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83章一世的荣耀(五千字大章)

“哎现在想来,这一切其实都是算计好了的。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还偏偏都让我遇上了?”

方远山也明白了,对方之所以还要交换一下,最大的可能就是降低包宏图的戒心。让他看到古董收藏里的巨大利润:瞧,我放在家里不仅没有贬值,而且还升值了!

果然,下面包宏图的话再次证实了他的猜想,对方之所以还要交换一下,那也是有目的的。

“我前后收了一百一十七件藏品,没有一件是真的。每有‘藏友’准备高价收购的时候,那个人都说不要忙着出手,让我再等等,结果越等家里的赝品就越多。那段时间我也仿佛魔怔了一般,不停的出手,甚至连到省里做碳十四鉴定的步骤都没有、就花巨款把那些物件买了下来。”

包宏图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嘴里呢喃自语着,好像说得是别人的故事一般,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

旁边的方远山伸出手扶了一下他的胳膊,轻声道:“包叔叔不用难过,事情都过去了。”

前两年方远山见过一次包宏图,当时一米八个子的他,体重足有一百七十斤往上,算得上一个魁梧大汉。而且当时的他看起来,那真是意气风发。

可再看现在,一身得体的西服穿在身上显得松松垮垮;下午抱着他的时候、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瘦了很多;光着的脑袋上两鬓也露出了花白的头发,看得方远山唏嘘不已。

安慰了一下包宏图,他的脸上却升起了一丝阴霾。这伙人可真是坏到透顶了,你要是稍微骗一点也就算了,就当是让他吃一堑长一智的;可这明显是奔着让人倾家荡产去的,而且最后还把人弄到牢里,让人翻不了身。

别的事情他也没问了,头等见到包德海再慢慢细说。车子在国道上快速的飞驰着,包宏图的老家在城北一个叫“马龙镇”的地方。

到了地方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路边的行人也并不多。路不好走,所以车子开得比较慢。到了镇上行人才多了起来,路边还没有收摊的小贩在招呼着过往的行人。在奔驰缓缓开过的时候,有得人还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嗯?”

正用四维图像看着小镇情形的方远山,不经意的看到了一个宽大的身影。这个身影正手拿着一个小物件朝着过路的人介绍着,嘴巴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惜过路的人看了一眼之后就离开了,谁也没有停下来讨价还价一番。

“停车!”

“嘎吱”

在他大声说完之后,开车的关鹏海一脚把刹车猜到了底,还不等旁边的人说什么,方远山已经一把拉开车门冲了出去。

这个“小贩”的摊位摆在超市的对面,借着光亮可以让过路的人很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小商品;而方远山走过来的时候是背着光的,“小贩”被挡住光亮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抬起头说到:“先生看上什么尽管拿起来瞧瞧,保证好用又便宜。”

方远山没说话,就这么定定的看着那张脸,眼角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默默的上前伸出手臂抱住了对方,嘴里嚎啕大哭道:“你个死胖子,出了这么大事怎么不告诉我,咱还是不是兄弟了?啊?你说,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

被抱着的人嘴巴动了动,好一会也跟着泪流满面道:“我。。。我给你的助手打过电话,那段时间你。。你刚好也出事了。。”最后哽咽着说不出话的包德海,使劲的抱着方远山的后背。

哭得稀里哗啦的方远山,心里满是愧疚。一世人、两兄弟,包德海都沦落到上街摆摊的地步了,而他竟然还不知情。

“兄弟对不起,我。。。我来晚了”

眼泪鼻涕一大把的方远山,说着抱歉的话,好一会才松开包德海,拉着他的手朝汽车走去。旁边的包德海挣扎了一下说到:“我。。我摊子还没收呢!”

“收什么收啊,以后找个大摊子给你慢慢收。”伸手抹了一把泪水的方远山,头也不的说了句。

车里的包宏图已经下来了,见到是自己的儿子,父子两人自然又是一番抱头痛哭,看得方远山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车里的关鹏海朝柯静武看了一眼,微笑道:“咱小爷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啊!”

