的接受了她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