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774章 咦,你好恶心!

“晚安”

“嗯”

看着安妮娇俏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方远山的心里竟然带上了一点失落。不过想到这里是她的家,心里也释然了。

前面就说过,安妮这个小女人在爱/爱的时候声音有点大,万一到时候她没憋住,这个房间也不像隔音很好的样子,头得多尴尬啊?

在床/上坐了一会,随后起身到浴/室间洗了澡。安妮很贴心,帮他把睡衣什么的全都准备好了,等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时、他又有点无聊了。

方远山精力充沛,现在才九点钟不到,这么早睡觉哪睡得着?无聊之下只能在房间里到处看了,可惜这里是客房,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随后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别的房间

在斜对面安妮的房间里“看了看”,这个小女人很刻苦,没有因为家来就完全放下工作,竟然在用笔记本跟公司的几位高层开视频会议。

见到安妮在跟李弘博、阎玉石以及几个矿山的总工程师激烈的讨论着问题,方远山笑了笑也没继续看了,转而把四维图像看向了对面的那个长/腿“小/姨子”。至于安妮爸妈的主卧室他可没敢看,万一人家两口子在“办事”,那多尴尬?

刚刚把四维图像扫过去,别得没见到,就是一片雪白,晃得他睁不开眼睛。等再一瞧原来是苏珊娜这个小丫头喜欢裸/睡,此时脱得清洁溜溜,趴在床/上呢,两个小脚丫子在空中晃啊晃的,挺翘的也跟着颤颤巍巍

“我。。。”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鼻血都快跟着流出来了,下意识的摸了一把鼻翼,还好的是没真流出来。不过随后他的目光就紧紧得盯着不放了。

看得心火大盛的他,想到这样看”小/姨子“,是不是有点不太道德呢?但随后又一想:看看怕什么,又不少块肉?然后他就坦然的盯着小/姨子娇俏的臀/部以及修长笔直的大美/腿看了。。。

应该是经常运动的原因,苏珊娜腿部的肌肉非常结实,在屋内的灯光下露出象牙白一般的荧光,看起来非常的有质感;跟安妮那种白色的皮肤相比,算是各有千秋吧。

不过苏珊娜胜在年轻啊,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和她姐姐比起来多了一股朝气蓬勃的青春魅力。

就跟人家欣赏古玩一般,方某人也是逐寸逐寸的观赏,没事还跟她的姐姐比较一番,帮她们打打分。等观察的差不多了,他才有心思去看这个大长/腿小/姨子手中的物品。

苏珊娜手中此时拿着的是一本相册,里面大多都是一些她自己的个人照片,间或夹杂着一张合影。不过四维图像看进去、在后面有很多那个皮尔逊跟她的合影,教堂前、博物馆前、剑桥的“学生草坪”等等。

里面的苏珊娜笑得非常开心,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相比于今天晚上在农场门口破天荒一笑,这些照片里的苏珊娜要显得真实了很多。

四维图像又朝前面看了看,里面还有一些老旧的照片,大概在苏珊娜十四五岁的时候,其中有张苏珊娜跟她姐姐安妮唯一的一张合影,中间还夹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就方远山现在的目光来看,还是挺阳光的。

不过欧美人在上了岁数之后会出现一种强烈的反差,大鼻头、各种雀斑、啤酒肚、肥胖症都会让一个人彻底变了形。

特别是肥胖,在英国想见到美女是真的非常不容易的。大多数女孩在超过20岁的时候就会变胖,体型也完全走样,毫无美/感可言。所以在刚到剑桥的时候,他才说了句“原来英国妹子也蛮正点的嘛”。其实那真的是惊叹词

而此时的苏珊娜已经看到了她跟那个皮尔逊的合影处,脸上的表情也跟着黯然了下来,怔怔的盯着看了很长时间,最后放下相簿把里面的合影全部拿了出来。

在又看了一会之后,挪动身体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把剪刀,然后开始挨个的剪起了照片。每剪一张的时候她都会停下来看一下,随后带着一丝向往的神色把照片剪成了碎片。

“哎,小/姨子好像很孤单的样子啊!我要不要去跟她谈谈人生呢?”

只要不经过那种长时间、高强度的作战,方远山现在三两天不睡觉都无所谓,特别是今天过来的时候还在飞机上睡了一觉,再加上欣赏了一会苏珊娜的身材,他此时更是一点困意都没有。

双手枕着后脑勺,就这么看着“小/姨子”。床/上的苏珊娜在把相册全部剪碎以后,起身拿过垃圾桶把碎照片全部扫了进去,而那一对嫩白挺翘的鼓涨也暴露在了毫无准备的方远山面前。

“噗嗤”正端着水杯欣赏的方远山,喝进嘴里的一口温水全部喷了出来。

“我/靠,他么的。。。”

一身及膝的咖啡色睡袍,从胸口一直到身下全部打湿/了,连带着床单上也是大/片的水渍。惊了一下的他,赶忙抽/出纸巾开始擦拭起来。

“奶奶的,果然偷/窥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在他碎碎念着的时候,房门竟然被人从外面“咔哒”一声拧了开来。毫无准备的方远山,此时正撩起睡衣擦拭大/腿上的水渍,身旁还放着一坨擦过的纸巾。

而门口的苏珊娜在拧开门后,见到的景象就是方远山正低着头擦拭小弟弟附近,加上他旁边一坨湿哒哒的纸巾,样子相当的猥琐,让人不忍直视。

“你。。。你。。。”

床/上正拿着纸巾的方远山,在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时、第一时间就抬起了头,一袭淡粉睡衣的苏珊娜此时正站在房门口,正满脸惊悚的表情看着自己。

方远山自己也看了看手中的纸巾、以及旁边的一坨,咧着嘴、一脸真诚道:“那个,你相信吗?我只是不小心把水弄了出来”

“咦,你好恶心!”

说完一句的苏珊娜,转身“咣当”一声又把门给关了起来。

“我。。。我日。那个苏珊娜。。。小/姨子,你听我说啊,我真是冤枉的。”说着方远山也顾不上睡衣上的水渍了,从床/上一下子爬了起来,朝着房门口追了过去。

这要是不解释清楚了,头万一她再跟安妮或者她的爸妈说自己在她家打飞机,这个老脸可丢大了。哪怕她不说,这件事也必须解释清楚啊,要不然自己的形象可就彻底的毁了。

“真他么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郁闷了一句的他,开始敲起门来。

“咚咚咚”

“咚咚咚。。。”

轻轻的敲了敲苏珊娜的房门,然后四维图像还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安妮跟她爸妈的房间。这要是万一被看见了,那就尴尬了。大晚上的,敲安妮的房门还情有可原,敲苏珊娜的房门,那真是没法解释了。

敲了一会也不见房门开的他,干脆四维图像也看了进去,谁知道房间里并没有那个丫头的影子,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问。

“你有事吗?”

方远山转头一看,苏珊娜此时正站在他身后,眼睛还不停的扫扫他沾满水渍的睡衣。

这种咖啡色的睡衣有一点非常不好,只要沾上水了那就是一大团黑斑,非常的有碍观瞻。如果要是联想到他刚刚的动作,是人都会知道这一大坨是什么东西了。。。

“那个。。。我刚刚正在喝水呢,有点快了,然后就把水给撒了出来。正在擦的时候,你就进来了。那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我并不是在做你。。做你想象中的事情!”

“嗯,我知道。”说完苏珊娜看他的目光更加的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