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88章 越在乎越怕失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

“叶丽娜米洛夫斯基”

“什么司机?”

女人讲的乌克兰语,方远山就听懂了最后面的“夫斯基”,至于前面就听不懂了。

好在这个女人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在用英语重复了一遍之后、方远山问道:“你是怎么被他们抓到的?他们说你们在本国有犯罪记录,这是真的吗?”

还好这个本来有点麻木的女人、没有变成宋恩熙那样自闭,在告诉她自己会把她放去之后,这个女人变得有问有答,开始给他讲了讲自己的经历。

这个叫叶丽娜的女人确实是乌克兰人,不过却是在美国打黑工的,在一次家的路上被掳走了。

“就这么简单?”

“。。。。”

见到她不说话、方远山也无所谓,把车顶合上之后开着车在埃斯佩兰萨街头转悠了起来,边开边道:“你自己去就自己去,不能自己去你通知一下你家里人,用我的电话。”说着把手机扔到了她光洁的大腿上。

“嘟。嘟。。。”

听到后面传来的汽车喇叭声,他把车往旁边靠了靠,结果后面一辆丰田在赶超过去之后又慢悠悠的等着他上来,然后降下玻璃对方远山伸了个中指,带着一脸不屑的神情一溜烟的开走了。

“艹,这个城市可真他么不友好!”

“这里是杀人犯、毒贩、还有各种势力的聚集地”

正嘀咕着的方远山,听到旁边女人的话楞了一下,奇怪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个港口城市就是一座罪犯集中营,所有在其他国家犯了罪的人都会躲到这里。”

“噢,这是为什么?”

低垂着脑袋的叶丽娜,转头露出一张妩媚的侧脸道:“因为这座城市被原始丛林包裹着,而且和巴西交界,是逃难的天堂。那些在本国犯了重罪的人、有得宁愿被当成人贩子贩卖、也不想到自己的国家去等死。”

“原来是这么事。那你呢?”

这个女人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道:“我。。。我杀了一个人”

正漫不经心开着车的方远山,听到她的话后、转头朝她看了一眼。他真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美女竟然是个杀人犯,不过见到她脸上黯然的神色,估计也是什么狗血的事情,所以他也没问为什么。

开到一家路边的餐馆时、他停下车带着女人走了进去。这个港口城市、除了肉类之外,基本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从外面运输,所以物价超贵。

就好比外面饭店里2索尔一碗的米饭,到了这里就变成了20索尔,而且那个碗也非常的小,一个成年人吃个四五碗太正常了。

还有素菜、酒水也非常贵,倒是肉类很便宜。这里还提供蛇宴,什么清蒸蛇、水煮蛇、红烧蛇、爆炒蛇、蛇羹等等,店家也承诺,只要是亚马逊丛林有的蛇类,这里都提供,包括成年的森蚺,听得方远山毛骨悚然。

两个人,吃顿饭花掉一千索尔,折合华国币快2500块了,而且还没吃到什么特色菜。

出了这家店,继续在城里逛,没过一会他再次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埃斯佩兰萨港竟然没有警察局,除了城南一个港务局外、甚至连官方组织在这里都很少有。

“你知道他们怎么管理这个城市吗?”

这个自称被从美国拐卖过来的女人,对这里显得很熟稔,点头道:“秘鲁官方在埃斯佩兰萨没有设立行政管理机构,包括数百名军方人士也只负责城市不被外来势力占领,对这里的治安不予干涉,甚至他们本身就是犯罪份子的帮凶。”

方远山也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转而问道:“这里的人贩子好像很猖獗,他们把人弄到这里卖给谁啊?”

