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七十二章 至尊黑卡

坐在长条椅上的方远山被这个小老头气坏了,这个泰勒貌不惊人、但是心思大大的坏!憋着怒气问了句:“那我能占多少股份?”

泰勒对于他的怒目相看视而不见,淡定的说:“不超过百分之十,而且视后期金价的涨幅情况,股份还可能被稀释。”

“啊!”

7千万美金就买泰勒手里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股份,方远山开始默然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看到他一脸不感兴趣的样子,泰勒笑了,:“方、这笔交易你其实是赚了大便宜的!”

看到他转过头来想反驳,泰勒摆了摆手继续说:“南费里斯岭在整个卡拉加斯成矿区来说是最小的一个,同时储藏量也是最小的。”

“但也正是如此、cvrd公司才没有全力开发,加上最近全球经济低迷,他们才决定在全球找有实力的公司共同开发。”

说到这里泰勒笑了:“你是赶巧了,本来我都打算美国融资了,毕竟占用的现金流太多,董事会不一定能通过。”

“我敢肯定、等这波经济危机过去,全球的矿石需求量将会迎来一个井喷式!”

听了他的一番解说,方远山这时也跟着动心了。据他所知、华国现在铁矿石的需求量是逐年递增,而且涨势凶猛。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每年铁矿粉的进口量占世界总产量的百分之四十,这是一个高得吓人的比例。

然而就是在这样顾客是上帝的年头,那些矿业巨头也是捂着矿石不出售、待价而沽!

“要是我有个矿区,不谈赚多少钱,就是这份实力别人也得另眼相看啊!”

想到这里方远山说:“合作的事情让我考虑一晚上,明天我给你答复。”

“另外关于对赌协议、我需要聘请个律师来帮我操作,泰勒先生在这里不知道有没有认识的律师?”

“美国佳利律师事务所、在国际贸易跟商业法则方面比较精通,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叫霍奇帮你联系一位,他们事务所在里约就有办事处。”

佳利律师行来人还是相当快的,霍奇电话联系后,没用半小时一个30岁上下的白人女子、穿着一身职业装风风火火的进了银行的贵宾室。

方远山站起身伸出手跟她握了握、自我介绍说:“我是方远山,不知您贵姓?”

这个白人女律师身高足有一米七开外,加上脚上的高跟鞋、甚至比方远山都高出了几公分。

“你好,我叫米娅苏姗,你可以叫我苏姗。不知方先生请我过来有什么事的?”

这位女律师跟那个门罗工程师有的一拼。简单介绍后就直奔主题,丝毫没有再寒暄几句的意思。

把自己跟泰勒的对赌协议说了一遍,这位苏姗律师静静的听着,等他说完了才道:“没问题,这个案子我接了。但方先生你要知道,我的收费可是很贵的。”

一旁的方远山听到很贵这个词,心里顿时就郁闷了,现在他最烦的就是有人跟他说“贵”这个字眼,“难道我就长了一副没钱的嘴脸吗?”

到底还是没跟这个大女人计较,:“说说你对这次协议的看法,还有什么建议吗?”

苏姗拿起桌上的速记簿看了起来,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如果你真的需要跟泰勒先生进行这个对赌协议,那么我的建议就是设置最低的风控,不然对你来说有很大的风险。”

“哦?说来听听!”

当下苏姗深入浅出的给他讲解了一下风控的设置:“这批黄金如果跌破方先生你的心里预期,你可以直接以纽约黄金交易所当日的开盘价卖出这批黄金,不需要受到这份协议的约束。”

“当然了,这一点最好明文的写进合同里!”

“好吧!苏姗律师,那我就授权你全权代理我这次交易的权利,具体的操作也交给你了!”

具体的文字游戏方远山也不去看了,他只想知道自己能拿到的现金是多少?

那边的苏姗跟花旗银行的人展开了唇枪舌剑,哪怕是小数点后面的几位数字都是锱铢必较!

这边的泰勒看来对这笔交易也是相当满意,跟方远山在这里喝着咖啡、聊着巴西的风土人情,一老一小显得相当惬意。

一个小时后苏姗捧着计算器走了过来,对着他说:“方先生,根据我的计算,你这次的交易金额为423美元,扣除一千万风险保证金,实际交易金额为423美元。”

听到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千万美金,方远山急眼道:“怎么对赌协议会要风险保证金的?”

“方先生你听我说,这笔钱是我提出来的。为了防止金价出现大幅度下跌,只要跌破这个保证金、那么协议无效。”

“反之在合同期内金价出现大幅度上扬,您也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抛售这批黄金,这是对你最有利的方案。”

听了苏姗的解释,方远山考虑了一下,确实、这是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再说了,哪有光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啊?而且这一千万只是放在银行里,还是有利息的。

泰勒看了结果没有多说上面,接过笔来刷刷刷的签上名字,方远山也学着泰勒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的签上了自己得大名。

互相换过文件又签了一遍,站起身伸出手说:“方、那我们这次的交易就算完成了,至于投资的事情希望你尽快给我复。”

跟这个小老头握了握手才说:“泰勒先生你放心,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送走了泰勒,方远山才身拿起了桌上的黑色卡片。摸了摸感觉有点硬邦邦的,下意识的又去弯曲了一下,竟然没有掰得动。

这时银行行长霍奇过来了,看到他拿着卡片在研究,说:“方先生您好,欢迎您成为我们花旗至尊黑卡的用户!”

对于这些什么尊贵的、至尊的、豪华贵宾的,他现在耳朵茧都听出来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买个打折运动鞋还有个贵宾卡呢。。。

拿着这张非金非铁的卡片在手里面拍了拍,撇嘴不屑道:“这又是个什么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