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35章 无人机(二合一大章)

“唐刀”一词是我国隋、唐代四种军刀制式的总称,并非特指某种刀,也不是仅指唐朝这一段时期。

就好比方远山现在手中的这把石墨烯覆盖的唐刀,他就是唐刀里的一种:陌刀。

陌刀总长158厘米,刀柄处足有20厘米,可以双手握;刀身最厚的地方有15mm,刀尖部分呈狭长型。由于内里是钛合金打造,所以重量只有4公斤,相对方远山来说有点轻。

不知道为什么,掺了石墨烯之后刀身整体变成了黑色,连刀口也是同样如此。拿在手上轻轻的劈砍了一下,一道幽光在空中划过,同时响起一片空气被割裂的破空声。

“怎么样方,还满意吗?”旁边的安德烈盖姆笑意盎然的问了一句。

“造型看起来还行,就是不知道硬度怎么样?”

盖姆教授笑眯眯的从旁边拿了两块钛合金的边角料,递过来道:“来,试试看!”

他也没客气,花了这么多钱这么多功夫,要是弄出个残次品他还不得气死?左手捏着手中一块足有一厘米厚的钛合金板块,右手的长刀狠狠斩了过去。

“咻”

破空声再次传来,他的左手轻轻一震,手中的灰白色板块就被切下来一块,掉在地砖上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

把手中的边角料递到眼前看了看,上面的切口非常光滑,仿佛切的不是钛合金、而是一块豆腐般。看了看手中陌刀的刀口,别说卷刃了,那仿佛镀上去的黑色都没刮掉一星半点。

随后他又在实验室里找了两块铁板、一块钢板,全部是一斩而过,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最后他从“腰部”抽出了那把临时打造的钛合金长刀,毫不犹豫的碰撞到了一起。

“桄榔。。。”

“好,非常好!”

石墨烯覆盖的陌刀硬度让他非常满意,这样的刀配合上他骇人的速度力量、那真是如虎添翼。

把刀放到旁边的桌上,然后他才看向了地上的木箱子。盖姆教授亲自把箱盖打开,首先把头盔递给了他,然后把战甲的零部件一件件的从里面拿了出来。

首先当然是试试硬度了,如果部件承受力不够,一颗子弹就打爆,那还有个屁用?

“乓乓乓”

把头盔固定在支架上面,然后也不顾盖姆教授有点变色的脸,直接掏出枪来一阵猛射。打完一个弹夹后他走上前取出头盔看了看,上面别说痕迹了,连皮都没掉一块。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

见到他满意,旁边的老男人盖姆教授也非常高兴,笑眯眯道:“需不需要再试试了?”

“很好,不用了”

按照盖姆教授的指导,他把石墨烯打造的战甲从头到尾穿戴好。据他所说、就这么一套战甲光定制费就高达100万美元。之所以这么贵,主要是这套战甲可不是光用来穿着玩的,因为方远山还要用它来战斗,所以各种问题都要考虑到。

比如各零部件的结合点,比如舒适度,甚至他要求加得那几个倒刺的位置都经过电脑模拟,以确定在实战当中能给敌人予以最大的伤害。

“咔。咔。咔。。。”

当把头盔插入脖颈上的卡槽里后,方远山走动了两步,很神奇的一件事,本来坚硬的钛合金部件、在掺入石墨烯之后竟然有柔韧性,没有一丁点金属块覆盖在身上的感觉。

“嘿,方,过过瞧瞧,是不是非常的帅气!”

说着话盖姆教授已经帮他拖过了一个全身镜,只见镜子里的方远山全身都包括在黑色当中,全身没有一丝一毫暴露在外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感觉肉眼看过去、镜子里的自己有点迷迷糊糊的,好像视线都有点扭曲一样。

当他把这个疑惑提出来后,旁边的盖姆教授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用来干嘛,不过你既然说在实战中用到,所以我给里面添加了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

“一种新型涂料的原始液剂,它可是很神奇的哦!”说着话盖姆教授走到了墙边,然后把灯光调暗了下去。

“哇靠,这是什么东西?”

“嘿,别紧张,它只是欺骗了你的视觉神经而已,不信你摸摸看!”

方远山当然不紧张,之所以惊呼出声、只是因为在灯光黯淡下去以后,他整个人竟然变得影影绰绰,如果不仔细看得话、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还站了一个人。

“真是太神奇了!”

叹为观止的方远山、嘴里不自觉的呢喃了一句。墙边的盖姆教授也适时的把灯调亮

“很可惜,这样的涂料液剂还是不能进入规模化生产。这次也只是一个实验,不过看来效果不错。不是嘛!”

