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52章王者归来

“我。。。我是岭南的。。。我是岭南的。。。”

这下车厢里围观的人群个个激动无比,好像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纷纷七嘴八舌的开腔帮他继续喊起来。

“有苏省江北岭南的吗,过来帮忙听听这位小伙子到底是哪个县的人。”

火车里还是有岭南人的,很快就聚了过来,没一会就帮他定位到了具体的县,甚至有一位老大爷言之凿凿的肯定道:“他就是城南口音,我保证。”

“啪啪啪。。。”车厢里的人为别人、也为自己善意举动而自发的鼓起了掌。

道尔顿李早就站了起来,对着围观的众人深深鞠了一躬,眼眶湿润道:“谢谢你们,谢谢大家,谢谢。。。”

“小伙子不用客气,大家都是华国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人性光辉的一面在此时展露无疑,车厢里的众人都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等静下来后,知道他情况不好,很多人拿出食品、饮料什么的往他面前桌上堆去,这让他眼眶不自觉的又湿润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中间有人下车、有人上车,不过那位说“道尔顿”是城南人的老头倒是一直在车上,而且跟同车的换了个座位坐到了他的旁边。一路上两人一直用老家话聊着,直到途径岭南下车的时候、道尔顿才对着车厢里的人再三鞠躬后离开,同车下来的还有那三男一女。

道尔顿李这样的“奇人”,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着跟他深交的,而且他们也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由于精确到了城区,所以一行人根本就没耽搁。那位“蒋叔”掏钱叫了两辆出租车,几个人直奔岭南县、城南派出所。

到了里面先是请门口接警处的一位协警帮忙查找了一下失踪人口,不过很可惜、电脑里的失踪人口并没有他。就在大家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辆警车从派出所的大院里驶了出来。

“滴滴滴。。。”

接警处的协警站起身走到门口喊了声“所长”,然后就准备打开电动门让车子出去。里面穿着便服的所长奇怪道:“小梁,他们是干嘛的?”

“这里有个人说是我们城南人,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正帮他们在电脑上寻找呢!”

“哦”了一声的所长,刚准备把伸出来的脖子缩去时,眼角余光不小心扫到了什么,然后下意识的又朝那个面孔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把他看愣住了。

“所长”

被惊了一下的所长再三看了看那个人的面孔,随后“呼”的一下推开了车门,大踏步的走到道尔顿面前,上下仔细的看着他,然后不确定的喊了声:“方老板?”

本来见到这个所长震惊的神色,陪同他一块来的四五个人心里也是一惊。说个不好听的话,这种身手过人的人虽然有可能有大背景,但也不排除是作奸犯科的逃犯。索性这位所长的话让他们放下了心来,起码一句“方老板”说明这个男子是个“好人”。

被叫“方老板”的道尔顿,迟疑着道:“你。。你认识我?”

听到他的声音后,这位四十来岁、体型健硕的所长立刻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当然,方老板这样的名人,我们岭南、甚至整个江北谁不知道?”

“我。。。我叫什么?”

“呵呵,方老板说笑了,你的名字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站在一旁的协警脸色尴尬的把这位所长拉到了一遍,小声的解释了几句,这位本来满脸微笑的所长眉头一下皱了起来,随后目光打量了一下他口中的“方老板”,这下顿时疑窦丛生。

他走过来道:“我姑且叫你方老板吧。我不知道方老板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你的事迹网上都有”

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狗血的事情,当这位所长打开电脑,输入“方远山”这几个字后,电脑上瞬间弹出了一排排的讯息。

“嘶!”

倒抽凉气的声音传来,那是后面“蒋叔”几人发出的。无怪他们震惊,电脑里这个叫方远山的男子不仅身家百亿美金,关键这个人从创业到发达才短短两年多时间,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那,方老板你看,这是你的照片。你本名叫方远山,巴西远山集团的老板。”说完这位所长亲自帮他找了几张大图,几个人跟办公桌前的“道尔顿”一对比,活脱脱就是一个模子嘛。

“。。。。”

这还不算,旁边的所长从兜里翻出手机,嘴里道:“我帮你联系一下你的父亲方子民,让他过来辨认一下就知道了。”

电话打出去没到五分钟,几辆车子就风驰电挚的赶了过来,车里下来了七八位男男女女,随后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就朝接警处门口跑来。

“大山人呢。。。大山。。。”

“哥。。。”

当一群人和站在办公桌前的方远山四目相对的时候,所有人一下愣住了。本来嘈杂的声音也安静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我。。。我叫方远山?”

