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45章 地下黑拳赛

“道尔顿,对。。。对不起”

听到伍尔夫的话,走在他身边的道尔顿嘴角抽动了一下,露出一个不算笑的笑容。

伍尔夫这个没什么见识的渔夫还想对他说点什么,但碍于自己也不会说英语,一脸的纠结郁闷。

旁边的道尔顿李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搂住他的肩膀,自顾自用英语道:“不用想那么多,是我自己愿意的。如果没有你和伊娃,也许我已经死了。”

伍尔夫不知道他在讲什么,只是脸上的神色始终不好看。一方面为自己把道尔顿带到镇上自责,一方面也为他以后的生活担心着。

刚刚在小酒吧里、那个埃德蒙说了,如果道尔顿不同意帮他干活,那他的身份证就别想了。至于以后警察会不会找他们麻烦,那他就不知道了。

其实这话就是变相的威胁: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酒吧,我就去举报道尔顿是个偷渡者。

伍尔夫心里明白,李不仅是个黑户,而且搞不好身上还背了什么案子。在听到男子的威胁后,他认怂了,只能听凭“李”的想法。

他现在还记得,当那个埃德蒙说出“警察”这个希腊单词的时候,对面李的神色非常吓人,眼珠子在一瞬间就红了,那种眼神他认识。当年他老婆难产时死掉的时候,他在拽住医生衣领的时候应该就是这种表情:那是要杀人的前奏。

不过总算还好,他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随后双方通过交谈达成了一致。道尔顿李帮埃德蒙做事,不过不归他管,有事的时候可以通知他,没事的时候他还是到小渔村。

当晚上伍尔夫把这个消息告诉伊娃的时候,女孩好像早就知道一样,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这个从海里捞起来的男人,从他表露出来的一切都可以知道,在没有失忆之前一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这样的“潜龙”爱情海是困不住他的。

当天晚上伊娃就开始教授道尔顿李希腊语,希望他能更快的融入希腊。她比他父亲更清楚,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毕竟伍尔夫没有见过当时在医院里时,这个东方李那惊恐、绝望的眼神。

伊娃教的认真,道尔顿李学得也快,英语和华语只是他潜意识里会的,而希腊语在他空白的脑海里才是真正的“母语”,所以他学起来没有任何口语上的困难。

埃德蒙没有打电话过来,道尔顿自然不用过去。也许意识到他终究不属于这里,所以伍尔夫在唉声叹气的同时也没有再要求他出海捕鱼了,让伊娃在家里教授他希腊语。

仅仅三天,基本的礼貌用语,还有日常生活对话道尔顿都能讲得似模似样,这让伊娃在开心的同时,心里更是布满了失落。

到了第四天晚上的时候,伍尔夫一家已经早早的入睡了,这个时候渔村外面响起了一阵犬吠,还没等伍尔夫起床查看,道尔顿已经冷着脸站到了屋前。

“嘶嘶”

一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两辆黑色的小车一直开到了伍尔夫家的大门口,前面黑色宝马轿车的驾驶室玻璃降了下来,一个光头男子伸出脑袋朝门前的道尔顿道:“嘿,老板让我们来接你。”

站在门前的道尔顿在听到“老板”这个词的时候楞了一下,这个单词,这个口气是多么的熟悉,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听过无数次一样。不过身后的开门声打乱了他的思绪,把他拉到了眼前的事情

“道尔顿。。。”

见到是伍尔夫,他嘴角往上翘了翘,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希腊语一字一顿道:“不。用。担。心。”随后又看了一眼跟出来的伊娃,然后走到汽车前,拉开车门后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坐了进去。

“走吧”

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道尔顿那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他再次感觉到了熟悉。不同于刚刚在门前被打乱的思绪,这车里没人打扰他,让他得以有时间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到底是谁?

这么多天以来他也知道了,人是有“过去”的,而他的记忆停留在从医院醒来的那一刻算起的,至于以前的记忆他是一片空白。

他之前的脑海是空的,是一张白纸,自然也就无从说起“思考”这个词来。之所以现在会思考了,主要是这些天以来伊娃的灌输,让他知道了很多事情:人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而他的父母是谁?人都是有家的,而他的家在哪里?

