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76章 露一手?

“师傅啊,您看我这个盐水还要挂多长时间啊?”

“挂到你的煞气全部排玩为止”

“啊。。。那这个煞气?”

正跟在柯元河身后亦步亦趋的方远山,没想到他突然停了下来,把他吓得赶忙避开了身子。要不然身上明晃晃的银针非全部刺到肉里去不可

转身的柯元河在他身上看了看,跟着道:“原本我以为只要十天半个月就好了的,谁想到你中毒已深。按照这个情况看来,最少还要半个月”

“这。。。”

天天挂生理盐水保命,方远山不用照镜子都知道现在形容枯槁了。连他自己都感觉现在一阵风都能把自己吹跑一样,真不知道再挂个十天半个月会怎么样?

让他惊喜的是,柯元河随后便接道:“不过今天就可以进食了”

“啊!这。。这真是太好了,谢谢师傅,谢谢师傅的高抬贵手”说着话的功夫、他还连连拱手作揖,脸上一副逃出生天的莫名兴奋,比从地宫里出来时还激动。

“有什么好谢的。只是让你吃一点,不过还是要控制饮食,以清淡为主。”

“那也成,只要您让我吃饭就行。”

柯元河没再理会他了,转身继续弯下腰侍弄着他的田垄。身后的方远山也亦步亦趋的跟着,不时还小声的问两句,但大多数时候都得不到答。不过他也不介意,依然乐此不疲着。

等头上的太阳渐渐升起的时候,远处走过来一行人,在林间小道上四处探寻着,偶尔轻声的交谈着什么。等快要到近前时才能看清,里面不仅有柯静武、吴瑞达等人,还有李富贵以及弗兰克。

方远山见到他们时,朝着前面的柯元河请示到:“师傅啊,我有两个助手过来了,我去跟他们说点事情。”

“去吧,时间不要太长”

跟这个便宜师傅接触的时间稍微长一点、他发现一个事情,柯元河对外人那是相当热情,简直到了“谄媚”的地步;但是很奇怪,他对熟人那是已经到了苛刻的地步。动不动冷嘲热讽,或者是嘲笑挖苦,反正你怎么不舒服、他就怎么来,而且还乐此不疲。

这还不算完,你还不能太怂,要不然就不仅仅是这样了,那简直是到了看不起的地步。摸清了他一点脾气的方远山,该尊敬的时候尊敬,该还嘴的时候,他是一点也不客气,把个嘴皮子练得非常溜。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外面早就已经是盛夏季节,而方远山还穿着个长裤。裸露的上半身,早先那健壮的身材也没了,看起来显得瘦骨嶙嶙;两腮凹陷、颧骨凸起,皮肤上根本没什么血色,如大病初愈般、病怏怏的。

走过来的李富贵老远就看见他了,随后加快脚步来到了他的身边,仅仅看了一眼就虎目含泪道:“老板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旁边的弗兰克脸色也同样不好看,想上来抱抱他,但见到他身上还插着银针,伸出来的双手还是缩了去。

伸出已经拔掉银针的右手,轻轻的拍了拍李富贵和弗兰克两人,轻笑着道:“我很好,你们不用为我担心”

跟过来的柯静武两人可能是经常见到他,所以也没觉得特别惊讶。见到李富贵两人心情不怎么好,吴瑞达解释道:“小爷身体非常棒,只是前段时间练功出了点岔子,瞎叔正在帮他调理,用不了十天半个月就会恢复如初了。”

带着李富贵二人来到了屋里,柯静武二人知道他们有话要谈,所以没有跟进来。

“老板,巴西那边的大选已经结束了,詹姆斯巴比特当选为新一届的巴西总统,就任仪式在十二月初;公司那边现在稳步发展,一切都已经走上了轨道。对了,公司的总部大楼已经装修完毕,现在全员已经搬到了新得办公室。”

等弗兰克说完,李富贵才说到:“香江那边也一切正常,换了个职业经理人,别的就没什么大事了。”

听他们两人说完,本来想问问那几个女人怎么样了。但他怕自己忍不住,所以还是没开口。

还是李富贵知道他的心思,露出一抹罕见的笑容道:“老板您放心,她们一切都好!”

