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04章 度人往死

“%amp;%”

“我是来问明仁几个问题的,他人呢?”

说着话他的目光在这栋豪华的建筑物里四处看了起来,这里应该是宴会厅,一排长长的宴席座椅一字排开,屋顶上面的雕花非常的漂亮,精美的水晶吊灯垂穹而下。

跟着把目光转向两边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幅字画,有早期的,有近现代的,甚至他在其中竟然看到了几幅华国的山水画。

“嗖”

手一招,大宴会厅墙壁上的画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团团围着他的宫内厅警卫人员、眼睛里满是震惊。他这一手实在是太骇人了,完全就跟变魔术一般。

“这是我们华国明清时代的吧,怎么会挂到你们日本皇居里面的?”

什么人用什么态度,如果方远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蟊贼,相信围着他的这些“大内高手”早就对他不客气了。不过他这简简单单的一手、顿时令得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一下歇火了。

其中一个四十岁上下、穿着一身宽松便服的男子、用华语清冷道:“你。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又有什么目的?”

“呼”

“啪”

身子瞬间出现在这个男子的面前,随后这个男子便捂着嘴巴连连倒退,掌指之间还能看到血液顺着指缝流出来。

“你他么的耳朵是不是聋的?我让你把那个明仁叫过来,你没听到吗?”

见到他动手,围着一圈的内卫也冲了上来。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拳拳到肉的声音传开,震得宴会厅里“嘭嘭”作响,而且里面还伴随着“咔擦、噗嗤”等骨断筋折之声。

“住手!”

“嘭”

打得兴起的方远山、连带着这个发声的男子也一块给揍了,顿时整个宴会厅到处都哀嚎之声,还有得哼着哼着嘴里就开始往外冒着血沫,眼瞧着就不行了。

“举起手来,要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哼”

正午的太阳光照很足,把长和殿的这个宴会厅照得明亮异常,站在大门口的是数十名警视厅的人。这些人全部手持枪支,直直的指着他。

“别过来。。。”

“站在那里别动。。。”

“再过来我们开枪了。。。”

“咔哒、咔哒。。。”

就在方远山带着一脸冷笑走过来的时候,那些警察还是没忍住的开枪了。心脏紧了紧的方远山,到底还是没敢试验自己的空间异能、让这波子弹射击在身上,而是直接把他们枪里的子弹给收走了。

“嗖”

走到前面的方远山、手中也出现了一把枪,直直的顶在最前面一位警官的脑袋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道:“你觉得是你的脑袋硬、还是子弹硬?”

在这位中年警察快要崩溃的神情中、他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枪支。然而就在他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传来,这位警视厅官员的脑袋如西瓜一样崩裂、眼中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amp;amp;amp;。。”

“%¥%%%%”

这一枪下去,围着方远山的众多警察一下傻眼了,等过神来这些守卫皇居的警察彻底爆发开来,也不管他手中的枪支了,全部朝着他扑了过来,试图靠着人多把他拿下。

这个时候的方远山闭上双眼、身子微蹲、脚下不丁不八,嘴里念道:“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

“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说经二遍,盲者目明。说经三遍,喑者能言。。。”

就在他和宫内厅警察对峙的时候,“樱花之木”的人派遣了大量高手从上野本部那边赶了过来。而在他开枪的同时,整个皇居已经被大内高手、樱花之木、警察本部、极道组织还有特工组织的人团团围住,数量不下五千人!

“说经一遍,东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说经二遍,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说经三遍,西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着“度人经”的方远山,整个人已经沉入了他的世界。这部被称为道家群经之首、万法之宗的道藏,原本是度人向善所用。但是他却度人往死,朝着极乐世界所去。

那些朝着方远山扑过去的警察、大内高手刚刚进入他身体两米内,整个人如陷入死海一般消失无踪。

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只要是进入方远山身边两米之内的,无论是人、物品还是其他东西,甚至连半空中的浮尘都不能幸免。

当大殿内还剩下不到一半人时,这些人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们大声的喊着、叫着,让那些还试图往前冲的人赶快停下。

当所有人都冷静下来往后退的时候,樱花之木的精锐终于赶了过来。这些浑身笼罩在阴暗当中的人、在进入后第一时间就对着方远山使出了飞镖、袖里剑、角菱等物;另外一些黑衣汉子看来也是接到了死命令,在日本的皇居“长和殿”里直接就开起了枪来。

“哒哒哒。。。”

“噗嗤噗嗤。。。”

