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61章 发飙的老神仙(二合一大章)

“我。。。我艹。。。”

“我艹、我艹,吓死我了。。。”

刚刚出了空间的方远山、见到眼前的一幕后,吓得再次躲了空间。

“这可怎么办啊?”

保险柜里方远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在刚刚他从空间出去的一瞬间,他的保险柜前出现了无数双碧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保险柜里的他。

惊鸿一瞥之间,他认出了那些眼睛的主人是蛇,至于是什么品种的他还没看清就吓得躲了空间。

“吗的,吓死我了。”

跌坐在保险柜里的“老神仙”,此时一脸郁闷的表情。想想也是,无论是谁,在心理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面对无数的软骨动物,表现也不会比他强到哪去。

等心头的那股惊悸感过去后,他再次考虑起出去的事情,不过想到外面密密麻麻的蛇,他再次打了个寒颤。

空间里武器是多,但都是一些单兵作战所用;至于火箭筒、除非出现了什么不可逆转的情形,要不然在这地下他也实在是不敢开。万一把地给炸塌了,他可真就被活埋了。

“吗的,怎么就没弄点火焰喷射器呢?”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匆忙了,凭借伟大的现代科技再加上他神鬼莫测的空间能力,这个世界他哪里去不得?

想到火焰喷射器,他又想到了潜水器,这要是遇到个什么必须要从地下河通过的地方,潜水器可比氧气瓶那些东西好多了。

“吗的,必须买!”

咬咬牙的方远山,把之前脱下来的防化服穿在了身上,还在里面加了件防弹背心,小腿上面也是同样如此。之后又套了双高帮的军靴。

等武装到牙齿、看了看没问题后,他才抱着挺机载速射枪,以及数万发子弹出了空间。

“哒哒哒。。。”

刚出空间的方远山,手中的机枪就喷射出了怒焰,还堵在石屋门口的蛇顿时遭了秧,被机枪扫得碎肉漫天飞舞,蛇血也跟着到处喷溅了出来。

已经站起身的方远山,就这么单手持枪、就着手中矿灯的光亮做起了屠蛇勇士。

“噗嗤、噗嗤。。。”

外面已经游到石屋门口的巨蛇、被这般猛烈的钢铁洪流打得节节败退。来不及过多考虑的方远山,不仅用枪扫射,而且死寂空间也开始收取起还盘踞在保险柜后方、机枪扫射不到的蛇。

数十、数百、数千条粗如手臂的蛇,或被打死,或被收入空间变成了尸体,他的鼻腔里满是蛇血的恶臭味。

“啊。。。统统去死吧!”

杀出魔性的方远山,食指扣着的扳机根本就没有停歇过,一边朝前走着,一边射击着,弹壳迅速的抛飞着,直到四维图像里再也看不到蛇为止!

“呼、呼。。。”

喘了两口粗气的他,把枪口缓缓的垂了下去。手中的矿灯在四周围又照了照,前方是一片虚无,射出去的灯光根本看不清前面到底是什么。

没有耽搁,他迅速的从空间里放出了电池组、还有led工矿灯。在石屋附近找了找也没见到能挂灯的地方。不得已只能从空间里找出了射绳枪,对着石屋外面的岩壁射了过去。

“嘭”

射出去的钢钉与坚硬的崖壁擦出一溜火花,随后又落了下来。

“。。。。”

见到连射枪都打不进去,无语的他只能从空间找了根伸缩杆,慢慢的把工矿灯挑到了三米高的地方,随后接通了电源。

“唰”

400瓦、120度散光点的led工矿灯,把石屋外面的情形照得纤毫毕现,甚至连空气中的浮尘都好像在光照下无所遁形。

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的方远山,在见到前方的情形后,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

借助着工矿灯的亮光他才看清楚,原来石屋所在的位置只是崖壁上开凿出来的一个洞,四五米外就是深不见底的断崖,耳边仿佛还能听见下面传上来的“哗哗”水流声。

走出崖壁内的石屋,往左右两边看了看,远处山道上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还有无数双碧绿的眼睛在对着他虎视眈眈着。

“艹”

勃然变色的方远山来不及多想,手心一晃出现了两挺机关枪,借助着工矿灯的照射,再次做起了屠蛇勇士。

机关枪加无穷的子弹,那些粗大的蛇类根本禁不起他的屠杀,前后没用两分钟,远处那些碧绿的眼睛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就这么双手持枪,他开始寻找起出路来了。走到断崖边、一股冷冽的寒风从下面吹拂了上来,完全没有六月份的感觉,倒像是数九寒冬一般冻人。

没有管这些,他在左手两米处的地方发现了一座悬空得、通体由黑色铁链做成的桥,一直通往了远处无边的黑暗中。

站在崖壁边考虑了一下,他还是没敢贸贸然的上去,端着枪朝左边走去,然而走出去不到三十米,这条四五米宽的崖道越来越窄,到了最后干脆消失了。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随后朝另一边走去。