包德海家这可谓是大伤元气,到了乡下老宅时,包宏图夫妻二人见面时,场面差点让方远山的眼泪又流下来。

包德海的老爸,除了那点附庸风雅得缺点外,为人很是豪爽。无论是做人做事,玉西市里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不翘起大拇指的。

去过一“阳光海岸”的方远山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有个也不知道是亲戚还是朋友的人、因为家里有困难到包宏图那里求救。包宏图连牙花也没龇就拿了五万块,走的时候那人带过来的一点东西全退了,甚至还从家里拿了一点东西让那人一并带走。

但正是这么一个人,落难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可想而知世态之炎凉。在看守所大门口的时候,方远山到门卫那里查过个人清单,除了包德海外、竟然没有人给他送过任何的钱物。

看到一家子还在那里抱头痛哭,方远山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宅。这栋房子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红砖砂石墙,顶梁上用的也是毛竹,一个老式的吊顶电风扇上面布满了蜘蛛网。

转头朝四周围看了看,家里没什么东西,连以前在市里房子里看到的一些物件、这里也一样都没有。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些老旧家具,地面还是砖头铺就得。

时间不长、等包宏图一家三口倾述完之后,他上前搂着包德海的肩头道:“大胖,咱们现在市里吧!”

听到他的话,包德海摇摇头道:“不了,那边的房子现在已经被法院查封,过去了还要住酒店,今天就在家里住吧!”

“让你走就走,哪那么多废话呢!”

被他这一说,包德海朝他爸妈看了一眼,最后只好道:“那好吧!”

没让包妈妈动手,就他跟包德海两人,把身份证件还有一些简单的物品全部搬上车,随后立刻启程,再次杀玉西市。

路上的时候方远山把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了。包德海想来也有很多的话要问,嘴唇动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没问出来。

两个人大学三年一直睡得是上下铺,放个屁都能互相闻见味,他不说方远山都知道他满肚子话。但现在不是时候。见到包德海纠结的样子,他只好伸出手捏了一下他的胳膊,让他到地方再聊。

奔波了一趟,等再次到市里,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方远山把包宏图两口给安排好之后,他跟包德海开始秉烛夜谈了起来。

两个人自从去年在下海分别后就没再见过面,中间虽偶尔通通电话,但大多数都是包德海打过来的电话,而他那段时间忙着收购金矿和宝石矿,很少查问过他的近况。

这见面包德海竟然已经开始摆起了地摊,这让方远山自责不已。

没有多余的废话,两个人坐下后,方远山第一句就是:“跟我好好讲讲怎么事。”

“我爸买古董的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些事情。玉西市里除了我家的酒店做的比较大外,还有一家姓龚。。。”

方远山打断道:“这我知道了,你捡重点说。”

包宏图把自己为什么欠下这么多钱得原因讲了一遍,但具体是什么人、又为什么针对他家,他却没说。方远山考虑到他刚刚出来心情还比较激荡,所以也没问。

包德海的身子往床垫上靠了靠,从兜里掏出一包五块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了他。在烟雾缭绕中缓缓说到:“问题出在城西的那块地上。近两年酒店业也不好做,我爸就高价买下了那块地,用来开发旅游度假山庄。但是这个项目龚家也早就有意了,没想到我爸后发制人,先行拿下了那块地。”

“这么说是他家背后下得黑手喽?”

“我不清楚,但非常巧的是,我爸出事以后、他家隔月就拿下了那边的工程转包权。要知道我家在那块地里投入了大量资金,光银行贷款就接近一个亿,而且还包括民间借贷。但是后来我听人说,在地块被银行收后,他们家只出了一个地块钱,地面建筑一分钱没掏。”

“吗的,这个吃相可真难看!”

说了一句之后,他奇怪道:“你老爸买古董究竟花了多少钱啊?”

包德海苦笑了一下道:“前后一共花了接近三千万,之前他的藏品多少还算有点价值。但是自从他认识那个范大师后,买的藏品没一件是真得,全是高仿货。”

方远山再不懂藏品也知道买东西前需要验看,何况是这些价值不菲的东西?在车上他就想问的,但是顾及到包宏图的面子,他没有问出来。包德海是他兄弟,他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你老爸也算一个精明的生意人,而且还有你帮他把关,为什么会被这种低级骗术给骗了呢?”

包德海苦笑道:“那段时间我正跟家里的人学习公司管理,城西的项目工程也是我在那里看顾着,等我到家发现时已经晚了”

说到这里包德海摇摇头道:“这的骗子不是一般人,他们起先卖给我爸的古董,到省里去做过碳十四鉴定、确实都是一些老物件。”

“最后是怎么发现被骗的?”

