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19章 流血的五月

2010年五月十四日下午两点整,就在巴西总统大选进行得如火如荼时,环球日报却连续报道出多篇爆炸性新闻!

前巴西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2010巴西总统候选人艾蒂尔罗赛福,被巴西联邦调查局、在位于里约热内卢的住宅处带走。

前巴西商贸部部/长、2010巴西总统候选人卡姆克罗夫茨,因为意外事故丧失!

巴西劳工/党元老卡布奇吉布森、工/党副主/席纳撒尼尔、民/主党副主/席麦克唐纳、自由阵线党主/席柯勒律治相继被抓捕归案!

据消息人士,此次巴西官/场大地震,和里约州“戈韦纳多岛”的海军大楼爆炸案有关,相信晚间巴西官方会给出说明。

上面被抓捕的人只是一小撮的够资格上新闻头条的,另外那些不够上新闻的则不计其数。里约市的街头在早上八点起,警车就没有停止过响声。那些之前有头有脸的人物、被军警从半路上、后花园、自己的卧室里拖出来,戴上手铐狼狈的架到了警车上!

此次行动军方人士全程参与,配合各大州警察抓捕。很多试图反抗的人,被击毙在当场。

这番铁血的行动被日后的巴西人称之为:流血的五月!

普通民众不清楚“艾蒂尔罗赛福”这个之前巴西总统“卢拉西斯尔”力挺的接班人为什么会被逮捕、但是巴西官/场上的高层基本都了解,这件事是那个“远山集团”的方远山一力促成的。不过所有人都对这件事保持了噤声。

不噤声也不行了,卢拉西斯尔这个“好好先生”都挥舞起了“霍霍”的屠刀,谁又敢在这个时候跳起来挨一刀?

时间到早上7点钟的维多利亚市郊外,在方远山当着百十号人的面消失后,他已经躲进了空间。

说老实话,他还是觉得震撼不够!他倒是想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离开这座基地,甚至最好外面包围的军警朝他开枪,可惜他还没有那个把握在子弹及身之前收取。如果他能在导弹、子弹距离他收取范围内的时候能直接把它们收进空间,那真的无敌了!

就在空间里待着,意识转移到那个铁笼里,安妮、琼森、弗兰克他们还闭着眼睛坐在里面,没有人睁开眼睛。让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心里涌起了一股安慰,起码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会无条件的选择相信自己。

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的空间在哪里消失的、出现的时候还是在哪里。所以在里面待了个把小时,在时间快到的时候,他重新换了一套衣服,然后遮住面容后从空间里退了出来。

西斯尔那些人全部已经离开,大楼里也没有几个人,远处的操场上三三两两站着一些人,不过谁也无心训练,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此时的心里完全是崩溃的。

见到没人注意自己,方远山把军帽往下压了压,然后朝着军营外走去。没有岗哨、没有执勤的军人,甚至连路障也撤除了,他就如同来时一般、无声无息的从这座基地里离开了

国安部的大佬、里约的情报头子刚被他放了,整个里约、甚至整个巴西还有谁敢来找他麻烦?

所以他在离开基地一段范围内就把琼森他们从空间里放了出来,另外三辆崭新的越野车也停在了路边。等他们睁开眼、见到眼前的一幕时,全部震惊不已!

“老板,我们。。我们还在里约?”

弗兰克的话基本就代替了所有人的心声,站在他们身前的方远山咧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笑道:“那你以为呢?”

他这不笑还好,脸上最多脏了一点;但是这一笑,脸上之前沾染的血迹、污渍配合上笑容就显得非常瘆人了,让身旁的弗兰克他们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屠夫杀多了猪狗牛羊、往那些畜生面前一站,那些牲畜自然就明白了大事不妙,连声音都会变得“呜呜”起来;而今天方远山亲手宰掉的就不下一百人,而收进空间的那就多了。那巨大的空间里,此时堆满的尸体已经说明了一切。

所以此时他身上的杀气甚至都开始往外面弥漫了,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弗兰克他们也是久经沙场的。在方远山一句话说完之后,他们仿佛在他的后背上空看到了一个虚影:那是恶魔的头像!

“老。。。老板。。你。。。”

看着方远山的安妮,此时牙关都开始颤抖了,一张俏/脸惨白、泪水已经忍不住的开始往下/流了。

刚准备伸出手摸/摸她脸蛋的方远山,一下子又缩了去。他的双手仿佛泡过了鲜红的染料一般,从手腕开始到指尖都呈现出绛紫色,稍微动一下上面竟然有血痂往下脱落着,非常的恐怖

琼森阿诺德他们都见到了这一幕,不过都没有说什么。现在既然能安然的站在这里,那就说明他们没事了。

“老板,我们现在去哪里?”

“先上车再说”

车上的方远山身心倦累,在连续高效的杀戮下,虽然身体不累,但是心里却疲累至极。那种硬着心肠捅刀子、成批成批的把人收往“死寂空间”,然后变成一具具僵硬的尸体,那种感官上的刺激、震撼,一般人是无法体会的。

车里的方远山并没有休息,杀了这么多人,而且里面还有很多巴西的高官在里面,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如果在事情不明朗之前、贸贸然的到别墅,万一那个西斯尔、或者哪个失心疯的家伙给他来上一发导弹,即使他侥幸逃脱了,弗兰克他们可没空间让他们躲。

三辆越野车在洲际公路上缓慢的行驶着,后座上的方远山静静的考虑了一会,之后睁开眼道:“去伯南布哥吧!”

早先的罢工事件就是从那边引起的,如果不是那边的几个负责人挑事、也不会让巴西政府借机生事,从而导致现在的局面。

方远山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再给他半年时间,他相信自己可以把那些人收拾的服服帖帖。可惜那些对远山集团虎视眈眈的人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想到那些背后搞鬼的人,他的牙齿就恨得痒痒,恨不得立刻把他们都给宰了!

“你们这些表子养的,劳资的屠刀刚好磨得锋利,今天就拿你们开刀了!”

眼神阴郁的他,头也不抬的问到:“琼森,伯南布哥那边搞鬼的人有没有调查清楚?”

“资料早就已经准备好,不过。。。”

说着琼森看了一眼反光镜,继续道:“都在兰斯的电脑里。不过警察已经把他的电脑全部搬走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在空间里休息了几个小时的兰斯、精神还不是太好。在听到琼森的话后、有气无力道:“老板你放心,那些资料很安全,你需要用随时都可以调取出来。”

看着兰斯有些苍白的脸色,他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让你受苦了!”

看着方远山那双猩红的手掌,兰斯摇摇头道:“不,应该是老板你辛苦了!”

听到他的话,方远山微微笑了笑,再次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那惨白的牙齿混合着车窗外的光照,显得更加的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