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39章 探查

秘鲁位于南美洲西部,面积为128万平方公里。北邻厄瓜多尔、哥伦比亚,东界巴西,南接智利,东南与玻利维亚毗连,西濒太平洋。海岸线长2254公里。另外安第斯山纵贯南北,山地占全国面积的三分之一。

不过同样的,作为毗邻亚马逊丛林的大国,雨林也占据了相当大的地方。同时亚马逊河也贯穿了大半个秘鲁的国土。

此时在秘鲁亚马逊河和“马拉尼翁”河交接的地方、一行数十人正在缓慢的前行着。这些人穿着丛林绿军装,身上背着武器,脸上画着浓重的油彩,在走动之间还在相互攀谈着。

“头,你有没有考虑过退休的事情?”

走在中间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咧着嘴用一口美式英语道:“暂时没想过。不过现在的生活蛮好,虽然有危险,不过也只是相对的。如果一直保持现在状态的话,我想退休的事情应该是五六年之后吧!”

了一句的男人,跟着问到:“大卫你呢,你有没有考虑过?”

“我曾经幻想过,说等赚到足够的钱之后就退休,然后在夏威夷、加勒比海晒太阳;又或者找几个漂亮的女人一起出海海钓。”

走在末尾的一个男人“哈哈”笑道:“大卫,你的梦想也是所有男人的梦想!”

“哈哈,斯帕克,我现在的梦想变了,我更想跟着老板在各个国家多走走看看,那样在我老去的时候会有更多得忆。”

“大卫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梦想会变吗?因为老板把我们带入了一个从来不敢想象的世界,以前的梦想对现在的你来说已经是唾手可得,你自然不会再去留恋。”

“哈哈。。。”

一群男人在危机四伏的亚马逊丛林里开怀大笑着,丝毫没把远处正在虎视眈眈着的丛林猛兽放在眼里。

笑过之后一位身高在所有人里算是最矮的男人奇怪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老板哪里不对劲?”

“怎么啦?”

“我的意思是这老板出去的时间好像有点长啊!虽然老板总是会单独离开我们,但是这的秘鲁之行是他亲自制定的计划,他怎么会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失踪了这么多天?”

这群人是到秘鲁探路的尖峰小组成员,而说话的男人正是杰森。在听到他的话后,抹着油彩、只剩两只眼睛露在外面的斯帕克也疑惑道:“是啊,今天都一个礼拜了。按照老板的性格即使赶不来应该也会给我们一个电话的,这怎么连讯息都没有?”

“噗嗤”

走在前面开路的壮汉一刀把挂垂下来的蟒蛇截为两段,随后说到:“中年我跟琼森联系过,那边也没有老板的消息。”

走在中间的弗兰克抬手看了看手表,随后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去!”

一行人做了几个标志、并且在这里布置了一些仪器后就开始呼叫直升机。等了在秘鲁东部山区的基地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连续巴西总部,询问老板的踪迹。

要说很多人也都在找方远山,比如安妮。哥伦比亚刚刚被打下来,所以很多事情还需要他做中间人帮忙联系,不能什么事都去找总统桑托斯吧?

丁翰墨也在找他,国内上层应该是听说了他的事情,很多人辗转找到丁安民,希望他帮忙跟他牵个线。而丁安民联系不上他,只能又去问自己的儿子!

还有香江的慕容婉也有事找他,自从哥哥去了巴西一趟来后,整天就催着她赶快定下日期结婚,这样一个手段通天的妹婿要是不抓牢放跑掉,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另外巴西政经界的人,世界各地跟他有过接触的,还有他数百号的心腹手下到处都在找他。

最烦恼的要算琼森了。老板的行踪一直以来他是最清楚的,哪怕暂时的联系不上也没事,因为没什么需要他处理的首尾。而且这个老板还算靠谱,以前每离开之前都是把事情处理好了再走的,没像这一样、留下一大堆的尾巴。

当再一次接到弗兰克从秘鲁那边打过来的电话时,琼森显得相当的无奈,再次复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后”、他赶往了兰斯的总控室。

地下2层的总控室归兰斯全权负责,而且他现在的设备也早已经鸟枪换炮,大型服务器设备就不用说了,方远山还给他配了两颗私人卫星,都是高价买来的二手卫星,不剩余的年限都还可以。

除了这些硬件设备外,他主张“请”过来的数十名顶尖技术人员同样不可小觑。这些人在某些方面也许略逊兰斯一筹,但都在自己所熟悉的领域有所建树。

要说这样的人才什么也不缺。你说名,去那些跨国网络公司都是技术主管一类的人才;你说利,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缺钱,随便到哪里捞一票就够他们潇洒三五年的。

所以由方远山授权,尖锋小组的人出马,把他们一个个都逮了过来,一通“大棒子”下去、再让他们看到他通天的能力之后,这些人立刻老实了。

而且话说头,方远山给得待遇也不差,年薪就不说了,凡是这些人想到的东西、用到的设备全部大笔一挥:买!