“全其本年,无有中伤,倾土归仰,咸行善心,不杀不害,不嫉不妒,不不盗,不贪不欲,不憎不缀,言无华绮,口无恶声,齐同慈爱。。。”

站立在长和殿里的方远山,整个人如同黑洞一般,把所有的伤害、嘲讽、嗤笑、不屑、恐惧都吸收了进去。

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如一只灵巧的猫一般,身体在长和殿的门梁上快速的攀爬而过,跟着跃上拱璧的饰物,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柄锋利的短刃从他手中滑落、如一道闪电般刺向方远山。

“。。。。”

没有任何意外,当这个黑影靠向方远山两米时,身体诡异的消失不见,让屋里的所有人都跟着目瞪口呆。

“乓乓乓。。。”

数以百计的子弹朝着方远山身体上倾泻过去,然后他如平静的湖水一般,那些子弹都陷落了进去,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能溅起。

“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不能更生,轻诵此章,身则被殃。。。”

大殿里的景象相当诡异,一个口诵经文的男子,面对着成百上千的人没有任何的异色,自顾自的念着。

那个黑衣人没能对方远山造成伤害,甚至整个人都生死不知,这令很多人都开始趋步不前了起来。然而那些还遵循着古老武士道精神的樱花之木成员却没有任何的反应,继续派人朝前冲锋着。

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人,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大财团私人豢养的死士,在接到“险情”后自然也冲进了皇居来。这些人同样也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随着樱花之木的人一起冲了上去。

“上品妙首。十度人。百魔隐韵。离合自然。混洞赤文。无无上真。。。”

在他的诵经声中,这些人如扑火的飞蛾般、全部有去无,到了方远山身边时全部消失不见,没有任何的意外。

也许是看出了名堂,一个持枪的警察、出门找了跟三四米长的树棍,然后朝着站立在那里的方远山捅去,结果骇人的一幕出现了,那个警察连同树棍一起消失不见。。。

“中有度人不死之神。中有南极长生之君。中有度世司马大神。中有好生韩君丈人。中有南上司命司录。延寿益算度厄尊神。。。”

今天这一幕将注定成为很多人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梦魔,在日本的皇居长和殿里,方远山如一个道德高尚的圣人般,口诵度人经,把一切魑魅魍魉超度往生。这骇人的场景让得那些连死都不怕的樱花之木成员、死士都开始心生恐惧了起来。

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正跟妻子美智子在“长野县”看望孤儿的明仁天皇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另外日本首相菅直人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听说了。另外一位重要人物,日本现代特高科科长“北山大人”更是早就是知道方远山已经杀到皇居了。

“你们说怎么办?”

“这个人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我不建议再使用那些和平的手段,如果可能的话,直接把长和殿跟他一起埋葬在里面。我不相信他连炸弹都不怕!”

“你疯了,炸长和殿,亏你想得出来。一旦长和殿被炸,即使那个人被铲除了,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大日本帝国的罪人。”

“对不起千叶大人,是我鲁莽了”

这位穿着一身银灰色西服、说要把方远山炸死的中年男子,在听到主位上宫内厅总管大臣“千叶哲也”的话后,站起身鞠了一躬。不过在抬起头后说到:“那边的现场情况非常危急,连之前失踪的警察算在内、一共有一百七十四人无故消失了。就算不炸长和殿、事后我们恐怕也很难逃脱责罚。”

被称为千叶哲也的男人大概五十岁上下,一身黑色西服,面白无须,一张微胖的脸上满是疑惑。跟着转头朝旁边的男人问到:“北山科长,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方远山无缘无故的要到皇居那边去,他又跟我们有什么仇吗?”

脸色阴沉一片的“北山正一雄”、目光闪动了一下说到:“这个人行事不择手段,去年因为私人恩怨跟金刺国际的人在新宿那边大打出手,死伤无数。我们有间接证据表明、他参与了一起庞大的毒品走私案件。”

“哦,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逮捕他呢?还是说你有什么顾忌?”

听到千叶哲也的话,北山科长不急不缓道:“现在不是讨论那件事的时候,那个人正在长和殿大打出手,如果再不阻止他,一旦被媒体得悉、我们全要跟着倒霉。”

“不行就跟他谈判吧!问他有什么条件?”

“嘭”

北山正一雄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后激动道:“绝对不行,那么多人失踪了,而且根据现场幸存的人讲、他用枪打死一位警视厅的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跟这样的人妥协。”

千叶哲也眉头也皱了皱,看着他的侧脸问到:“既然北山科长不同意,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北山正一雄的脸上的肌肉动了动,跟着阴狠道:“让极道组的那些人给我冲,我就不相信所有人全部会失踪。”

“啪”

千叶哲也也跟着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不行这几年好不容易把极道的势力压制下去,万一他们借势起来,这个责任你担吗?”