这是他真正好奇的地方。这个港口城市就这么大,有钱人谁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啊?但事情就是这么怪,看刚刚那伙人的样子,明显在这里经营一段时间了,而且生意还挺不错。

“我不知道,我前几天才到这里。不过听那些人说,军队从这里撤走了,换了一个势力驻守,所以他们这几天一直都蜷缩在城中。”

这个一点点大的港口城市,带给方远山很多疑问,本来还想再转悠一下的,不过也没什么看的了。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灯红酒绿;看起来像原住民的要么是渔民,要是猎人,还有很多一看就是收购皮毛的商人,盗猎、盗伐的组织成员。

而最多的则是街边一个个操持皮肉生意的女人,露出大片的胸脯屁股在勾引过往的行人。

没再停留,车头一转朝着城外的防空基地开去。

基地此时非常的热闹,之见秘鲁部队留下来的军车进进出出,上面拉着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人。看那身上画龙雕凤的、应该都是城里那些贩卖人口的家伙。

“老板”

还没走的弗兰克见到他开着车来了,看了一眼副驾上的叶丽娜,转头一脸黑线道:“老板,这个港口城市藏污纳垢,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哦,怎么事?”

从车里下来,跟着弗兰克两人边走边说,两边执勤人员对着他们敬礼示意。等进了最近的一间营房后,里面从门口起,蹲了一地的人,个个一脸惊恐的表情望着他。

“咦,我在城里没看到你们抓人啊,这都是从哪里搞来的?”

弗兰克耸耸肩道:“老板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埃斯佩兰萨港恐怕成为了整个南美洲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所有运往北美还有欧洲的毒品全部在这里制造加工。”

“艹,怎么会这样?”

惊问了一句的他、不等弗兰克答就“噢”道:“该不会是哥伦比亚那边过来的吧?”

去年下半年,他在哥伦比亚展开了大规模的清洗活动,而桑托斯政府也加大了打击毒品的犯罪活动。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方远山切断了通往北美最大的运送渠道巴兰基亚港

而这边的埃斯佩兰萨港的毒贩子应该就是当初的漏网之鱼,跑到秘鲁这边来继续生产。这边有通往外界的港口,毗邻巴西,而且周围是亚马逊丛林,再加上秘鲁的不作为,简直是毒贩的温床,不在这里搞又到哪里搞?

弗兰克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话,方远山撇撇嘴暗自道:“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活该他们倒霉,又撞自己手上了。”

“有没有审问呢?”

“还没来得及”

他在房间里看了眼,最里面的数十个人,其中就有晌午“卖人”给他的那伙人,他伸手指指他们道:“把那几个家伙带出来。”

屋里负责警戒的队员,用枪指着地上的一伙人把他们带了出来。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跟随在方远山身后的叶丽娜,突然上前一脚撩阴腿踢在了那个纹身大汉的裆部。

“嗷”

跟个虾米似得瘫软在地的大汉,两腿夹紧、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把他拉起来”

两名手下把枪往后一背,架着这个男子站了起来,两腿还死死夹着的纹身男,在看清方远山的脸时一时间连疼痛都忘记了,惨白着一张脸惊恐道:“你。。。你。。。”

方远山笑了笑,伸手揪着他的头发、左手拍了一下他的脸蛋道:“你个混蛋,明知道这里换人了,还不赶紧过来拜码头,竟然讹了我60万美金,你真够可以的”

“。。。。”

站在面前的男子显然把他的话当真了,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带着颤音道:“长。。长官,是我不懂规矩,求您放我一马吧。以后我每个月都会送一批最好的货色过来,保证都是最漂亮的。”

“哦,那你能跟我说说,你把那些男人都卖到哪去了吗?”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不过头顶的太阳依然炙热,一行人站在营房的大门口,没过一会身上就见了汗

“卖。。。卖。。。”

见他“卖”了半天也没卖出来,方远山的眉头皱了一下,架着他的一名队员、一拳狠狠得捣向了他的腰眼。

“啊。。。”

“呕。。呕。。。”

一声惨叫过后,跟着就因为肠胃痉挛而大口的呕着酸水,整个身子也跟着往下坐倒,不过还是被牢牢的架了起来。

“问你话就痛痛快快的说,再不说就换人了。”

他的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对面的大汉明显知道“换人”是什么意思,吓得他忍着剧痛道:“卖给那些毒贩子。”

“做什么?”

“制du、走私”

听到跟他估计的差不多,他点点头继续问道:“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

“有得是从美人蛇的手里买的,还有一部分是从捕奴队手里买过来的。”

听到“美人蛇”跟“捕奴队”这两个组织,方远山楞了一下。前面一个还在他的意料当中,毕竟当初北美还有欧洲那一块的势力并没有受到波及,这些残余份子死灰复燃也在情理当中,但这个捕奴队就让人反感了。

“你的意思是这边还有专门抓人的组织?”