听到他的声音,站在后面的方子民走上前点点头道:“是的,大山你叫方远山。”

挤上前来的方琳琳看着方远山一身奇装异服,又看了看他消瘦的脸庞,两行清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哭着道:“哥,你这是怎么啦。。。哥。。。”说完她上前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看着面前一张张或担心、或疑虑、或奇怪的目光,大量的信息开始往脑子里涌来,一幕幕小时候的场景飞速的在脑海里冲刷着。这下他身体顿时前倾,两只胳膊死死的撑着办公桌,目中闪过一丝血雾,随后他就倒在了地上翻滚了起来,嘴里再次大叫起来。

“啊。。。。。”

“快快快,方老板受到刺激了,拿毛巾堵住他的嘴巴。。。”

“注意别伤到他。。。”

“快,打120急救车。。。。”

“算了,把大门打开,做我的车子去医院,快。。。”

一行人七手八脚的上去抱地上的方远山,然而他的力气太大,谁也没办法。最后那位所长让派出所里的警察一起过来帮忙,还好地上的方远山没有失去理智,在昏迷前没有出手伤人。

那位本来要出去办事的所长、这下哪也不准备去了,亲自开车把方远山送往了县院,然后跟着忙前忙后。县院的院长知道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安排了高级病房,并且把轮休的几位脑科医师全部紧急召见了来。

抽血化验,ct,核磁共振,该做的手续全部做了,到了最后得出一个让所有人不敢置信的事情。这位“大人物”的身体壮的简直跟一头牛一样,没有任何毛病,大脑什么的也一切正常。一个字代替:好得不能再好。。。

这下包括所长在内的人都傻眼了,人没事,那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又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医院的院长把几位中西医部的人召集在一起开了大会,讨论他病情的由来,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的脑部受到外力打击,造成短暂性失忆,现在受到外部环境的刺激一下恢复了过来。至于发病的原因,应该就是大脑受刺激的表现。

至于这个结论到底是不是,等他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就知道了。。。

方远山昏迷的时间没有太长,在各项检查做过之后,到了病房里没一个小时就苏醒了过来,不过他的表情稍微有点奇怪。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特别激动,只是一直微微笑着,让旁人搞不清他到底有没有好。

“小山。。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嗯”

“那。。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旁边的方子民扯了扯自己老伴和方琳琳的衣袖,随后一群人走出了病房,留下方远山一个人在病房里。

等人都离开之后,躺在床上的方远山手心一晃出现了部手机,刚想拨打出去,眼神动了动,最后还是放弃了,缓缓的放下了手臂。

所有的事情在看到养父母的时候全部涌进了脑海,包括撒哈拉那边的事情同样也是如此。躺在床上把撒哈拉之行全部梳理了一遍,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孟浪了,以他的实力原本事情不该如此的,但到最后偏偏以他跳海结束,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放弃了自己天然优势、试图以一个**之躯抗衡现代战争兵器的结果。

再一个还是因为他没经验的缘故,在失去了进入空间的机会之后,面对对方铺天盖地的炮火时、他也有点大失方寸,再加上受伤的缘故,等跳海之后大面积的鱼雷阵炸开了,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必杀之局。

随后各种自导水雷、锚雷、加上一种超强传导炸弹让他疲于应付,最后一发不知名的炸弹在他身边爆炸、虽然空间防御帮他扛了过去,他也因为强大的冲击波而昏迷了!

“呵呵,呵呵,啊哈哈哈。。。”

躺在床上的方远山、想着想着突然莫名笑了起来,整个人都从躺卧的姿势坐了起来,随后摸着肚子哈哈大笑。

“哈哈哈。。。方远山啊方远山,你他么真是太逗了,你怎么能这样呢?啊哈哈哈。。。”

他现在不知道该说自己傻还是该夸自己一声“牛逼”,那么多的资源不利用,以他现在完全可以称为陆地神仙一般的手段、有什么人可以让他变成丧家之犬?这完全是他自己作的啊!

不论这个组织多么牛逼,哪怕他们控制了整个美国也没用,只要不是在撒哈拉沙漠这种千里黄沙区,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一切,他又为什么放弃了这一切,跟对方进行这种**与钢铁洪流对撞的游戏呢?脑子缺氧了?

