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888章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1028路段没发现对方的踪影,这个家伙离江波镇肯定不远!”

耳中听着荣正勋的话,闭着眼睛的方远山,四维图像早就开启,四百五十米的搜索范围足够方远山看清对方的车子。

“速度慢点”

听到他的话,驾驶员把车速降到了50迈左右。

过来江波镇后、离前方1028号路段越来越近。十公里、九公里、八公里。。。

旁边的荣正勋不知道这位“高人”又有什么惊人的举动,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唰”

方远山的眼睛睁开了,大声道:“快点,前方三百米右拐,对方准备逃跑”

这位少校一点也没耽搁,在方远山的话音刚落、他立马道:“嫌疑人就在前面的路口,快点堵着前面的路。”

“嘎吱”

“嘎吱。。。”

“嘭嘭嘭”

从车里下来的机动师队员想来也发现了正准备掉头离开的保时捷,掏出枪械瞄准汽车、大声呵斥道:“你已经被包围了,现在立刻熄火下车”

“快点,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三、二。。。”

从倒车影像里看到全副武装的抓捕人员后,车里的刘大师早已经吓傻了,看着前方学校围墙外的沟渠,再看看后视镜里黑洞洞的枪口,有心倒车撞过去的刘大师,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后才颓然的放弃了。

“别开枪,我投降”

怕他身上有什么武器,机动师的队员没敢掉以轻心,一步步的朝着对方逼近。等及身之后一个擒拿手把对方撂倒在地,随后戴上了手铐。

这里是学校,附近的人还是很多的,在见到这一幕抓捕现场后,个个睁大了眼睛看着热闹。

没有出面解释什么,等把人抓到之后,一个队员接管了对方的汽车,跟着警车后面朝“坤明”方向驶去。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现在已经下午五点钟了,在半路上方远山就换到了另外一辆防爆车里。刘刚正瘫坐在后面的铁笼里,他示意了一下,把这位“刘大师”给带到了车厢里。

现在这辆防爆车里除了方远山和刘刚外,也就一位亲自驾驶车辆的荣正勋,其余的都换到另外两辆车里了。

把这位刘大师的头套摘掉,等适应了光明后、他仰头朝座椅上的方远山看了一眼,凄然的一笑道:“要杀要剐随你便!”

“啪”

“咣当”

被他这大力的一巴掌抽在脸上,刘大师白净的皮肤上立刻浮现出了五爪印,脑袋也狠狠的撞击在了车厢上,跟着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五爪印。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因为我骗了包宏图”

这位刘大师看来也知道这凶多吉少了,所以非常的光棍,根本没狡辩,直接就承认了。

“啪”

反手一巴掌抽在了他右边的脸上,跟着才道:“你做骗子我不歧视你,但是你他么的连一点骗子的底线都没有,直接把人骗得倾家荡产,还间接导致他进了看守所,这就他么得太过分了。”

“我。。。”

“呼”

在路上跑了一天的方远山,身体放倒在身后的靠背上,冷冷道:“行了,反正你也是一个牢底坐穿的下场,也不用藏着掖着的了,有什么痛痛快快的都说出来吧!”

听到“牢底坐穿”,地板上的刘刚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嘴唇嗫嚅了两下,想说点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

“别跟我讲条件,你没有资格。送你进牢房是对你最大的仁慈,要是换了三个月前的我、直接把你击毙在当场!”

听到他没有一点波动的语气,地上“刘大师”在心灰意冷之下缓缓的说了开来。。。

就这么听着,中间偶尔的开口插一句,到了“坤明”时、这个刘大师的底子也被掏得差不多了。最后他才问到:“玉西市到底是哪位领导要对付包宏图?”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把他的现金流骗光,剩下的事情全由龚自才去处理了。”

眼睛盯着地上的刘刚,心里考虑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据他讲:这件事确实是龚自才安排策划的,目的也不言而喻,就是想把包家搞垮,彻底的垄断整个玉西的高端酒店的业务。

“那钱呢?你前后从包宏图那里骗走两千六百万,钱弄哪去了?”

“下面的人分了两百万,做局花掉一百万,其余的我跟龚自才平分了。”

“剩下的呢?”

“花掉两百万,其余的都在车子后备箱里!”

方远山一想也是,都是要跑路的人了,钱肯定要傍身才能安心逃跑。

见到没什么可问得了,他把手心的录音笔放进了口袋里,跟着才转头朝荣正勋道:“阿荣啊,这个人你看怎么办?现在送到玉西市里,难免被人灭口。”

前面开车的荣正勋哈哈笑道:“高人,这还不简单,直接把他送到潭记的办公室,保证他活蹦乱跳的。”

“呃。。这个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潭记为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刚来玉西时间还较短、所以话语权还不是太重。你把这份‘大礼’送过去,他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拒之门外?”

