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30章 就是这么牛逼

“照你这么说,我的钱就拿不来喽?”

“。。。”

地上的高尔德没敢接话,他很想说“钱进了组织的口袋、你是别想再要来了”,但是形势比人强,在周围人的虎视眈眈下,他到底还是没敢说出来来。

见到这个家伙不说话,直起身子的方远山朝安德烈维奇道:“去,找个麻袋,把这家伙沉到第勒尼安海去!”

地上的男子一听方远山要把自己沉到海里去,吓得脸色一片苍白。高尔德本身就是黑涩会的头目,他能很清晰的“闻到”方远山等人身上的血腥味,所以一点也不怀疑他真的会把自己绑上石块扔进大海!

“这。。这位先生,您。。您听我说,我可以带您跟我的老大见面,也许他有完美解决的办法!”

方远山玩味的看着他道:“你不会是想到时候让你老大来对付我吧?”

“我怎么敢呢!”

“不敢那就走吧!”

说着话的功夫他就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墙角的罗兹说到:“让他把剩余的钱吐出来,之后嘛。。。”想到老是动用私刑也不行,也得竖个榜样。

“把他交给巴西大使馆那边,头走官方渠道引渡国吧!”跟着就当先朝外面走去。

现在已经中午了,赶过来的一行人还没吃饭,刚好斯帕克之前说街头那家意大利餐馆不错,带着高尔德,一行人人浩浩荡荡的杀了过去。

下车的时候,跟在后面的高尔德眼珠乱转,身体的肌肉也跟着僵硬了起来。走在他旁边的小熊上前搂着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我在军队的时候拿过两次射击比赛的冠军,你要是觉得自己能跑过子弹,我欢迎你试验一下!”说完就放开了他的肩膀。

到了店里,中午的客人很多,不过在见到这些“恶形恶状”的大汉后,排在他们前面在等位置的人竟然主动的让开了身子。

方远山看了哭笑不得,不满道:“干什么呢,把脸上的表情给我弄柔和了,别整天搞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记住,咱们是集体来旅游的!”

“来,这位先生您先请”

说完他把之前主动让开身子的男人又拉到了前面,带着一副“礼貌”的笑容退了一步

等轮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了。那个高尔德在吃饭的时候真是目不转睛,表现的相当“配合”。等出了店门之后,方远山笑了笑道:“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带我找到你的老大,并且最后我的钱能找来,那你就会毫发无损。”

站在他旁边的高尔德露出了一脸的僵笑,他很想问问要是找不来该怎么办?然而见到他似笑非笑的脸庞后,还是没敢问。

出了店门的一群人,等坐上车后在高尔德的指引下,一群人朝着“波佐利”开去。现如今的他、在彻底的放开心里的束缚后,整个人都跟着风轻云淡了起来。

只要他的心够狠、手够黑,整个意大利所有的黑手党徒,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从下往上的犁一遍,把这个组织杀得干干净净。

车子不紧不慢的开着,在半个小时后就来到了“波佐利”。这个“那不勒斯”南部的渔港,除了意大利到处都是的歌剧院之外,出名的还有这边的休闲度假山庄、浴场以及军火。

是的,这里有意大利南部最大的军工厂,就坐落在东面的数百平方公里的丘陵地带里。开车的元高阳还顺便给方远山解释起了意大利黑手党的起源

“黑手党的起源众说纷纭,总之在18世纪的某一天,在西西里岛上的一群闲散男子决定使用“mafia”来形容自己的社团组织了。而这一搞就是300多年!”

方远山惊讶道:“这个组织都有三百年了啊”

元高阳点点头道:“嗯,是的。”

跟着他继续道:“60、70、80年代,在铁幕最前沿的意大利暗流涌动,这些从“西西里岛”来的家伙好勇斗狠,美国的“cia”在意大利雇佣“mafia”打击本地的红色工运,“kgb”就在意大利雇佣黑手党摸走美国空军在意大利“阿维雅诺”基地的机密文件。总之黑手党们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他们可真爽!”

“呵呵、是啊到了后来他们借着和长期执政的天主教民/主党说不清的关系,大肆插手基建承包市场。各种天价但是豆腐渣的工程四处开工。反正总是有人罩着,遇到不服的要么让他收钱,要么你收他命。”

他们两人说的是华语,车里除了高尔德之外,别得像弗兰克、杰森、安德烈维奇他们都能听懂。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弗兰克用华语接口道:“不错,他们凭借着贪婪的积累,在新千年来临的时候,这些形形色/色的黑手党团体已经在意大利屹立不倒了。其主要的财路从上世纪初的行业垄断、商业敲诈、走/私、拉皮条,过渡到现在的工程强行承包、非法掩埋废物、贩/毒、洗钱、与网络博彩和诈骗。”

“我/艹,这么牛逼?”

方远山对这些黑手党徒多少还是有些认识的,但是远没有像元高阳和弗兰克两人说的这么透彻。

元高阳笑着道:“是的,就是这么牛逼。现在的意大利从足球到食品行业都出现了涉黑痕迹。而在大众眼中最为恐惧的打家劫舍,杀人越货一直都不是这些组织的主要财路。”

听到这里,方远山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所谓“软刀子”杀人最狠!那些小蟊贼抢个手机、偷个钱包什么的,也就一时破财。但是遇到这些人,无论是赌/博、吸毒、诈骗,很多时候都能令受害者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最重要的一点,由于他们严密的组织结构,森严的家规家法,让底下的成员一般不会去滋扰普通市民。这就使得很多人不把他们当黑涩会来看待,反而认为他们是“好人”。

“那这边呢?现在受哪个家族控制?”

方远山是以淡然的语气问出来的,元高阳也显得很轻松:“那不勒斯归卡莫拉家族控制着,这个家族也是整个意大利最凶残的一个组织。”

“哦,怎么个凶残法?”

“这个组织在意大利的四大家族里成立的最晚,为了争地盘,他们的拼杀也是最凶猛的。他们的口号是:爱拼才会赢!动不动就杀人全家”

方远山再次震惊了,瞪大眼睛道:“黑涩会还他么喊起口号了?真尼玛涨见识了!”

“这个组织除了传统的那些生意之外,最臭名昭著的就在于它的垃圾与废物处理生意。老板你看到的那不勒斯街头的垃圾就是卡莫拉故意搞出来的,主要原因据说是因为跟工会有矛盾。”

点点头的方远山没再说话了。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些主要成员来自底层的黑手党组织,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也在理所当然之中。

就好比现在的几大家族,如果他们真的改邪归正,从此不再犯法,那么政府的屠刀离他们的头颅也不远了。

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高尔德,这个家伙一脸“惶然”的样子,但说不定手底下也有很多人命。

就在一群人聊着的时候,高尔德精神一震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