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02章 久别

“小爷,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方远山考虑了一下道:“这样,你们先在日本玩几天,等我走的时候再通知你们!”说完扔了一张银行卡过去。

“小爷。。。”

不等两人接着说、他摆摆手道:“让你们拿着就拿着,头还有事情要你们去办呢!”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跟小川爱子已经分别好长时间了,自从上在日本走后、两人除了通通电话、连一次面都没有见过。最近这些日子由于忙着寻找陨石更是连电话都没有打过。

除了这些原因,还有一个很大事情要处理。上在早稻田大学里竟然有人暗杀他,当时由于各种顾忌他选择了退去,但是今天就不同了,除非他们用原子弹、或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对付他、要不然他现在直接就在日本横着走,谁能拿他怎么样?

他是坐的出租车,一路看着风景朝早稻田大学赶去。到了新宿的早稻田大学时,他带着一脸忆的表情看着这座大学。

想当初他第一次来日本的时候,如丧家之犬一样被人从东撵到西,又从西撵到北,真是有够狼狈,最后还是偷渡的华国。现在想想真够可笑的!

一张平凡的脸,一身普通的衣服,甚至连眼睛都普普通通没什么特色,整个人的气质内敛,属于那种走到大街上、就淹没到人群里的那种。

施施然的从早稻田的东大门进了学校,现在是早课时间,路上没什么学子在走动,从来也没去过小川爱子所在院系的他、笑了笑之后朝着“文学部”走去。

小川爱子是学的文科,主攻心理学。说是这么说,不过一想到那个丫头哪天当起心理医生给人看病、他就想笑。那个丫头在他看来很是多愁善感,真不知道一个心理比较脆弱的人、将来又怎么给人看病?

来到文学本部大楼,刚好有院系下课了,他拉住其中一个mm问清心理学系的楼层后,慢悠悠的朝楼上走去。

“%(amp;。。。”

刚刚到了楼上一阵日文就顺着窗口传了出来,而且是一句没听懂。关于这一点方远山就比较奇怪,他的脑子也不算笨到离谱,而且还有空间加成,就算不是天才、勉强也能算个聪明人了。

但就是这么怪,他现在的英语说的非常好,葡萄牙语更是和华语说的一样溜,但唯独这个没少接触的日语、他到现在除了那些爱情动作片里常用到的之外、别的就忘得干干净净,连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听着大教室里还在激情演讲的声音,他从前面走了过去,从后门处进了教室。台上的教授正拿着一根电教棒朝黑板上指点着,嘴里也在不停的说着什么。

坐在后面的方远山,转头四顾,等找到丫头的身影之后、他不由笑了起来。小川爱子依然是那么可爱。一身素色的连衣裙,把她曼妙的身姿凸显无疑;黑色的云瀑用一根橡皮筋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看起来简洁又俏皮,真是让人越看越喜爱。

从旁边一位学生的面前拖过纸和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后把纸给撕了下来,就在小川爱子准备低头的时候,方远山手中的纸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丫头的表情很好笑,在看到上面的几个字迹后、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然后转头寻找起来,当看到方远山的时候,她一下拿手捂住了嘴巴,那动作、那表情,看得方远山恨不得现在立刻把她拉过来狠狠的吻上一番才好。

时间没用太长,当下面的老头在叽哩哇啦一阵之后,教室里所有人“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在鞠躬之后开始一个个朝着课堂外走去,而前面的小川爱子连课本都没有收拾就朝他飞奔了过来。

“你。。。你怎么过来啦?”

周围的学生也许是听到她说中文、下意识的朝他看了一眼,但随后又离开了。方远山也是满脸爱怜的神色,伸出手在她嫩滑的脸蛋上摩挲着道:“想你了呗”今年在她暑假的时候方远山却在寻找陨石,没能陪她过一个暑假、这是最大的遗憾。

小川爱子听完他的话后、眼睛里渐渐的浮上了一丝水雾,随后转过头擦拭了一下、等再转过头时才露出一个泪中带笑的表情道:“那你过来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去接你。”

“对不起”

万千情话也抵不上这一句真诚的道歉,眼看着她又要哭了,他赶紧笑道:“咱们去吃饭吧,我请你吃大餐好不好?”

“好啊”

也许是两人的华语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又或者是方远山的身影让教室里还没有离开的华国学生想起了什么,在他刚离开没两分钟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大喊道:“哇靠,那不是小川爱子的神秘男友嘛,他又出现了”

“什么神秘男友?”

