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42章 心底的魔鬼

“这里是希腊,属于欧洲联盟体”

“什么叫欧洲联盟体?”

“欧洲联盟,简称欧盟。总部设在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是由欧洲共同体发展而来的。创始成员国有6个,分别为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该联盟现拥有27个会员国,正式官方语言有23种。”

伊娃连比带划的给“道尔顿李”讲解着一些世界格局,虽然有点累,不过她表现的却很开心。这种基础知识除了那些躲在人迹罕至地方的人,一般人谁不知道?

而伊娃作为一个落魄渔民的女儿、无论是见识还是学历在年轻人当中都属于贫乏的,甚至她除了母语之外都没能掌握其余的语种,这在希腊现今的年轻人当中是非常少见的。

尽管她不漂亮,知识不丰富,也没多少见识,但是作为一个女孩、该有的一点为人师表的虚荣心她还是有一点的。现在见到这么一个“聪明的白痴”、她顿时滔滔不绝的给他讲解了起来。

伊娃没看到,当她说到世界各国的风光、还有风土人情地貌的时候,旁边道尔顿李的眼睛竟然在发光,那是一种渴望和向往的神采。

“世界四大最古老的国家分别是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和华国,其中最早迈入文明时代的是古埃及,而唯一的文明未间断过的国家就是华国。华国有四大发明,有万里长城,听说还有一个什么秦始皇兵马俑的,可惜我只在书上看到过。”

走在集市上面,伊娃用英语手册和道尔顿李两人做着交流,但是大多数时候她还会夹杂着希腊母语,而旁边的李也没有露出迷惑的神态。

“whoami?”

听到他的问题,伊娃抬头看了眼“李”深黑色的眼眸,无奈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idon\‘tknow!”

“我。。是。。哪里。。。人?”

“你。。。你怎么讲希腊语的?”

伊娃惊讶了一下,不过见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只好用英语夹杂着希腊道:“你是亚洲人,那边的国家很多,至于你到底是哪国人我也不知道。”

“china”

伊娃还是两手一摊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试着说说华语!”

希腊位于巴尔干半岛,全国面积不到2万平方公里,也就华国的鞍惠省那么大,人口不到1100万,耕地面积只有23%,橄榄和橄榄油是其最著名特产,其它山地因为土壤贫瘠偏酸不宜种植,所以是西欧比较穷的国家。

而这里是希腊圣彼得罗斯南部一个叫“piresi”小镇,这里远近都是小山,山上没什么风景名胜,海岸边的沙滩也不够细腻,这样的地理环境自然没什么外国人过来旅游,间接造成当地的经济在希腊国内也是倒数末尾的。

希腊的两极分化特别严重,尽管岛屿众多、绝大部分风光秀丽,但是富的富死、穷的穷死。有钱人开豪车、住别墅、包女人,没钱人只能靠着政府发放的救济金度日。

“piresi”小镇就是这样的情况,见到旁边的道尔顿李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华国人,所以她想找个亚洲人跟他交流一下以便确认,可惜找过来找过去、路上连一个疑似外国人的人种都没看到。

伍尔夫来的时候交代过女儿,别带他到那些可能遇到熟人的地方,同时也交代她别给他灌输太多外面世界的知识。这其实也是间接的告诉女儿、他想把道尔顿留在小渔村。可惜伊娃的心思没那么复杂,听不出自己父亲的意思。

两个人在集市上走了一会,到了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候,右边一家卖廉价服饰的商店,又看了看上面的招牌、伊娃高兴道:“look这是华人开的。”

听到她的话,面无表情的道尔顿眼睛顺着伊娃所知的方位看向了这家商店,门里面有几个像当地人的在挑拣衣服,还有一位亚籍妇女在热情的比比划划着。

见到这一幕他也没说话,就这么直直的走了进去,后面的伊娃楞了一下,心里冒出个念头“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随后摇摇脑袋也跟着走了进去。

见到有客人进来了,那位华人妇女用半生不熟的希腊语招呼道:“二位随便看看,喜欢什么竟然试试,保证物美价廉”

进来的道尔顿也不话,就这么呆呆的站在旁边等着。那位华人妇女在跟旁边的两三位客人说笑了几句后走了过来,笑着问到:“这位先生怎么啦?”

“whoami?”

这位华人妇女应该是懂得一点英语,在听到他的话后楞了一下、随后满脸笑容道:“这位先生开玩笑了,你是谁我怎么知道?”

旁边的伊娃比划着用希腊语道:“你能跟他用华语交流几句吗?他想知道自己会不会说华语!”

“啊呀,你怎么不早说啊?想听华语还不容易,我现在说的就是华语,小伙子你能听懂吗?”

眼神呆了呆的道尔顿,随后点点头“嗯”了声,用熟练的华语问道:“可以多说一点吗?”

眼看他们两人在那里交流,旁边的伊娃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干脆去看店里的服饰了。按照道尔顿的身材给他选了两件合体的衣服,最后又在地上的框子里挑了几条四角内裤。

虽然是海边长大的,但是伊娃的性格却没有大大咧咧的,拿着男式内裤让她显得很是不好意思,偷瞄了店里几位客人一眼,见到没人注意自己她才呼了口气。随后她又有点气恼,怪自己大惊小怪,以前不是也帮父亲和弟弟买过?

