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07章 总统****令!!!

“等。。等。。。”

“砰”

房间里所有人在枪响的一瞬间都扭过了头,鲜红的血液混合着白色的脑/浆迸溅了出去,围在这名军官身边的男子被喷得满头满脸。

脸上沾满了血液的方远山,没有迟钝,枪口又转移到下一个人的脑门上冰冷道:“你说”

“你不用问他们了,我知道”

见到他冷酷无情的手段,那位挂着海军少将军衔的男子走了上前,语气铿锵的道

“我他么问你了吗?谁让你接话的?”

手心一晃,在作战室里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方远山的左手又抬了起来,上面赫然又是一把45口径的大威力手枪,直直的瞄准着这位海军少将的脑门。

房间里见到这一幕的人全部骚/动了起来,生怕他真的痛下杀手,好几个体型彪悍的军官自动的挡在了“少将”的身前。

被方远山拿枪顶着脑门的军官、额头上溢满了汗珠,以扇形喷溅出去的血液沾满了他左半边脸旁,空气中的气氛一时间凝重如水。

“左边。。左边第二个是。。是安全部的长官。叫。。叫安格斯塞西利亚。”

哆嗦着嘴唇说完的军官,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方远山的手指,怕他一枪崩了自己。

“给我拉出来弄醒,快点!”

利剑悬在头顶,由不得这个中校军官犹疑,在听到方远山的命令后,他立刻走上前把安格斯从人堆里拽了出来,然后拍打了一下他的脸庞,等他悠悠醒转过来后,才站起身退后。

“站起来”

此时的方远山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以及斑斑点点,头发在高速奔跑之下也乱如嵩草,配合上他那阴冷的气质、还有脸上迸溅的血迹、手中冰冷的枪支,当真如浴血而战的恶魔。

刚刚清醒过来的“安格斯”立刻明白了自己身处的环境,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方远山那张沾满鲜血、面无表情的脸孔,镇定了一下心情才问道:“你到底是谁?”

带个面具只是方远山这么长时间以来下意识的行为,但不代表他此时还有什么顾忌。在听到这个国家安全部最高长官的询问时,他伸出手缓缓的把脸上沾血的面具摘了下来,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道:“怎么,才过几个小时就不认识我了?”

“你。。。你是远山集团的方远山?”

一句话问出的安格斯,打死也不会想到夜袭巴西安全总部大楼的人会是他,眼睛里布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房间里众多海军军官、包括那个少将同样都是如此。

“没想到。。。”

“叮铃铃。。。”

刚想说话的他,房间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他刚到嘴边的话语。转头朝窗口外面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一道道刺目的光亮,那是武装直升机射过来的,而这个电话不出意外、应该是大楼外面的人打进来的。

“去接”

在他枪口的威胁下,一个三十来岁的校官朝着电话走了过去,刚说了两句就捂着电话看了过来,嘴里迟疑道:“是。。是下面打上来的电话。”

听到果然如此,再看到外面不停闪烁着的直升机“着陆灯”,手里握着双枪的方远山朝那个少将还有安格斯命令道:“让你们的人立刻撤下去,给你们十秒钟的考虑时间。”

“一、二。。。”

这两个人都非常的识时务,先是那个少将接过电话、对着话筒道:“传我的命令下去,所有人全部收队!今天晚上只是安全部的一次突击演习,如果违抗命令、一概军法从事!”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随后把电话放了下来。

“你!”说着方远山的枪口又瞄准了那个安格斯塞西利亚。

同样的没有犹疑,安格斯也立刻走上前抓起电话拨打了出去。由于安全部那边死伤惨重,头头子基本被方远山给一网打尽了,在他连续拨打了三个电话后才连通一个下面的一线情报官员。

同样的口气,只是不同于那位少将,这个国家安全部的老大安格斯、说的事情要多了点,不仅吩咐收队,而且还让对方带领幸存人员全力参与抢救。至于他自身的情况一概没提

放下电话的安格斯转过身看着方远山,过了一会才带着不屑的冷笑道:“这下你满意了?”

听到他的口气,方远山憋了将近十个小时的怒火一下子喷薄了出来。

“放尼玛了个屁,劳资满意什么?啊?劳资前前后后在巴西投资了几十亿美金,我他么得到了什么?公司刚刚走上正规化,你们安全部就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把劳资给抓了,我问你,劳资到底犯了哪条法?又威胁到了巴西哪个安全?”

被方远山连珠炮一般的问话给震住的安格斯,眉头皱了一下刚想说话,方远山立刻道:“别他么跟我说什么杀人放火的,劳资从来没有对不起过巴西人民,去年马拉尼昂州发生洪灾,劳资在巴西一分钱还没赚到的情况下捐了一千万雷亚尔。今年公司刚刚开始盈利,你们他么的就准备把劳资给杀了,谁他么比的给你这个权力的?”

“那不是。。。”

“嘭”

就在安格斯刚想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杀红了的方远山,一枪射在了天花板上,随后大声喝道:“你他么闭嘴,劳资讲话的时候谁让你插嘴了?”

带着满身凌厉的杀气,方远山继续愤懑道:“说劳资他么搞垄断,你/麻/痹的,你们巴西人煞/笔,把那些珍贵的碧玺当作白菜价卖出去,还他么不许劳资提高价格来卖啊?”

心里已经压抑了很长时间的方远山,此时不管不顾道:“劳资敢作敢当,是在国外犯了不少案子,但我他么的敢拍着胸口对天发誓,劳资对得起你们巴西,我在巴西从来都没有骚扰过一个普通人。从国外赚的那点钱全他么的投到你们巴西来了,帮助你们提高就业率。劳资到底图的什么?啊?”

“啊。。。。”

“嘭嘭嘭乓乓乓。。。。”

最后一句话刚出嗓子眼,再也憋不住的方远山、大声嘶吼了起来,随后双手指向天花板,手中的枪支喷射/出了耀眼的火花。

狠狠发泄/了一番的方远山,在那股火气消退之后、脸上竟然带了一点落寞的表情。

地上昏迷过去的巴西前副总统“詹姆斯巴比特”,在方远山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当听到他后来狠狠的发泄声还有枪里传来的空响时,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看了一眼那位海军少将“乌扬玛卡莫迪斯”,随后又看了看安格斯这位巴西情报部的总头子,走上前道:“方先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现在的做法我并不是完全赞同,咱们可以换个方式来解决彼此间的问题。你说呢?”

刚刚心情还有点颓唐的方远山,一瞬间就恢复了过来,看着这位同样一身威严的瘦高个老头冷笑道:“哦?比如呢?我现在放下武器,乖乖的走出去束手就擒,然后被巴西正义的审判,之后拉到刑场枪决?或者被秘密/处决?”

听到他的话,这位前副总统脸上浮现了一丝尴尬,不过随后就恢复了过来,想了想严肃道:“不,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你目前的处境”

“说”

“总统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