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17章这是地狱

“关闭舱门”

“打开进水器”

“对,就在你的右手边,黑色按钮那个。。。”

岸上的工程师副手在视频仪器里指挥着方远山操纵潜水器,看到方远山手忙脚乱的样子,他的脸上一片黑线。

操作潜水器那都是要经过一系列陆地培训的,不过方远山是客户,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等人只要尽到提醒的责任就行。

“方先生,潜水器的氧气只够一个小时所用,请在氧气到达警戒线的时候上浮”

“我知道了”

驾驶舱里的方远山一边答着、同时手里也没有停下,按照无线通讯里的指示一步步的操作,这艘还没来得及命名的潜水艇慢慢的沉入了科帕卡巴纳的海底。随后越来越深、当海水完全淹没了潜水器时,岸上的一群人停止了聊天,一个个聚到了视频通讯仪那边。

从古自今人类对大海就充满了好奇,探索的脚步也从来都没有停止。近现代更是发明了各式各样的船只、潜艇,深海机器人等等,来进一步的了解它。

方远山会游泳、但也仅限于会,最常用的游泳方式是狗刨式。可能是第二和阿诺德一块去亚马逊丛林留下的阴影,他对下海下河挺抗拒的,主要是那个牙签鱼给他印象太深了。一想到它们喜欢钻有眼的地方,他就菊花一紧。。。

之所以要买这个潜水器、除了用作逃生、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寻宝。香江那边包宏图已经去实地勘察了,作为总投资人钱他不缺,但是吸引客人入住的东西他才找到了一个赤城山宝藏。这对于他的宏伟目标显然只是杯水车薪

还有一个原因、陆地上的宝藏都是国家所有,他私人挖掘了以后难免打嘴仗,虽然他不怕、但也麻烦不是?但是大海里就不同了,只要他找到宝藏地点,凭他的四维图像还有空间收取,打捞简直是轻而易举,而且还不会被人找后账。

五米、十米、十五米。。。潜水器慢慢的沉入了海底,这边是浅海,天上的光照还很充分,使得水底里面也非常明亮。坐在潜水器里的方远山、头戴着耳麦,眼睛看着面前蔚蓝的海水,透明的防护罩在水流折射下幻化出一道道五彩的缤纷。

“吗的,这可真是太爽了”

这艘小型潜水器长度大概在六米左右,高度两米五、宽度不超过3米,在无边的大海里简直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不点。

在欣赏了一会外面的景色之后、他才开始试验起自己的能力在海底的应用。在对着耳麦说了几句之后他就切断了与地面的联系、同时把视频也关闭了。

现在水深为16米,压力对于潜水器来说基本等于没有,把潜水器调到悬停状态,然后他从椅子上起身了。顺着旋梯爬到了舱盖旁边,抓住下面的把手缓缓的拧动了把手。

“呼”

深呼吸了一口气,等调整好状态之后、空间收取也已经准备好收取海水了。

“咔擦”

舱门被推了开来,汹涌的海水朝着下面的方远山猛扑而来,他在第一时间就准备好了收取海水。然后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上面的海水好像被什么无形的物质给顶开一样,始终都没能落下来。

他伸出手在半空中撩了一下、什么也没有,然后他往上走了一步、海水被这无形的物质继续朝外面顶开。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些海水对他有伤害,所以他的空间防御自动形成了,把他保护在了里面。等站到潜水器的外壳上时、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空间领域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两米的防御圈

呆愣愣的看着两米外的海水,好一会之后他才想起了什么。

“我。。。我艹,这样我岂不是可以在海底畅游了?”

兴奋的方远山在激动之下、连潜水器的舱门都没有关就跳了下去。洞门大开的深海潜水器在没了他空间防御的保护下,海水一下子漫了进去,跟着闪烁起阵阵火花,一架几百万美金的深海单人潜水器就这么报废了。

得意忘形之下的方远山,一直落到了海床上时才发现头顶上空的情况,嘴里跟着冒出一句“握草”,随后就没了。。。

相比于几百万美金,可以在海底随意的行走这件事才他目前真正关心的。空间领域只是保护他不受伤害,至于海床上松软的泥沙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整只脚都塞进淤泥里的方远山、脸上没有任何的懊恼,心里全部被激动给塞满了。

这件事再次给了他一个提醒,也许不单单是海水,甚至是地心的岩浆、滔天的洪水同样对他无效。

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个问题,空间可以帮他抵御岩浆的侵袭,至于岩浆的热浪、还有滚动的洪水带起的流动性能不能抵挡,那就是一个未知数了。不过从惠灵顿那边的试验来看,这些东西应该是没办法的。

站在海床上的方远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电,话说这个东西也挺危险的,给他来个几万伏刺激一下,他能在瞬间被电成烤人干。

“要不有空试试?”