“对,方远山你他么就是脑子缺氧了”

病房外面的人听到里面一阵阵的爆笑声,很多人都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神色。有那想进去看看的人、最后还是止住了脚步,不过脸上也带上了担心的神色。

他很好,真的很好,空间赋予了他强大的能力,也给了他超凡绝伦的体魄。正如医生判断的那样,之所以头痛欲裂,那是大脑记忆正在试图冲破受压迫的神经造成的。

“咔嚓”

房门被他从里面拉开了,穿着一身病号服的他朝门口的众人笑了笑,随后朝他的妹妹方琳琳道:“帮哥去买套西服。”

“啊。。哦哦,我这就去”正靠在墙上脸露忧容的方琳琳,在听到他的话后忙不迭的朝远处电梯小跑了过去。

目送着方琳琳走远,方远山转头在一张张脸上扫过,最后弯腰鞠躬道:“谢谢大家,真的十二万分的感谢”

“没事没事,方老板没事最好。。。”

“是啊,没事就好。。。”

他朝那位派出所的所长微微笑了笑,然后走到还没离开的三男一女旁边,伸出手一一的握了握。他什么话也没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原因帮助了他,但是他能这么快找到家、同时恢复过来,这些人功不可没。

那位蒋叔笑了笑道:“既然方先生没事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

他左手心一晃出现一张私人名片,安妮早先帮他特制的名片、到现在连一张都没送出去。把名片交到这个中年男子的手中,微微笑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蒋先生你给我打电话,不管是什么事情我帮你去摆平。”

随后重重的握了一下这个男人的手,又朝旁边几位年轻人笑到:“你们也是一样,不论到什么时候你们都是我的贵客,远山集团的大门都将永远为你们敞开。”说完同样的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张私人名片。

那位长相艳丽的少妇“咯咯”笑道:“我想去巴西见总统可以吗?”

“不行,你是我的贵客,怎么能让你去见他呢?应该让詹姆斯亲自过来见你。”说完他脸上跟着露出了一丝微笑。

“嘻嘻。。。”这位少妇就当他是开玩笑了,不过还是很开心。

说着话他转头找了一圈问道:“那位老大爷呢?”

在旁边看着的所长了一句道:“他家里有事先走了,不过我知道他家在哪里。”

他点点头,然后朝旁边一圈的方家亲戚看了看,微笑道:“走吧,我现在身体很好,先去再说。”

等方琳琳衣服买来后、他特地到院长办公室那边作了一番道谢,随后又握了握那位城南派出所所长的手。没有他们的帮助也许他也能找到家,但肯定没这么顺利,而且记忆也没有这么快的冲开。

没有过多的寒暄,这种事情肯定不可能光口头感谢就好了的,所以他也很干脆的留了一张名片。

下午两点钟到的医院,在医院一共没待了三个小时,在六点钟路面上灯亮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临街的花店门口。

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让他留下太多难以忘怀的事情,虽然很多在以前看来是痛苦的记忆,但是今时今日再来看的话,也许正是那段不同寻常的经历才造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所以很多事情真得要分开来看,不能一味的看到黑暗面。

他不饿,也不想吃饭,所以让养父母还有那帮亲戚先去了,然后就由方琳琳陪着他在街上转了转。

他不开口、方琳琳也没问,就这么跟在身后。路过一家游戏室的时候他怔了怔,这家游戏室在他上初中的时候就在了,没想到一直存活到了今天。

身子一转走了进去,后面的方琳琳同样的楞了一下,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可能是放假的缘故,乌烟瘴气的游戏室里人还不少。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不过头发上已经现出灰白色了。机器的位置也没怎么变,不过倒是换了新的。

伸手朝方琳琳要了一百块钱,兑换了一点硬币,然后一个个的投进去在那里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可能是否极泰来,没玩一会出币口已经堆满了硬币,最后里面剩了一百点的时候,他直接按了个“大霸”。

“呜呜呜。。。”

机器转动的声响在十几二十平米的游戏室里响了起来,里面很多小年轻都围了过来,嘴里帮忙喊道“大霸、大霸”。红点转过橙子、双星、苹果、双7、最后稳稳的停在了一百倍的“大霸”上。

“哇,真的中了”

“哇靠,这不是一千块啊?”

“老板老板,人家中了一千块,快给钱吧,哈哈。。。”

以十分一块钱来计算,光这一把就是一千块。听到动静的游戏机室老板也跑了过来,见到有人居然中了一千块的老虎机,他的脸色一下垮了下去。

看着一圈跟着大呼小叫的小家伙,方远山从机器前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带笑容的走出了这家游戏机室,留下了一屋子不明所以的人。。。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