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40章 道尔顿·李

“嘻嘻,黛布拉,听说你的男朋友昨天让你没能下床,是不是真的啊?”

“他要是有这么猛,我早就答应他的求婚了,怎么会拖到今天?”

“不会啊,我看他长得挺结实的,还能满足不了你?”

几个女护士在病房里小声的调笑着,而房间里的病床上只有一位病人,这位病人的旁边还趴睡着一位女人。可能是其中一位护士的声音有点大了,病床上躺着的男子眼睫毛动了两下,干裂的嘴唇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却没能说出来。

过了会等护士整理完病床离开后、床上的男子动了动右手的食指,指间够到了一缕头发,他轻轻的拽了拽,那位趴在病床上的女人被人拽了两下头发后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揉了两下眼睛,等彻底醒过来后她左右看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哪里。等见到病床上的男子睁开眼睛之后,这个女人一下站了起来,开心道:“你你醒啦?”

“我我”

“你说什么?”这个脚上还穿着雨靴的女孩正是伊娃伍尔夫,见到床上男子嘴唇不停的动着,她凑过脑袋问了一句。

“iwhereiam?”

听到他说的是英语,女孩用希腊文了句“你现在在医院”,然后女孩赶忙道:“你等一下,我去叫医生!”

“医生医生,他醒了”

没过一会一位四十来岁、暗白肤色的女医师跟着伊娃走进了病房。这位足有80公斤以上的胖医师,脸上带着不耐烦的神情边走边道:“叫什么叫,死不了!”

来到病床前、伸手撑开他的眼皮用小手电筒照了照,然后厌烦道:“张开嘴巴”

见到床上的男子行动迟缓,她朝旁边的伊娃吩咐道:“掰开他的嘴巴”

等她照做后,这位胖医师又照了照他的舌苔,随后直起身子掏出记事本写了点什么,随后又走到旁边的监测仪前看了看,随后朝伊娃问到:“他叫什么名字啊?”

刚刚被医师训斥了一句的女孩,不好意思道:“我我也不知道,这个人”

“不知道那就通知警察吧,让警察过来处理!”这个有着一头浓密黑发的胖医师、打断她的话说到,跟着就准备离开了。

也许是潜意识,床上的亚籍男子在听到“Αtuo?a”这个词后,瞳孔微微的缩了缩,随后放在床边的右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抬了起来,抓住女孩的衣角拽了拽。

有所感应的伊娃朝自己的衣服看了看,顺着那只手掌朝前看去,当四目相对之后,女孩从那双漆黑的眼里看到了焦虑、紧张,甚至还有一丝恐惧。

“是啊,他是从海里捞起来的,说不定是逃犯、又或者是被仇家追杀的!”

灵光一闪的伊娃瞬间想到了很多事情,同时心里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如果不报警那自己家就要承担他的医疗费;报警的话虽然可以减少很多麻烦,但是看到那双哀求的眼神伊娃终究是没忍心。

“希望我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心里默念了一句、随后又朝床上的男子看了一眼,在他绝望的眼神中,女孩叫住已经转过身的女医师说到:“他是我家的一个远方亲戚,好像叫道尔顿李。”考虑到他是亚洲人,伊娃还帮他加了一个东方的字。

“你不是说不知道嘛,怎么现在又想起来了?”

“我”

刚刚准备解释两句的伊娃,门口的女医师人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嘴里还不忘交代道:“行了,你帮他把钱交了吧我讨厌亚洲人”随着最后一句似有如无的嘀咕声、女医师已经离开了病房。

“呼”

长这么大都没说过谎的伊娃,一张略带稚气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呼了口气后朝病床上的男子说到:“我帮你把钱交了,头你身体好了可要还给我家。”

床上的男子在那位女医师离开之后、脸上变得面无表情,对于伊娃的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镇上的医院里住了三天,由于床上的亚籍男子没有医疗保险,而且他的伤都是那种需要静静修养的内伤,最后在问过医生之后,这位被起名叫道尔顿李的男子被接到了小渔村!

“啊”

听到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蹲在门口抽着香烟的伍尔夫问道:“医生怎么说的?”

正站在屋前修补渔网的女孩头也不道:“据医生讲他的脑部受过很严重的创伤,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至于以后能不能好、那就看他自己了!”

听到自己女儿的话,伍尔夫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跟着眼光朝远处的大树下看去。那里正有个小伙子蹲在那里,一脸的白痴像,双眼死死的盯着一窝蚂蚁看,嘴角不时的往下流着口水。

家里本身有个傻儿子,现在又多了个“白痴”,伍尔夫感觉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作了什么孽,要不然老天为什么这么惩罚自己?

“啊”

屋里面传出的叫喊声打断了伍尔夫的思路,在把手里一根香烟抽完之后、他站起身道:“伊娃,好好看着他们两个,别让他们到处乱走,我出海了”

“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吧?”

“不用了,你在家照顾他们吧”说完伍尔夫这个老男人就出了家门

这里是希腊南部一个偏僻的小渔村,住户本身就稀少,再加上现在的年轻人都到大城市去工作了,所以人更少。要不然屋里的亚籍男子没日没夜的惨叫早就有人找上门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眼小半个月过去了,那位被伍尔夫从大海里捞来的亚籍男子道尔顿李的头疼病也好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没日没夜的发作,不过有时候还是会疼得满地打滚。

“你叫什么名字啊?”

“what&039;s诱rname?”

“idon&039;tkno”

听到一如既往的答,伊娃的脸上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只是嘴角却不由得撇了撇。跟着连比带划的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

这位脸上已经长满胡渣子的亚籍男子“道尔顿李”摸了摸胸口,随后点点头道:“好多了”

“are诱sure?”

“yes”

听到他的答,伊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意味,随后一本正经的用英语、加希腊语再加比划道:“你。要吃饭。要干活要帮我父亲去打渔!”

“ok”

听到他的话,伊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跟着又连比带划道:“你是一个黑户,没有身份证”

说完女孩拿出了一个蓝色的塑料片给他看了一下,然后指着他的胸口晃了晃食指道:“你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如果被polie查住了,over”

伊娃两手一摊道:“do诱undetand?”

“yes”

“呼”女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嘴里轻轻的呼了口气。

这个男子除了没有身份证明、还有不会希腊语之外,伊娃觉得一切都非常好。

据医生讲他身上的肋骨断了六根,身体各种明暗挫伤多达几十处,还有小腿骨裂。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过了半个月不到,他全身上下除了脑子之外,别得地方竟然恢复如初。要不是他死活都不肯再去医院,伊娃真想花点钱带他到医院再去检查一下看看。

还有这个男子的理解能力非常强,基本她说什么他都能一遍听懂,甚至她有感觉,再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希腊语他肯定也会讲。

等傍晚父亲来之后,伊娃把自己的打算跟父亲讲了一遍。这段时间伊娃留在家里照顾两个病人,伍尔夫独自一人出海,已经感到有点力不从心了。现在听到他愿意出海帮忙,心里还是很开心的,笑着问道:“他的身体不要紧吧?”

“嗯,他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好!”

“那行,明天去看看。”

知道明天“李”会跟自己出海打渔,伍尔夫显得特别高兴,晚饭的时候难得的拿出了一瓶酒来喝了起来,甚至还给他倒了点。

桌上伊娃边吃边给他灌输起海上捕鱼的各种禁忌来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