“前几个月我听我妈说了之后,把他那些收来的东西偷偷的拿到古董店里,人家都说看不准。后来我花钱请我们市里一位大家过目,他跟我说东西全是嫁接过的,有一部分是真的、还有的完全就是现代烧制的。”

听他说完之后,方远山顿时恍然大悟。这帮骗子确实厉害,做了这么大个套等着包宏图上钩,难怪被骗了。

包德海越说越气氛,把手中的香烟狠狠的按到烟灰缸里道:“我把我爸后来收的藏品全拿给大家看,结果前面还嫁接了十来件,后来直接就是市场上二十块一件的粗制滥造品。”

说到这里包德海的脸色又黯淡了下去,颓然得说:“发现情况不对的第一时间、我和我爸就去找了那帮骗子。可惜那些人已经闻风而逃了,整个玉西再也没有他们的影子。跟着就是银行逼债,金融公司堵门,四十八小时不到,我爸就被收监了。”

“哼,谁是最后的利益既得者、谁就是幕后的操纵者!”

包德海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道:“我知道。但是没用,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是龚家做的。而且真说起来,除了我爸被骗这件事,别得事情人家都符合法律法规。”

方远山转头朝包德海看了一眼,这位从认识以来就给他豪爽大气、爱开玩笑的好兄弟,在这几个月的磨砺下,也在现实面前低下了脑袋,甚至给他一种志气被磨平了的感觉。

他的心里猛得一惊:这才短短几个月啊,这位视自己如亲兄弟的大胖,竟然变成了如此模样,真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挫折?

越想越自责的方远山,迟疑着问道:“你。。。她呢?”

包德海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这下又让方远山心里难过不已。大胖虽然嘴上从来都像是没把门的一样,但心眼却比较实在。遗传他爸的性格,对人对事都是爱憎分明,只要是他在意的人,把心掏给你都行。

方远山已经无法想象刘梦寒的离开会对他造成怎样的打击!就像慕容婉哪天离开他一样,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究竟会是怎样的伤心?

突然方远山又笑了起来,那是带着痛恨的笑意,龇着牙,露着闪着寒光的牙齿道:“既然不能陪你走过短暂的困苦,那她就不配和你享受一世的荣耀!”

听到他的话,包德海抬起头朝他看了过来。方远山没有避,直直的看着这位好兄弟。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必须让他在第一时间就完全恢复到以前的包大胖。

他没有说话,从口袋里一张张的往外掏着银行卡。有华国银行的,有花旗银行的,有布拉德银行的、有瑞士联合银行的,有渣打银行的,包括年初美国“运通”送过的超级黑卡。

这些银行卡全部都是超级至尊vip黑卡,是一个银行能给出的最高授信等级!

“来,大胖,借你的电话用用”

包德海不知道他的用意,从口袋里摸出了那部还是方远山送给他“htc”手机。

看到这部手机、方远山的脸色不由僵了一下,等过神来当着包德海的面,开启免提后按照银行卡上的客服号码一个个的打了过去,甚至连输入密码都没有背着他。

“方先生您好,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不同于一般的语音服务,他的电话全部是专人专机,24小时为他一个人提供服务。

“帮我报一下余额”

“好的!方先生您现在在华国银行的存款余额为:十一亿六千九百八十五万七千七百八十四块五毛!”

“嗯”

把这张卡往旁边放去,顺手拿起渣打银行的卡,按照上面的号码继续拨了过去。

“报一下余额!”

“方先生您现在在渣打银行的存款余额为:六亿四千五百五十六万香江币!”

“方先生您现在在花旗银行的存款余额为:三亿二千四百七十万美元!”

“方先生您个人名下现在在瑞士银行的资金余额为:十四亿八千八百九十一万美元。。。”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看着包德海道:“下海这边的公司房产就不说了,你也知道。我在香江的下海街那边有数十间珠宝店,包括房子全是我的,但这些不是大头子,主要是巴西那边。”

随后不等他反应过来,他直接道:“巴西国内百分之九十的金矿都在我手里;百分之七十的有色宝石矿也在我直接或间接的控制下,全都是百分之百的控股。另外我在那边新建的全球总部大楼刚刚投入使用。”

包德海已经完全震惊了,然而方远山还是没有停下来,跟着道:“黄金不算什么,但是你可能不是太清楚百分之七十的有色宝石矿代表什么。巴西生产的有色宝石占据全球百分之六十的市场,我方远山说明天碧玺涨价,那全球必须跟着涨价,谁他么敢不涨,后天我就让他变得无货可卖!”

最后这番充满霸气的话彻底震撼了包德海,看着方远山好像如看外星人一般,久久的没有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