这两个事情就是他目前脑海里浮现出来的问题。心里考虑着这两个问题,放在胸口的右手不自觉的摸往了脖颈上的那个玉器。

不同于一般的物体,在人的体温下会变得温暖,而这个玉器挂坠不会,它永远是冰冰凉凉的,好像怎么都捂不热一样。

脑海里就这么来的思考着这两个问题,但是他有限的“脑容量”却不能给他提供任何有效的线索,一直到了piresi小镇,再次见到那个男子时他才停止“思考”。

“哈哈,道尔顿你来啦?”说着话埃德蒙上前热情的搂住了他的肩头。

不习惯跟人这么亲热的他,转头朝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看了一眼。埃德蒙好像看到了,讪讪笑着把手从他的肩膀上拿开了,不过随后自找台阶道:“嘿,你知道嘛,我帮你找了一个好活计,保证你能很快的赚到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

埃德蒙知道他听不懂希腊语,原本也没指望他答,亲自拉开一辆小车的车门道:“咱们去圣彼得罗斯,今天晚上是你一展身手的好机会。”

等埃德蒙跟着坐进去后,小车缓缓的启动了,随后朝着北方快速的驶去。。。

就在道尔顿跟着这个埃德蒙去往希腊大城市的时候,一伙神秘人早在一个月前就来到了希腊。他们探查的手段很简单,就是拿着一张照片直接到海边的渔民家里挨家挨户问。

从最南边的克里特岛、到基西拉岛、莫奈姆瓦夏岛、再到柯罗妮再到迈索尼,凡是海边的小岛他们都问遍了。一直到昨天才刚刚赶到圣彼得罗斯的piresi。

伍尔夫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所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昨天更是没出海,所以他自然也不知道有人在查找一个东方人,而这个人正是他家里的道尔顿李。要不然以他藏不住心事的表情,搞不好会露出什么马脚。

这伙人在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后,很快就离开了piresi、离开了希腊。

转头说埃德蒙他们,当一行人从最南边的小镇来到圣彼得罗斯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往常的这个时候道尔顿和伍尔夫他们早就入睡了,然后大都市里这个时候夜生活正是丰富精彩的时候。

坐在车里的道尔顿,眼睛隔着车窗在道路两旁的灯红酒绿上观察着,坐在他旁边的埃德蒙一如既往的保证道:“是不是很向往?不用着急,这样的日子你很快就会拥有的,到时候我保证你再也不想到那个破烂的piresi了。”

前面应该是商业区了,路上的行人依然非常的多,车子开得很慢,道路两旁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女郎朝他们的车子靠来,隔着玻璃朝车里面张望着。

就在外面鼎沸的车水马龙声中,他们来到了一家金碧辉煌的会所门口。。。

“打他。。打他。。。”

“,你倒是出拳啊。。。”

“你个混蛋是不是没吃奶啊,要不滚去吃饱了再过来。。。”

听着耳中各种污言秽语,一旁的埃德蒙露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脸上甚至挂满了笑容。眼睛看着前方的高台,嘴里却在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很爽?”

“嗯?”

没等到答的埃德蒙,等过头来见到道尔顿面无表情的脸色时才反应过来他听不懂希腊语,跟着同伊娃一样,连比带划道:“你。上去和他们打,有钞票。”说完他做了两个攻击的拳势,随后又捻了一下数钞票的动作。

见到他还是无动于衷,人群中的埃德蒙眉头皱了一下,跟着招了招手把那个中年眼镜男子叫了过来,吩咐道:“你跟他说,上去帮我好好打两场,他的入籍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在中年男子对他说了两句之后,道尔顿眼珠动了动,跟着就要往台上走去,埃德蒙的脸色一下晴转多云了,伸出手拽住他的衣袖,笑道:“别急别急,还要去报名呢!”

这个叫埃德蒙的男子确实有两手,别得拳手想上台比划两下都得老老实实的排队,而他带着道尔顿绕过了后方的报名点,直接跑到了办公室里面,在跟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抱了抱之后就指着矗立在门口的道尔顿李一个劲得笑。

两个同样风一吹就跑掉的男人对着道尔顿嘻嘻哈哈了一阵,随后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拍了拍埃德蒙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去了

等出来后埃德蒙笑着道:“等会好好打,我告诉你这个机会可不容易,要是打得好了,到时候我带你去雅典。那个时候一场比赛下来足够你吃小半辈子的。”

旁边的中年男子帮着解释了一句,穿着一身粗布褂的道尔顿李,面无表情道:“身份”

他这话是用希腊语讲的,埃德蒙笑眯眯道:“我都跟你说了,别管那么多,好好打。入籍希腊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台上的两个男子在经过一番搏杀之后还是分出了胜负,随后在场中众人或唏嘘、或咒骂,或开心的声音中腾出了场地。

“下面两位分别来自piresi小镇的道尔顿李和拉米亚的lawson,两人的资料请到大屏幕上看,五分钟后开始。”

这个早期由大剧院改建而成的会所,现在彻底的变成了一个集歌舞、休闲、吃喝为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场所。而会所的后半截原来是为了歌舞排练修建的,现在直接改成了一个类似于格斗场的比斗中心。

这个格斗场等于是半公开化的,上面有人检查的时候就是会所内部的私人搏击馆,所有人都可以上去玩两手,而且会所还设有专业的裁判和救护指导;没有大检查的时候就彻底的沦为了地下黑拳赛。