其实他也估计到了,这就是一个单选题,他只能不停的前进,没有任何别的选择。

果然,右边同样也是如此,走出去几十米后,道路也渐渐的消失不见。

阴沉着脸色的方远山,再次到了石屋门前,眼睛一会看看前方无边的黑暗,一会扫扫地上蟒蛇的尸体。想到什么的他,立刻把死寂空间里数千条的蟒蛇给放了出来,一股脑的全丢到了前面的悬崖下。

他发现这些蛇不同于他在巴西见过的那些蟒蛇,甚至他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种蛇的存在。被他杀死的这些蛇,不仅从腹部往下长了两排跟鱼一般的鳍,而且腹部竟然如壁虎一样,居然有四只爪子。

见到地上到处都是这些壁虎不像壁虎、蜥蜴不像蜥蜴的蛇,他干脆统统把它们给送到了地下暗河里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管它是什么早已灭绝的古老生物呢,作为一个灵长类动物的人,不管多么珍惜的古生物、只要威胁到他的生命,一概杀无赦!

在石屋前站了一会,现在连后路都没有了,只能继续朝前走。想到这里的他,朝着崖壁边的铁索桥走去,至于身后的工矿灯他也没收,反正空间里多的是!

让他瘆的慌得是、铁索桥上竟然到处都是那种恶心的软骨蛇,包括断崖边也是一样,在崖壁上爬满了这种长脚的异蛇。

“哒哒哒”

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手中的枪支再次喷射出了炙热的火焰,把桥上的、还有从山崖下面爬上来的四脚蛇统统扫光。在情理出一大片区域后、他才扶着崖壁边的石头准备下去。

“吗的,还是不行!”他一想万一这条铁索在半路上断了,那他岂不是要掉到暗河里?

怕死的“陆地神仙”方爷、赶忙爬了上来,走到山崖边用合金钻头在崖壁上钻出一个数十公分的孔洞,然后按上膨胀螺丝、绑上高强度尼龙绳。

等一切都做好了,他拉了拉绳子,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才抱着一大捆绳子再次朝着铁索桥走去。

漆黑无边的断崖上方,方远山踩在没有任何扶手的铁索上,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哒哒哒。。。”

手中的枪支火焰根本就停不下来,铁索上的四脚蛇如蝗虫般的前赴后继,那寸长的蛇信“嘶嘶”的吐着。也就是方远山了,换个人来,早就成了蛇的腹中餐。

“哒哒哒。。。”

一边开着火,他的嘴里还骂着:“尼玛的,看是你们多、还是老子的子弹多。”

“叮。叮。叮。。。”子弹击打在铁索上面,溅出耀眼的火花。

一边朝前走着,一般开火,直到断崖上方一阵寒风吹来、他才想起自己还没绑上安全带。等给自己又加了一道防护之后,他朝着铁索的对岸缓慢的走去。

这道铁索桥宽不过四十厘米,由一节节粗大的铁扣褡裢在一起。中间没有什么铁板,就是每隔十厘米有一个横着的锁扣把两根粗大的铁链连接在一起,这就算是桥了!

其实说是铁索,但在方远山看来恐怕根本就不是钢铁能说得通的。他的子弹到现在起码打了有一万发,但是他脚下的铁索上面连一个凹痕都没有,可想而知这个铁索的材质有多么坚固了。

断裂的蛇尸不停的朝着暗河里掉落着,喷溅的血液沾染在铁索上,有点粘滑滑的。在绞杀了前面一波最凶猛的蛇后,铁索上面的四脚蛇变得稀稀拉拉了起来。

不过他依然没有留手,换了一把手枪开始点射了起来。

“乓。乓。乓。。。”

杀着四脚蛇的方远山、根本就没考虑过这条铁索到底有多长,反正从崖壁上下来开始算起,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分钟了。

在他的身后以及左右都是一片虚无,只有身前的一束灯光照射着冷索,偶尔黑暗的崖底吹来一阵寒风,令得他的身体跟着摇摆不定。

前方二十米内已经没有那种四脚蛇了,他手心一晃多了两个信号弹,一个对着漆黑的上空放射出去、一个对着下方的暗河投去。

“嗖嗖”

一声爆响在夜空中传开,方圆数千米在冷火的照射下一清二楚。借着短暂的光明,方远山看清了周围的一切景物。这一看把他吓得三魂去了气魄,差点没一头栽倒下去。

这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啊,简直可以称之为怪物的老巢。

他此时离铁索对岸不足两百米,但正是这两百米的铁索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四脚蛇,很多蛇在挤压之下如下饺子一般的朝着千米深的暗河下方落去。

这些蛇还不算什么,在对面的山道上也蹲满了密密麻麻的巨型蟾蜍,这些蟾蜍足有三个月的婴儿大小,一个个瞪着如灯笼般的眼泡、流着黑漆漆的粘液,一口一个的把那些四脚蛇往嘴里吞去。

而在暗河下方,刚刚借着冷火的照射,他竟然在暗河底部看到了无数张巨大的嘴、正等在下方、期待着上面四脚蛇的掉落。

仅仅这两样就把方远山看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而在刚刚信弹的惊鸿一瞥之下,他分明看到了一个影子在对岸的山壁上如猿猴一般的快速闪过。可他么那个山壁是直上直下的,根本就不可能有落脚、下手的地方,那个影子又是如何在上面攀爬的?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前方的那些四脚蛇又爬到他身前十米处。

“草泥马的,尽管来,劳资还就不信邪了!”