“咦。。。”

打了个寒颤的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处境。落地是落地了,问题是怎么浮上水面这又是个问题,总不能就待在水底吧?这边还好、靠着海滩,他两个移动就到岸边了,这要是在大海深处、他往哪里移动?

试着用空间移动往上面挪了10米,不出意料他开始慢慢的再次沉入了海底。不过这却给了他一个提示,他可以移动到海面上、然后直接搭船离开。

一个人站在海床上想着,突然想到这个空间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承受深海的压力?要是不能承受、那所有的设想都不成立,他还是要去买潜水器。

四维图像在海水里看了看,四百五十米的探测距离让他能很清晰的看到海底的情形。各种鱼类在缓缓的游筏着,高低不平的海床上也有各种鱼虾缓慢的爬行着。

见到这一幕的方远山、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笑意,随后利用四维图像定位、展开空间移动朝着深海方向慢慢移动而去。

这里是大西洋近海岸,而大西洋平均深度达到了3600多米,在大西洋与加勒比海之间最深的“波多黎各”海沟更是达到了恐怖的9219米深。

在海底忽隐忽现着的方远山,在行进了不到两公里以后、再次发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情。在海底他的空间移动没有了100米的束缚,他四维图像目力所及的地方就是他能到达的地点。

这下他兴奋了,使出全力从近海不足五十米深的水域、快速的朝着深海方向移动而去。四百米、八百米,一千六百米。。。

在渐渐远离了浅水区后,四周的海水漆黑一片,他的双眼早就失去了作用,完全靠的是四维图像。在立体图像下、海水里变得更加丰富多彩了起来。

四维图像早就探测不到海面上的情况了,他的胸口也开始感觉到外在无形的压力、那股压力好像随时能把他压爆一般,骇然之下他赶紧往海面上移动而去。在连续几下之后他终于突破了海平面。。。

夕阳的余晖中,海平面上缓缓的游筏着数十艘海船。船员聊天的聊天、瞭望的瞭望,还有的正用吊桶打水清洗甲板。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艘船上的船员惊呼道:“嗨,你们快看,那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个男子的叫声、船舷上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很多人都不满的大声道:“杰瑞,你在大呼小叫什么?我们怎么什么也没看到?”

“我。。。我刚刚看到一个人从海底下冒了出来,然后又沉了下去。”

“哈哈。。。杰瑞一定是昨天晚上撸多了,所以导致他眼花”

“是啊杰瑞,这个鬼地方怎么会有人呢?”

被众人一顿嘲讽的白人小伙子,挠了挠脸上的粉刺,随后不好意思道:“也许是我看错了。”

被“看错”的方远山,此时已经从海面上缓缓的沉到了海底。深度他已经测出来了,大概在2800米左右,这就是空间被动防御目前能抵抗的最深水域。

再次站到漆黑无边的大西洋海底,他的脚踝踩在淤泥里面,裤管早已经湿透,刺骨的寒意透体而入,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心情。虽然只能下潜两千八百米,但是这已经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了。如果日后他的空间再次进化,深海的压力很有可能对他完全无效

占据地球百分之七十一的海水一直是人类的禁区,但是想到这个禁区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对他打开方便之门,这让他在震惊的同时也欣喜若狂、恨不得仰天长啸一番。

已经没什么好试验的了,海底的压力对他威胁不大,而他又有空间移动、完全可以在潜水层移动。另外他也发现了一个事情,深海潜水器还是有必要买的,但是这要换个方法了,那些电子设备、动力、外接通讯仪器一概不要,他只需要强大的抗压能力就行。到时候他用空间移动带着潜水器在海底跑。。。

一想到自己“穿”着个潜水器外壳就可以在海底畅行无阻、他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不过在程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他迷路了

他在移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记住方位,而他本身也没什么方向感,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往哪去了。在空间了看了看,总算找到一个指北针,大概算了一下海岸线的方位、然后才开始前进。

在这漆黑的大西洋近海底,方远山一个人类靠着空间的加成、肆无忌惮的狂飙着,这一幕骇人的场景如果被外人知道,那将是惊天的。不过这个秘密只能永远的深埋在心底了,哪怕是再亲密的爱人他都绝对不会透露的。

