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65章水晶颅骨(大章)

“噗通”

趴在地上的尸体被方远山用铁钩翻了个身,弹孔里面的黑色液体再次流了出来,把附近的岩石地面沾染得到处都是。

“真他么恶心!”

看着那些黑色液体偶尔的还冒了气泡,他顿时一脸的嫌恶。刚刚他差点举枪自杀了,所以对于这个尸体没有任何的好感。特别是他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举枪自杀,到底又是什么东西蛊惑了自己?

想到自己刚刚好像是看了一眼尸体的脸部、然后就没有任何的知觉了,他把手中的铁钩朝着尸体的脸部戳去。

“咕咚、咕咚。。。”

他的铁钩子刚刚戳到尸体的脸部,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从尸体的头部滚了下来。突然传出的响声把方远山吓了一跳,身体连连后退着,等见到是一颗石球后,他才朝前走了两步。

从空间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后对着地上的那个石球冲了过去,等上面的黑水被冲刷干净后,他才伸出带着防化手套的手朝石球抓了过去。

“好烫”

“噗通。。。”

刚刚把石球拿在手中的方远山、随后就有一股炙热的高温隔着防化服传了进来,吓得他一下子又脱手扔了出去。等再抬起手看去时才发现,防化服上竟然烫出了一个圆形的孔洞。

“吗的,一个小小的石球竟然也作怪。”看着地上如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头,他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考虑了一下也没想出头绪,他转而继续研究起尸体来。这个尸体的脸部已经被子弹打得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了,不过很奇怪、他好像在里面看到了一点亮光。

想到关鹏海讲过的那个故事,他还是没敢伸手过去,举起手中的伸缩杆、用钢勾朝着尸体的脸部捣了过去。

这个石棺里的尸体还是有特异的地方,比如肉身,如果是一般的尸体,早就被子弹打得稀巴烂了,但是这个尸体要结实多了,子弹也就是穿到了尸体里面,并没有彻底的撕烂。

用铁钩在脸部捣搡了几下,下颚处竟然还颤动了一下,如惊弓之鸟的方远山、手心再次抖了一下。等定了定神后,他又继续戳了起来。

尸体脸部的肌肉非常结实,他连续捣了数十下,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最后不知道是用力过大、还是怎么的,头颅一下子从尸体上断裂了开来,在平台上来的滚动着,没控制好力道的方远山、差点一头扑到尸体的身上。

“尼玛的,真是见了鬼了”

今天恐怕是方远山有史以来骂得最多的一天了,五分钟不到他就要爆一次粗口。

两三米外的头颅在滚动了几次之后终于停了下来,随后脖腔里开始往外流着黑色液体。当液体流光以后、一幕匪夷所思的场景出现了。

头颅上看不清面貌的皮肤肌肉、以及散乱的头发快速的消散着,没过一会就变成了一层薄薄的黑皮、紧紧的贴伏在里面的颅骨上。

“。。。。”

见到这神奇一幕的方远山、伸出手中的铁钩在头颅上捣了两下,结果那些头颅上的黑皮纷纷的掉落了下来,露出一个晶莹剔透的颅骨。

真得是晶莹剔透,这个颅骨如水晶一般,在地宫墙壁上得长明灯照射下,甚至都折射出了七彩的光芒。

“我艹,这个尸体真得成仙了,竟然把脑袋练成了水晶球!”

据方远山所知,别说一般人了,就是那些得道高僧也就是练出一些如结石一般的舍利子,还从来没听说谁的脑袋能练成水晶,这他么的是要逆天啊?

眼神微微动了动的方远山,朝着水晶头颅走了过去,把半瓶矿泉水对着颅骨淋了下去。等上面还没有完全脱落的黑皮全部被冲干净后,他才弯腰把水晶头颅抱了起来。

第一感觉就是重。这个空空如也的透明颅骨起码有数十斤;其二就是诡异,捧着这个水晶颅骨,他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好像它曾经是属于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头颅一般,威势非常的强大。

那个卧龙石有威势,这个祭坛有问题,现在连个头颅也有无上的威严,方远山一时有点搞不清了。从山谷外开始,到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这里搞不好真得是什么上古奇人的葬身之所,被他给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

“管你有什么来头呢,反正也是死人一个。”

想不明白的方远山、干脆把水晶头骨给收入了空间。他现在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空间里反正有了一条石龙、再多个水晶头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再继续研究了,一切等出去再说吧!随后他开始清理起那些捞上来的物体。

从空间里拿出一桶矿泉水,把捞上来的物品全部冲了冲,结果又看到了一颗石球,和刚刚的那一颗一模一样。

等把这些东西全部清理干净后,他一股脑的全部收入了空间,随后又在高台上看了看,见到没什么东西后,他迅速的离开了祭坛,开始在地宫里寻找起出路来。

整座地宫气势恢宏,异兽雌伏,壁画在长明灯的照射下如活过来一般的生动,走在其中的方远山心里也多少带着点震撼的感觉。

不过震撼归震撼,在他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离开的通道时、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

“难道真的要我从地下暗河离开不成?”

