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81章 帮瑞银收“垃圾”

源于电影里詹姆斯邦德的那句台词“如果连瑞士银行家都不能信任,世界将变成什么样”,所以之前方远山把他近十亿美金的资金都存到了瑞银。之后又陆续存了很多,不过最近大手笔的投资让他的资产大幅度的缩水,在瑞银的存款不足20个亿。

不过今天来瑞士他可不是存钱的,而是过来“借”点钱花花的。

其实在方远山看来,无论是下海寻找沉船,还是在陆地寻找宝藏,赚钱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他却没时间去慢慢找宝藏,南美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

说到瑞士,国库里储备的大量黄金,让瑞士至今仍保持着世界唯一的金本位制货币体系。瑞士国库目前大约还有储备黄金2590吨,是全球人均拥有黄金最多的国家。

另外作为公开的秘密,外国政要乃至全球富翁都喜欢把钱、各种有价证券、黄金古董存放在瑞士银行,是因为瑞士银行有关严格的保密制度,几乎密不透风。

而在这其中瑞士联合银行要算是其中翘楚了。在他们位于苏黎世“班霍夫”大街上的除了古老的银行之外,他们深埋在地下的保险库也是人们迫切想了解的秘密。

虽然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座银行的地下有一座巨大的保险库,但是普通人想要接近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保险库是个深入地下数百米的防核弹掩体,即使原子弹也对其无可奈何。另外保险库的保安程度也称得上世界之最,没人能说清到底有多少明处和暗处的摄像头,从不同角度紧盯着你。

保险库的每个过道和入口都设有红外线电子检测系统,任何异样动静和异物都无法逃脱其监控。

每进一道门,都得由分别掌管三把不同锁匙的三个人同时将锁匙伸进锁槽,并经过对持锁匙人身份证、指纹、眼球的红外扫描检测合格后,再输入由数字和字母混合组成的一连串密码。只有上述程序正确无误,厚重的保险库的第一道门才能开启。

开启头道大门后能容纳进出的也只是可供单人挤入的狭小缝隙,若进入者身上带有稍大物件等可疑迹象,就根本无法进出。

保险库对进出门道的所有客户和工作人员都实行全天候摄录像监控,并拍摄成带子备查。对于稍有行为不轨者来说,出去可能比进来更难。

要问方远山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因为他进去过。当然了,那是光明正大的进去存东西的。

来到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看着远处那栋通体由花岗岩建成的古老建筑物,方远山的眉头皱了皱。

别看他的移动距离有一百米,但是想进入这个地下保险库还是有困难的。因为它深埋在地下二百七十五米,想直接移动进入根本不可能,必须经过三次以上的移动才能突破进去。

另外这个地下保险库到底有多大其实他并不清楚,当时他的探测距离只有不足140米,根本没有看到尽头。

不过有一点都是相同的,只要进入了这个保险库,内部没有各种监控,要不然他就可以哪来的哪去了

整个苏黎世无处不在的监控录像对他来说无所遁形,根本不能捕捉到他的影像。他如一个幽灵般把整个瑞银周边数公里的环境都转悠了个遍,最后才找了个离瑞银不远的社区居民楼慢慢的等天黑。

之前方远山对瑞士还是挺有好感的,再加上自己的钱存在这里,所以他从来没打算拿这里作为开刀对象。

但是失忆期间在瑞士,那些白种猪撵着他屁股后面放冷枪,好像方远山强jian了他们的老婆一样,恨不得把他置之死地,让他恨得牙痒痒。

三月份的瑞士晚上平均温度在2°左右,傍晚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穿着夹克衫、风衣的男女脚步匆匆着,站在窗户口朝下面看着的方远山,如一尊俯视人间苍生的神灵般,显得那样的恬淡。

由于气温低,所以大马路上并没有什么人,远处的“班霍夫”大街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离开这座房子,而是就这么站在窗户口继续看着。一直等远处钟楼敲了23响后他才“咻”的一声消失不见!

从外围突破是没可能了,瑞银大楼周边三百米都是实心泥土、一百米内更是铺满了钢筋混凝土,唯一的办法还是从大楼内部突破。

避过无数的摄像头,来到这栋占地超大的瑞士联合银行大楼内部的工具房。是的,就是工具房,除此之外、整栋大楼全部有声控、无死角摄像、红外等三重防御报警器。

比如方远山走出他现在所待的工具房,到外面的走道上咳嗽一声,大楼下面警卫室里的红灯肯定会立刻响起,然后会有众多的警卫冲上来。

瑞士联合银行就是靠着这严格的安保条例、使得他在数百年的历史长河中都没有出过一次事故。

“呼”

四维图像看着脚下五十米左右的电梯井钢缆绳,深呼吸了一口气后,他人再次从工具房里消失不见。

“咻”

手紧紧的抓着钢缆绳,然后再次移动,等距离底部只有两米时他顿住了。

这个电梯井就是唯一跟地面相连的地方,至于这些钢缆有没有设置防控装置连他都不知道。如果有的话他也没办法

不过总算没有发生意外,抓着钢缆朝头顶上方的瑞士大楼看了看,没有任何的情况发生。

“呼”

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从电梯井里出现在了二道大门里,而这里再往后则成为了监控的盲区。别说摄像头了,连只蚂蚁都不会有。

