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09章 一百亿封口费

“房间里没人”

“人呢?混蛋,你们这么多人看着他,为什么让他给跑了?”

已经出了房间的两人,看着面前的两个官兵、心里满是愤怒。北泽俊美想到了什么,赶忙道:“那边基地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情?”

就在他问出口的同时,菅直人也想到了一个事情、方远山其人那鬼神莫测的能力。他竟然无缘无故的失踪、难保不是发现了什么。

“报告,大田区那边失联了!”

“不好,肯定是出事了。”

当他们知道方远山再次出现在皇居时,所有人的心里再次崩溃了。当紧急赶往大田区的地下基地、看到里面发生的惨剧后,菅直人眼前一阵发黑,随后一头栽倒了下去。

“首相大人、首相大人。。。”

“快、叫医生。。。”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下午几个人还坐在一起谈论和平共处的问题,到了晚上就再次生死相向了。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方远山毫发无损的坐在皇居里,而对面的人就多了很多。

不仅有天皇、菅直人、北泽俊美,还有跟他们穿一条裤子的几大财团派来的代表。

他们不来不行了,大田区地下基地里的超距离激光炮被人一锅端了。先不说损失有多大,但论这里面造成的技术外露、以及美国人可能施加的压力就够他们烦恼的了。

最后一点也是最主要的,坐在他们面前的这个“魔鬼”说了,如果他们不来的话激光炮就将瞄准日本重要的经济民生建筑。至于够打几次、那就要取决于他们制造的这个武器有多少能量了。

最后的话就是方远山吓唬人了,这种高科技武器、不用想都知道繁琐的要死,哪是说用就用的?而且这个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武器的东东、外接的设备都被分离了,你让他照着图纸装他都装不起来,还谈什么春秋?

不过日本的这些高官就不知道了,当发现基地里的那套超级武器全部失踪后、这些人全部慌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方远山不知道那个东西能打几发,但是他们却知道,里面的能量足够把半个东京全摧毁。要是这个灾星不顾一切的发射,那将是无可挽的灾难。

“你们说吧,到底打算怎么解决今天晚上的事情?”

少了水晶头骨的影响,方远山现在的脑袋非常清醒。他很清楚、一旦把这些人都杀掉,也许一时痛快了,但是引发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正如那个特高科的人所说,日本那些遍布在世界各地的特工间谍、会如蝗虫般朝他涌去。

如果他是孤家寡人倒无所谓,世界之大,以他今时今日的本事谁又能拿他怎么样?但是现在却不同,他有公司,有手下,有爱人,也有亲人还生存在这个世上。如果他不顾一切的痛下杀手,他们很可能都要成为牺牲品了。

虽然跟下午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双方的心态又不同了。下午是在方远山的逼迫之下做出的临时妥协,但现在双方处在一个微妙的局面。

方远山说什么杀光自卫队的人他们是不相信的,但是现在他在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把大田区地下基地里的东西全部运走,这样的手段真的有点恐怖了。和他那刀枪不入的手段一样,同样让人惊骇欲绝。

在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菅直人这位日本最高官开口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我就直说了。如果你把运走的仪器设备还给我们,我们愿意支付你一大笔钱,另外赔偿你在这件事里所受到的精神伤害。”

靠在椅子上的方远山,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想也没想道:“你觉得可能吗?那些能对我产生威胁的武器我是不会还给你们的,你们就不用想了。”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的东西很多,但不包括那件武器。”

说完一句的他跟道:“不用在那件武器上浪费时间了,你们还是考虑一下怎么平息我的怒火吧,我现在心情很不好,随时都有可能大开杀戒!”

对面的数十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由菅直人开口道:“好吧,那我们再退一步,我们愿意支付你一笔钱,希望你能忘记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事情。”

其实在那套激光炮被方远山运走后、菅直人他们最担心的还是美国方面知道日本已经研制出了反物质武器,一旦他们知道,那日本以后再想制造,那就困难重重了。

方远山只是拿走了样机,而制造激光炮最重要的东西“人”他却没有带走,所有的数据也安然无恙的保存了下来,他们如果想造的话,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双方的交流很少,说的话也非常的露骨,直接就是“钱”。方远山也没客气,狮子大开口道:“想用钱封我口?行啊,一百亿美金!只要你们给得起,我立马从这里离开,而且我保证这件事从我的脑海里遗忘掉。”

“我们同意,那就这么说定了!”