“嗯,那就好!”他也没问具体哪几个,相信李富贵知道的。

这件事说完,跟着李富贵就把带过来的大包裹拿了上来,等拉开拉链才道:“老板您看,这就是您让我寻找的东西。”

李富贵他们之所以过来,主要还是方远山吩咐的。柯元河的药酒非常好,但是老山参却不常见,而且他的身体也要调养,所以让他们在香江那边高价收购一点固本培元之物。

他也不懂辨认这些东西,打开盒子看了两眼便关了起来,随后笑道:“那我就不留你们了,路上注意安全。别的事情也不用我说了,你们都知道怎么办”

“是老板”

前后没用半小时,等出来后方远山把他们送到路口,转身又了竹屋。那边的老道在侍弄玩田地后、等净手屋后才笑到:“你怎么不留人家多待一会的?大老远的跑过来也不容易。”

“哦,那我去把他们叫来。”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去,然而身后的柯元河根本就没理他的装腔作势,自顾自的坐到凳子上,打开盒子查看了起来。

作势离去的方远山、转身满脸嘿笑道:“师傅,您说这些东西怎么样,还能入了您老人家的法眼吗?”

“要我夸你一句吗?”

“嘿嘿,夸就不用了,这是徒弟我应该做的。”说完脸上还露出一副“我不是那样人”的表情。

“狗屁,这些东西没什么效果,全是二十年以内的,真是暴殄天物。”老道在打开几个盒子查看后,一脸的痛心疾首,嘴里更是连声怒斥。

“这。。。不会吧?我听说那些香江的大富人家用的全是这些啊!”

等把盒子全部查看之后,在见到一大块动物的角后,老道的脸色才稍显好看一点。指着其余的东西道:“这些东西对你没什么,头让静武拿去熬汤吧!”

方远山看着他手中的角问到:“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是爪哇犀角,功能清热解毒,对你体内的煞气有一定的作用。”

前几天方远山给李富贵去了个电话,让他买点珍贵的药材。也怪他自己,在电话里没交代清楚,所以李富贵带过来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珍贵药材。

“要不我再让他们去买?”

柯元河摆摆手道:“不用买了。青衣门的功法不靠这些外物来提升,还是修好自己的德行才是根本。”

方远山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您老人家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戒荤吃素,餐风饮露”

“放屁,我什么时候让你不吃荤了?不吃饱了还怎么修行?”

方远山一听这话赶忙道:“对对对,师傅您说的太对了,吃不饱还修行个屁!那您看我中午先弄点狍子肉吃一下怎么样?”

差点被他带到沟里去的老道,过神来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站起身朝厨房走去,边走边道:“你的煞气还没清干净,明天再吃饭吧”

“师傅,不要啊”哀嚎了一声的他,赶忙屁颠屁颠的跟过去了。。。

“凡事必当有备则无患,故为道者;于少壮之时,防其情欲,早为之备,则神仙可冀;若素发垂颔,志气衰惫,始欲学道,譬若大寒而后索衣裘,不亦晚乎?”

摇头晃脑的方远山刚读完这一句,突然道:“师傅啊,那我以后到底能不能找老婆啊?”

“防其情欲是让你不可沉溺其中,很多事都是过犹不及,心分二用本身也是丧志之行,如长此以往、必将祸及自身。”

听到心分二用就是丧志之行,自己心分三四用、岂不是很快就会堕进无边炼狱?他赶忙道:“这不对啊,他这明显属于误人子弟。”

这里是竹屋的正前方,四五根毛竹搭出的一个简易棚子。此时的柯元河正躺在一张太师椅上,身旁放着一杯茶盏、里面的茶水碧幽幽得冒着热气,配合着四周知了的叫声,真是清雅自在。

听到方远山的话,手里拿着一张拓印纸的柯元河也不生气,悠哉的问到:“他为什么就误人子弟了?”

“怎么就不是误人子弟呢?他自己四十来岁才在重阳真人的点化下入了道门,而且还有老婆小蜜,三个儿子,现在过头来说教别人,这明显的有误啊!哦,合着你自己全活了,就让别人不要走你的老路,这是什么道理?”

对面拿着八卦图印张的柯元河,在听完他这话后呵呵笑道:“你的歪理可真多,你从哪知道丹阳真人他有小蜜的?”

这下方远山得意了,呵呵笑道:“这您老人家就有所不知了,我这是分析出来的。您想啊,他出道前家财万贯,而且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娱乐项目,天一黑要么就去喝花酒,要么就去找红颜知己聊聊人生、谈谈理想,可不是享尽了人间极乐嘛!”

不等柯元河露出惊愕的身前,他嘿嘿到:“而且我觉得他完全就是被重阳真人给忽悠到门下的。您想啊,为什么他不去收个更年轻、更有资质的弟子,而是找了丹阳真人这个不仅年纪大、而且还结了婚的人呢?”

对面过神来的柯元河,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上推了推问到:“那你说为什么呢?”

“他有钱呗!那个时候重阳真人虽然已经威名远播,但是还没到烟霞洞开门立派,等于说名已经有了,但是威望还不够。他当然要找个世家大族的掌门人收为弟子,好增加自己的知名度喽。”

见到自己的一番胡诌把老道给“震住”了,他顿时得意道:“总之一句话,我觉得找几个老婆跟修道没什么本质上的冲突,师傅您觉得呢?”