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的方远山,在想了好一会之后还是继续寻找了起来。石兽、石兽,还是石兽,整座地宫里到处都是石兽,除了刚刚被他捣毁的石屋外,这个地宫里好像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一般。

“这可怎么办是好?”虽然暂时没什么事,但是人被困在这里,时间长了可是会发疯的。

又转了一圈之后,方远山还是没有找到出路,这下他彻底的郁闷了。整座地宫里的墙壁光滑如镜,连形似门的地方都没有,最后他只能再次来到了高台上。

上面无头的尸体在黑色的液体流干净之后、已经干瘪了下去、变成了一张黑色的皮,连带着接触到空气的衣服也慢慢的风化了。

用手中带着铁钩的钢杆拨了拨,地上本来的尸体彻底的变成了一块块薄薄的黑色碎块。

走到坑洞前,在没有了尸体的接收后,那些透明管子流出的液体缓缓得流到了石棺里面,已经铺上了厚厚的一层。

“吗的,怎么看着这么瘆人?”

他曾经看过一些籍,古代那些妄想着长生的练气士、总是会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现在看来不是什么空来风了,这个石棺的主人应该也是这类人。

但是想到水晶头颅、以及谷外那座卧龙石,他不敢确定这个练气士就一定没有修炼出什么名堂来。

这个地宫暂时没找到什么出路,方远山也不想下到暗河去,想到那一张张恐怖大嘴,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最后也只能把目标盯向了这个祭坛!

这个金字塔平台之所以被他称之为祭坛,主要就是九头石兽的姿势很像是献祭着什么东西一样,而它们献祭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地上已经消失不见的尸体。

想想反正尸体也没了,而且连石屋的华盖也被自己硬生生的给毁坏了,他干脆在整座金字塔上打起了注意。

“轰咚”

一座钟石管道被方远山手中的大铁棍给砸落在地,随后他挨个把那些管道全部从异兽的嘴中给砸了下来。

这座地宫一看就是上古奇人的葬身之所,里面还有没有什么机关他不敢肯定,但如果外面还有什么通道,那肯定也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这样一个恐怖存在的葬身之所、哪怕这些具有历史研究价值的物品再珍贵,相比起他自己的性命来,那也狗屁不是。

“彭。彭。。。”

等把上面的那些管子全部砸掉,洞壁上方的那些钟石柱滴落的水珠、在没有导流的地方后,开始朝着广场上的那些异兽滴落而去。

方远山抬起手腕看了一眼,从昨天下午来到谷中算起,现在已经过去了17个小时,现在地面上应该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

一夜没吃东西,而且体力消化也非常的大,在把那些石制管道全部砸碎之后,他坐在平台上把肚子给填饱了,随后一分钟都没耽搁、继续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坑洞里黑色的液体在那些管道全部被敲碎之后,就没有再涨了。怕这些黑色液体有毒,他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的大罐子,然后用长勺把那些黑色液体全部给装到了瓶子里。

等舀光之后又用棍子沾着抹布擦拭了一番,随后才用铁棍捣了捣石屋的底部。

“咣。咣。咣。。。”

声音很脆,但听不出来是空心还是实心的,而且从金字塔上传来的威压感还在,让他肯定这座巨大的祭坛一定还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站在坑洞边想了想,最后还是把凿岩机拿了出来,并且换了根一百五十公分的钻杆,对着这口石棺凿了下去。

“咚咚咚。。。”

这口石棺的材质并不是太过坚固,在现代机械的开凿下,没过一分钟就全部开裂了下来。可能是受这股震颤力的影响,石台上的异兽石雕、其中两个慢慢的松动了开来,随后“咔哒”一声,好像某种机关被触动了一般,连同石棺在内,整座平台竟然缓缓朝着下方降落而去。

手中拿着个凿岩机的方远山,一脸的呆滞,在反应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躲进了空间。

“吗的,这地宫到底是谁建的啊,怎么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机关术?”无语了一会的方远山,转而看向了那一大堆从石棺里捞出来的东西。

非常奇怪,按他自己所见到的一切来推算,这个地宫的年头恐怕是非常久远了,但是这些金块以及饰物都非常的新,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

抓起一块金砖看了看,上面刻满了纹路,而且非常的细腻,简直都快赶得上激光微雕了,让方远山有种叹为观止的感受。

随后又拿起另外数十块金砖看了看,四四方方的金砖上,每一块都是如此。

“咦好像是。。。是一整块的?”惊疑不定的方远山,把地上数十块金砖一一的排列好。

“不对,这是上面的。。。这一块是。。。是左边的。。。”拼了五分钟才把地上的金砖全部摆好,随后他才站了起来。

“这。。这怎么好像是八卦图啊?”