“。。。。。”

“尼玛的,你就是个傻蛋,怎么能把这么一块到嘴的肥肉给放掉呢?”

此时的方远山心里懊恼不已,他的眼皮子不算浅了,一百个亿以他现在的身价,除非把巴西所有的产业全部出售才有可能凑出来。但他忘记了,他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在世界上人均jdp稳居前三的国家政府。

见到对方眼也不眨的同意了,心里有点暗自懊恼的他,随后便道:“那行,给钱吧!”

一个进出军事基地、皇居、首相官邸、如同跟自己家一样的人,也不需要什么保证了。到了这个层级数,完全就是靠的信誉。方远山作为“恐怖”的代名词,他既然说过会守口如瓶,他们除了相信,还有什么办法?

两分钟不到那边已经转账成功了,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数字,方远山的手心一晃多了一部手机。

对面数十个人也早就麻木了,这样的人就算现在变个原子弹出来他们都不会吃惊的。

见到他盯着手机露出满意的样子,对面三菱、三井、住友几大财团派过来的代表互相看了看。随后异口同声道:“方先生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董事长希望跟您亲自面谈。”

这么一大笔钱、他不用想都知道是几大财团支援的。而且他也知道这些财团的首领找他是什么事情,站起身道:“跟你们董事长说,我还是那句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一百个亿了,后面加个零。有钱尽管来杀我。”说完不等对方话,他再次从皇居里失踪了。

一百亿美金,轻轻巧巧就这么拿走了,一屋子的人都有点傻眼。今天折腾了一天,死了很多人,到最后连激光炮都被人无声无息的从基地里运走了,甚至还赔了一百亿美金的“精神损失费”,所有人都有一种“作的什么孽”的感觉!

“首相大人,那我们就先走了。对了,我们董事长说了,希望这场闹剧到此为止。”

另外几个人说的话也大同小异,鞠躬之后退出了皇居。会议厅里只剩下三四个人,在互相看了看之后,跟着一脸颓然的各自离开,那里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收拾呢。。。

在日本又停留了三天,这几天方远山什么事也没做,就陪着小川爱子到处走走逛逛,第四天早上:“你。。你真的要走了啊?”

看着小川爱子哀怨的脸庞,他伸手捧住她的小脸,在娇嫩的嘴唇上使劲的吧唧了一口,随后才道:“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

听到她的答,方远山同样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把她搂到怀里紧紧的抱着,嘴里道:“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咱家现在也不差钱,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在方远山说要养她一辈子后,小川爱子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开来,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道:“远山君,你。。你再等我两年,等我毕业就做你的妻子。”

“呃。。。”

听到这话方远山有点呆,“妻子”这个词在他感觉非常的遥远,可是见到小川爱子还在等着他的答,他毫不犹豫道:“嗯,我等你毕业”

小川爱子虽然是个日本女孩,但在他心里的地位比较特殊。严格算起来她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而慕容婉她们都要算是“第三者”!

但是对方日本人的身份始终是他心里的一个坎,这是无来由的。看着小川爱子娇艳欲滴的红唇,他不自觉的再次捧了起来,等啄了一口后才道:“我想把你的国籍换到欧洲那边去,你觉得呢?”

小川爱子没有任何的犹豫,点点头到:“嗯,我听你的。”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

两个人抱了好长时间,直到广播里开始提醒登机时他才轻轻的松开了手。眼看着她的泪水又快下来了,他赶忙道:“不哭,要不我可把你带走了”

“嗯,我不哭”说着话小川爱子抬起手擦拭了一下脸庞,然后就这么看着三步一头的方远山朝安检口走去,一张娇嫩的脸庞上再次流下了泪水。

关于小川爱子的安全问题,方远山考虑的很清楚。日本政府应该很清楚自己跟她的关系,不过在他们没把自己干掉之前,对于小川爱子那是动也不敢动,甚至还会派人去保护她,以免她出事以后方远山迁怒于日本政府。

飞机在牵引车的拖拽下缓缓的滑向跑道,随后越来越快,最后猛一抬头冲向了高空。

方远山这个“灾星”终于走了,整个日本的相关知情人“奔走相告”,所有人就差喜极而泣了。他在日本短短几天时间里,给日本带来多大的损失、目前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是直接损失却可以算的。

首先被他讹走的一百亿美金是死的,然后激光炮加所有的载具以及配套设施,不算科研经费,因为这个还可以制造,单算制造成本就不下五亿美金。

然后还有皇居里二十三副华国明清时代的古画,那又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不过相比于以上两笔,这算小数字了。之所以单独说出来,主要还是方远山太卑鄙了,他一声招呼也不打,就这么把所有的古画弄走了,这才是最气人的。哪怕你明着要也行啊、谁还敢不给?