“是的,非常好。不,简直是太棒了!”说完他裂开嘴大笑了起来。

刚刚盖姆教授的灯光虽然调暗了,但也是只是相对的,如果做个比喻的话大概相当于傍晚天将黑不黑的时候。这样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在大白天,配合上他的速度,基本就跟隐形差不多了。

盖姆教授给他的这个惊喜实在是太意外了。这样的一身战甲就不说实用性了,光这个能力就已经值票价。

没有在英国这边耽搁太多时间,拿到战甲的方远山当天傍晚时分就离开了这里,然后乘飞机赶往了摩洛哥。

之所以要先走一趟英国把装备拿上,主要是这么长时间的经历告诉他,任何时候都不要麻痹大意了。要不然后果往往会是血的代价!

如今以他的实力,只要不是那些大威力武器直接对着他轰,基本性命无忧了。抱着这样的态度,他要好好的会会这个一直隐藏在黑暗里的庞然大物,看看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下午乘的飞机,由于误点,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八点多钟才到摩洛哥。根本就没做停留,出了机场他打了个车直奔东部城市,在半路上他就下车了,然后从空间里倒腾出一辆大马力越野车,朝着边境城市开去。

他的目的地在非洲北部的撒哈拉大沙漠里。撒哈拉沙漠约形成于250万年前,是世界第一大荒漠,也是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该地区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其总面积约900万平方公里,容得下整个美国本土。

根据那个神枪手努尔瓦的讲述,他曾经执行任务去过的地方就在阿尔及利亚的“哈西麦斯”高原。这里常年被黄沙覆盖,加上终年的狂风肆虐,别说人了,连那些沙漠动物在这里都不能生存。

一路狂飙,码表始终停留在150迈上,等穿过黄沙覆盖的边境城市“布瓦南”以后就是阿尔及利亚了。

沙漠地区除了高低不平的沙丘之外,别的一无所有,特别是离开附近的城镇之后,有得人甚至都能患上眼盲症。因为所有东西都是黄色的,连一抹绿色都看不到,时间长了别说方向了,连车都不知道朝哪开。

再看看车速,到了阿尔及利亚之后,降到了不足80码。这里别说柏油路了,连个平整的沙丘你都找不到,车子在这样高低不平的沙丘上行驶着,开得稍微快点都可能翻车。

漫天的黄沙加上炙热的高温,要不是车里有空调、方远山都感觉自己能被烤熟。

车轮压扎着黄沙,扬起一抹抹风沙,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一路朝着“哈西麦斯”高原杀去。。。

撒哈拉沙漠气候由信风带的南北转换所控制,常出现许多极端。它有世界上最高的蒸发率,并且有一连好几年没降雨的最大纪录。气温在海拔高的地方可达到霜冻和冰冻地步,而在海拔低处可能会有世界上最热的天气。

位于阿尔及利亚中北部的“哈斯麦斯”高原就可以算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这里年平均气温高达四十八度,烤鸡蛋算什么?如果是旅游鞋放到这边的石头上,保证给你烤化了。

不过方远山没享受到这个待遇,他开到这边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三点钟,一天中可算是最凉爽的时候。

努尔瓦没给他具体的坐标,就连“哈斯麦斯”高原也是事后他根据附近的地形推断出来的。

没有坐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这个势力庞大的组织既然在这边有据点,那就肯定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他有四维图像,而且探测距离高达四百五十米,只要这些家伙还在这里,他就能把他们找出来。

连续赶了两天路,在太阳升起来前方远山躺在房车里眯了一会,等温度渐渐升高、他自动苏醒了过来,看看手表已经7点钟了。从空间里拿出几份热腾腾的饭菜吃了起来,要是此时有人看到的话、非得目瞪口呆不可。

在撒哈拉沙漠里,这样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方远山吃着两个炒菜、还外带一份海鲜汤,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吃干抹净,掏出根烟抽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灵深处总有着一种大战即将开始的感觉,所以他也不急,香烟抽完之后还在车里的马桶上上了个大号,等神清气爽之后才把房车一收、换了一辆越野车在“哈西麦斯”高原附近搜索了起来。

这里到处都是黄沙,卫星导航都很容易迷失方向,他很干脆的找了一个指北针顺着方向朝前开去,路途之上始终也没见到努尔瓦所说的高山。

一直开到中午时分,沙丘下面除了沙子还是沙子,连一个生物都没看到,更别说什么地下基地了。

不过他一点也不气馁,要是那么好找到,这个组织干嘛把基地设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根本不需要特地的寻找,就这么开着四维图像,车子保持在75到80码之间,等到了“盖拉拉”高原时他转了个方向朝着东南方向开去。

黄沙、黄沙、还是黄沙,这里什么也没有,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沙子,长时间盯着一个颜色看有点累的方远山,干脆停下来休息了一会。

“噗嗤!”

