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53章(盟主加更)

ps:谢谢“猪猪侠008号”的盟主,让你破费了,谢谢!

“哥,你。。你没事吧?”

“我很好,前所未有”

走在家乡的水泥路上,方远山的心真得前所未有的平静。几个月的时间对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眨眼之间,但是于他而言仿佛如过了一个世纪那般久远。欧洲的大逃亡、海上的万里漂泊,华国的人情冷暖,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刻骨铭心。

到了家里已经快八点钟了,一桌子人都在等他,谁也没有嫌烦,他露出微笑一一的问候了过去,然后在方子民的旁边坐了下来。

对于养父母方远山考虑的很清楚,让他们衣食无忧就行,另外有他在也没人敢去找他们麻烦。整个县城谁不知道方子民的儿子方远山是超级大富豪?

再一个,他的世界很危险,难保什么人在丧心病狂之下跑到他老家来闹事,到时候他身在外国,鞭长莫及之下让他们受了牵连也是难保的事情。

而且他也听说县里的主要领导多次到他家拜访,至于为什么那是不用说了,肯定是希望他这个老板能给家乡做点贡献。

有这个几个原因在,不愁吃喝,有县里的领导重视关心,他觉得够了。

吃过饭之后已经九点多钟了,在等那些亲戚走后,他一个人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城南人民广场,手心一晃出现了一部手机。等接通后喂到:“是我”

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有得公司来说一笔业务恐怕还没谈成呢,但是对于远山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来说真的改变了很多,特别是方远山这个老板疑似死亡的消息传开后,人心渐渐的浮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相信远山集团是方远山独资控股,虽然有传闻说背后有什么风投,但是这个消息从来也没得到过证实。而且这么大的公司,全是需要现金支撑的业务,又有几个风投能支撑得了?

方远山“在世”那些人自然不敢犯上作乱,相反表现可以算是可圈可点,一直忠心耿耿。但是没了他的镇压,而且公司股权单一,很多人开始考虑起自己的退路。再加上外部虎视眈眈得目光,在这里外交困之下,远山集团竟然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这句话可以用在任何地方,而其中以政治最为现实。十二月份刚刚就任的巴西总统詹姆斯巴比特,他跟方远山之间的私人交情肯定是有的,但是这里面不包括远山集团在内。

他人“活”着的时候新旧总统对他的集团照顾有加,他人不在了,自然也谈不上多么的关心。甚至在巴西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时候,他们在利益妥协之下默认了很多不合规矩的手段。

首先巴西矿业部再次以反垄断为借口,对远山集团多个正在洽谈收购中的矿场进行了行政干预,使得早先方远山确定下来的统一巴西有色宝石大业无端夭折;随后出产黄金“最多”的蒙蒂斯金矿被当地政府以防化处理没有进行完全给暂停了业务。

这两个大棒子打了下去,政府有关人士在静候了小半个月、见到没有任何动静后,这下他们的胆子变得大了,很多矿区被政府接连骚扰,有得直接收到了停业整顿的通知。

所谓树大招风,远山集团的资产高达上百亿美金,原来就有很多对它馋涎欲垂的人,只不过碍于方远山的高压态势,有心无胆而已,现在那个“吃人的老虎”不在了,那些“猴子”纷纷跳了出来。

“安妮董事,马拉尼昂那边又有两座矿场出事了”放下电话的安妮刚想说点什么,外面又想起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进来”

进来的是她的小秘书,脚步匆匆的进来后、对着安妮沉声道:“安妮董事,刚刚塞阿腊州那边传来消息,有一批不明身份的人对矿场进行了武装抢劫,我们刚刚筛选出来的一批宝石被人抢走。”

“案值多少?”

“估值在350万雷亚尔左右”

“好了,我知道了!”

等秘书出去后,安妮的脸色显得万分憔悴,心里也是万分的难过。以前他在的时候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任何敢于挑衅的人都被他给镇压了下去,现在他只是离开了几个月,那些人就如狼一样的再次扑了上来。

其实以远山集团的武装势力来说,那些跳梁小丑他们分分钟就可以镇压下去。但问题是这里面涉及到了国家层面。在这风雨飘摇的时候安妮不想授人以柄,所以她没有下令以武力去镇压。

“咚咚咚。。。”

再次听到敲门声,她头也没抬的到“进来”,那位刚刚出去的秘书惊慌失措的走了进来,焦急道:“安妮董事,外面有几个自称是国际刑警的人,他们想过来核实了解一点事情。”

“我知道了,你让他们等一下。”

素面朝天的安妮就这么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走到会客室门口的时候,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走了上来,其中一人出示了一下证件道:“我们是国际刑事犯罪调查科的。”

“哦,两位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就在她疑问的时候,会客室里又出来了三名穿着西服的男子,胸口都别着一个红色的铭牌。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对着安妮笑道:“没想到还有再见面的一天吧?”

“你是。。。”

见到她不认识自己,这位白人男子耸耸肩道:“既然安妮董事忘记了,那就算了。”

顿了一下他才认真道:“关于远山集团董事长方远山通过大规模犯罪活动聚敛资金的事情、我们已经掌握了部分相关的证据。其中涉及到的国家有很多,我们国事科今天就是来收集相关资料的,还请安妮董事予以配合。”

“是嘛,请问你们的手续呢?”

“当然,到远山集团来调查我们怎么可能没有手续呢?”

说完这个男人从包里拿出了几份证明文件,跟着道:“最好把方远山的私人财务官找过来,我们有很多的问题想向他了解。”

见到这个男子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安妮的心里气急,但是却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他们是以正规的程序来办事的,代表的是一个国际组织,而且通过官方的明文授权,她没有任何办法拒绝。

“安妮董事,那边的会议已经准备好了,请问。。。”

“走吧”

还没到会议室的门口、里面已经吵得不可开交,好几个之前收购过来的矿业公司负责人、现在远山集团的高官正在进行着唇枪舌剑。

“阎经理,我再次重申,我有权利终止合同,以原价购我的矿场。”

“我也再次说明,我没有权利答应你的要求,这件事你可以向安妮董事反映。”

“,当初在收购的时候我们可是说好了的,难道你想让我跟着倒霉?”

“阎经理,七彩之石的业务已经大规模的萎缩,我认为现在是转卖的最后时机,要不然被巴西收为国有我们可就亏大了。”

“我没有那个权力,而且公司股份归董事长一人所有,没有他的亲笔签名,谁也别想卖掉公司的一颗石头。”

“只要公司授权,我们可以以转租的形式外包,那样。。。”

门外面的安妮听得火冒三丈,公司还没倒呢、这些人尽然想出这样的歪点子从公司身上挖肉,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谁要把公司业务转租外包?”

“呃。。。”见到安妮董事长进来,那位之前说把公司转租出去的男人顿时变得讪讪了起来。

其实这些人之所以对安妮还维持着一份表面的恭谦,最主要还是因为方远山的原因。他那杀伐果断的暴戾手段、吓得很多心怀异志的人不敢出幺蛾子,怕被他给活劈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被证实“死亡”了,面对百亿以上美金的大蛋糕,谁不想上去啃两口?而且这个“蛋糕”还是无主之物。

“咣当”

就在安妮俏脸寒霜的站在会议桌前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