格斗场里的观众也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谁都可以来,谁都可以上去,那是要经过审核批准的,而且还要有熟人介绍,并且这个熟人必须在格斗场里消费一定金额后才有资格介绍人进来。

埃德蒙显得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脸上的表情很放松,比在piresi时刻自在多了,简直如鱼得水,一路之上碰到的熟人纷纷跟他招呼着。

“嘿,埃德蒙老大,今天又带了什么好手过来,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埃德蒙先生,上我听了你的话,买了你的拳手,结果害我输了几千欧,这你可不能再坑我了”

“。。。。”

埃德蒙苍白的脸色、在白炽灯的照射下难得的浮现了一片红色,随后耸耸肩道:“你知道的,我也输了很多,都没钱给城里的几个娘们买胸罩了”

“哈哈,埃德蒙先生太逗了,冲着你这话、头我们一定买你的拳手赢。”

说是这么说,当这些人看到大屏幕上道尔顿的数据后,一个个默默的买了他的对手lawson赢。。。

其实只要不是傻子,谁也不会买道尔顿赢的,只要看看他们之间的数据对比就知道了。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体重六十五公斤,之前没有任何的战绩,只是海边的一个渔民;而还有一个呢?身高一米九挂零,体重八十五公斤,而且战绩优越,十五胜,0输。

为什么是0输呢?地下拳赛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规则,凡是参加这种比赛的除了本身想一夜暴富的,还有很多身份都有问题。这样的人上台了都是照死打,赢了固然好,那些输掉的很多都死在擂台上了,即使不死也基本残废,自然也不会再有上台的机会。

一路上埃德蒙都在跟道尔顿讲着规则,其实就是让他只管打,不要有任何的顾忌。而旁边的道尔顿始终都面无表情,目光偶尔扫过那些或兴奋或谈笑风生的人脸时,眼睛里会掠过一丝无来由的紧张。

当他走过一个带着嘻哈帽男子的身边时,顺手从他头上摘取了过来,转过身的男子刚要发火、等见到是埃德蒙时又露出了笑意,随后又朝拿他帽子的男人看了看。

只见这个男子把他的嘻哈帽拉长了往脸上一套,随后用手在眼部位置抠了两个洞,当作了蒙面头套。见到这一幕的埃德蒙不惊反喜,同时暗自责怪自己,怎么就忘了给他做个伪装的?

道尔顿的身手自己见过,虽然没看到他的全部实力,但是管中窥豹,自己本来准备带来参赛的选手被他一脚踹进了医院,而且据医生说三个月内下不了床。

这样一个拍人就跟拍苍蝇一样的高手,自己不想着捂好了,就这么大咧咧的带出来,自己到底是有多傻啊?

想明白这一点的埃德蒙,随手掏了一张纸币给那个男子,让他再去重新买一个帽子,而他已经在考虑头该怎么把道尔顿的身份掩藏好了。

当然了,这一切要等比赛之后再说。万一被人一招ko,那他不是考虑帮他掩藏身份了,而是考虑要不要把他给乱刀分尸了?

穿着粗布褂,身材“瘦弱”,还戴着一个可笑的头套,这样的造型刚走到台上,底下的观众就发出一片“嘘”声,同时大喊着让他赶快滚下台,同时大声的质问着主办方是不是没人了?没人就早说!

从围绳下钻进来的“lawson”,到了台上之后就把缠着白布的双手互相锤击了两下,然后围着擂台四处走动了几圈,嘴里大声的呐喊着,同时双腿轮圆做了几个旋风腿,带出一片呼啸声、煞是好看,引得台下观众阵阵掌声。

“叮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同时格斗场四周的音响里传来一阵希腊语。

“没有规则,时间不限,直到一方认输为止。现在开始。。。”

简洁明了的几句话过后,那位叫lawson的男子已经绕着呆立在场中的道尔顿里转起了圈,台下的观众也发出一阵阵“上啊、打他”的呼喊。

其实在台下的观众看来,这场比赛没什么悬念,不说那些外在的身体条件,光年龄双方就不对称。一个是正在往下坡路走的30岁,一个正在巅峰期的22岁,双方从精力上来讲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这样的比赛还有什么悬念?

“哈”

绕了几圈的lawson,一条粗壮的右腿从背后扫向了道尔顿的后脖颈。场中的观众全部屏住了呼吸,以这一下的啸声、如果扫实了的话,那个叫什么“道尔顿李”的家伙必死无疑。

“嘭”

确实扫实了,lawson的一条右腿架在道尔顿的脖颈上,然而他的攻击对象却纹丝不动,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一头栽倒在地上。

“轰”

就在场中观众还在惊疑不定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皮肉交击之声传来,那个叫lawson的壮汉突然口吐鲜血的腾空而飞。。。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