当飞机上空之后,菅直人这个日本首相再次怒火中烧。就在今天早上9点钟的时候,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开馆之后发现了一件惊骇欲绝的事情:华国展区里那些史前的石器、彩陶,商周的青铜器,汉代的陶器和画像石,魏晋南北朝的佛像,唐代的金银器和三彩,宋、元、明、清的瓷器和画等等,这些东西全部不翼而飞。

这件事让菅直人恨不得立刻发射防控导弹把他的座机给打下来,同时他也暗自恼怒不已,忘记当时少加了一条:从此以后不得到日本滋扰生事。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东京国立博物馆自然是开放不了了,当天早上就挂出了暂停游览的公告,随后又贴出了闭馆修缮的告示牌。。。

留下一地鸡毛的方远山,优哉游哉的坐在飞机里,至于他们会怎么想、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反正只要在没有把握把他搞死之前、那些日本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正大光明的当了一强盗的方远山、现在心情非常的好,看什么都比较顺眼。见到旁边有位戴着墨镜的亚籍女士在看杂志,他裂开嘴道:“嘿,你好”

旁边的女人没有理他,侧过身子把屁股朝着他。讨了个没趣的他、想了想又不由笑了起来。

前几天心态慢慢失衡的他、看什么都像是蝼蚁一般,感觉那些人跟自己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不过在把那个水晶头骨放在死寂空间镇压后,他的心灵慢慢的又恢复了清明。

“啧啧,杂志有什么好看的,我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见到旁边这位肤白侧颜美的女人还是不说话,抱着打发时间的方远山,面带微笑道:“哭你一起挖!”

“啊呢哈塞哟!”

“hello!”

“哇靠,原来是聋子啊”

“你说谁是聋子呢?你才聋子呢!我发现你这个人可真够无聊的,你是不是想泡我啊?想泡我你就直说,不用搞这些名堂!”

“呃。。。。”

被旁边女人连珠炮似的抢答、方远山一时间竟然没想起来说点什么的好。等过神来时才道:“那什么,旅途漫漫,找个人聊聊天而已。”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而且你长的很抱歉,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

从小长到大、即使那些不喜欢他的女孩也从来没用这么直接的话来拒绝他。竟然说他长得丑,这还真让他无以辩驳,想了一下才嘿笑道:“我这人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我心灵比较美,特别喜欢帮助人,一般人要是有什么困难找到我,我基本都是能帮就帮,所以总的来说我算一个好人。”

也不知道旁边的女人是不是吃了枪药,见他还在那里腆着脸自夸,不客气道:“好人就长你这样啊?这可真是少见。”

随后不等他答,跟着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帮助人,那我现在缺钱用,你能帮我吗?”

方远山朝她看了看,身侧一个chenel手包;右手尾指上一个硕大的钻戒不低于两克拉,而且以他的经验来看绝对是真品;再看身上,一水的国际名牌,就那翘起的脚上一双水晶鞋,他一眼就看到鞋面上的碎钻了。怪不得闪闪发光呢

“原来是阔小姐”

说着话他再看了看自己,套头衫、肥裤子、板鞋,别的就没了。要说也不差,全套下来也要两千块呢!不过跟旁边这个女人就不能比了,人家脚上那双鞋子镶的一颗碎钻都比他全身上下加起来都贵了。

自觉被人比下去的方远山,当下不乐意了,撇着嘴道:“我家镶地板的钻石都比你手上的大,就这样的也好意思带出来?”

碰到这么个“不要脸”的,旁边女人也算活久见了,好不容易压制住准备发飙的动作,深呼吸了两口,然后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道:“来,你倒是让我见识一下什么是镶地板的钻石。”

“嘿嘿,我怕拿出来你自卑啊!”

这个二十五六十的女人克制住快要暴走的情绪道:“没事,你尽管拿!”

“那我要是拿出来给你看有什么好处啊?”

“呼”

女人吹了一下额头上的秀发,随后问到:“你想要什么好处?”

“嘿嘿,我缺个四房太太,正好凑一桌麻将。”

“行啊,你拿出来吧!”

他把手伸过去,放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然后还摊开示意了一下,等合起来后猛得又松开了。

旁边本来不屑一顾的女人,在不小心见到他手上的“钻石”后一下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