“是。。。是的。他们在欧洲还有北美那一块势力很大,包括南美他们也有分部,专门从事人口抓捕、人体器官贩卖、毒品分销。”

他一听全是这种即血腥、又没有人性的生意,眉头都凝结到了一起,呵斥道:“他们南美这边的总部在哪里?”

南美已经被方远山视为了自己的地盘,绝不允许有人跑过来“抢食”、而且还是做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就在秘鲁的库斯克”

松开这个家伙的头发,下面的事情不用他吩咐了,转身朝停机坪走去。走了一半才想起来身后还跟了个女人

穿着元高阳军背心的叶丽娜,上半身还好。就是肥大的体恤下摆有点长,把她的“******”给遮盖住了,乍一看以为她没穿裤子呢,让人有点想入非非。而且两条雪白、粉嫩的大长腿是那样的诱惑,也不知道那帮人是怎么忍得住的?

不过随后一想也是,这些家伙从事的就是这门“生意”,再漂亮的女人在他们眼里也只是“货物”,远赶不上花花绿绿的钞票吸引人。

“你怎么办?是继续到美国打工还是乌克兰?”

“我。。我想留在你的军营里,可以吗?”

“留在军营里?呵呵,做我的手下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你有什么本事?”

这个叫叶丽娜的女人想了想道:“我会两门外语,除了母语英语外,还会德语;另外我学得是会计,口算心算都很好。别得就。。就没了。”

他考虑一会道:“给你一个机会,三个月内要能用华语进行流畅的交谈;另外枪械、军事常识这些都要掌握。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想留在这里可是要正常训练的,你能吃得了那个苦吗?”

“我可以的。”

“那行,你去找一个叫丽贝卡范的女人报道吧,她会教你怎么做的。”

等这个女人如释重负的离开后,方远山叫过来一名手下,让他通知人去查查那个叶丽娜的背景,然后就上了直升机,朝着巴西飞去

叶丽娜不知道,本来她是绝对不可能留在这里的,不过当她说自己是会计的时候,方远山的心灵颤动了一下,他莫名想起了一个人来:单君兰

这个知性女人带给他很多美好的忆,然而大家阴差阳错之下竟然越走越远,直到现在变成了陌路人,即使偶尔想起来也是转瞬即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对于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充耳不闻,他陷入了思考当中。。。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当方远山如一只雄鹰般越飞越高的时候,华国却有个人一直在抬头仰望着他的身影,直到渐渐变得模糊,再也看不清为止。这个人就是单君兰 ,

09年的时候,由于一个误会、单君兰赌气没给方远山信息,这让两人之间的默契出现了一丝裂纹。后来不经意的相逢,车上的热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以为是上天的安排,两人也会重归于好。

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那个人一走经年,在世界上搅风搅雨,掀起了巨大的风暴,而她也成为了他生命中的过客,他却变成了她苦涩的忆,甚至沉浸在忆里不愿意醒来。

一年半的时间,五百个****夜夜,单君兰就靠着忆支撑了下来。每身边出现追求者的时候,明明对方的条件很好,但她的心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抗拒,幻想着那个人还会出现。

蓝小玲处了个男朋友,听说是她们公司的高层,不过单君兰没见过,这个丫头现在已经搬出去跟男朋友同居了;那个“小尾巴”这几天请假了老家,据她自己讲,父母帮她介绍了个对象,现在去相亲,所以家里就单君兰一个人。

她已经不在原来的公司上班了,重新找了个厂做会计。前天听尾灵筠说,那个人的燕京分公司正在招聘人员,其中就有财会方面的。

越在乎越怕失去,单君兰不想离开下海,或者是心里的那份执念让她舍不得离开这里,她怕自己一旦离开了这里就永远的失去他。

在考虑了整整两天之后,就在方远山坐在飞往里约的直升机上时、单君兰做了个影响她后半生的决定:北上燕京。。。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