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01章 玩票大的

“嗯?视频怎么突然消失了?快派人下去看看。”

坎普斯东北方向的“维多利亚市”那间地下空间里,正在监视着方远山动态的相关人员,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这边的情况。

“怎么了?”

监控前的一名“眼镜男”指着无影像的屏幕道:“就在刚刚那个人房间里的影像突然消失了。”

站在眼镜男身后的男人皱着眉头道:“把视频放到五分钟之前”

“第二个选择。。。”

“我们的证据。。。”

影像缓缓的播放着,在放到那个军装男子挨打之后走出房间时,身后的男子道:“一帧一帧的放。。停!”

站在监控前的男子仔细的看着监控里的画面,过了足足两分钟也没看出椅子上的方远山做了什么手脚。

无奈之下他立刻离开了监控室,走到外间的一个会议室前,等进去后、里面还有几个人在商量着什么,在见到他进来后,其中一个黑人男子头微微的抬了抬,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坎普斯那边的监控出了问题!”

他的一句话出口,房间里几个本来还在讨论着事情的人全部转过了头来。那个本来正坐在椅子上的黑人男子立刻站起了身子,跟着这个男人走到了监控室,同样的查看了一遍视频,结果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通知维恩,让他派人下去看看。”

黑人男子在一句话说完之后、不放心的跟道:“让他派人下去给我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坎普斯”地下室里的方远山,在不放心安妮的情况下,还是决定跟外面联系一下。在把摄像头里面的零件给收走后,四维图像又看了看身后的单向玻璃,那边房间里暂时没人,不过同样有两个摄像头正对着他的房间。

反正已经做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连对面的摄像头也搞掉了。他站起来走动了一下,原本还能跟随他的身体移动的摄像头、这下子彻底的变成了死物。

这座地下基地里的人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监控室里的人已经朝着这边赶来了。

手心一晃,一部刚刚在空间里还满格信号的卫星电话,在拿出来的同时、信号已经清空了。

“艹,果然屏蔽了。”

这座深入地下百十米的基地没有信号原本也在他的预料当中,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信号、还是令他非常的失望。

远处的基地人员已经快过来了,来不及过多考虑的他,快速的走向了那道钢制大门,四维图像穿过大门看到了里面的齿轮、弹簧、以及各种线路。

找到里面的节点,一枚硬币突兀的出现在了齿轮上面。没时间去管能不能卡住,他转身又走到了单向防弹玻璃前面,身心一晃,一瓶喷漆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开始涂抹起了玻璃。

空间里十几瓶喷漆还是之前在超级市场里大采购的时候顺手放进去的,没想到现在还派上一点用场了。

就在他开始喷涂的时候,那扇钢制大门外面已经冲过来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在输入密码、指纹之后,里面的齿轮缓缓的转动、门栓传动、弹簧拉紧,试图把上下左右十几个锁舌拉去。

“咔咔”

那枚放在齿轮中间的硬币终于发生了作用,十几道锁舌在弹动了几下之后、大门还是没有开开,就这么机械的晃动着。还在喷涂着的方远山,心里安定了一下,随后继续喷涂玻璃。

两米乘一米五的防弹玻璃在他的喷绘下,没一会功夫就涂抹了三分之二。不过在见到外面的人朝着对面观察室跑去的时候,他的手中又出现了一瓶喷漆。

左右开弓之下,等对面观察室里来人的时候他也喷涂完毕了。空瓶子也不收了,直接扔在了地上,反正外面人已经知道他身上有喷涂物品了。

四维图像再次看了一眼对面的情况,门外的人在见到大门竟然没有打开后彻底傻眼了。这样一扇大门里面的程序都是非常精密的,又是用在这样的军事基地,基本不可能出现什么故障。

但是现在偏偏就出了问题,外面的人一时间竟然有点束手无策。本来就是为了防止犯人脱逃的,而且能关到这里来的人哪个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设计方案自然是怎么坚固怎么来。

在外面一阵鸡飞狗跳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往观察室那边跑了,在见到那个喷绘着五颜六色的玻璃时,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那个被揍了一顿的少校军官“维恩”,此时更是气急败坏。

“吗的,那些安全部的人都是他么的混/蛋,为什么把他送到这个没有处置措施的房间?为什么送过来的时候没有搜身?”

围在这个少校身旁的人大气也不敢出,刚刚他们的头在里面吃了亏,偏偏这个人还是上面交代的不能杀死。吃了这么个哑巴亏,他肯定心里是有气没地方撒了。

这时外面的人又进来报告了,通知他“维多利亚”那边来命令了,让他尽快搞清楚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混/蛋,都他么是混/蛋”

如果可以的话,这个少校真的想现在就冲进房间给那个人来上一梭子子弹。但是很可惜,这个念头只能想想了。

“呼。。呼”

剧烈的了几口气,等平复下心情之后,看着玻璃上面五颜六色的喷绘图案,阴沉着脸色吩咐道:“给我立刻找工具把这扇玻璃弄开,快”

房间里的方远山,四维图像又仔细的扫描了一遍,在没见到什么特殊情况后,身子一晃从房间里消失不见了。

在进到空间的第一时间、方远山就给南费里斯岭现在的安保总队长“奉星伟”去了个电话。

这个“三东”大汉是李富贵介绍过来的,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是李富贵的班长,家里条件不好,一个老母亲常年卧病在床,方远山在决定聘用他之后,吩咐人把他母亲接到了下海的“二军大”精心治疗,这个汉子就此对方远山言听计从,把个南费里斯岭守卫的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公司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相信身在南费里斯岭的他也应该有所了解了。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他直接吩咐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给我把南费里斯岭守好了,那边的黄金暂停开采,开采出来的金矿给我填充去,地下通道给我用机器封闭,在没有官方明文授权之前,任何人不得进入金矿开采区,如果强行进入的话,护矿队只管开枪击毙,出了事我负责。”

没有给他再继续询问的机会,他翻出通讯录,找到“卡瑞娜诺顿”的电话拨打了出去。

之所以第一时间关心南费里斯岭的事情,主要还是那边地下金矿的事情太重要了。在他不能出面威慑的情况下,很多宵小之辈恐怕会跳出来趁火打劫。

今天的事情很可能就是巴西政府里一小撮对他抱以敌意的人搞出来的事情,趁着巴西大选之际、裹挟民意对他动刀子。

这样的事情已经上升到政/治层面了,如果他不能破了这个局,等待他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去。

“草/泥/马的,逼劳资今天给你们玩票大的。”

眼神清冷下来之后,手中的电话也已经接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