方远山考虑了一下,按照他的做法,那个龚自才可能会被直接收监,相比于包德海一家吃得苦,这么做实在是便宜了他们。

他转头朝地上的刘刚冷冷到:“你知道那个龚自才平时为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欺男霸女,强买强卖之类的劣迹?”

地上的“刘大师”摇摇头,声音颓然道:“被他整垮的人不少,但这类的事情我在玉西没听说过。”

方远山一想也是,这个“刘大师”既然选择龚自才作为合作对象,肯定事前也打听过他的为人。要不然事后给他来个黑吃黑、他也没地去伸冤。现在看来、骗过来的钱能分给他一半,起码说明这个龚自才还有一点点江湖道义。

“吗的,便宜你了”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嘴里也不由呢喃了一句。

本来按照他的设想,是准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他的钱给弄光之后再把他送到牢里去的。现在想想,给包宏图家带去最大伤害的除了龚自才外,那些在出事以后袖手旁观、甚至坐井观天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脑海里考虑着这些事情,到了玉西市已经七点多钟了,荣正勋说到做到,直接把车子开到了市政府大楼。

接到通知赶过来的潭记,对于荣正勋这位年轻的少校还是非常看重的,连连拍着他的肩头表示亲热。随后在他的介绍下,方远山跟这位年富力强的潭记也认识了一下。

虽然并不想跟官方人士有过多的接触,但是这道坎在哪个国家都绕不过去。

不过还好,在知道方远山竟然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百亿美金的富豪后,这位四十来岁的的记、真得把他奉为了座上宾,更是放下身段亲自到饮水机那边给他接了一杯水。

之后大家就国际金融形势作了一个简单交流,同时关于巴西和华国的经商理念交换了一下各自的看法。最后自然是欢迎他这个华裔富豪国投资,并当场表示玉西市将给他创造最宽松的投资环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方远山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直接把他跟包宏图一家的关系说了出来,同时表示自己将加大对华投资力度,上不封顶!

不过这一切都要有个前提,那就是要看市政府这怎么处理包家的案子!

这一句话彻底把谭记给引燃,他以市政府的名义向他保证:一切相关人等从严处理,不管涉及到谁,一查到底。。。

跟这位客气了几句之后,方远山便先行告辞了。随后一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而他们还都没有吃饭,干脆把他们带到了玉西市里一家普通的酒楼!

“高。。高人,你真得身家百亿啊?”

见到一桌的战士都等着自己的答,方远山咧嘴笑了一下、跟着摇摇头道:“不是”

“哦,我就说嘛!吓死我了”荣正勋拍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后面加个美元”

“咳。咳。咳。。。”

刚缓了一口气的荣正勋、被他这突然冒出的一句惊得连连咳嗽,弯下腰咳嗽了好一会才道:“你。。。”

本来他想问问方远山有没有骗他的,可见到方远山一张脸上满是笑意,再看他全身内敛的气质,以及那不经意露出的气场,这位少校顿时明白了。这样的“高人”是个大富豪真没什么太奇怪的!

想到什么的他突然问到:“今天下午在江波镇那边,高人你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在前面的啊?”对于这个问题他其实在路上就准备问了的,但是一直憋到了现在,眼看着要分别了,他这时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方远山指指自己的耳朵道:“我听出来的!”

对于他这话荣正勋明显不相信,要知道他们当时距离那个嫌疑人足有300米,而且他还坐在密封性非常好的防爆车里,就算是顺风耳都不带这么神奇的。

“要不高人您再露一手给我们看看吧?”

“是啊高人,您就给我看看嘛!”

“。。。。”

那些没亲眼见到的战士、在听说方远山徒手把甩棍给掰弯后,个个都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方远山好笑道:“真得想看看?”

