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20章 恶魔微笑

数十辆崭新的工程车变得破破烂烂,上面的车窗玻璃全部不见了,车轮被人为的割开了一个个大口子,露出了里面的钢丝;发动机引擎盖也凹陷下去一大块,上面还有几块碎石头留在上面。

几个大型的碎石机主机,外面的铁壳子也不知道是被谁给扒了,把里面的零部件给扯落一地。这还算好的,主要是连接的传输带、支架全部被推到了数百米深的矿坑里。

另外大型钻孔机、凿岩机、抓岩机到处散落一地,每走几步就能见到一些矿用设备、被人砸得稀巴烂丢在了地上。

此时的方远山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场景。不过他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走动的身子也没有任何的迟疑,一步步的朝着远处的矿场工楼走去。

四栋七八层的矿场工楼、三排长达数百米的工房、就是伯南布哥州、“彼得罗利纳”一号宝石矿管理层以及工人办公休息的地方。

这里此时到处都是人,闲聊的闲聊、打牌的打牌,踢球的踢球、大人笑小孩闹,本来早已经是上工的时间,但是朝矿坑一眼看过去,里面以往密密麻麻的人影,现在连十分之一的人都没有。

那些闲聊的人偶尔看向矿坑时,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屑、嘲笑,然后继续该干嘛干嘛。

已经来到工楼前的方远山,四维图像朝楼里看了一眼。里面的办公人员寥寥无几,而且全是巴西人,之前他请过来的华国人没有一个在里面。

这些不是关键,主要的是这些办公人员并没有在干/他们的本职工作,而是在收拾办公室,脸上的表情也布满了心痛。是的,就是心痛!

大楼里数百台电脑、办公设备、矿场耗材、装饰物品全部被打烂砸碎,甚至连墙体也被人捣了几个窟窿。

“呵呵,这些人可真他么的带劲,我就奇怪了,他们到底是拿什么砸的?”

远远的看了一眼,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配合他那森白的牙齿、看得人浑身汗毛直竖!

走过来的一群人顿时引起了矿区工人的注意,很多人放下手里的纸牌、脚下的足球、手中的织的毛衣,带着一脸好奇的神色朝他们看了过来。

伯南布哥的矿场方远山是第二次来,不过他对这里印象很深刻,因为当天来的时候有几伙人在打架。

当时的场面很壮观,百十号人拿着扳手、铁钎、钢管分批对峙,然后互相说了几句之后就开始打。没有丝毫的留手,粗大的扳手、坚硬的铁钎就往人的脑袋上招呼,打得头破血流。而那些护矿队的人也不阻止,就这么抱着枪在旁边看着,间或还笑骂几句。

然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在这样打得天昏地暗的情况下,一个长得好像巴西黑老大的家伙站在大石块上说了几句,那些之前还在舍生忘死拼命的家伙,就这么突然之间分开了,没用任何人上去拉架!

当时陪同他参观这边矿场的“希洛克”得人,满不在乎得说是这边矿山的特色,每个月都要来上一。

对于这样的事情,方远山原本也不甚在意。哪个工地没有一些因为利益关系、而发生的争执冲突?但是在琼森调查之后他才明白,这个群架可不是白打的,里面死伤的人也不是白死的,这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由于“希洛克”公司的权力放纵、导致伯南布哥五大矿场里的势力构成十分复杂。之前说过,开采宝石是一项十分依赖人力的工作,很多主要工序都是没办法用机器代替的,这就形成了一个局面,谁掌握了矿场的人力话语权、他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跟老板去谈判。

谈判什么?很简单,那几大“势力”帮助希洛克管理好宝石矿场,每个月足额完成生产任务,但希洛克除了行政管理工作,至于矿场上的事情、他们一概不许插手,全部由那几大矿长说了算。

说白了,他们就是土皇帝,所有工人的命脉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说你今天死、你肯定活不过半夜十二点;一点不夸张的说,让你往矿坑里跳、你就必须跳!

你说什么?你不跳?五大矿场现有三个总矿长,他们手里的人命案加起来不会比今天方远山杀的少。在伯南布哥这边的矿场里,他们就是天。你要是不跳、他们会直接把你扔进灌浆机里做成水泥柱,填充进数公里深的矿坑底部!

说他们为什么经常比斗的原因。这里有五大矿场,但是矿长只有三个,至于另外两个早些年就死掉了。

除了他们本身管理的矿区外,另外两大矿场是其中两个矿长轮流管理的,但这里有个问题,该谁管?为什么让他管?这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怎么办?好办,打!

每个月他们都会派出一批矿区里的普通矿工,让他们去为矿长争取利益。只要打赢了,除了丰厚的报外,以后也不用再下矿了,可以做做管理工作,真是轻松又自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远山这个出了名难缠的家伙买下了这边的五大矿场,那几个矿长自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只能一边撺掇矿区里的利益既得者闹事、一边在州里大把的撒钱,希望把方远山给搞掉!

事情的起由很简单,但是后果却很严重。这几个基地上千人的死亡,这几大矿长也有很大的责任在里面,如果不是他们挑头闹事、政府里的人就不会趁机对方远山下手,后面的人自然也就不会死了。

在工楼附近慢悠悠的走着,一路之上、那些没有开工的人都在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他,有得人还带着嗤笑的神色,好像他是小丑一般。

“嘿,黄皮猴子,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就在他带着弗兰克他们走到三号工楼的时候,一群光着脑袋、赤/裸/着上身的家伙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些黑人大汉手里握着健力棒、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很不友善的使劲曲折着,那隆/起的一块块肌肉不停的跳动着。方远山很怀疑、要是自己答不好,他们很可能把手中的铁棍抽过来。

身旁的弗兰克刚想说话,被方远山伸臂挡住了,朝着前面的一群人轻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难道我还不能到这里来吗?”

“老板,这么说你是那个华国人喽?”

领头的一个黑人大汉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没有丝毫见到老板时的恭敬。

本来还想继续说两句的方远山,在这个家伙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手中肯定不止一条人命案。

这里是矿区,他杀的人肯定是这里的矿工。想到这一点的方远山、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之前,手心一晃出现了一把大口径枪支,然后对准这个男子的脑门就是一枪。

“嘭”这个黑人大汉的脑袋如西瓜般爆碎开来!红的、白的,四散迸溅开来,由于距离太近,不仅那些身后的黑人大汉,就连方远山,弗兰克他们也溅得浑身到处都是

“你。。。你。。。你竟然杀了莱斯利”

“”

“杀了这个表子养的为莱斯利报仇。。。”

“乓乓乓乓乓乓。。。”

带着恶魔微笑的方远山、手中的枪支根本毫不停歇,直到枪里的子弹打光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