可能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也可能是这家店像老板娘所说的那样物美价廉,反正店里的客人一直都没有停过,在原来的几位客人离开后、外面又陆续涌进来好几批,还想跟老板娘再交流几句的道尔顿,无奈之下只能跟伊娃离开了。

之前的道尔顿就是一张白纸,他的脑海里是空的,什么也不会去想。不会思考“我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到这里”之类的问题。

但是在伊娃交他开船的时候他想起了“我是谁”这个问题,不过在小渔村的生活却慢慢的让他淡忘了这个念头。直到刚刚那位华国妇人告诉自己是华国人,并且很肯定的告诉他,他的口音是华国北方几个省市的。至于到底是哪里她就听不出来了

“你在想什么?”

“我。。。”听到伊娃的话,道尔顿嘴唇动了动,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来。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是伍尔夫父女两从大海里捞起来的,按照伍尔夫的话说,如果没有他、自己一定会死在海里。还有后来在医院里的那一遭,心里一直有个意念在提醒着他,一旦?来了,他的下场会很惨。虽然他连?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但他本能的对这个词很抗拒。

索性伊娃没有揭穿他,还帮他交了医药费,这让他心里非常感激。

他失去了记忆不假,但他不是白痴,他也有感情。虽然他现在很想到那个妇女口中的“华国”去寻找自己失去的记忆,但人家一家帮助了他,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你。。你是不是很想去寻找你的过往?”

这句话伊娃是用希腊语说的,而且很小声,但是旁边的道尔顿还是听到了,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旁边的伊娃只见到他点头,脸上的表情有点黯淡。这些日子以来有他在家里,父亲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多,以前的愁眉苦脸在父亲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了。包括她自己也是,虽然两人语言不通,每天说的话加一起不到十句,但她还是非常开心。

“叮铃铃。。。”

就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身后一阵自行车的急促响声传来,她还没做出反应,一旁的道尔顿眼疾手快的已经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同时伸出手死死的抵住了疾驰中的自行车。

这里是直行通道,而且又是一辆狂奔中的山地自行车,速度可想而知。但就是这样的冲撞之力也禁不起他的随手一抵,而车上的骑行者也借助惯性砸向了两人。

道尔顿的神经反应非常快,即使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反应迅速,松开车子后单手就把他接住了

从道尔顿怀里离开的伊娃,在掠了两下头发之后就准备离开这里,然而旁边的地上却传来一声愤怒的指责声。

“嘿,你们难道就准备这样离开吗?”

“你。。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现在却弄坏了我的自行车,你还问我想怎么样?”

顺着他的目光、伊娃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这是什么牌子的自行车伊娃不知道,但是看其精美的做工一定不便宜。可惜刚刚在道尔顿接住男子的时候松开了车子,让自行车的手柄狠狠的撞在了柏油路上,使得上面的塑料握柄撞掉了好大一块。

旁边的道尔顿李在看到男子气急败坏的时候,贴在裤缝上的指头动了动,心底有一头魔鬼好像呐喊了一句:拧断他的脖子!

“我。。。我没钱赔你!”

使劲的控制着手掌,随后道尔顿一言不发的朝前走去,旁边的伊娃也想跟上去。戴着骑行头盔,背着山地包的男子一下急了,嘴里道:“别走。。”说着话手还上前试图去拉住他们。

“呼”

已经往前走了两步的道尔顿、突然转过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在男子手舞足蹈之下把他提往了半空。

“呕。。呕。。。”

“嘿。。道尔顿,stop、stop。。。”

被他举着的男子身高在一米八以上,体格健壮,目测在75kg以上。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还是被他轻巧的举到了半空,随后他的眼珠泛出了一丝血气,手掌也开始慢慢的发力,眼看着就要把这个男子给活活掐死了。

旁边的伊娃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使劲的拍打着他的后背道:“道尔顿,stop、stop,你快把他杀死了。。。快放开!”

被举到半空的男子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本来还在挥舞着的手臂也开始慢慢变得无力了起来。

“嘭”

眼看他要杀人了,伊娃在焦急之下抽出旁边不锈钢垃圾桶中的套筒,狠狠的拍打在了他的后背上。在连续拍了两三下之后,道尔顿的眼睛里的血丝才开始慢慢的退却。当反应过来之后才手一松把男子放了下来

“呕。。呕。。。。”

男子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干呕着,双手还不停的揉着脖颈,那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让他的脸色在充血之后又变得苍白无比。

旁边的路人已经有人开始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了,伊娃一看赶忙松掉垃圾桶,拉着道尔顿的手就开始朝前狂奔。

“呼。。呼。。。”

两个人在小镇的大马路上狂奔了一会,随后又绕了几个圈,从一处私人住宅区里穿过。等远远的离开那个街道之后,伊娃扶着胸口剧烈喘息道:“你。。。你。。。”

“我。。。i\‘msorry。”

有心想说他几句的伊娃,怔了怔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一会才揉着肚子直起腰道:“verygood”

“嗯?”

