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00章 威逼利诱

“姓名”

“在我律师来之前,我拒绝答任何问题!”

“你他么的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说等律师来就等律师来啊?我告诉你,不会有什么律师来的。在我们的职权范围内,那些律师无权过问,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听到面前白人大汉的话,安妮的心里往下沉了沉,但随后还是梗着脖颈道:“我是英国公民,我要求见英国大使馆的人。”

“吗的,你。。。”

“等等”

坐在安妮对面的白人警官,在她话刚说完的时候,手竟然扬了起来,看他那样子,竟然是准备抽她巴掌。不过随后就被身后的话给打断了。

这位叫停的声音主人是个三十刚出头男人,一身合体的小西装穿在身上,显得身材非常的棒,再加上淡蓝色的小马甲、以及端在手里的烟斗,非常有英国绅士的派头。

这个男人不紧不慢了的走了上来,呵呵笑道:“听说伊莎贝拉小姐是英国人,真的非常巧,你看、我曾经的国籍也是英国人。”

“。。。。”

见她不说话,这个有着绅士派头的男人拍拍脑袋道:“真是该死,作为一个曾经的英国绅士,我怎么能忘记自我介绍呢!”

说完他往前走了两步,到了安妮的面前道:“我叫马克斯加菲尔德,现在是巴西国家安全部的一名情报官员。”说完他冲着安妮伸出了手。

见到她没有配合的伸出手,加菲尔德把手往天空扬了一下,自己找台阶下的道:“看来伊莎贝拉小姐的心里现在非常的恼火啊!也是,毕竟自己的情人被抓了,而且连自己现在也身陷囹圄,心情是美妙不到哪去”

跟着他自顾自道:“对于你的要求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会有什么律师、也不会有什么大使馆的人来。如果你不把跟方远山之间的事情说清楚,相信我,你下半辈子会在牢里度过的。”

在听到自己下半辈子会在牢里度过的话,安妮放在腹部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上面的青筋都跟着鼓涨了起来。

站在她身前的加菲尔德,嘴角微微的动了动,随后又恢复正常。把烟斗往嘴里一叼,含糊不清道:“来,把那些资料播放给伊莎贝拉小姐看看”

他的话刚说完,审讯室里的灯光已经黯淡了下去,跟着投影仪开始缓缓的转动了起来,一副副资料图片映在了安妮对面洁白的墙壁上。

那个加菲尔德走到墙壁旁边,手中拿着一根教棒,指着墙上的影像说到:“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墨西哥的索诺拉州。”

说着话的功夫,墙上的幻灯片又换了一张,加菲尔德继续道:“去年上半年索诺拉州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残杀事件,在那次事件当中,一共有一千六百九十四人遇难,还有六十七位终身残疾,十一位植物人。据幸存人员讲,凶手正是远山集团的董事长方远山”

等他话说完之后,墙上的幻灯片开始播放一张张残肢断骸、场景骇人的彩色图片。里面有脑袋被炸碎半边的,有破肚烂肠的、有缺胳膊少腿的,甚至有几张是脑袋、手、脚混合在一起的,看起来死相凄惨、恐怖异常。

坐在椅子上的安妮、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看了几张后,立刻偏过了脑袋,白/皙的皮肤上煞白一片,同时鼻翼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你以为那位方远山就这么简单?我告诉你,那个男人犯下的案子不计其数。他在巴西、日本、美国、南非、阿拉伯、中欧国家都犯下了无数的命案,这个人就是一个坏到骨子里流脓的家伙,你还要想着袒护他吗?”

“。。。”

见她还是一声不吭,加菲尔德印着字母的眼皮眨了几下,跟着道:“还有,那个方远山有很多的女人。据我们掌握的资料来看,目前已有的包括一位叫小川爱子的日本女孩;阿拉伯一位叫莉迪亚罗兰的、还有华国的慕容婉。包括你在内,他目前在跟四个女人同时交往着。”

顿了一下他才道:“这些只是我们掌握的,而我们没掌握的甚至还有更多。这样的一个贪财、好色、心有魔性的人,你又为何想着帮他掩护呢?”

一声不吭的安妮,在这个男人把话说完之后,终于忍不住的到:“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协助你们霸占远山集团,我告诉你吧,你趁早死了那条心,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哎”

叹了口气的加菲尔德,放下手中的烟斗,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让她的脸高高的仰起,伸出右手在她细腻的脸蛋上轻轻的拂过,嘴里可惜道:“真是太可惜了,原本你是可以不用忍受那些酷刑的,既然你如此的执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们了。”说完放下了她的头发,抓起桌上的烟斗走出了审讯室。。。

就在安妮被抓走的时候,那个军装男子刚从地上爬起来,在见到方远山面无表情的面孔后,自顾自的说到:“第一个很简单,也是你目前唯一的选择。交出远山集团的控股权!”

“哦,那第二个选择呢?”

“第二个选择?”

军装男子阴鹫的眼神在他的身上看了看,冷冷的说到:“我们的证据链足够把你关到死,如果你不配合的话也很简单,无需审判,我们在中午十二点前就能把你投入巴西利亚州监狱。”

“啪”

站在他面前的方远山,突然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单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近前道:“我他么最讨厌人威胁我。告诉你,你的那两个选择我一概不接受,如果时间到了你们不放我,我会让你知道知道我方远山的能量。”说着话的同时,眼睛狠狠的看了看墙角的那些摄像头。

等把手中的军装男子扔到地上后,他再次坐了凳子上。方远山很清楚、这些人在跟他玩心理战。

一个突然被抓捕的人,只要他心里真得做了亏心事,在这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下,时间一长什么都会同意的。特别是之前还是身价百亿美金的人上人、在突然变成阶下囚的情况下,面对的又是有先斩后奏权利的国家安全局,搞不好心理防线在第一时间就会崩溃。

正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连生命和爱情都可以抛弃,何况是“一点点”身外之物呢?

再次被方远山以这样侮辱的方式对待,地上男子已经不复刚才的潇洒劲了。打也打不过、杀掉他暂时也没接到那个授权命令,起身后只能恶狠狠的看着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阴冷的笑了几声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谈判威胁对他是没什么用的,方远山的空间就是他最坚强的后盾,在面对任何的突发事件下,都能令他处于不败之地。

不过现在他最担心的是琼森还有安妮他们。琼森他们还好,毕竟现在他们还挂职在黑水公司,而且是美国人,巴西安全部想找他们的茬、黑水公司会出面的。

但是安妮就不行了,小女人本身就是象牙塔里出来的,没经历过什么风雨。如果只是简单的带离询问还好,但是巴西的这些安全部门做事一向是无法无天,很多时候是没有任何法律底线、或者道德人权可谈的,他真的很怕安妮会遇到什么危险。

越想越担心的他,四维图像扫视了一下墙上的摄像头,然后人走向了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