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984章 秘鲁攻略

“打仗”是要钱的,另外地盘打下来了也要进行投资,要不然不符合长期发展利益。

基于以上两点,所以大笔现金流是方远山急需要的。2%的债券股交给安妮后,她在当天下午就把手头工作交接了一下,然后乘飞机赶往了美国的特拉华州:白兰地酒河畔的杜邦总部。

提到杜邦人们现在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化学产品,但不要忘记杜邦是美国最大的火药生产商。就像人们提到沃尔玛首先想到的是超市,但他赖以发家的却是军火贩卖。

而远山集团作为大型珠宝公司、跟杜邦公司的下属子公司有很多的业务往来,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

杜邦派了一位副总裁对安妮的到访进行了迎接,看起来好像很客气了,但跟安妮现如今的身份已经毫不相配。

杜邦的现任董事长柯爱伦,如果单纯从权利上来说跟安妮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同为女人的她,任何大的决策都需要通过董事会商议,包括人事调动等等。

但安妮呢?在远山集团她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在除了方远山这个老板开不了,任何人她都有权利让他滚蛋,不需要理由。

再说市值,杜邦现在的市值在600亿美金上下,远山集团呢?相关人士估算在三百亿美金,但这里面不包括哥伦比亚那边的巨额投资,还有新成立的巴西发展改革委员会即将投入的数百亿美金。

所以真正算起来,远山集团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仅仅派了一个副总裁接待,连ceo都没出来迎接,可想而知现在的杜邦有多么的傲慢。

“伊莎贝拉董事您好,欢迎您来到杜邦”

“朗曼先生您好”

安妮是个大集团的执行董事,但她同时也是一个小女人,在提前通知的情况下、那个柯爱伦董事长都没过来迎接,这让安妮心里有点小小的生气。

“不知道柯爱伦董事长在公司吗?”

“不好意思伊莎贝拉董事,董事长到下面的公司视察了,可能会在傍晚时分赶来。”

听到这话、坐在沙发上的安妮再次皱了皱眉头,突然毫无预兆的站起了身子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打扰朗曼先生了”随后便带着一行随从离开了杜邦的总部,前后没到二十分钟。

见到她说走就走,那位朗曼副总裁一脸错愕的样子,张嘴想问问为什么,但见到她都走出了办公室,朗曼这位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朝一旁的手下歪了歪嘴巴道:“果然是小地方出来的,一点礼貌都不懂”

一位高鼻梁的年轻助手拍马屁道:“呵呵,小小年纪当了个二流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也难怪她这么狂妄。”

柯爱伦却不知道她为自己的这次傲慢、让她背后的“主子”多付了数十亿美金,而且还间接让她离开了杜邦。当然了,这是后话

离开杜邦总部的安妮、一分钟都没有停歇,朝着另外一个“肯特县”赶去,那里有一帮“年轻人”在等着她。

说实话,相比于那帮保守的传统派,杜邦的那批“年轻人”更敢想、敢干。不过敢想敢干不代表有钱啊,安妮要售卖的可是2%的杜邦可转换债券,低于一百亿美金根本想都别想。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安妮第一时间考虑的就是那帮传统派。他们都是杜邦几位创始人的子孙后代,经过这么多年的股份摊薄,他们手中的杜邦股份已经稀释都差不多了,方远山这2%的可转换债券可谓是他们的甘露

可惜他们没能在第一时间抓住机会,安妮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杜邦,去找那帮“激进改革派”,不过私下却动了一点手脚。。。

阿尔弗莱德鲁思是创始人之一阿尔弗莱德的第四代传人了,今年五十有五的他最近上火了。说起来为什么上火,都是源于那个老女人柯爱伦。

这个在杜邦工作了二十年的女人,她的眼光、见识还有魄力都毋庸置疑,但是在鲁思看来她同样也有了一个致命的缺陷:自负

由于她的“劳苦功高”,集团里那些“老人”对她都非常的信任,甚至只要她做出的决定基本都无人反对。早两年公司年轻一辈提出进军新兴市场,这个老女人横加干涉,多次开会不点名批评了某些人的冒进,其中就包括他。

后来在他的带领下、接连对房产、服装、食品等领域进行了多次试探性的接触,杜邦算是走出了一条多元化的发展之路,不再依赖于化工、**等单一传统项目。这让柯爱伦很是恼火,自觉让她脸上无光。

昨天在例行周会议上,那个老女人又对他负责的部门进行了常规性批评,甚至今天还下去进行了检查。

“吗的,这个老八婆,怎么还不滚蛋?也不知道那几个人老家伙是怎么想的!”

