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24章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就在方远山连轴转的处理着伯南布哥这边事情的时候,由于艾蒂尔罗赛福突然之间的被捕、巴西民间顿时议论纷纷,人们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人民的好公仆”就这样被捕入狱,自发的走上街头开始抗议了起来。

特别是罗赛福的出生地:米纳斯吉拉斯州首府“贝洛奥里藏特”,很多人已经聚集到了政府办公大楼前,要求当局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巴西这样一个国度里,没有“绝对干净”的政/治人物,罗赛福也不例外。她早年参加游击队,和一帮志趣相投的人反抗独裁统治,偷偷进入里约州长的办公室“拿”了200万美金,这件事一直是她为人诟病的地方。

不过作为之前劳工/党的一份子,当局如果拿这一点作文章的话,显然是不适合的,而且西斯尔也绝对不会同意。

在晚六点的时候,当局公布了一份资料,90年代初,罗赛福与她第二任丈夫“阿劳霍”一道,在帮助“科力亚尔”竞选“南里奥格兰德州”州长期间,曾利用职务之便、允诺当地一家铜矿企业,只要“科力亚尔”获得州长宝座,事后就帮助他们拿下当地的一家铜矿山。

之后科力亚尔在当选州长之后,那家企业接连拿下多座矿山的开发经营权。而且现在那家企业已经是“南里奥格兰德州”的大公司!

本来像这样的权力寻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些竞选州长、议会议员的人、哪个私下不做点手脚?要不然那些大企业凭什么支持他参加大选?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下一届总统候选人的身上、而且还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民众就有点接受不了了。

所谓爱之深则恨之切,本来我他么全力支持你当总统,没想到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把我对你的信任当作了你背叛的资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在天没黑之前那些支持她的人、倒戈相向,变成了一致声讨,要求严惩罗赛福,给民众一个交代。

人是感官动物,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下,罗赛福之前的竞选海报、标语标牌被人们纷纷的拽了下来,扔在地上践踏着。

晚间新闻,总统办公厅发言人登上了环球电视台的演播大厅,面对数以亿计的观众,对于今天发生发生的一系列情况、答了主持人的一部分问题。

没有哪国的政/治斗争是完全透明的,巴西也同样不例外,发言人避重就轻的答了早就准备好的一些提问。

最后意味深长的说:巴西欢迎任何人前来投资发展,政府也对那些为巴西经济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人表示感谢。同时不点名的提了一下巴西宝石矿业健康有序的发展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事情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是这对方远山没有任何影响,他还在处理着最后一个矿长“斯图尔特韦尔斯”。

“欧力库里”这边的蓝碧玺宝石矿、是五大矿山里面最大的,同时年产值也是最高的。里面的矿长在知道方远山过来时、根本连面都没露,直接命令手下远程集火射杀。

被惹怒了的方远山、直接两发火箭弹送了过去,在打开一道豁口之后,从里约州增派过来的安保人员没费什么力气就把这个矿山的武装给解除了。

让方远山感到可惜的是,这边的矿长在见到无路可逃之下、竟然吞枪自杀了。

“麻痹的,算你聪明!”

看着安保人员抬过来的韦尔斯尸体,方远山脸色狰狞的说了一句。

一天一夜,方远山整个人都绷紧了,时刻要防备有可能出现的冷枪,而且还要考虑事情有没有向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身心俱疲之下,他也无力再去多想其他,就在这边住了下来。

这一顿好睡,从晚上八点不到,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弗兰克他们知道他累,所以谁也没去喊他,甚至在他休息的时候,整栋大楼附近都被要求噤声。任何经过的人都要小心翼翼,不允许发出一点声音。

躺在床/上的方远山直到饿得前胸贴后背才悠悠的睁开了眼睛,严实的窗帘看不到外面的一点光照,房间里漆黑一片、外面也没有任何嘈杂之声传进来。

就在这漆黑一片之中,躺在床/上的他缓缓的张开了手掌,然后送到了面前。这双手在昨天亲自葬送了不下两千人,想到这个数字,他的身体僵住了,随后又把手平平的放了下来。嘴里呢喃道:“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心头刚刚升起的一丝怜悯被他的几句话给彻底的击碎,穿着平角裤的他走到窗帘前“唰”的一声拉了开来。

今天的天气也不错,中午的光照很充足,当他拉开窗帘后,五彩缤纷的阳光铺洒在了他的脸上。感受着暖融融的温度,他的心好像也放松了下来。

远处的矿区没有一个人,好像全体放假一般。低头朝楼下看去,偶尔经过的人也是蹑手蹑脚,让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在卫生间里简单洗漱了一下,等走到楼下的时候,出乎他的意料,除了弗兰克他们之外,李富贵、元高阳两人竟然也等在了楼下。见到他走下来的时候,屋里的人全部站了起来,齐声开口道:“老板!”

方远山一一看过去,这些人在见到他的时候,除了恭敬外,脸上更多的是一种崇拜,那是来自骨子里、灵魂深处的感觉。

安妮昨天被他留在了彼得罗利纳,没想到今天也过来了。这个一向非常坚强的小女人,此时此刻再也忍不住了,猛得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的抽泣声从怀里传来,那悲戚的痛哭声、使得方远山心都跟着碎了。

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那算什么男人?

想到安妮被人用“水刑”折磨,他的眼中凶光又开始冒了起来。跟着他一下想了起来,维多利亚市基地里的人曾经说过,对他出手这件事、背后有组织搅合在里面。

昨天杀红眼的他、一时给忘记了。特别是那个贝西莫,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可惜当时在盛怒之下,被他给杀掉了!

在安妮的后背使劲的拍了拍,这个小女人在他的怀里发泄/了一会之后,等抬起头时才转过身子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

见到她不哭了,方远山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轻笑道:“我有点饿了,咱们先去吃饭吧!”

矿场里的厨师在安保人员的监视下,给方远山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安保人员竟然还用自带的检测设备勘察了一遍,防止有人在饭菜里面下毒。

现在是非常时期,方远山在几个大州里大杀四方,许多人都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这些安保人员不得不防!

中午吃过饭之后,另外两个矿场他也没去了,一行人就这么坐上直升机了里约。他方远山没死,而且还活的好好的,那些之前乘机作乱的家伙就要准备好迎接他的屠刀了。

这的事情给方远山带来很多深刻的教训,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千万不能太过低调!低调过头在巴西这个神奇的国度里,有时候会被人当傻/逼一样对待。

说个不好听的话,你他么有奔驰不开、你开个电瓶车,就不要怪人家在你背后“按喇叭”、让你赶快滚!

方远山曾经就是那个有“奔驰”不开,整天开个“电瓶车”的家伙!那些没见过他“奔驰”的人,当然要在他背后“按喇叭”,让他赶快滚出巴西了!

看着直升机下面的莽莽丛林,他的脑海里百转千,想着自己以前一些幼稚可笑的想法,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