在经过方远山这个霸道老板的“教育”之后,这些人都“弃暗投明”,老老实实的给他打工了。

“噼里啪啦。。。”

“啪啪啪。。。”

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占地庞大的2层里此起彼伏,有得在玩游戏,有得在网上聊天打屁,有得在攻占某个美女的私人邮箱,玩得不亦乐乎。

“嗨,琼森,怎么啦?”

“我想问你一个事情,你可以找到老板的行踪吗?”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问了几句基本资料、兰斯立刻转过身拍了几下手掌,等所有人停下来后他大声道:“立刻行动,找出一个叫布鲁斯山得男人,我要知道他一个礼拜前的行踪。”

“老大、收到!”

“三号五点四十分到达英格兰曼彻斯特市区,六点五十五分失去踪影。。。”

“四号上午八点二十一分到达摩洛哥阿加迪尔机场,随后驾车从10号公路达到布瓦南。。。”

“还有吗?”

“他走得是小路,阿尔及利亚边防没有监控,卫星图像看不清楚。”

“老大,在hassfchai公路那边看到车子,按照他行进的方向应该是往东部的撒哈拉腹地而去。”

站在这些技术人员身后看着的琼森、脸上满是疑惑,他搞不懂老板怎么会去了那边?

“丝丝丝。。。”

就在身后看着的琼森,突然其中一个技术人员的彩色的液晶大屏幕变成了一片雪花,见到这一幕的兰斯奇怪道:“怎么事戴维?”

“老大,阿尔及利亚东部的视频资料全部消失不见。”

“丝丝。。。”

就在这时、刚刚查到hassfchai公里的技术人员,他的电脑也变成了一片雪花,随后他的电脑如水一般的快速刷频,跟着变成了数十条白色印记。

“我的电脑废了!”

“吗的,阿尔及利亚那边怎么会有这样得高手?”

屋里见到这一幕的人,脸色全部变了。这些人都是电脑高手,包括琼森这个电子专家也对电脑不陌生,他同样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老板一定在阿尔及利亚那边遇到了什么了变故。。。

希腊“爱情海”的南海岸,下午两三点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两条交汇而过的渔船上、两个渔民在打着招呼

“伍尔夫老爹,今年的渔获收成好像不怎么样啊”

“是啊,看样子政府明年又要禁止捕捞了!”

“突突突”

路过渔船上的人在打了声招呼后、快速的朝着远处的海面驶去。被称为“老爹”的伍尔夫高不过一米七,体格瘦弱,两只手臂包括脖颈往上呈现出暗红色,一张被海风吹皱的橘皮脸上满是皱纹。

看着船中央网箱里稀稀拉拉的渔获、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天色,天边尽头眼看着又黑了下来,估计很快会有暴风雨来袭。叹了口气的伍尔夫还是没有同别人一样继续出海,而是朝船舱里喊了一嗓子道:“伊娃,起网去了!”

“知道啦爸!”

船舱里一位看起来二十岁上下的女孩子了一声,启动船只、挂档、操舵,一连串动作显得娴熟无比,随后“突突突”的响声传来,海水瞬间搅起一**浪涛,这只小型渔船在转了个方向后朝着远处的海岸线驶去。

站在船头的伍尔夫看了一会之后就走了驾驶舱里,进去后伍尔夫从挡风玻璃下面拿了一包香烟过来,从里面抽出一支点燃后说到:“明天你和尤兰达去一趟集市,把钱送过去”

“这么早送过去干嘛,过两天再去吧!”

“早点送过去,头我还有点事拜托他们呢!”

“好吧”

开着渔船的女孩子脸上皮肤同样不怎么好,不过应该很少直接在阳光下暴晒,所以没有如她的父亲那般呈暗红色,算是健康的小麦色,甚至胸前沟渠里的皮肤显得很是细嫩。

父女两就这么聊着天,等到了私人海港边、有那出海来的人纷纷和他们父女俩打着招呼。有那嘴碎的还调笑到:“伍尔夫,你把你女儿嫁给我,以后你就不用出海打渔了,我供你那傻儿子吃饭。”

“呵呵,伊娃还小,等过几年再说吧!”

“哈哈,怎么会小呢?我看刚刚好!”

“咚咚咚”

说着话一行人跳到了他们的渔船上,高邦的防雨靴踩踏在铁质船帮上发出一阵脆响。

“哇哦,瞧瞧,伍尔夫老爹这可是大丰收了。你们看,这么大一只龙虾,能卖不少钱呢!”说着话,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捏起了网箱里一只张牙舞爪的龙虾“惊呼”道!