太师椅上戴着个墨镜的柯元河看不清其面容,但是方远山可以根据他眼角的皱纹能分析出这个师傅在笑。这下他放心了,谄媚着道:“师傅,您说我说得对吗?”

“我觉得你。。。”椅子上的柯元河在声音顿了一下才训斥道:“我觉得你简直大逆不道,有你这么编排祖师爷的吗?啊?你还是不是我道门弟子了?”

方远山唬了一跳,刚想辩解一下,四维图像穿过他的墨镜,看到他的眼睛里笑意时,顿时放下了心来。随后赶忙岔开话题道:“师傅啊,您还没跟我说咱们青衣门的祖师爷是谁呢,那个坟墓里又到底葬的是谁啊?”

椅子上训斥了一句的柯元河,随后又躺了去,一摇三晃的道:“你问那么多干嘛,时间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哦”

答完一句,小马扎上的方远山继续抱着本看了起来,遇到不懂的询问两句、时间就这么如流水一般的远去。。。

他身体里的煞气已经排除一空,虽然表面好像没什么变化,但是他能明显感觉到内心好像有什么污垢被排除了一般,连晚上睡觉都踏实了很多。

那把石剑早就被吞噬完,之前那股淡淡的威压感、随着空间的再次进化,也消失于无形。不过在山里的这段时间、他再也没去探寻过空间的变化,如之前所说那般,每天“餐风饮露”,过着一种逍遥世外的生活。

白云苍狗,从六月中到八月底,两个多月时间,方远山没离开过这座竹屋百米范围内。白天、晚上站桩,身体早就恢复如初;而且可能是作息比较规律,他好像都胖了两斤。

这天吃过晚饭,方远山刚要出去站桩,被老道给叫住了。

“今天停一晚上,我跟你说点事情!”

他自觉的走到厨房把水壶拎了出来,给师傅斟满后才在对面坐下。

“这副先天八卦图里的奥义极深,为师参研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并不是短时间内能钻研透的,必须出山寻找一点机缘。”

一直生活在有滋有味的现代都市里,即使远离都市,一般过得也是非常“刺激”的日子,这突然在深山老林里待了两个多月,要说不闷那是假的。现在突然听师傅说可以出山了,他顿时欣喜莫名。

“这么说咱们要出去闯荡江湖了?真是太好了,咱们即刻出发,明天开始横扫三山五岳,打遍各路英雄豪杰,把我们青衣门的名头彻底闯出来。”

“咚”

一直讲究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柯元河,在他说完之后终于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好气又好笑的道:“还打遍各路英雄豪杰呢,你才学了几天道?你又会什么功法,熟读了哪部道经?”

方远山揉揉脑门嘿笑道:“徒弟我道经虽然不会,但是武艺绝对是超凡脱俗,青衣门在我的手中绝对能发扬光大。”

本来底下还有一番话要对他交代的柯元河,顿时大感兴趣道:“我一直都没问你,你这身上的煞气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听你这话,应该是跟你本身的功法有关喽?”

本来准备露一手的方远山,突然想到自己也一直没跟柯元河聊过这方面的事情,想了想道:“师傅,关于功法来历的问题,我有点难言之隐。但请您相信我,我没有拜过任何师傅。”

柯元河摆摆手不以为意道:“无碍,只要你本心向善,做人做事不要突破底线就行,别的没那么多讲究。”

说完柯元河才笑道:“行了,不用煽情。看你这信心满满的样子,想来是有什么惊天绝技了,给为师露一手吧!”

“那。。。那就露一手?”

说完他转头在屋里看了看,不过一想可能动静比较大,转而说到:“师傅,要不咱们出去?”

跟在柯元河身后出了竹屋,随后到了离家一段距离的后山。这里的树木郁郁苍苍,盘根错节。方远山看了看之后,独自一人朝前走去,看着师傅柯元河道:“师傅,您瞧好了。”

“轰”

一拳“黑虎掏心”捣向身旁直径足有三十厘米的大树上,树干被他这力道十足的一拳打得崩裂了开来。随后不等柯元河张开嘴巴,他的身影在整片树林里肆虐了开来。

拳击、肩撞、腿扫、头锤,各种身体上的关节被方远山发挥到了极致,那种气势连数十米外的柯元河都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嘭”

“噗嗤。。。”

“咔嚓”

方远山给他的师傅演绎了一番什么叫“力学之美”,树林里没有什么东西能经得起他的全力一击。那些攀附在大树上的藤蔓,别说拳脚了,隔着十厘米连劲风都能把它们撕碎,看得柯元河也彻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