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81章 挖矿六十年

“嗨,你们是谁?这里并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出去。”

刚刚在四维图像里见到的男子,在看到詹森的一瞬间、立刻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带着一脸愤怒的说到。而脸上的大小雀斑、还有满脸的肥肉、以及虬结的短发在说话之间都跟着颤动了起来。

后面的方远山顺手把门关了起来,也把外面各种吵杂的声音给遮掩了下去。床/上另一位男子“格尔”在看到方远山那张华国脸的时候,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身子一翻双脚蹬向了身后的玻璃窗,看他样子是打算顺势从窗户翻出去。

站在詹森后面的方远山,一个前窜、上前一把抓/住了“格尔”的衣服领子,把他狠狠的掼到了床铺上。

“嘭”

“咔擦”

本来就是跟行军床差不多的铁架子,哪禁得起方远山这暴力的一摔?当下整个床铺“稀里哗啦”的就散了架,床头柜上面落满的各种碟片以及报刊跟着洒落了一地。

“草,都到这地步了,你还打算往哪里跑?”

站在詹森前面的男子一看这都动手了,也没认怂、挥起胳膊就想揍他。然而他忘记了身旁还有个詹森,手刚刚举起就被詹森一拳捣在了腋下,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能力。

床/上的“格尔”虽然摔的不轻,不过可能是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盗窃百万美金、在哪个国家都不会轻判得了的。

所以他当即一个蹬腿就踹向了面前的方远山,在被詹森挡了一下后,竟然试图再次撞向玻璃窗。

“吗的,看不出来啊,还是个练家子呢!”嘴角微微咧了一下,随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背上。

“轰”

“噗通”

这一下“格尔”彻底的失去行动能力了,瘫软在墙角哼哼唧唧了起来。

上前拽住“格尔”衣领,把他从地上拎到了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轻笑道:“你应该庆幸是我找过来的,如果现在是警察站在你面前,你知道你以后会待在哪里吗?“

据兰斯的资料显示,这个本命叫“奥斯丁”的家伙,来自三大扒手圣地“西法意”之首的西班牙。他们有一整套的销赃流程,可能今天早上刚偷的东西,到了中午就已经出国了,而到了晚上说不定都已经跨大洲了。

不过他的东西别说跨大洲了,就是跨星球了这个家伙也得给他找出来,要不然方远山非把他拧巴拧巴塞进没冲水的马桶不可。

可能是刚刚那一脚踹得不轻,坐在椅子上的奥斯丁还在揉着后背,嘴里“嘶嘶”的抽着冷气。

“啪”

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嘴里骂道:“别揉了,快说我的手表哪去了。要不然就不是后背疼了,我让你心肝脾肺肾都疼。”

椅子上的奥斯丁这个时候停住了动作,抬起一张因为痛苦而略显走形的帅脸、愤怒到:“你在说什么,我一句话也听不懂。我没见到什么该死的手表!如果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赔你一件西服的。”

一番话说出来,椅子上的奥斯丁还做出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看着他。那张脸上除了因为生气而略显走形外,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

“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没偷我手表你跑什么?还他么准备跳楼,等把我手表找到后,你爱跳不跳,我保证不会再去拉你。”

“我跳楼只是因为昨天晚上跟南区的一个家伙干了一仗,我以为是有人找过来了,所以我才准备逃跑的。”

奥斯丁还在试图狡辩,脸上那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要不是方远山现在非常肯定就是他偷了自己的手表,外人乍一见还真以为他是好人呢。

不过也确实是,这个奥斯丁神奇就神奇在一个地方。他们一帮西班牙人、除了极个别外,所有人在英国都没有犯罪记录,连他么闯红灯、违章停车的都没有。那极个别被抓/住的同伙、也是立马脱离队伍,离开英国,到别得中欧小国去混。

要不是兰斯深入的调查一番,一般人想知道他们的底细,那基本是没戏的,连警察局都没他们任何不良的记录,你还能到哪里查?

站在他面前的方远山,伸手抓/住他的头发往上抬了抬,看着他的眼睛道:“我是该叫你格尔先生好呢,还是奥斯丁?”

“sorry,我是骗了你,但那只是陌生人之间的一种自我防备,我不觉得这有任何的问题。”

见到这个奥斯丁竟然越说越来劲了,而且还振振有词的,方远山不耐烦道:“我没时间跟你耗。加特尔、巴碧烈、亚伯拉罕普里斯特利、马科斯庞德,还要我说吗?”

椅子上的奥斯丁随着他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动了动,但还是不打算开口。

见到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方远山头往下低了低道:“听说过远山集团吗?整个巴西,甚至整个南美洲都没几个人敢跟我作对。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乖乖的帮我找到手表,咱们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如果我的手表找不来,我就把你弄到巴西去挖矿,无期”

听到“挖矿”、以及“无期”这两个字眼,椅子上的奥斯丁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他没听过“远山集团”这个公司,但从昨天晚上知道那块手表价值时起、他们就估计自己会有麻烦了。

一个出门戴着“百达翡丽5002”的人,没有数千、上亿美金的身价,真的不会选择这样的手表来装饰门面的。甚至拥有这样手表的人基本都是全球知名人物。

昨天晚上他们不是认出了方远山手表的牌子,而是其中一个家伙看到了手表里面镶满的碎钻、散发出来的光芒,所以才在第一时间把他手表给顺走的。

“怎么样,要不要说的?你不说我就去找另外几个家伙了,我相信总有人愿意说的。至于你嘛,用你们的话说、你明天晚上就会出现在巴西密林里的那些小矿区,后天早上就会拿着锄头帮我去挖宝石。”

顿了一下跟到:“哦,对了,矿区周围有很多持枪护矿队人员,只要你敢跑,嘭的一声,你的脑袋会碎得稀巴烂”

在他说“嘭”的时候,手掌下的奥斯丁身体明显的抖了一下,脸部的揉狰狞了一会之后,看着方远山希冀的问到:“我。。。我说了你。。。你真的会放过我?”

“no”

听到他一声“no”,奥斯丁身体僵了一下,但随后方远山继续道:“必须把我的手表完好无损的找来,出现一点划痕,你都必须给我去挖矿赚钱、用来修复我的手表。”

“我。我。。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不过您的手表现在可能在一帮比较厉害的人手里。”

“我说了,那是你的事情。不把我手表找来,我就把你的同伙统统弄巴西去挖矿,什么时候赚够我手表的钱再放来。至于你还是老样子,挖到死”

他这话等于还是废话,他的那块手表就算按最低价值一百万美金来说,按现在美元跟雷亚尔的汇率算下来,也要值到350万雷亚尔。

巴西现在挖矿的工人工资大概在5000雷亚尔每个月,一年就是六万,十年六十万,六六三百六。按现在的工资来算,他们要挖六十年。。。

地上的胖子在问了问奥斯丁之后,知道是他的一个英国朋友,并不清楚他真正的底细。但方远山还是让人查了查他的资料,等确定他无害后,又警告了一番几个人才离开了这里。

外面的苏珊娜正在今年初刚刚上市的“ipad”前流连忘返,在导购员的示范下,苏珊娜玩的不亦乐乎。精美的外观还有几个小巧的按键,让苏珊娜一时有点爱不释手。

走上前的方远山看了一眼价格表,然后掏出三百欧元递给了导购。旁边的苏珊娜见到他出来了明显很开心,不过在见到他掏钱后就不一样了,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放下ipad转头就走。

“哇靠,忘记英国小妞不喜欢无缘无故的接受馈赠了。”

一把拿过柜台上的盒子,然后把数据线跟ipad都拿上,连零钱都没顾得上要就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