“你不知道?哦,对,那个时候你还没转学过来。我跟你说。。。”

惊呼的男子把方远山上在早稻田大学做过的事情讲了一遍,随后带着一脸震撼道:“你可能不知道黑木腾是什么人,他是日本武道部会长,代表了整个日本最高的技击水准。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被小川爱子这位神秘男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位男子说的吐沫横飞,好像把黑木腾打败的人是他一样。旁边那位听众也跟着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呢喃道:“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方远山啊。。。”

就在几个华国学生讨论他的时候,他已经带着小川爱子来到了校外,说是请她吃大餐,但其实只是陪她吃了一顿日本料理。下午肯定是不去上课了,两个人在新宿这边随意的逛着,随后去泡了个温泉,接着自然是久别胜初恋,两个年轻人不知疲倦的相互厮缠着,直到夜很深很深。。。

对于小川爱子他实在感到亏欠,两个人因为地域的关系本来就聚少离多,再加上他整天东奔西跑,也就这想起来到日本寻宝了,要不然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日本呢!

紧紧搂着她光滑的脊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说到:“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转到巴西或者欧洲那边的学校。”

“我。。。我还是想在这边读完大学,等大学毕业我可能会考虑到那边去继续深造吧!”

出于对小川爱子的愧疚感,所以对于她的选择他是无条件的支持,随后搂着她自然又是一番胡天胡地。

反正他暂时也没离开日本呢,当第二天把小川爱子送学校之后,他开始寻找上到底是谁暗杀他的了。

方远山哪也没去,直奔千代田区的日本武道部总会馆。这里可谓是整个日本最核心区域了,天皇居所就在南边两公里不到的地方,前后左右全是日本政经重要部门。

从出租车里下来后,他慢悠悠的朝着对面的日本武道部走去。武道部总会馆从天空看下去就犹如撑开的大伞一般,三面环水,唯一通往内廷的地方警卫森严,还没走近就被人拦了下来。

一阵叽哩哇啦的语言在方远山的耳边响起,然而对现如今的方远山来说,一切魑魅魍魉在他面前都是浮云,他根本就毫不理会,空间移动、配合着走路的方式朝着武道部慢慢“走去”。。。

“呼。。。哈。。。”

“拳头抬高。。。手臂伸直。。。身子往下蹲。。。”

武道部总会馆里一群年轻人在训练着,一个身穿黑色武士服、腰缠黄丝带的男子在来的走动着,看到动作不规范的他会上前做出指导。而在这群年轻人的正前方、数十个同样穿着武士服的青中年男子席地而坐观看着。

这时正中间的男子说了一句什么,那些年轻人顿时各自散开,随后两两一组的开始对抗赛。

此时的方远山正以一种诡异的行进方式朝着武道部的总会馆前行着,后面一群安保人员在震惊的同时也纷纷朝前追赶着。

也许外人很难明白他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实力、以一种近乎挑衅的手段来日本总会馆!那是因为他没有被狙击枪射过。如果他被人差点用枪干掉,那他就明白方远山现在为什么要展示“肌肉”了。

虽然以前他的空间能力也不弱,但那时候他还只能自保而已,做不到无视常规热兵器的地步。事到如今以他的手段,谁又能耐他何?就算让他现在杀到南边日本天皇的居所、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amp;%%”

就在方远山鬼魅的身影来到武道部会馆前时,里面的人想来也是接到通知了,许多人伸出手试图拦住他前进的步伐。在他们看来方远山虽然身体忽隐忽现的,但应该是某种身法而已、而且很可能还是借助了某种高科技的手段。只要用这种纯物理的方式拦截,他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

“呼”

他的身子朝前走着,距离对方还有几米远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就在所有人下意识的转身、同时试图伸出手抓住他的时候,他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整个人再次往前移动了五六米。

“嘘。。。嘘。。。”

一阵刺耳的口哨声在占地庞大的武道部里响了起来,这种声音是日本武士间的一种传讯方式,只有在遇到特殊事件时才会响起。近年响起的唯一一次是在日本天皇造访时

“%%%”

“。。。。”

这种伴随着刺人耳膜的节奏声响传开、整个武道部里的人如蚂蚁一般朝着大门口涌来。已经来到这座巨伞大楼前的方远山、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栋气势恢宏的建筑,随后才朝楼前穿着练功服的人群看去。

方远山长得本来就没什么特色,再加上半年多的时间让他的气质也彻底的改变了,从大楼里走出的人、竟然没有一人能认出他就是当初那个打得整个日本没有还手之力的人。

“amp;amp;”

“别讲日本话,我听不懂”

数十名呈扇形包围着他的人、以及站在后面为数众多的武士,在方远山开口之后,顿时纷纷议论了开来。

这时一位中年男子排众而出,走到前面用华语道:“你是谁?为什么擅自闯到武道部来?”