“哗啦啦。。。”

嘴里碎碎念着的鲁思正在上厕所,一阵水流声从旁边的坑位里传了过来,脸上憋得通红的他。随着一阵手机音乐声传来,他也卸去了一肚子“负担”。

“呼”轻呼了一口气,刚想伸手冲水,一阵低沉的话语传了过来,同时让他按下去的手也跟着停了下来。

“不可能。。。可转债债券。。。多少。。。这么多。。好吧,我等下就通知阿博特先生。。”

随着话语越来越远,还停在半空中的手僵住了,鲁思嘴里不停的呢喃着“可转债债券”这几个字,随后连屁股都忘记擦就“嚯”得一下站了起来。

无怪他激动,这几年眼看杜邦内部的分歧越来越多,老少派相互攻歼,各持己见,作为有着远大抱负的鲁思,他真的很想把集团带上一个新台阶,但却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

说到底很简单,他没有那么大的话语权。经过这么多年的摊薄稀释,他手中的股份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说出来真是丢尽了阿尔弗莱德家族的脸面。

来不及多想,连屁股都忘记擦的鲁思,急忙忙的出了卫生间,然后立刻派人监视那个“阿博特”、公司内激进派的一个代表人物。

没用多长时间鲁思就得到了消息,一个从巴西赶过来的女人正试图跟他接触,至于为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

虽然没得到确切的消息,但这种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鲁思连一分钟都没耽搁就从总部赶往了“肯特县”。。。

说方远山。到了拉维多利亚区的藤森美子家时,她那个未来的总统姐姐不在家,只有她的姐夫在、一个很帅的美国男子。

见到小姨子来,那个维拉奈拉很热情,远远的就迎了出来,还把她手中买的素菜和水果提了过去,刚刚下车的方远山在心里嘀咕了一声:有奸情!

见到又一个陌生人从小姨子的车里走了下来,刚准备离开的维拉奈拉楞了一下,然后把目光移向了藤森美子。

“他有事找姐姐,所以我把他带来了。”

“。。。。”

对于他的话、维拉奈拉一头的瀑布汗,跟着问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

走过来的维拉奈拉伸出手道:“你好,我是滕森青子的丈夫。。。”

“我知道你!”

被人打断的维拉奈拉一脸尴尬的神情,想发火却又要顾及到妻子即将拉开的大选帷幕,只能忍着怒气道:“不好意思,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我们今天不能招待你了。”

方远山毫不在意的道:“是吗?我记得这栋房子是滕森青子父亲留给她的,你好像不是这里的主人吧?”

被他这么毫不留情的当面打脸,说他吃软饭,维拉奈拉的脸色一下冷了起来,刚准备发火、却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好吧,你可以进来”

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然后就这么施施然的跟在后面进了屋子。

这是一栋翻新的老式建筑物,屋内墙壁还保留上个世纪特征呢,里面的家具也多是有些年头的,和滕森青子现在的政治人物身份很搭配。

没有太多的现代电器,除了书房架上的图书外,看不出哪样东西是今年新添置的。

他转头朝身旁的维拉艾拉道:“作为政治人物,讲清廉不要紧,但是自身生活条件都没有跟上,又怎么能造福秘鲁人民呢?”

“这位先生你什么意思?”

“哦,我的意思是说做人要不拘小节,有钱该用就用。像藤森先生那样的特例还是很少的,你觉得呢?”

没有那种被人当面说岳父是贪污犯的愤怒,维拉艾拉脸色平静道:“我可以知道这位先生姓什么吗?”

“噢,你看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方远山,巴籍华裔,现在在巴西开个小公司,混口饭吃。”

远山集团外人也许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但是作为政治人物的亲属,对于南美大陆上的风云人物、风云公司,那是再熟悉不过了,甚至很多秘闻他们都跟着知道了不少

“原来是远山集团的董事长先生,幸会、幸会”

“不用客气”说着话他自顾自的在房间里闲逛着,留下满心惊叹的维拉艾拉。

是人都有梦想,原本想借着滕森青子作为踏脚石、然后过上上等人生活的维拉艾拉,结果等来的却是“岳父”收受贿赂被抓的事实。

为了不让人说他是负心汉,他要忍受着清贫做滕森青子身后的“贤内助”,同时还经常被美国那边的亲朋好友问“嗨,维拉,听说你的外祖父受贿了,他给了你多少钱”等等。

维拉艾拉对上帝发誓,那个该死的老头真得一分钱都没给过他,甚至前两年在他出事的时候、自己不得不经常找一些翻译工作赚钱养家糊口,这真的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维拉艾拉的脑子不笨,相反他很聪明,从刚刚那个人短短的几句话里他听到了很多的讯息。但是奈何这个人身份不明,他实在不好接口。

现在听到他就是巴西赫赫有名的“远山集团”董事长,维拉艾拉心底的**一下燃烧了起来,两眼散发着精光朝后花园追了过去。。。。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