到了这里方远山彻底的放下心来,此时别说他大声吼叫了,就是放个炸弹瑞士银行都不会知道。

这个巨大的地下保险库分四个区,前三个区是分年限来交钱的,一区150年,二区50100年,而三区则不限,只要给足了钱,你随便什么时候来取都行。

至于最后一个区则是瑞银的黄金保险库,四维图像里的四区,摆放了一排排的货架,而在上面则是成摞的黄金,每根都是1000克,一格一百块,至于多少格,反正随便看一眼都不会少于五千格,看得他差点眼珠子瞪出来。

不过没用,先不说瑞士会不会疯狂,一旦这些黄金流入市场,国际金价肯定会跌到谷底。而他想要的则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没有再看那些黄金,转头看起了他这来的主要目的:保险箱

一排排由特殊材质打造而成的抽屉式保险箱一字排开,他慢悠悠的走过去。

四维图像看着保险柜里的东西,眼睛时而瞪的溜圆,时而一脸惊叹的表情,甚至看到满满一盒的极品粉钻时、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有色钻石由于量的稀少、其价值相比于白钻石要高了很多,特别是极品的粉钻,价值更是无法估量。他真不知道是谁在瑞银存了这么多的粉钻?

一般能存到瑞银保险库里的东西都是那种体积小、易于携带、价值高昂的东西;另外很多有纪念价值的物品也被存到了150年的区域。比如情书啊,一块普通的怀表啊,一张相片之类的。甚至他还看到有个保险柜里放了个假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相对来说,既然选择来瑞银存东西,只要不差钱的,一般都是选择的三区。因为有得小国领导人他不知道自己哪天就被推翻执政,然后被判个几十年、上百年,所以都是选择时间永久的。

而他这的终极目的就是那些无限期保险柜里的东西。

怀着一丝紧张、忐忑的心情,方远山朝着地下保险柜的第三层走去。。。

夜晚的苏黎世安静、祥和,大街上绚烂的灯光把这个财富之城照耀得亮如白昼。远山的山顶还有着皑皑白雪,和瑞士联合银行这栋古老的建筑物交相辉映。

这栋大楼的安保室里,数十名安保人员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屏幕,查找着任何可疑的地方。哪怕这种工作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一个月、一年,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的松懈,因为这种警惕的习性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身体里。

然而这些安保人员不知道,就在他们盯着大屏幕看的时候,在地下数百米深的保险库里,有一个人正在窃取着他们客户的物品、又或者最终将属于银行的财富。

在方远山看来,这些有着无限期的物品,最终都将属于瑞银。就跟很多得了绝症的人都在幻想着奇迹发生一样,那些把自己最珍贵的物品存放到瑞银的人、很多都不可能再来取去了。

就好比这个无限期的保险区,编号已经排到了四千多名,但是在他看来,前一百名、甚至前五百名,只要里面还有东西存放,基本没有再取去的那一天。

而他是来干什么的?就是来帮助瑞银收“垃圾”来了。

“嘿嘿”

在一区还有二区,他只是一扫而过,没怎么细看,但是到了这里他就一格格的仔细看过去了。

不同于前面两个区,三区作为无限期的存放点,这里每个抽屉式保险柜上除了刻有保险柜的编号牌外,上面竟然还有存放的时间,这让方远山意外不已。

从门口开始,越往里面存放的时间越久,到了编号在3000名左右的时候,时间已经追溯到90年代了,这让方远山兴奋不已,四维图像朝着里面的东西看去。

这是一份文件,他拿出来拆开密封袋看了两眼,可惜上面的文字看不懂,扫了两眼后就扔进了空间。

1989年:两个柜子里分别是一家早已倒闭的公司股票,还有一份英文书写的遗嘱。

1987年:柜子里藏有五只沙皇彩蛋。彩蛋在水晶盒里散发出迷人的光彩,不过这仅仅让他痴迷了不到两秒钟,随后就收进了空间。

1986年。。。。

一直朝前走着,有绝品的古董,有珍贵的字画,有名人的手书,到了一个1979年的柜子前他站住了身体。这里面除了古董之外、在底下还压着厚厚一叠实物股票。把古董扔进空间后,他拿起股票看了看。

这是一个自然人持有的原始实物股票,每张一美元1000股。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眉头位置有“”字样,这让方远山楞了一下。

“。。。”

楞了一下的他眼前一亮,这不就是那个苹果公司的原始名称嘛看着手里一叠原始股票,方远山呆了好长时间。

原始股票的价值可不是按新股多少钱来计算的,原始股上市会有市盈率叠加还有企业的净利润叠加,这样,就会形成上市后的价格会是你购买原始股时的几倍几十倍。

就拿他手上的股票来说,按现在苹果拆分、配股后市值来算,一旦真的是苹果的原始股票,一股起码在五千美元以上。

刚准备数数有多少张,突然他又笑了起来,为自己刚刚的激动好笑着。话说远山集团市值也快突破三百亿美元大关了,现在却为“这点钱”瞎激动

摇摇头没再看手中的股票了,把它们随手抛入了空间。

抬起手腕看了看,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十分,而他现在才查看了不到三分之一。等放下手腕后,他不再管这里面东西的价值,只要年限够长的一律收入空间。。。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