见到他不解的样子,伊娃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眼泪都跟着出来了。随后也没给他解释,自顾自的朝前走去,不过脚步显得非常轻快

跟着伊娃带他去买了两身衣服,又去买了一点生活日用品,还带着他吃了一顿快餐,在太阳快要落山前才去取摩托车朝海边渔村驶去。

接下来的日子又变得平淡无比,道尔顿每天跟着伍尔夫出海打渔。而伊娃就留在家里收拾屋子,洗衣做饭,顺便照顾她那个智力偏低的弟弟尤兰达,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但又从从容容

“伊娃,你说要不要帮道尔顿去弄个身份证的?”

听到父亲的话,伊娃朝远处的道尔顿看了一眼。一米七五的个子,赤膊的上半身露出精壮的肌肉,线条匀称。在站起来的时候腰杆挺得笔直,而当他弯腰收拾渔网的时候、后背的弧度又是那样性感,看得伊娃脸色不由红了红。

伍尔夫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动了春心,用夹着香烟的右手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自顾自的道:“我昨天去打听过了,埃德蒙他们有路子能入籍,不过需要不少钱。”

听到父亲有办法让道尔顿加入希腊籍,伊娃一下子过了神来,瞪大眼睛道:“真的吗?需要多少钱啊?”

“这个数”说完伍尔夫竖起了左手食指。

“一万欧?”

“十万”

“啊,要这么多?”惊呼了一句的伊娃、右手不自觉的捂住了嘴巴。

伍尔夫又挠了两下头皮,有点烦躁的说到:“这个价格已经非常便宜了,而且也只限于元旦前。听说年后政府要出新的移民条例,到时候想入籍更加的困难。”

“可是我们没那么多钱啊,怎么办?”

“我还有一万欧,还有给你准备的结婚钱,这些加一起不到三万欧,可还是差了好多。而且钱还不能用光,我们必须留下点现金还欠款。”

听到父亲在那里念叨着,伊娃的脸上飘过一丝红云,眼睛又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宽阔的肩膀。

可能是家里来了新的“客人”,她的弟弟尤兰达显得很开心,没事就爱围着道尔顿转。他也不恼,还不厌其烦的一遍遍交他各种渔具的使用方法,看得伊娃发出一阵会心的笑意。

随后想到身份证的问题,她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道尔顿毕竟是黑户,天天这样躲躲藏藏的也不是个办法,万一被警察抓住了,不仅道尔顿要被遣送国,甚至搞不好。。。想到某种可能的她,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没有别得办法了吗?”

听到女儿的问话,伍尔夫又不自觉的去挠头发了。其实以这些天他的观察,适合道尔顿的工作真是太多了,他力气大,身手敏捷,而且看样子还会功夫。

这可不是伍尔夫胡乱猜测的,而是前几天他亲眼见到的。

那天他照例停靠到了四号码头,当时他正跟鱼贩子过磅,而道尔顿在收拾完船上的东西后就在码头附近转悠着,结果碰到了那一伙经常欺负他的混混。

跑码头的都知道,吃海的人可不光会打渔那么简单的,没有一定的武力值,要是在海上碰到了,被人黑吃黑的杀死、那就是白死。举个简单的例子,把你杀了,绑个大石头扔进大海,警察连尸体都找不到,只能算失踪人口。

正是因为这样,中大型渔船上面请点“打手伙计”那是太正常不过了。简单说出海了就是海员,不出海了就是混混,没事聚在一起滋扰生事、调戏调戏妇女。那也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伍尔夫没钱没势,但他有个“漂亮的女儿”,而且还要经常跟着伍尔夫出海捕鱼,自然就被那些混混盯上了。

眼看伍尔夫接连躲了他们一个月,出海归来的一伙人、在一号码头那边没找到伍尔夫,所以在收工后就在各个码头之间转悠了。

也算他们倒霉,没看到伍尔夫、反而见到了在附近闲逛的道尔顿李。一伙人没见过他,而且感觉他有点奇怪,不像渔夫、不像游客,也不像附近的居民,甚至都有点不像希腊人。

这伙人无聊之下就上去找他麻烦了,先是口头调笑几句,随后就上手推推搡搡。远处见到这一幕的人也认识那伙混混,不想生事之下就在远处看热闹。然而接下来一幕却让他们眼珠都差点吓掉。

只见那个经常跟着伍尔夫的年轻人、一手一个,把他们当做小鸡崽子一样抓在手中乱舞,对于那些踢打就当做挠痒痒了。随后有个家伙找了跟铁棍来,试图攻击他。结果自然不用说,人没打着,反而被道尔顿劈手夺过来狠狠的抽了一顿,最后在他们震惊的眼神中,把直径超过五厘米的实心铁棍拧成了麻花。

这样的手段吓得那些连黑社会都算不上的混混屁滚尿流,跪地磕头求饶,并且发誓再也不敢过来后才被放走。

现在的伍尔夫就在这样痛并快乐的日子中过着,一方面希望道尔顿留下来,同时每天都在担心有人看出什么然后去举报。

在心里考虑了一会之后,他眼睛一亮,嘴里不由到:“有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