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22章不战而屈人之兵

当方远山一行人赶到伯南布哥另一个城市“布伊基”的时候,正是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开启的收音机里刚好在播放着里约政坛的风起云涌!

“2010巴西总统候选人艾蒂尔罗赛福,被巴西联邦调查局。。。”

“前副总统。。。”

“劳工/党候选人。。。”

开车的是弗兰克,在听到艾蒂尔罗赛福被捕时,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颤动了一下,随后抬起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方远山。这位“老板”正闭目养神着,脸上干涸的血迹还没有擦除,甚至连衣服的前襟处还多了一大/片暗红色的血迹

“等会通知阿诺德,我单独点出来的人送到亚马逊州那边去。那些动枪的主要头目给我挨个审讯,把他们祖宗十八代的底细都给我拷问出来!其余那些跟着起哄的一律给我下矿,不听话的给我杀!”

一个“杀”字让车里的温度都好像跟着降了下来,不过相比于罗赛福被捕的消息,这些区区“小事”已经不能令开车的弗兰克动容了。

他实在不明白,这个老板到底使用的什么手段、能令得深受巴西总统西斯尔青睐有加的罗赛福被拘捕,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她前一天还是下一届总统有力竞争者,然而在转瞬之间却成为了阶下囚,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没有给弗兰克释疑,在车里闭目养神了一会,随后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布伊基”临近“阿拉戈斯州”,周围数百里都是绵延的大山以及深不见底的地下大裂缝。别说那些山脉附近了,就算是通往“矿山”的路上也时不时的冒出两条裂缝,让开车的人心惊胆战,生怕被撕开的大裂缝给吞噬下去。

这里的路全部靠矿场出资修补,如果一个月不修的话,这条路就会成为一条死亡通道。

而且周围的高山上面、时不时脱落下来的滚石、以及暴雨季节的泥石流,更是凭空增添了无数的意外。每年在这条路上翻掉的车、死掉的人不下一百名。伯南布哥的相关部门都懒得问具体的死因了,每个月只要把死亡人数报上去就行!

所谓山高皇帝远,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被矿场高层腐蚀得差不多的伯南布哥高官,那些怕死的商业部、矿业部稽查人员,请他们来都不会来的。

就是因为这样,那几个矿长活的真得跟土皇帝没什么两样。每人从人贩子那里买了数十名年轻的女孩供自己乐,成了残花败柳之后再赏给手下人。手下人玩腻了再成为矿ji,专门满足那些矿上有钱没地方花的单身汉。

这三个养得“膘肥体壮”的矿长,除了玩乐,人命在他们手中也不值钱。由于巴西是多种族国家,那些从别得国家逃难、以及偷渡过来的家伙,在没有一技之长下,只能到矿场打工。而这些没有背景、根基的人就成为了他们肆无忌惮压榨的对象。

看到那些资料的时候,他真的满心杀意。跟这样的人已经没什么道理可讲了。只有杀,杀出规矩、杀出方圆,才能彻底的改变这里多年以来形成的势力,竖立起公司的威严!

矿山外面的一片空地上,五架直升机静静的停在了上面。飞机前面有三四十名武装人员、正跟数百名的“布伊基”护矿队成员对峙着,人群里不时的传来大声的呼喝,让对方先行放下枪支。

“他吗的,这里是伯南布哥、是布伊基,不是里约。如果你们再不放下枪的话,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f/u/c/k,你们这些混/蛋,弄两把破枪就跑到布伊基闹事,胆子倒是不小!”

“快点把枪放下。。。”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仿佛一触即燃的火药般,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冲突。

走过来的方远山,面对前方数百把的枪支浑然不惧,直直的走了过来。

“老板,这里危险,您先走!”

“boss。。。”

摆摆手制止了这些人的呼喊,他那并不高壮的身体,如一座巍峨的高山般、朝着那些枪手走去。

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护矿队了,完全就是那个“加布里埃尔”、“拉姆斯登”私人豢养的打手、刽子手、杀人帮凶,这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冰冷、无情、漠然、还有身上那淡淡的血腥气无不在说明着一切。

“滚开”

面对已经怼到胸膛的枪口,方远山伸手拉过枪支的主人、然后一巴掌扇到了地上,空中两颗牙齿也跟着飞了出来。

“你。。。”

“滚开”

“啪”

一点都没有留手,带着劲风的巴掌呼过去的时候,鲜血、牙齿也跟着飞了出来。在他的强势之下、两三百号人竟然被生生的震住了,忘记了自己手中握着的枪支。

“你们这些垃圾、跟厕所里的蛆虫有什么分别?”

“啪”

“草/泥/马的,给我死开”

“嘭”

一路骂、一路打,这些认出方远山是谁的人,没有一个敢动弹,任由巴掌拍在脸上、牙齿飞在空中。

数百个持枪壮汉被一个人给震慑住,这样的场景非常的不可思议;尤其这些都是些身背人命案的家伙,平日里也是桀骜不驯,对待那些底层的矿工更是想打便打、想骂就骂,然而此刻都变成了软弱的“绵羊”。

“草/泥/马的,你想干什么?想杀我吗?来啊,你他么倒是开枪啊,开啊!你开啊?”

走到中间的方远山、面对一个紧握着来复枪的黑人男子,厉声的喝道。手抓着对方的枪管顶在自己的胸膛,不停的捣搡着。黑人大汉被他推得连连后退,脸上阵青阵白,牙齿咬得紧紧!

“你个垃圾,劳资让你杀你都不敢,你他么的就是个废物”

“嘭”

一句话说完的方远山、劈手夺过对方手里的枪,反过来一枪轰在他的脑门上。健硕的头颅在一瞬间如爆碎的西瓜般、四处飞溅着血肉、脑/浆、鲜血

“呕。呕。。。”

站在这个大汉身旁的男子,在摸/到脸上粘着的一大团血肉时,忍不住的弯下腰干呕了起来。

“艹就这德行还他么敢耍横。”

“咔嚓、咔嚓”两把把手中的来复枪给拧成了废铁,狠狠的砸到了身旁一个家伙的胸膛上。见到这一幕的众人、吓得更是连连后退,脸上充满了震惊。

“你/麻/痹的,都他么把枪放下,看到你们这副怂逼样劳资就来气。”

“草/泥/马的,劳资跟你说话呢,你他么没听见啊?”

“啪”

走上前的方远山、一巴掌把个还端着枪的男子给扇翻在地。脸上布满厌恶的道:“真他么的贱骨头!”

“啪嗒”

“啪嗒。。。”

“。。。”

当第一个人把枪放下的时候,周围数百号的人、手中枪支跟着松了开来。随后没用人吩咐,在其中一人蹲下的时候,后面所有人都跟着爆头蹲了下来。

不战而屈人之兵,方远山凭借他强大的气场、以及“不怕死”的精神,没费“一枪一弹”的就把数百号人给拿了下来。

然而在这些人蹲下来之后,远处的工楼附近,又是百十号拿着长枪短炮的男子走了过来。其中就有那个“加布里埃尔”、“拉姆斯登”。

见到他们,方远山带着一脸暴虐的气质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