说着话的功夫,他把手中还剩个末梢的尼龙绳给扔掉了,手中矿灯也收进了空间,随后就靠着四维图像、踩着黏滑的铁索朝前大步走去。

“哒哒哒。。。”

“哒哒哒。。。”

“噗嗤、噗嗤。。。”

在这疯狂的屠杀之下,这些四脚蛇被打得四散横飞,血肉在现代武器之下,显得不堪一击。

“给劳资滚”

“噗嗤”

一脚把铁索下方窜上来的四脚蛇给踩的稀巴烂,随后给踢下了暗河。

崖壁近在眼前,那些四脚蛇也已经杀得差不多了,但是后面则是更加恶心的巨型蟾蜍。

“哒哒哒”

一梭子弹射过去,那些巨型蟾蜍被打得抛飞了出去,留下一串白色的液体,狠狠的撞击在了后面的崖壁上面。

“噗嗤、噗嗤”

“吗的,长得这么大有个屁用,劳资还以为你们刀枪不入呢!”说着话的功夫,他手中的子弹更是毫不停歇,呈扇形朝着崖道上扫去。

那些巨型蟾蜍的尸体越来越多,身上那白色的液体慢慢的朝着崖道边流下。凡是白色液体流经的地方,都冒起了阵阵白烟,连岩石都是如此。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吓了一大跳,这要是把铁索给腐蚀断了,那他岂不是要成为暗河里怪物的腹中餐?想到这里的他也顾不得开枪了,迅速的朝着对面走去。

“哧啦、哧啦。。。”

白色的液体在方远山刚爬上崖道的瞬间已经流到了铁索上,之前连子弹都不能在上面留下一点印记的铁索,但是碰到这些巨型蟾蜍身上流下的液体,顿时如坚冰遇到烈火般、迅速的融化了开来。

“啪嚓啪嚓”

这个由不知名材质制作而成、历经无数岁月也没有朽坏的铁索,在白色液体的侵蚀下,连三十秒都没有坚持住就断裂了开来。

“嘭”

铁索脱落下去的同时、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响声,然而方远山已经没时间关注铁索的事情了,他的鞋底不小心踩到了那个巨型蟾蜍流下的液体,在瞬间竟然把他的鞋子给腐蚀坏了。

“艹”

骂了一声的方远山、眼神微动,附近所有的蟾蜍尸体加上液体全部消失不见,随后就被他给扔下了暗河。

“哒哒哒”

狠下心的方远山,双手持枪、子弹跟不要钱似的倾泻而出。也不知道杀了多长时间、直到十米外的山道快要被液体腐蚀断裂开,他才一下惊醒过来。

一个人在不知道多深的地下战斗,这种感觉十分的糟糕。因为后面已经没路了,而前途又未卜,在这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就算他空有屠龙的本事也是枉然。

“轰”

巨大的山石突然断裂了开来,朝着深不见底的暗河掉落了下去。方远山在脚下的山道快要断裂之前,先一步的跳到了对面的山门前。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他刚刚站立的地方也跟着掉了下去。这一下除了他站立的方寸之地外,他竟然再也没有地方可去。如果他背后这座雕刻在山体上的洞门打不开,那他唯一的出路就是下到暗河底下。

不过一想到那无数张黑漆漆的大嘴,他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呼、呼”深呼吸了两口,等心情平复下来,他才转身面对身后的山门。

刚刚情况紧急、他都没来得及查看有没有另外的通道就大开杀戒了起来,之后整个崖道都掉了下去。现在想想也是太紧张了,要不然他用空间慢慢收,肯定能兵不血刃的把那些大怪物全给弄死。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看着面前非金非铜、整体呈暗黄色的拱门,他在心里默念着“无量寿佛”。从来都不信鬼神的他,今天也在心里乞求着满天神佛,保佑这扇门能打开。

“嗯?”

和刚刚在地里的那扇石门一样,方远山也希望这扇门能一推就开,然而终究是奢望了。这扇门不仅没动,而且凑近了看才发现,这个仿佛雕刻在山壁上的门,根本就是严丝合缝,没有任何迹象说明它是一扇能开启的门。

想到后面就是无边的深渊,而身前竟然是一座“假门”,贴着身体站在山壁上的方远山、在寒风中彻底的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