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05章 魔鬼

日本的饮食文化源于华国,同样也颇有讲究,“先付”上了后,才是开胃前菜,接着才是刺身、煮物、烧物等口味稍重正菜。这些完了之后,再来一道菜爽口,最后以御饭以及甜点结束。

日本是个四面环海的岛国,所以海产品在宴席上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有明仁天皇和日本首相陪着用完午餐的方远山,等擦擦嘴放下手里的纸巾后,看着对面也刚放下筷箸的两人,笑着道:“这是我在日本吃过唯一一次还算爽口的饭菜,那些店里做的菜实在是难以下咽。”

明仁嘴里说了几句什么,在旁边翻译官的转述下道“只要方先生喜欢就好”!至于另外一个首相大人,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大家的立场不同,看事情的角度自然也不同,而且他还是杀上门来的恶客,更谈不上让对方喜欢了。

刚刚他的两个要求,后面一个在他展示“肌肉”以后也许有可能,但是让菅直人出来道歉,方远山想都不用想那是没可能的。所以他的做法也很简单,一分钟都没用、直接把菅直人从西边“永田町”的官邸里“请”了过来。

对于他这样惊世骇俗的手段,所有有幸见识过的人、不论嘴上怎么说,内心都是崩溃的。方远山的身手已经完全无视了防御,而且速度迅如闪电,最可怕的是、热兵器对他竟然没用,打过去的子弹犹如射向虚空一般。

“咣当”

说着话的方远山,突然“抱”了一个“大家伙”放在了餐桌上,这个大家伙的表面黑漆漆的,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冷意。最特别的是,这个大家伙的尾巴上还画了一个鲜红的骷髅头。

对面本来坐得好好的两个人,在看到餐桌上的东西后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子连连倒退着,嘴里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呵呵,不用紧张,我就是想让你们看看我的实力。当然了,这不算什么,你们好好看看这个房间”

“这。。这。。。。”

见到两人震惊的神色,方远山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嘴里淡淡道:“我可以在五分钟内把千代田区所有的地方都按上,把你们这些日本高官全部送上西天。而且不论你们躲在哪里都没有用”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被他抓过来的菅直人,接着道:“给你们看这些就是要让你们明白一件事情,我随时可以让你们下地狱,而你们却拿我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你们给我听清了,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以后我在日本再遇到类似的刺杀事件,我就把你们这些地方夷为平地。”

日本的天皇表面上看去没有任何的权利,但是要知道,日本老牌的三大财团掌舵人全是坚定不移的军国主义份子,他们对天皇的拥簇显而易见,要不然这个没有任何实权的天皇早就被废除了,哪里还会存活到今天?

给这两个人上了一课的他,手一挥宴会厅里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跟着道:“那个刺杀我的家伙人呢?”

站在他正前方的菅直人、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才用英语道:“对于北山正一雄的行为我感到很抱歉。对不起”说完对着方远山深深的鞠了一躬。

直起身的菅直人、朝着宴会厅方向挥了挥手,过了一会一个个子在一米七五,体型健硕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这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显得很镇定,到了方远山身边两米处时停下道:“我叫北山正一雄,在早稻田下命令开枪的人就是我。”

“你好像一点也不怕死嘛!”

听到他提到“死”字,这位“北山大人”的右手小拇指不自觉的动了一下,随后脸上带着一丝疯狂道:“我知道你想杀我,我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是你也有朋友、家人、手下,如果我死了,那他们就跟着一起陪葬吧!”

“嗖”

他的话刚刚说完、脖子已经被方远山捏在了手中,等拉到近前后才缓缓道:“你这是威胁我喽?那我告诉你,我这个人一向吃软不吃硬,所以你。。。给我去死吧!”

“咔擦”

当着明仁和菅直人的面、方远山活生生的拧断了这位北山正一雄的脖子,随后站起身冷冷道:“刚刚这个人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我知道你们日本人的间谍特工很多,如果事情真得走到了那一步,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年事已高的明仁天皇,尽管接连被恐吓,但是声音依然铿锵,冲着方远山用华语保证道:“方。先。生。请放心,我以人格做保证、他所说的事情不会发生。”

“哼哼,是吗?”

他本来想再说两句威胁的话,不过看着对方信誓旦旦的样子,他还是咽了下去,最后点头道:“那就最好了,希望你说到做到。”跟着整个人在长和殿大宴会厅里消失不见。

“。。。。”

“他人走了吗?”

“应该是的吧”

不确定的两人朝着长和殿外看去,只见方远山的身影在皇居里闪现了两下,跟着就彻底的消失不见。转头的两人都在各自的眼里看到了惊恐,这个人已经完全不受世俗礼法约束了。

“这个人已经无法无天到了这个地步,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常规的武器对他已经没什么用了,除非锁定他的居所,然后直接。。。”说着话、菅直人的手朝下狠狠的一挥。

“这件事你跟他们去商量吧,不过我提一点建议,在没有百分之百把握之前、一定不能再去惹这个人了。”

“我知道。。。”

出了皇居的方远山,一个人慢慢的走在车来人往的马路边,心里的感觉很奇妙,嘴角边也一直挂着微笑。想着刚刚一切发生的事情,他不自觉的抬起了手来,低下头看了一眼,嘴里呢喃道:“那都是我做的?”

刚刚在皇居里发生的一切、现在想来还是令他有点晕晕然,他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直接把菅直人从永田町的官邸里给拎了出来,而且还当着日本天皇的面杀人。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不管不顾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走在马路上的方远山,突然停住了身体,脑海里考虑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好像自己就是一个神一般,掌握着凡人的性命,生杀予夺都凭自己一念之间

突然方远山有点害怕了起来,不是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害怕,而是他自己的心里竟然没了任何的情绪波动,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上天要让一个人灭亡,必然会让他先疯狂,方远山已经感觉到自己心态渐渐的不受控制了,心底好像有一个魔鬼在驱使着他,让他不停的朝前走着,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就好比这的刺杀事件,按他原本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直闯皇居的事情来,解决的办法很多,但他却选择了硬碰硬这种很可能两败俱伤的一招来,甚至都没有任何的避讳。

站在大马路上的他,苦苦的思索着这头暴躁的“魔鬼”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是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