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879章 进看守所了?

“师傅您好,麻烦您帮我叫一下包德海。”站在安保室门外,方远山很客气的说到。

正站在岗亭上的保安,朝方远山看了看,随后又看了一眼远处的奔驰g500,朝他笑了笑道:“您等一下,我去帮您问问。”

“谢谢您了”

从石台上走下来的保安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跟着朝身后的保安亭走去。

方远山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玉西”卷烟厂的门口。再次看到那气势恢宏的大门,他心头的感受非常奇怪。短短两年时间不到,他就从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变成了今天身价百亿美金的豪富,真是世事难料。

那位保安在跟保安室里一个男人说了几句之后,又翻开记事本看了看,随后走了出来。到了他旁边说:“不好意思先生,您找的包德海在元月份就已经辞职了。”

“啊,辞职了啊?”

惊讶了一下的方远山,过头想了想、包德海好像是跟他说过离职了,不过他最近一直比较忙,所以给忘掉了。他巴巴跑到卷烟厂过来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结果反过头来给了他一个意外。

“那麻烦您了!”说完他朝车子走去,边走边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哇靠,还玩起了失踪,你可真行!”听到对方电话已经关了,方远山看着手里的电话无语至极。

“小爷,我们现在去哪啊?”

“去市里的宏图大酒店”

找不到包德海,找他老子包宏图也一个样。他老子在玉西也算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几家星级宾馆一年下来的收入也相当可观。再加上听说开发了几个楼盘也大赚了一笔,包宏图现在妥妥的一个身价过亿得大老板。

卷烟厂就在西郊,他们过来的时候是从主道上岔过去的,现在等于是绕了个形又到了市里。玉西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地形复杂,山地、峡谷、高原、盆地交错分布。

坐在车里看着前方市区里的高楼大厦,方远山心里不知怎么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好像自己跟都市已经脱节了一般。

关鹏海开得并不快,也就五六十迈的样子。隔着车窗看了一会远方的景色,方远山朝前面两人笑道:“问你们个私事,你们俩还有吴瑞达年纪都不小了,怎么没找个老婆的?”

听到他的话、柯静武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笑了笑道:“小爷您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如果结婚太早,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不是让人家姑娘跟着担惊受怕嘛!”

“嗯,这倒是。”

点点头他才跟着道:“以后碰到合适的就处处看,老柯一个人呆山里也闷得慌,要是你有宝宝了,到时候他就是不出山也得出山了。”说到后来,他想到万一柯静武真有孩子了,柯以泰在山林跟侄孙间的抉择,不由轻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小爷,要是碰到合适的我就处处看!”

方远山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教训道:“千万记得别把自己弄得太寒酸,人靠衣装马靠鞍,现在姑娘眼界都高,你要是不露点实力出去,怎么能赢得美娇娘青睐呢?”

“好的小爷”

“别忙着答应,还有一定不能太小气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谈恋爱的时候只要人家姑娘不是太过分,该满足的一定要满足。还有不要太死板,一定要懂得浪漫,自己不会没事,现在网上不是有那个婚恋策划师嘛,花点钱让人家帮你营造营造气氛。”

方远山完全就是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而且冲着柯以泰和柯元河的面子,他也把他们当成了贴心人,真是事无巨细的嘱咐着,听得前排两人连连点头。

虽然他们说起年龄来甚至比方远山还长个几岁,但是跟他比起社会阅历来,那差得不是一点两点。他这两年接触的人全是国际风云人物,说话做事也算面面俱到了。而柯静武他们呢?到现在还在钻山越岭、刨坟掘墓呢。

就在聊着天的功夫,车子已经到了“元和路”上的宏图大酒店,后座上的方远山嘱咐道:“你们自己去逛逛吧,记得去买几身好衣服。还有鞋子、手表之类的,不用替我省钱。小爷的钱你们就是躺着花三辈子也花不完!”说完轻笑着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正前方的“宏图大酒店”门口显得有点萧条,看起来生意不怎么样。不过再一想现在是九月初,学生都上学了。而且也不是什么黄金周之类的,出来旅游的人也不多,生意清淡也正常。

背着手的方远山,上身一件白色纯棉体恤,裤子就是普普通通的浅蓝色牛仔裤,脚上一双旅游板鞋,别的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从外面看来,他就跟出来闲逛的市民没什么区别。

走到酒店大门口,两个懒洋洋的迎宾有气无力道:“先生好!欢迎光临”

“嗯”点点头,他一步步的踱进了酒店里。

光滑的明黄色大理石熠熠生辉,在头顶白色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一丝晕黄。大厅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远处靠墙的位置有几个实木大班椅,上面斜斜的躺了几个年轻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侧前方的收银台前,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年轻人,双手撑着台面,正跟里面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调笑着,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年轻人发出的嘿笑声。

软底鞋踩踏在光洁的大理石上悄无声息,慢慢来到收银台前、还没等他说话,两个正在闲聊的小姑娘,其中一个眼角余光看到了他,转头笑到:“请问这位先生是住宿还是吃饭啊?”

趴在前台上的年轻人浑不在意,根本没有转身看过来的意思,继续在那里调笑着。方远山的眉头皱了皱,有客人来了,你挡着收银台还让人家客人怎么住宿?

“嘿,让一下!”

前面的年轻人充耳不闻,依旧趴在那边。倒是里面的收银员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朝着年轻人笑了一下,然后才朝方远山问道:“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

可能是这个收银员不理他了,趴在前台上的年轻人顿时不高兴了,转头露出一张桀骜的面孔道:“有事说事,没事赶快滚蛋。”

“哟呵,看来这宏图大酒店换天了啊!怎么,现在你是老板啊?”

刚准备转身继续趴去的年轻人,这下转身站直了身体,上下打量了一番方远山,嘴角往上翘了翘、嗤笑道:“你管得还挺宽的嘛,怎么,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没事找事啊?”

听着年轻人不善的口气,还有周围几个小姑娘不自然的脸色,方远山的心里微微动了动,包德海这个兄弟家里搞不好是出事了啊!

心里转着念头,面上不动声色的问到:“我找这个酒店老板有点事,你们知道他在哪里吗?”

对面的年轻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含义不明的笑意道:“是不是过来要账的?你这个消息有点闭塞啊,包宏图进看守所都好些天了,你现在找过来会不会有点迟?”

“进看守所了?”

当听到包德海的老子被抓了,方远山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