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64章 劳.资他么跟你拼了!

“嗖”

在华盖掉落下来的时候、方远山已经把液压机械手给收进了空间,同时火箭筒再次出现在了掌心,小心翼翼的朝着坑洞里的石屋走去。

“还。。。还真他么有人啊?”见到石屋里清形的方远山,一脸呆滞的表情。

只见被掀掉顶盖的石屋、里面露出了一具穿戴完好的人体。古代的尖头鞋、绸缎裤、对襟长褂,袖口露出的一双十指煞白一片;一张脸被顶盖上掉落的瓦片遮住了,所以看不清本来样貌。

“吗的,劳资就不信邪,你还能跳起来咬我不成?”说着话的功夫、他手中出现了一根伸缩杆,朝着瓦片戳了过去。

“啪”

掉落的瓦片可能是砸到了石屋的底部,发出了一声脆响,吓得“老神仙”差点没把伸缩杆脱手掉落。

“哎呦,尼玛的,吓死我了”

心里惊了一下的方远山,随后打眼看了过去。这一看,方远山整个人顿时再也没了知觉。

“吃什么吃啊,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那是给你妹妹吃的,快放下来!”

“要什么力鞋啊,家里没钱你不知道啊?等明年再说!”

“来啊,追上我我就做你女朋友,嘻嘻。。。”

“我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不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们真的不合适,分手吧,你以后不用再来找我了。。。”

站在祭坛前,眼睛看着石屋、或者说是石棺里尸体的方远山,眼珠如幻灯片一样快速的转动着,脸上狰狞猛恶,同时嘴里还恶狠狠道:“是的,都是恶人、贱人,劳资要把你们统统都杀光,杀光、杀光。。。”

“我告诉你,你下辈子就在牢里过吧!什么?手下,哈哈,你的手下早就把你出卖了,你他么还问我!”

“瞧,这是你的女人,现在已经跟我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你看看你,亲人、朋友、爱人,什么都没有,你说你还有什么?你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还不如死了拉倒呢!”

呢喃自语着的方远山,脸色一下黯然了下来,自语道:“是啊?我还有什么?我不如死了算了!”

“那就去死吧!”

“亲人、朋友、爱人,我还有什么?”

脸色一片木然的方远山,右手慢慢的抬了起来,当枪口顶住太阳的时候还在呢喃自语着:我还有什么?我还有什么。。。

“我有什么呢?”

手指搭上扳机的时候方远山还在疑惑着,我到底还有什么?

“我。。。我还有一样根本的东西。。。那是什么?”

“你什么也没有了,你快去死吧!”

“不,我还有一样东西,我真的还有一样东西,我一定还有一样东西!”

祭坛上的方远山,脸色变化莫测,整张面孔已经完全扭曲。即使在这个时候他嘶哑着嗓音还在说到:“我真的还有一样东西。。。”

“你真的什么也没有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还有一样东西,那是什么。。。”

就在他不停质问反问着的时候,早先被他子弹给打出地宫的黑影、从那石门处再次冲了进来。

这个黑影四肢粗壮、走动之间迅捷如猿猴,一张隐藏在黑色毛发里的面孔、也如猿猴般纠结在一起。在它寒光四射的双眸里、盯着的对象分明就是祭坛上方的方远山。

“嗖”

这个黑影动如脱兔,身影在数百米高的洞顶上健步如飞,双掌好像有吸铁石般、牢牢得吸附在光滑如镜的岩石上。

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双方的距离在快速的接近着。在钟石上纵横腾挪的黑影、在来到方远山的头顶上方时,一双前爪突然冒出了闪着寒光的钢勾,随后猛得一跃,朝着还在呢喃自语的方远山脖颈划去。

“噗嗤”

方远山还套在脑袋上的防护服、在这个黑影的利爪下、如薄纸片般不堪一击,瞬间就撕裂了开来。这个黑影好像也懂得攻其一点一样,另外一只爪子再次划向了他暴露出来的脖颈。

正陷入死循环当中的方远山,被这一打扰、顿时想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大吼道:“劳资他么的有空间!”跟着不等那个黑影的第二击及身,他整个人已经从地宫中消失了。

“噗通”

“呼、呼、呼。。。”

到空间的方远山,双腿一屈跪倒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大口的着,手中的枪早就被他扔到了一边。

“草泥马的,真是他么的见鬼了!劳资年纪轻轻的差点自杀了,我艹”

到空间的方远山,一下子想起了刚刚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撑着地面的右手颤抖着抬了起来,然后摸到了脑门上淡淡的枪口痕迹,嘴里再次破口大骂了开来。

“玛戈璧的,劳资他么跟你拼了!”

之前还想着不要热血上头的方远山,想到自己差点自杀、那股杀气再次弥漫了开来。

“嗖”

在空间里连一分钟都没停留到的方远山,身子已经再次出现在了祭坛上方的平台上。眼角在瞄到一个黑影从背后袭来时,一声爆喝从口中发出!

“给劳资去死吧!”转身拧胯、右拳带着音爆声朝着偷袭而来的黑影轰去。

“嘭”

“噗嗤”

那个两次试图偷袭的黑影,被方远山这迅如闪电的一击、打得如出膛的炮弹般、远远的飞了出去,整个身体在半空中已经解体了,跟着洒下一片血雨、掉落到了地宫里。

“来啊,有本事再来啊?”

“还有你这个破逼玩意,想让劳资自杀?门都没有”

“哒哒哒、咚咚咚。。。”

已经疯狂的方远山,一手车载机关枪、一手机载机关炮,出膛的子弹带着毁灭的气息轰向了前方石屋里的不知名存在。

“噗。噗。噗。。。”

石棺里的尸体在这狂轰滥炸之下,再也没有了神秘的气息,整个尸身甚至被打得跳动了起来。

“哒哒哒、咚咚咚。。。”

“来啊,再来迷惑劳资啊?劳资现在就在这里,来啊,来啊。。。”扣着扳机根本不松手的方远山,直到枪里传来“咔哒、咔哒”的空枪声时才停了下来。

“艹”狠狠得把两支空枪扔在了地上,随后大踏步的朝着坑洞走去。

这个尸体身上的衣服被数千发的子弹打得千疮百孔,露出了里面同样煞白的尸身。透过表皮看去,里面的尸身没有出现什么刀枪不入的情形,弹孔在往外面流着粘稠的黑色液体。

“呕”

刚刚走到坑边的方远山、被尸体上面传来的恶臭给熏得差点吐出来,随后他才发现防毒面具已经失效了。怕这股恶臭有什么毒性,他连忙换了一套防护服,之后才开始清理起这个石屋。

他的动作很野蛮,根本没有什么对待历史遗迹该有的尊敬,手中拿着一根两米长、头上按着个如农村粪叉子一样的铁棍,在石屋里挑着,把里面所有东西全部给扒拉了上来。

这个好像粘在石屋里的尸身、在方远山的蛮力之下被硬生生的叉了出来,本来粘着尸体背部的八九根管子,也全部被拽断。

坑洞里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金砖,有玉石、珠宝,不过全部被管子里流出的黑色液体给沾染了。他也没管,换了个长铁铲,全部一一的捞了上来。

随后用铁铲再次打捞了一遍,见到没什么东西后,他把手中的长铁铲直接给仍在了地上,朝着那个害得他差点自杀的老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