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02章 去尼玛了个逼的

“高原宫”位于巴西利亚市中心的三权广场,是巴西总统府以及巴西权力中心所在地。

2010年当地时间4月23日,这个大国拉开4年一度的大选帷幕。“卢拉西斯尔”这位被美国总统称为“世界上最受人民爱戴的政/治家”即将谢幕。过去8年,他带领巴西走上了欣欣向荣的发展之路。在他之后,谁能担起总统重任,并让巴西走向另一个辉煌?这是巴西人民、以及世界人民所期待的事情。

不过政/治是肮脏的,在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华背后,是各种暗算、诡计、猜疑、还有血腥。那里是冰冷的、没有感情/色彩的,任何道德、在权力面前都要张开它的双腿,任由这头猛兽蹂/躏、践踏。

此刻的“西斯尔”正站在他的办公室窗台前,外面三权广场上的旗帜迎风飘扬着,这位满脸络腮胡的老男人,眼睛里布满了惆怅。

在八年时间里,他把巴西这个国家从血腥、杀戮、毒/品、混乱、贪污横行的泥潭中拽了出来,中间有辛酸、血泪,以及各种妥协,但是他不后悔。看看今天的巴西,再想想八年前的巴西,一切都值得了。

“先生。。。”

还在窗台前怔怔发呆的西斯尔,听到身后的声音,身体慢慢的转了来,见到是自己的幕僚,他投过去一束疑惑的目光。

“那边的人对远山集团下手了,方远山现在被关押到了坎普斯,集团里的高层以及他的私人助手全部被逮捕。”

西斯尔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如果说要有的话,也只是一点遗憾罢了。

缓缓的走到自己办公桌面前,挥挥手让这位幕僚离开后、他才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起来。等接通后直接道:“关于远山集团,你的做法我原则上是不反对的,但是否有更加温和的办法来解决呢?”

握着电话的西斯尔静静的听着,等电话里的人说完后,他想了想道:“福勒和安格斯已经跟我说过了,不过我还是认为你应该以温和的办法解决这件事。那些人背后都有利益同盟,如果真的完全按照他们几个党派的想法来执行,我怕他们会过分的膨/胀。”

一句话说完,他再次道:“安格斯已经调查过了,他的后面没有华国政府的影子。至于究竟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这种最上层的政/治博弈方远山不是太懂,他从底层爬起来的性格、注定了他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那些人想什么,方远山大概的能猜到一点。

什么霍夫曼、汉斯、蒙蒂斯的,那些都只是借口,他们无非就是看上了远山集团,再加上由于时间太短的原因、他们公司还没有什么强力的利益共同体,所以想着把远山集团给一口吞了。

无心想这些事情的他,电话已经接痛了。

“方先生,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跟他过多的客气,那扇防弹玻璃是厚,但这里是军事基地,想破除并不是太难的事情,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诺顿先生您好,我郑重的请您帮我一个忙。帮我查查巴西政府里面究竟是哪些人想对付我;还有我公司里的那些下属现在被带往了哪里。如果有消息了你可以联系。。联系。。。”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他身边值得信赖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把那些心腹都留在巴西也是一个重大的失误,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巴西官方力量来了个一网打尽,让他竟然变得无人可用。

对面的卡瑞娜诺顿、不等他说完就跟到:“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件事是巴西劳工党内的利益妥协;另外你要清楚一件事,你这被捕不仅仅是巴西的原因,还有国外一个庞大势力搅合在了里面。至于具体的情况、很抱歉我并不能告诉你。至于你的属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被送到了里约州的安全局总部。”不等他道谢,对面的诺顿已经挂断了电话。

带着一脸震惊的方远山刚刚从空间里退出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那扇厚重的防弹玻璃正被人从外面破坏着,已经可以见到玻璃两边的墙皮在剥落了。

手心一晃,那支卫星电话已经被他收进了空间,卡在齿轮里的那枚硬币也消失了,随后那扇厚重的大门缓缓的退到了墙体里面,还站在外面的两个军装男子立刻端平了手中的突击步枪。。。

“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看着地上两罐空掉的罐体,已经从对面房间赶过来的维恩少校、一脸惊怒的问到。

正安稳坐在椅子上的方远山,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不屑道:“什么我做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做。”

“什么也没做?那这两罐涂料哪里来的,大门又为什么打不开了、摄像头又为什么会坏掉?”

“我发现你说话是不是不用脑子的啊?大门、摄像头又不是我安装的,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坏掉?”至于地上的罐子他干脆连提都没提,爱咋想咋想,你还能猜到我有个数千平方的空间不成?

被他踹了一脚、又被扇了一耳光,此时这个家伙更是在他的地盘玩起了猫腻,这个维恩少校彻底的忍不住了,头也不的阴冷道:“给我把方先生请到一号房去,这里的系统坏了,需要修复一下。”

此时大门外站了不下二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所有人都是保险打开、子弹上膛,那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看得方远山眉头连连直皱。

还在等待的方远山,坐在椅子上考虑了十几秒钟,最后还是站了起来。现在的形势还没到最坏的那一步,他只能先等等看了。

站在他背后的维恩、看着他在手下人的押解下走出房间,脸上露出了冷笑,随后跟在他的身后走向一号房。

“进去”

这个维恩口中的一号房离他所在的房间不到50米,在过了两个阴森森的房间后,一间外面亮着红灯的房间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个房间他刚刚四维图像已经看过了,由于只关心地下空间里的人员,所以这里面的具体情况只是一掠而过,并不是太过了解。

但是以那个维恩暴露出来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请他过来,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四维图像在外面仔细的扫描着,和刚才的房间不同,这个一号房的顶部有很多细密的孔洞,通过管线一直延伸下去,可以见到通往的方向是一个相当于医疗室所在的地方。而这些管线所插的位置竟然是一个刻着骷髅头的容器,这个容器还在汩/汩的冒着一丝烟雾。

“麻痹的,不会是什么毒气室吧?”

脸色阴沉的他、站在这个所谓的一号室门前动也不动,身后手拿自动武器的军人大声的呵斥着,让他进去。

还在观察着的方远山、随后又看到了进水口,只要把地下的几个出/水口堵住,这个房间就会变成“水疗室”;甚至铁制地板下面还铺设了细密的高压电线,看那样子,把他电成烤鸭也是几秒钟的事情。

“尼玛逼的,这是要把劳资往死里整啊?”

后面的几个军人用枪顶着他的后背道:“快点进去,你如果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看着前面的龙潭虎,想到安妮的安危、又想到自己辛辛苦苦这么长时间,又是投资又是拉动当地经济的,到头来却是这么个下场,心里的愤懑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在把走道里四五个摄像头破坏以后、嘴里大喝了一声道:“去尼玛了个逼的,劳资不玩了。”随后转身猛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