“嗯”一桌的人,包括荣正勋都大点其头。

“那就试试”

说着话,他闭目倾听了一会,等睁开眼后道:“在走廊尽头右手边有个包间,里面有七个人,三女四男,但我不知道准不准确。”

荣正勋在他说完之后根本就没让别人去,他抢先一步拉开了包间的门,朝着数十米外的包间走去,身后也有好几个战士也跟着追了上去。

过了两分钟不到,一行人带着震惊的目光走了来,荣正勋代替大家问到:“你。。您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心里真得好奇死了,那个包间在走廊尽头,而且他们是后来的,不存在自己等人、或对方经过包间外时看到人的情况。

方远山微微笑了笑,随后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道:“我的耳朵很灵的,可以听到很多的声音。比如现在,楼下厨房那边正有一个服务员在和领班说话,现在已经朝楼上走来,到了拐角了,听走路的声音应该是个女人。。。”

随着他说话的声音,一个战士已经拉开房门朝外看过,没过几秒钟一个服务员真得从楼梯那边冒出了头来。。。

“高人,我敬您”

“高人,我们敬您”

“哈哈,来,谢谢兄弟们的帮忙,干”

吃过饭后,一行人脸不红心不跳的出了酒店,就连方远山都没任何醉酒的迹象,因为他们喝得根本就是果汁。。。

把他送到酒店门口时,荣正勋跟着从车里走了下来,站好姿势以后给了他一个敬礼,等放下手后才真挚道:“除了我们老首长外,您是这辈子我敬佩的第二个人。”

方远山摇摇头道:“你这话让我很惭愧。”

“不,正如丁翰墨那小子所说,您确实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坐井观天。”说着话的荣正勋、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跟着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才转身上车离开了这里。

看着两辆防爆车离开了视线他才朝酒店里走去。关于荣正勋他其实并不适合深交,对方的职位比较敏感,他这个“外国人”如果跟对方走得太近、难免惹人非议。

到了酒店房间后他才想起来包德海,给他打了电话才知道已经了“阳光海岸”的家,想想现在天也晚了,他就没再去打扰,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把今天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等没什么问题后,他才闭上眼睛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他在这里睡的香,但是很多人却在经历着难言的煎熬。好比玉西市的那位领导、龚自才、刘刚,以及当初一起参与其中的人,都在想办法应付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危机。但是他们不知道,其实危机已经朝他们逼近了。

方远山交给潭记的录音,虽然没有关于市里某位常委的黑料,但是他自己有啊。从来到玉西以后就有很多人向他实名举报过,但他一直都没有动对方,就是考虑到他在玉西扎根多年、关系网错综复杂,一旦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现在有方远山这个契机,再加上省里某位领导已经发话,他当然要趁势发力了。当天晚上就把所有的资料提交了上去,并着重点名批评了他的行为给玉西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损害。

把资料提交到省纪委之后,在晚间十一点的时候、由市公安局牵头,武警部队配合,多点出击,共抓获相关嫌疑人多达七十几名。

其中包括经侦大队大队长瞿智勇、副大队长宋闵浩、“鸿雲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龚自才,鸿雲集团副总裁庞经纶,鸿雲集团西郊度假山庄项目负责人龚启亮;另外还有几家民间借贷的老板、总经理等人。

这些只是有名有姓的,还有很多小虾米也跟着被一网打尽。

这是外部的事情,对内包宏图也没有手软。在看守所待了几个月的他,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叫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他包宏图风光的时候,很多人为了在他的公司谋得一官半职,什么赌咒发誓的话都说过,那胸脯拍得是山响;可一旦失势、那些硕鼠比外人更狠,什么东西都往家里搬,哪个还记得他包宏图是谁?

用包宏图刚释放来的司机话说:他包宏图都坐牢了,怕什么?

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包宏图,这也算是下了狠心。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只要在他进看守所的这段日子违规的、一律开除;涉及犯罪的,全部报案处理。另外以前欠他钱的,只要是打过欠条的立刻发律师函过去。

他这一手令得很多人惴惴不安了起来,特别是那些在他进看守所一段时间后、侵占公司财产的人,那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事只要查实了那是要坐牢的,所以这一部分人立刻开始发动关系、找七大姑八大姨到包宏图的家里说情。

可惜现在已经晚了,一个在看守所关了将近一百天、其中有半个月生不如死的人,你现在才来跟他套近乎?晚了!

那些找过来的人,一概被挡在了“阳光海岸”的门口,有两个也不知道是认识保安还是给了什么好处,被人给放了进去。结果包宏图雷霆震怒,当即给物业总经理打去电话,警告他们要是再有下次的话,直接换管理公司。随后根本不听那两个人的解释、让赶过来的保安轰了出去。

包宏图在玉西经营了十几年,家里很多时候也是高朋满座,可惜在他坐牢的时候一个个都消失了。他现在也看开了,这种朋友要不要无所谓,反正他也不靠他们吃饭。

最最重要的一点:跟他儿子亲如兄弟的同学身价百亿,有这个关系在,他包宏图还需要看谁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