刚喝一口水的方远山突然喷了出来,就在刚才他的眼角余光好像看到了一个黑点从天边尽头飞过,这么远的距离他可以很肯定不是什么飞鸟之类的东西。

“飞机?”

想到这个东西的他立刻坐直了身体,手一翻把矿泉水给收入了空间,然后挂档起步朝着东北方向追去。

开了足有半个小时,就在他以为刚才是自己眼花时,突然地平线一处山峰出现在了眼底,这下他兴奋了起来。跟努尔瓦说得一模一样,哈西麦斯高原真有地方能看到天边的大山。

意识扫了一眼整齐摆放在空间里石墨烯战甲,黝黑的陌刀静静的躺在旁边,渴望着跟自己的主人征战四方。

“小宝贝别急,很快我就会让你一展身手。”

说着话的他,眼神却是冰冷的。想到当初在巴西的时候、安妮被对方灌水刑,他的战意一下燃烧了起来。嘴角带着一抹讥笑道:“你们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只会躲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算计着,从来也不敢光明正大的一战。既然这样、那我就杀上你们的老巢。”

这里算是撒哈拉的腹地了,说它是千里黄沙都算少的,别说火箭弹大炮了,放个核弹估计都没人听见。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的精神高度集中。他还没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万一被对方用几发巡航导弹给锁定了,那可实在是不妙。

望山跑死马,从天边出现隆起的山峰时算起,他足足又开了大半个小时,始终都没能靠近那个山峰一点,而那个基地他也没找到。

“吗的,你们可真能躲!”吹着空调冷风的他,嘴里嘀嘀咕咕着。

就在方远山开着车四处乱转的时候,这个撒哈拉沙漠某个地下基地却有人注意到了他。

“长官,有不明身份的人靠近基地,请问该怎么办?”

这个地下基地占地庞大,而且各种先进的设备仪器到处都是,在宽大的幕墙前面,数百台液晶显示屏在转换着一个个场景。在接到通讯员的问询后,外间一个穿着土黄色作战服的男子走了过来,看着视频里某个一直在转悠的黑影道:“把镜头拉近!”

就在巨大的液晶屏幕里,方远山的车子清晰的出现了,不过由于他放下了遮阳板,所以看不到他的模样。要不然以这个基地里的设备、估计在一瞬间就知道他是谁了。

“像迷路的吗?”

不像,这个人在附近区域已经徘徊了接近一个小时。而且我追踪到他是从盖拉拉那边来的,说明他原本有机会离开这里,但是他却没有。”

“哼,不管了,通知清道夫,让他们解决掉!”

“96,这里是指挥部,有不明身份的人闯入,建议抹除。重复一遍。。。”

“收到”

一群正在无聊打着牌的家伙、听到通讯器里的声音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样的家伙他们一年不知道干掉多少个,绝大部分是迷路了的,还有一小部分就是心怀不轨的。

其中一个穿着黑色军服的男子走到墙边,对着一排电脑操作了一会,随后在电脑上出现了一架无人机。指挥部那边的图像已经接驳了过来,这个男子如打游戏一般的控制着无人机朝视频里的方远山飞去。

当双方还有数公里远的时候,无人机的左右翼翅下面射出了死亡的怒焰。

“哒哒哒。。。”

“嘭嘭嘭。。。”

汽车前挡板在子弹的射击下乒乓作响,而射向前挡玻璃的子弹则被他的空间防御给收走了,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

“你们出现了吗?今天让你们好好尝尝劳资的厉害!”嘴里嘀咕着,油门却使劲的踩到了底,朝着无人机开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嘿,这个家伙的车子可真结实,竟然连印记都没有。那就让你尝尝我小宝贝的厉害。呜呼”

玩上瘾的男子干脆从旁边拿过了一副手柄,等连接上后整个人跟着无人机的飞行轨迹摇摆着,同时嘴里还大声的叫喊着。

“哇哦,漂亮,给它屁股上咬两口”

那边一群还在打扑克的男子听到他的大呼小叫声后,停下了手里的游戏,齐齐走过来问到:“吉姆你大呼小叫的在干嘛呢?”

“瞧瞧,你们瞧瞧,这个家伙的车子好像用了什么了不得的新型材料,连小宝贝都撕不破它的防御。”

一旁的人在看了会后,突然其中一人大叫道:“不好,那个家伙是冲着我们基地来的。”

“吉姆快别玩了,发射导弹。”

“ok,听你的”说完这个吉姆狠狠的按下手柄上的红色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