当熟悉的海床出现在眼底时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中间有好几次他都偏移了方向。等到了潜水器沉没的地方时、他转了个方向朝着海滩方位移动而去。

现在应该是傍晚六点多钟了,海滩上的人群少了一点,不过那也只是相对的,慢慢浮上水面的方远山、入眼尽是各色比基尼女郎在海水里畅游着,害得他换了几个方向都没能找到一个无人区。最后只能把衣服收了、装作游客一般从海底露出了头。

这边是3号别墅附近,在游艇码头那边还有一群人在等方远山的潜水器浮上海面。想到潜水器已经报废了,他顿时一阵无语。不过想想也只是电子设备坏了,整艘潜水器造价最昂贵的保护壳可没有任何的问题。弄出来卖废铁也值个几十万美金啊!

想归想,他可没再过去丢人现眼了。刚刚下水的潜水器就被他给玩坏了,这要是过去了、还不得被那些人在心里笑话一顿?所以很干脆的他转身家了。。。

到家以后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才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打电话通知那边的人。

今天一天事情繁多,中午到的家连屁股都没捂热就急急忙忙的赶去了公司,随后又跟弗兰克他们商议事情,他的肚子早就饿了。打电话问了问安妮,她已经留在公司吃了。在等白蕊这个不速之客来后、两个人就开饭了。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有什么好说的,食不言、寝不语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

感觉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没什么存在感的白蕊,一个人气哼哼的吃着饭,等了很长时间也没等到他的答。等再抬起头时、这个身价不菲的富豪拿着汤匙唏哩呼噜的喝着汤呢。

已经情债缠身的方远山、在冷静下来后也觉得自己在飞机上的行为有点过分了,等放下汤匙后朝着对面的白蕊认真道:“首先我要说声对不起,我在飞机上的行为给你带去困扰了。”

“然后呢?”

“你应该清楚,看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这只是男人的通病。而对于一个‘小有家财’的男人来说,这个毛病尤其重。而我很不巧,两个毛病都有。”

“你想赶我走?”

听到女人这么直白的话,方远山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道:“咱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你有你的生活、而我有我的世界。你有私人party、出国shopping,阿拉斯加滑雪,而我的世界则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每天都在经历着血肉横飞,你一定不会想看到的。”

听到“血肉横飞”这个词语,对面白富美的手指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手指握紧之后又松了开来,好一会才到:“我不怕,我就是想感受一下与众不同的生活。”

“感受个屁,有他么什么好感受的!劳资跟你好说歹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里是南美,死人就跟家常便饭一样简单,也许你出门就被人先jian后杀了,尸体随意的抛在街头,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啊。。。你不要说了,我不听我不听,反正我不相信”

见到她捂着耳朵闭着眼睛大喊大叫,方远山一下站起了身,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道:“闭嘴”

等对面的白蕊被震住以后他才皱着眉头道:“劳资再跟你说一遍,这里他么的是南美,死人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也许你在科帕卡巴纳看到的都是碧海蓝天、高楼大厦,那是因为你来到了巴西唯一一块净土,别得地方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死亡和受伤中挣扎着。”

“啪”

打了个响指的他叫过了一位保镖,随口吩咐道:“准备直升机,咱们去尼特罗伊市”

摆出气势的方远山可不是一位娇小姐能承受的,白蕊前一秒还打算撒泼打滚呢,后一秒就脸色煞白了。不过方远山根本没理会,拉着变成一只鹌鹑的白蕊就朝屋外走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7号别墅天台上、一架直升机缓缓的旋转了起来,吹得天台上的落叶纷纷起舞。

直升机载着方远山两人加一个保镖、一个驾驶员四个人,在空中转了个头后朝着里约城方向快速飞驰而去。

地面之上本来只有两辆越野车在飞驰着,但随后加入进来的车辆越来越多,到了最后不下三十辆。

带着耳机的白蕊大声喊道:“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劳资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巴西,等看完之后立刻滚华国。”

“你。。。”

几十公里路程在直升机的飞驰下,没用二十分钟就到了。等地面人员到达之后,方远山带着白蕊从大厦天台上走了下去。

他们现在在里约东面的“尼特罗伊”市,这里是小偷、ji女、du贩、诈骗犯、杀人犯的天堂。来到这里以后你会发现仿佛跟现代文明脱节了一般,到处都是贫民窟、低矮破旧的二层小楼,路上也尽是一些面色颓废的流浪汉和瘾君子。

“这。。。这是哪里?”

“这是地狱。。。”说完方远山带着白蕊朝着远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