越看越像的方远山,随手一招、角落里一本籍飞到了他的手中,他翻开扉页,一副八卦注释图出现在了上面。

“开、休、生、伤、杜。。。”

对比了一番的方远山,越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但是很奇怪,这副八卦图里的纹路要比籍里细分了很多。再一个他也看出来了,这些金块上并不是没有注释,而是注释文字根本就是使用的象形文字。

“这让我怎么看啊?”

郁闷不已的方远山,在确定这些金块上的图案是象形文字后、一时有点束手无策,随后又想到外面的情形,心里再次焦急了起来。现在一切都是假的,能出去才是真的。

眼神在空间里四处看了看,他再次痛恨了起来。出来寻找提升空间的门路是没错,但是准备工作做的实在是不到位。在超市里、以及户外用品店里买了点东西,竟然仗着空间的强大就大咧咧的跑出来探险了,实在是有够骄傲的。

没有找到防护工具的他、干脆就提了把机关枪、然后眼神微微动了动,人就离开了空间。

“噗通”

“嗖”

“,真他么见鬼了”

看着浑身上下猩红一片,方远山差点恶心得要吐出来。刚刚从空间出去的方远山,一下子掉落进了血池中,搞得浑身上下血淋淋,非常的恶心!

把身上的防化服、防弹背心全部脱了下来,就这么赤条条的用矿泉水又冲洗了一下身体、等换了一套衣服绑好石剑后、他才想起该怎么办的好。

外面是个巨大的血池,里面的液体在不停的冒着泡,也不知道有没有毒,关键空间里也没什么小船之类的,让他非常的懊恼。

想到小船,他在空间里四处看了看,唯一能漂浮在水上的也只有那个席梦思床垫了。

“真是见了鬼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抱着席梦思再次出了空间。。。

“嘭咚”一声,抱着席梦思的方远山,狠狠的掉落在了血池里,溅起的血花把他身上沾染得到处都是。

“尼玛的,这要是得以逃出生天,劳资一定要打造全套专属装备。”

抬起胳膊抹了把头盔上的血迹,找到方向后,手心一晃多了把扇形工具,朝着血池的岸边划去。

万幸的是,这个席梦思平安的来到了血池的岸边,随后他扒着岩石的边沿爬到了岸上。

“呼”坐在岸边深呼吸了一口气,等站起来后他才朝着这个金字塔内部打量了起来。

在这座内部空间的墙壁上,一样有很多的长明灯,照得石室也亮如白昼。整个圆形的空间大约三百个平方左右,和外部金字塔的占地面积差不了多少。除了中间一座血池外,其余的都是一座座石室。

仰头朝上面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怎么事,按理来说平台落下来了顶部应该是真空的的才对,但上面却不知为何已经弥合了起来。而且那些异兽石雕也是如此,不知是落进了下方的血池里,还是跟翻板一样、等他落下来后重新升了上去?

“咕嘟、咕嘟。。。”

血池里面在不停的翻着气泡,腥稠黏糊的样子非常恶心。怕有毒气、他的头盔始终不敢摘下来,就这么背着石剑、氧气罐在周围的石室里转起了圈。

左手边第一间石室应该是平时用来打坐休息所用,里面除了一个朽坏的蒲团外、别的一无所用。走上前的方远山,用铁杆戳了一下,“噗”的一下,整个蒲团如搭好的积木般,倾倒了下去,随后就化着了一团清灰。

“。。。这他么的到底经历了多长时间啊?”

在石室里又看了两眼,见到没什么东西后,他转而走向了第二间石室。这个房间里可能是用作储藏食物的,里面一团团漆黑的物体已经缩成了一团。用桑麻编制的口袋、同样经不起触碰,瞬间变成了一团黑灰。

摇摇头的他,继续朝着下一间石室走去。这里总算有了一些发现,房间里有很多的琉璃瓶,里面也装了一些或黑、或灰的物体,整整齐齐的码放在石壁上的岩洞里。

见到这一幕。方远山顿时精神一震,大踏步的朝着房间的那些瓶瓶罐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