“我是谁不重要,你让黑木腾出来,我有点事情要问他。”

这位气质沉稳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道:“会长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跟着转头朝旁边的人道:“通知警视厅,让他们过来把人带走!”

“呼”

方远山的身子穿过人墙出现在了这位中年男子的面前,随后单手捏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了面前淡淡道:“信不信我把你的脖子拧断?”

“快放开长川大人。。。”

“%”

“呼”

就在身后的人一脚扫向他腰部的时候,方远山提着这位“长川大人”再次穿过人墙,来带了武道部大楼里面。

连续两下终于让众人看出了名堂,这些人里有一部分是过来学习武道的,还有得是日本柔道队的,而更多的则是武道部的“教练”;他们在教授技艺的同时、也和宫内厅的人一起负责南面天皇居所的保卫工作。

这些武道部的“教练”见多识广,很多失传的绝技他们都有所耳闻,甚至日本现在的几大家族他们所掌握的绝技绝对不会比这个人差。

正是因为这样,即使在方远山连连使出惊世骇俗的绝艺时、这些包围他的人也没有表现的惊慌失措的表情。

“你。咳。咳。你到底是谁?”

“让黑木腾出来,我要问他一点事情!”

日本武道部在日本的地位相当特殊,这里也汇聚了众多的高手,见到方远山迟迟不肯放人,他们再次试图攻击。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们根本连他的行踪都摸不着。

“住手吧,你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我!”

“会长大人”

“。。。。”

看着四维图像里的男子终于走下来了,方远山慢慢的松开手中的男子,然后以一种让黑木腾惊恐的方式朝着他慢慢的“走”去。

他的脚刚跨出一步,但是人已经到了五米外,等再次迈动脚步,人已经到了十米外。就这样以一种连眼睛思维都跟不上的空间移动术、朝着正前方的黑木腾走去。

“你。。。你这是。。。”

“告诉我,上在早稻田到底是什么人要我的命?”

本来一脸阴鸠眼神的黑木腾,在看到他的“身法”后、整个人都处在了呆滞之中。等过神来时、脸上挂上了一丝了然,他知道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来报复了。

定了一下神黑木腾才摇摇头用熟练的华语道:“我承认你的手段很高明,但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

“那我一定要惹一惹呢?”

还站在台阶上的黑木腾、直视着他的眼睛道:“你还是赶快走吧,真等那些人发现你过来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走?嗬,我走哪去?”

“。。。。”

见到黑木腾沉默以对,方远山的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牙齿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闪闪的发着光,嘴里说出了一番让黑木腾不可置信的话来。

“如果你不说出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会去问你们的天皇,我说到做到!”

“你。。。”

对于他的这番威胁,黑木腾的眉头紧紧皱着,随后开始动手解腰间的腰带,嘴里道:“那你就先过我这一关吧!”

“哼手下败将、不足言勇!”

就在黑木腾脸色变换的时候,方远山的身子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他的后面,同时右手掌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惊让黑木腾放在腰部的手彻底顿住,整个人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肩膀都跟着松垮了下来,嘴里道:“我。。我不是你的对手!”说出这番话的黑木腾、精气神好像都消散了一般。

站在身后的方远山知道、一个立志要攀登到武道最高峰的武士,在说出自己不如人的话后,他的那股气已经泄了,从此以后这个黑木腾在武道上将再也难有寸进。

“现在告诉我那个人到底在哪里?”

“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你不用去找他们,他们。。他们很可能已经到了。”说完黑木腾不顾脑后的大手,慢慢的朝着武道部的大门口走去,看样子是准备离开这里了。

站在台阶上,方远山整个人如岳临渊般,那股锋芒毕露的气质再次展露开来。上空一条白色布条不堪这股凌厉的气势、无风自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