“啊哈哈哈。。。”

一群人见到男子手中的“大龙虾”后、顿时哈哈大笑,出来的伍尔夫站在一旁陪着笑,至于驾驶舱里的女孩子则是气得呼呼喘着大气,但却不敢出去跟他们理论。

“嘿伊娃,你的老爹说要把你嫁给我,你觉得怎么样?”放下龙虾的男子、走进驾驶舱里嬉笑着问道。

“哼”握着方向盘的女孩子把头扭向了一边,鼻孔了哼出了声。

“啪”

这个男子刚把手搭到她的肩膀上就被打了下来,这个男子也不气恼,笑嘻嘻的说到:“我都跟你老爹说好了,头就把你嫁给我。知道吗,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个大大的钻石戒指,城里好多小妞想要我都没送给她们。”

“我不稀罕,你送给她们好了!”

外面的伍尔夫见到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顿时急了,转过身就要过去,另外三四个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嘴里笑嘻嘻道:“老爹你这是要去哪啊?”

“你们。。你们。。。”

眼看着驾驶舱里的男人对他女儿开始动手动脚了,被气得快疯掉的伍尔夫、转头在甲板上看了看,见到一柄长长的鱼叉后立刻冲了过去,等拿起后握在手里怒极道:“我跟你们拼了”

“嘿嘿嘿,你们瞧,老爹生气了”

“你个老东西还想翻天不成?”

说着话一个男子上去劈手夺下了他手里的鱼叉,然后一脚把他踹倒在了地上,跟着握住鱼叉对着网箱里的一条深海鲈鱼叉了过去。

“哗啦啦。。。”

网箱里的鱼受到惊吓以后顿时蹦跳了起来,那条被叉住的鲈鱼在鱼叉上面剧烈的挣扎着,但被倒刺勾着始终挣脱不开。

“哈哈哈。。我的水平不错吧?”

一行人照例在渔船上找了会乐子,随后就自顾自的离开了。坐倒在甲板上“呜呜”哭着的老男人、感受到肩头上的搂抱后抬起了头,擦了把老泪后说到:“伊娃,我们到四号码头去吧”

“嗯”

渔船发动之后离开了这个设施齐备的码头,朝着人烟稀少的北海岸开去。到了这里以后妇女两开始搅动轮盘起网,拖拽在渔船后面的网被渐渐的收了过来。

女儿被人欺负、自己却无力保护,这让伍尔夫非常的自责,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黯淡,精神一直有点恍惚,直到旁边传来一阵惊疑声后才茫然到:“怎么啦?”

“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伍尔夫赶忙走到后桥板看了看,幽黑的海水下面好像是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拖网里。

见到这一幕伍尔夫也顾不上自责了,父女两快速的搅动轮盘把网给收起来,等网收到一半的时候他们已经看到了,海水里面真有一个物体,而且看样子像是人。

“这。。。”

右边的伊娃被这一幕吓住了,朝对面的父亲问到:“要不要通知警察?”

作为一名打了几十年鱼的渔夫,伍尔夫什么没见过?年轻的时候在海里遇到死尸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他还算镇定,嘴里到:“先拖上来看看”

两父女齐动手很快把网收了起来,除了一点点鱼虾之外,网里面真有一个男人。不过非常奇怪的是这个男人的脸色不像是在海水里泡了很长时间的尸体,甚至他身上的衣服也像刚刚才湿透的一样。

渔民多少都掌握了一点急救的知识,当把这具尸体抬上后甲板时、伍尔夫探手在“尸体”耳后摸了摸,过了会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道:“这个人还有生命体征”

“啊,他。。。他还活着?”

“是的”

嘴里答了一句,体格瘦小的伍尔夫手里也没闲着,把他身上的黑色外套解了下来,在见到他胸口裹着的一层白色纱布时,嘴里说到:“看他这样应该是受了很重的伤。”

伍尔夫只懂一点急救知识,见到地上男子还有生命体征、想了想道:“伊娃,你打电话让镇上派救护车过来”

“爸,要不。。。要不我们就把他送到岸边吧?”

听到女儿的话,这位老男人想起了什么,叫救护车是要钱的。老男人考虑了一会道:“既然被我们遇见了,那就是海神的安排。去打电话吧”

等女儿离开后,蹲在后桥板上的伍尔夫在地上男子的身上检查了起来,浑身上下除了脖颈里戴得一个墨绿色的挂坠外、什么也没有。

男子的外套已经湿透了,不过他身上有伤、所以伍尔夫没敢再动他,就这么守着他等救护车过来。

时间没太长,等救护车过来后父女俩又帮着医生把男子给送上车。考虑到自己还要把鱼给处理掉,所以伍尔夫让自己的女儿跟着救护车去了镇上。。。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