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29章 教教他怎么做人!

“老大。。。”

“说”

“那个罗兹好像遇到麻烦了!”

听到手下的话,正盯着液晶屏幕看的男子立刻转了头来。这个三十五六上下、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意大利男人,在其裸/露的脖颈处、纹满了大/片的纹身。

这个身材稍显瘦弱的“老大”、过头来用意大利语疑惑到:“汤米他们不是在那里嘛,怎么会遇到麻烦?”

说话的是个粗/壮的白人男子,手上和身上到处带着银色项链。在他问完之后、耸耸肩道:“我只是说好像!不过五分钟前我正跟汤米通电话,但是他的电话突然中断了,而且和劳瑞恩一起打不通了!”

这个“老大”扭头在房间的显示屏上又看了两眼,里面播放的画面正是一个个赌桌,里面正有人玩着骰子、扑克之类的。等转头时向前边走边道:“走吧,咱们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再榨点钱出来,哈哈!”

第五大街这边的方远山,在听说钱没了之后,虽然脸上没什么太过愤怒的表情,但是心里却恨不得一枪把他干掉。

“那我的钱呢?你把它们都花到哪去了?”

听到他淡淡的语气,地上的罗兹低垂下脑袋、用带着惊恐的语气道:“钱。。钱被我用来赌/球了!”

“嘭”

一脚把这个罗兹从面前踹到了床边,床头柜上面的电话、玻璃杯洒落了一地;床/上两个躲在被单里的大洋马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顾不得擦拭脑袋上滴落的血迹,被踹出去的罗兹立刻直起身子又挪动方远山的面前跪好。带着哭腔道:“老。。老板。。。我不是故意的啊,那个马库斯派了两个人盯着我,让我去参加他们的赌/球,要不然就。。。就把我送巴西!”

抱臂站在方远山身后的“疯子”杰森嗤笑道:“我说那些心狠手辣的黑手党徒这么好心呢,还派了两个人保护他的安全,原来是他么的碰到了黑吃黑!”

方远山也了然的点点头,这些带有“父子”关系的黑手党徒、早就没有上个世纪那么“懂礼貌”、讲规矩了;在这一切向钱看的年代,他们也是与时俱进,该绑架的绑架、该敲诈的敲诈,反正能赚钱就行。

像罗兹这样身携巨款,并且又在巴西犯了案子的家伙,对于那些黑手党徒来说,那绝对是块美味的“肥肉”,不上去狠狠的撕咬一口、都对不起他们黑手党徒的名声!

“吗的,三千万美金,这才不到半个月吧,你就都输光啦?”

“我。。我之前欠了四百多万美金;银行里还有五百万不到!”

“怪不得呢!”

听到他欠人四百多万美金,方远山嘴里轻轻动了一下。四百多万美金就算以他现在的工资、不吃不喝也要还五年多。而且他很可能是借的高利贷,这些钱每个月的利息就不是他的工资能还得了的。

“好的,我知道了!”

还没等他说点什么,站在他背后的元高阳对着耳麦轻声说了句,之后才道:“老板,有几个家伙上来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罗兹那个所谓的亲戚!”

“让查尔斯把他们弄进来!”

“好的!”

头也不的说了一句的方远山,越看面前的家伙越来气,皱着眉头厌恶道:“滚到旁边跪着去!”

时间不长、房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等打开后露出的面孔正是安德烈维奇,他的肩膀上还架着一个家伙,等进来后把肩膀上瘦弱的男子给扔到了地板上。

转头看过来的方远山,正好见到了这个家伙掀起的衬衫底下露出的数字刺青。笑着道:“原来还真是黑手党的家伙!”

“来,把我们亲爱的黑涩会大人弄醒了!”

杰森这个疯子嘿嘿笑着走了上去,然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嘴巴上。昏迷在地板上的家伙“嗷”的一声醒了起来,随后就捂着嘴满地打起了滚来!

“好了,别杀猪叫了,再他么叫唤、我可真的把你当猪一样的宰了!”

听到他的话,这个还处在惊悚之中的家伙、立刻捂住了嘴巴,抬起头四处找寻说话的人!

“拎过来”

听到方远山的话,“小熊”伸出大手捏住了这个家伙的后脖颈,把他悬空拎到了他面前,然后揪着他的头发让他保持了一个跪/姿。就在他刚想挣扎的时候、一把黑洞/洞的枪口杵到了他的太阳上。

“能好好说话吗?”

地上的男子在感受到冰凉的枪口时,身体僵住了,不过眼神里还是露出了桀骜的神色。

“呵呵,看来还是一条硬汉啊?来,斯帕克,教教他怎么做人!”

方远山的话刚说出口,“小熊”这个精通审讯的家伙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笑容,双手互相扭了扭,再次伸手掐住地上男子的后脖颈,把他往浴/室方向拖去。

“呜。呜。。呕。。。嘤。。。”

刚进浴/室没用两分钟,里面就传出了一阵阵“销/魂”的嗓音,方远山透过四维图像看过去,正看到那个已经被绑缚住手脚的家伙、仰躺在浴缸里;安德烈维奇正用花洒喷在他盖了一条湿毛巾的脸上。

隔几秒喷一下,浴缸里的“纹身男”被折磨的欲/仙/欲死,偏偏身体被死死的压住,连动弹都不能,只能继续忍受着酷刑!

这种水刑虽然简单,但最是恐惧,被施以这种刑法,人有一种溺水的错觉。那种无助绝望的恐惧感,不是心理意志力特别强大的人根本承受不了!

那个男人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连五分钟都没抗住、盖在毛巾下面的嘴巴就在“呜咽”着想说点什么。

“老板,这位马库斯高尔德先生想跟您好好聊聊,并且他保证不会做出任何冒犯您的举动。”说完的小熊还不放心的揪起地上男子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睛用英语问道:“我说的没错吧?”

地上的男子显然对英语并不是太过熟练,结结巴巴道:“yes,没错。。。iprise!”

对于小熊的手段,椅子上的方远山显然非常的满意,朝他露出一丝笑容的道:“做的非常棒!”

听到他赞赏的话,安德烈维奇裂开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能得到自家老板的赞赏,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就是最高的褒奖!

转头的方远山,朝地上的纹身男子看了看,挪动了一下/身体,把手撑在翘/起的膝盖上,身子微微前躬问道:“你是叫。。高尔德?嗯,我没叫错吧?”

可能是因为睡眠不怎么好,这个“马库斯”的黑眼袋非常的重,脸上的雀斑如大多数欧洲人一般,布满了整张面孔。

“咳。咳。。。”

地上的男子在咳嗽了两声之后点点头道:“是的,我叫高尔德!”

“好吧高尔德,既然这样咱们就开门见山。这个罗兹偷了我很多钱,而你又从罗兹那里把我的钱给拿走了,你说该怎么办?”

地上的男子心里多少有点数,在他说完之后没有太多意外的表情,转头朝跪在墙角的以利亚罗兹看了一眼,然后才用英语缓慢道:“这位先生,我对这件事并不是太清楚,如果有什么冒犯的还请您见谅。不过说实话,我并没有拿他多少钱,而且那些钱也是他输掉的,如果你。。。”

“啪”

站在他后面的安德烈维奇狠狠的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不满道:“哪那么多废话,你就说把我老板的钱弄哪去了就行,别的就不用解释了!”

看到周围虎视眈眈的七八个男子,地上的马库斯高尔德无奈之下,只得跟他解释起钱究竟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