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782章 放心,跟哥走

“你知道的,我是华国人,这只是我们国家一种正常的社交礼仪;另外我这过来也没给你准备礼物,这就算是我的礼物了。”

“真的?”

方远山眨眨眼道:“当然了”

又看了看他那“真诚”的脸庞,苏珊娜这才接过了他手中的ipad。

那个“奥斯丁”被弗兰克带到了另一辆车上,几辆车朝着伦敦东区开去。这里靠近港口附近,街道狭窄、房屋稠密,多为十九世纪中期建筑。在历史上这里一直就被看成是贫民区,在“柯南道尔”笔下,雾中的伦敦最危险之处莫过于东区。这里临近码头,居民大多是卖苦力出身的穷人和外来移民,著名的“开膛手杰克”,就曾经在这里活动。

近些年来,随着一批年轻的新锐设计师把工作室搬到这里,这里就迅速成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尤其东区的“霍克斯顿”,更是艺术家和设计师扎堆的地方。不过再怎么艺术也遮掩不了这里浓浓的贫民区“味道”。

先不说艺术不艺术的,在没成名之前,很多设计师会把自己打扮的古里古怪,戴着大串的亮银色耳钉、手环、还有理着蓬松的“艺术”发型。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古怪的现象,在这里你是分不出谁是混混、哪个又是“艺术家”的。

从“ucl”赶过来的方远山,目光一直在街两边的那些充满特色的涂鸦上观察着,苏珊娜已经放下了手中的ipad,也跟着一样看得兴致勃勃。

车子从“雷萨特”大街缓缓的驶过,一点也看不出混乱的迹象,但方远山四维图像中不停闪过得光着脑袋的家伙,还有穿得西装革履、但是衬衫下到处刺满纹身的彪型大汉。

“东区这边的有组织犯罪是个什么情况啊?”

开车的詹森瞄了一眼后视镜道:“这边被莱斯特家族控制着。不过受早几年的骚乱影响,他们的行/事作风已经完全隐入了地下。至于经济来源,一般也离不开黄、赌、毒;另外他们很热衷于地下拳赛,这项生意也是主要的收入。”

对于英国人喜欢地下拳赛,这一点方远山很清楚。而且拳赛也比起那几样传统的生意要暴利得多了。

一旁还在到处看着的苏珊娜,在听到詹森的话后一脸感兴趣的样子,那种探究别人隐秘的兴奋感跃然于脸上。

还在好笑的看着苏珊娜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前面的“小熊”安德烈维奇带着那个“神偷”奥斯丁从车里走下来,朝着前面一排没有任何标识的大楼走去。

后面的方远山拉开车门也走了下来,朝着街道两边看了看,这里已经是“雷萨特”大街的最西面了,离繁华的西区商业街也仅隔了一条中心大马路。路两旁到处都是西装笔挺、匆匆忙忙疾走而过的商务人士。

看了两眼的方远山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小熊”的后面,随后他才发现苏珊娜也跟了上来。这里可不同于“ucl”那边的电子街,里面的人可都是真正的危险份子。

正如詹森所说,英国这些有组织犯罪的人由于长期跟警察斗争的原因,在他们谦和的外面下隐藏的是多疑、残忍、血腥,以及不可捉摸性。

“苏珊娜,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现在到车里待着,我很快就会来的。”

面对他严肃的样子,这个小/姨子根本不为所动,甚至拽住了他的胳膊、带上了一丝讨好的笑意道:“你放心,我肯定紧紧的跟在弗兰克的身后,保证不给你们添乱。再说了,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保护不了我吗?”

面对这个“小/姨子”和华国女孩一般无二的撒娇口吻,方远山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特别是她娇憨的语气再配合上她那精致的脸庞,估计是个男人也会拍着胸脯上:放心,跟哥走

“好吧,不过你不能离开我身边两米范围内,有没有问题?”

苏珊娜眨眨眼道:“嘻嘻,你说的不应该是弗兰克吗?”

“那你还是在车里吧”

听到他的话,苏珊娜立马头像,竖起手指放在耳边道:“我保证紧紧的跟在你身边”

“那就走吧”

搞定这个神奇的小/姨子,他的四维图像朝前面的大楼扫了扫,这里是一家没有悬挂logo的酒吧,内部装潢的美轮美奂,用的都是整块的水晶立柱,人走在里面幻化出道道虚影,显得很是别致。

带着苏珊娜从门口走了进去,现在还是中午,这个时候肯定是没人来酒吧的。这家也是一样,里面除了几个在整理桌椅的人外,客人是一个也没有,不过还好的是大门没有关上,让他们顺利的走了进来。

四维图像在这酒吧里面扫了扫,出乎意料的是,这里面非常的“干净”,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连之前看到的那些隐藏在玻璃窗后面的纹身男子在这里都一个见不到。

惊奇了一下的方远山,目光继续在大楼里扫视着,在看了上面几栋楼层之后,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地下。

“嚯,这个老板够牛逼的啊!”

拜英国发达的地下管网所赐,整个伦敦的地下管道四通八达。而且那空旷巨大的洞/里面没有任何下水道该有的浑浊不堪、恶臭冲天。伦敦的地下管道里面真的可以用“整洁”两个字来形容。

不过此时“整洁”的地下通道的下层却被人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用一部垂直的电梯连接着地上的酒吧。

看着里面此时不堪的场面,方远山的眉头皱了皱,不过随之又释然了。说到底黑涩会也只是黑涩会,他们的行/事作风本来就是趋向于贪婪、恶毒、丑陋、以及/秽。

至于有序的、讲义气的、守规矩的,那已经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了。在经济蓬勃、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那已经成为了过去时。

此时酒吧里的几位年轻男子,在见到他们一行人进来时,其中一人走上前来道:“不好意思,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始营业,请你们晚上再来。”

走在弗兰克前面的奥斯丁,上前小声道:“我是来找理查兹先生的。”

站在奥斯丁面前的瘦高个男子面无表情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什么理查兹先生!”

应该是了解这边的情况,奥斯丁没有因为这个男子的说辞有什么不耐的情绪,继续道:“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有个叫奥斯丁的人来找他。”

身后的方远山也不急,正如他跟这个奥斯丁所说的,如果他的手表找不来、他是一定会把这几个家伙给弄到巴西去好好收拾一顿的,反正他空间里的那个大铁笼子到现在也没关过人呢,刚好试验一下。

那个瘦高个男子,在听完奥斯丁的话后,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随后朝台阶下面还在收拾桌椅板凳的人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走到吧台后面按了一个按钮,在说了两句之后、朝着门口的方向点了点头。

而站在奥斯丁面前的男子也跟着点头道:“跟我来吧。”说完带着方远山他们一行人朝着酒吧后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