说完千叶哲也不再跟他多言,身子朝着办公室门口快速走去,嘴里道:“就这样决定了,我现在赶去皇居。”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子呆愣的人。

千代田区皇居“长和殿”里,方远山如岳临渊、风不透、雨不落,任何的攻击手段对他都毫无作用,他就如一个人形黑洞般,把整个大宴会厅里数百人镇的动也不敢动,任由他在那里口诵经文。

“此音无所不辟,无所不禳,无所不度,无所不成,天真自然之音也,故诵之致飞天。。。”

门里门外看着的人谁都不能拿他怎么样,时间一长所有人都开始面面相觑了起来。有一个极道组织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火把,冲着站立在那里的方远山扔去。还是如之前一把,所有的东西只要靠近他身边两米处,全部消失不见。

这过来损失最严重的恐怕就要算樱花之木跟那些大财团的家臣了,前后冲进来不下五百人,然而到现在只剩下不到两百名,其余的人都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时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皇居终于来了几批重量级人物:明仁天皇、宫内厅总管大臣千叶哲也,日本警视厅警视总监,以及一众日本高官。

这些人不来也不行了,方远山就这么占据着长和殿不离开、这件事先不说笑料不笑料的,这么多人填进去了,到现在连人影也见不到,如果再不出面处理,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最重要的一点、皇居作为日本民众的精神象征绝不容失,除了谈判他们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十二点零五分,当明仁天皇在一众宫内厅保镖的护卫走下车时、长和殿里的人全部从另外一条路退出了皇居。

尽管日本天皇只是一个象征意义、没有任何的实权。但在外面任何人都会给他应有的尊重,所有人自动退避。那些拿枪夹棍的人更是早早的把武器给收了起来,自动的退开。

众星捧月走进来的明仁天皇、对于还在口诵经文的方远山不甚在意。今年已经七十多岁的明仁体态硬朗、精神矍铄,虽然满头的白发,但是没有给人任何老年人的感觉。

“无量匪得思。道海生波涛。法义同涓流。滋植成嘉苗。用以拯饥穷。教兴卫中朝。帝尊寿亿年。太平灭兵刀。稽首望玉宸。灵华散金毫!”

一篇“度人经”念完的方远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暗自感觉了一下,身上没有了师傅所说得杀人后涩涩的感觉。随后他把目光投向了身前身穿西服的老头,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你就是明仁?”

对于他直呼天皇名讳的话语、那些听得懂华语的人纷纷发声呵斥

“混蛋,天皇的名讳也是你可以叫的?”

“胆子太大了,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跪下向天皇磕头认错,要不然。。。”

“嗖”

对于这些还不清楚形势的近卫人员,他的答很简单,张开双手五指,那两个人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中,伴随着一声闷哼,两个人一下晕了过去。

“你。。。你简直胆大包天。。。”

“嗯?”

他的手段太诡异了,刚刚那两个人距离他足有十米远,却被他如“吸星大法”一般的吸了过去。现在见到他淡淡的目光扫过来,那个开口的人一下子把下半截的话给咽了去。

身体站得笔挺的明仁,眼睛看了一眼地上两人,见到他们还有呼吸,用华语一字一顿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上在早稻田我被人用狙击枪打了一,我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现在只好来找你了”

这件事是“特高科”内部的事情,这个明仁又怎么会知道?朝旁边的千叶哲也问了一句,见他也满脸迷茫的样子,不由问到:“能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吗?”

见到他脸上不似作伪的神态,慢悠悠的把事情讲了一遍,最后道:“把主使人交给我。还有菅直人,必须给我道歉,另外还要作出保证,以后我在日本期间不会受到任何的骚扰。”

那位宫内厅大臣千叶哲也眉头直皱,用英语道:“你凭什么让首相大人给你道歉?我看过你的资料,你是巴西远山集团的总裁,你今天在日本杀了人,你觉得这件事就能这么简简单单就过去吗?”

“哼,那我就告诉你我凭的什么。就凭我一夜间能把你们日本自卫队杀得干干净净,就凭我能把你们从日本首相一直杀到底,这个答案够吗?”

说完一句他才冷冷道:“如果在天黑前不把这个人交给我,我今天晚上就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段。”

“你。。。”

被他狠厉的话语吓住的千叶哲也,面皮上的神色很难看。

这边的方远山却转头朝明仁道:“作为一个客人,你不觉得应该给我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