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991章 你能奈我何?

美国好吗?抛开他们“爱管闲事”、动不动以“世界警察”自居的嘴脸外,客观的说,美国有很多值得别得国家学习的地方。

美国历史并不长。由于种种原因,十七、八世纪,大量欧洲人涌入美国。

但是最初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华盛顿领导美国人民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赶走了英国殖民者,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

但华盛顿是一介武夫,怎样把最先进的治国思想贯穿到宪法,建立一种有生机活力的政治制度,这件事华盛顿是完成不了的,而是在杰弗逊领导下完成的。三权分立,倡导人权,政党竞争、轮替,全民选举,在那时起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几百年来,美国除了两任总统因违反宪法而被迫中途下台以外,各届总统交替始终有序进行。三权分立在防止****、避免腐败上,发挥了有效地作用,这是每个愿意正视事实的人,都不得不承认的。

美国在对外关系上,坚持利己主义。维护本国利益,这是美国建国以来的一直传统。简单说,你损害了他的利益,他就要搞你,决不强调“以两国友好大局为重”,而不断让步。而且美国很傲慢,傲慢得有时令一些国家难以接受。比如,不经联合国授权,攻打伊拉克。

至于什么经济、人权、环保、天气等等,这些东西美国也做得很好。

这里要说个“不过”!同样的,方远山除了性格冲动,做事凭一己喜欢、吃软不吃硬外,他跟美国在对外关系上的态度也一样:谁损害了他的利益,他也一样搞他!

不管美国多好,反正方远山从骨子里不喜欢这个国家。话说来了,换做是谁,自己的“邻居大汉”动不动就跟你耀武扬威,没事屈个胳膊,露出“肱二头肌”来吓唬你,你也会很不爽的。

方远山现在就非常的不爽,小时候就听着美帝国主义事迹长大的他,骨子里对于跟美国政府直接对抗这种事,总是下意识避免的。

但现在不行了,美国佬都把手伸到巴西来了,而且还要公开逮捕他,他要是再继续忍下去,下一步搞不好就要逼迫巴西政府对他实施制裁了。

“尼玛的,劳资现在来了,看你们谁能挡得住?”

中央情报局的办公地点设在华盛顿特区与弗吉尼亚州交界处的波托马克河边“兰利”,旁边就是五角大楼,河对面是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联邦调查局、美国白宫。

这样一个政治、军事、首脑驻扎的地区,其安全防御等级可见一斑。2001年的“911”事件,那些恐怖份子也就选择了世贸中心,如果换做这里试试,保证立马给你击落再说。

熟门熟路的从佛罗里达州上岸的方远山,无心欣赏西海岸的棕榈树,一路急行军的赶往了弗吉尼亚州。

由于要做的事情比较特殊,很可能引起美国国防部的震动,所以他真是小心又小心。先不说自身装束的改变,从上船前他就选择的夜晚,让天上可能存在的卫星监控失去了效用。

之后一路以空间移动的方法、避开摄像头、从每个海岸边的别墅房间里向前移动,争取不给美国人留下任何的影像资料。

一天一夜,当美国时间晚八点时、方远山来到了距离中央情报局只有一步之遥的“水晶城”。

月黑风高夜,正是适合做事的时候。本来还打算歇息一下的方远山,根本就没有停留,直接杀向了“兰利”那边的的中央情报局。

挨着五角大楼的情报局总部是一个h型的建筑物,占地26000多平方米,这个公布资料有1800多名雇员的情报机构,实际上全球受雇佣的非正式职员不少于18000人,是本部的十倍还不止。

中央情报局分为四个主要组成部分:情报处、管理处、行动处、科技处。情报技术人员多具有较高学历、或是某些领域的专家。该机构的组织、人员、经费和活动严格保密,即使国会也不能过问。

但方远山今天就要来好好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秘密。

从五角大楼后方的附属建筑物里穿行而过,中央情报局的大楼出现在了他的眼里。没有任何的迟疑,几个闪现就来到了大楼后方的一株常青树下。

这里是中央情报局训练场,周围到处都是从别得地方移栽过来的参天大树。再次几个闪现,他出现在了一株大树的树叉上,树冠把他的身体很好的给遮蔽了。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的大楼,四维图像不停的扫视着,这个闻名世界的情报机构、在他的眼里无所遁形,很快就发现了地下通道。

“吗的,我就知道”

刚看了一眼他就发现了问题,不同于瑞银的地下金库,中央情报局的地下资料库里竟然有震动感应仪。也就是说,一旦他进入,大楼里的警报肯定会响起的。

本来他的打算是在无声无息之间潜入进去,把他们的资料拷贝一份。但目前来看,他这个想法恐怕是要落空了,只要进去必定会被发现。

“吗的,发现就发现,我看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咻”

身影在树叉上消失不见,等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人已经站到了情报局西面的一个房间里。

现在才刚刚晚上九点钟,大楼里依然灯火通明,各个雇员在里面忙绿着。看着四维图像里的那些电脑操作员,手指在键盘上上下飞舞,他好像听见了那“噼里啪啦”的敲击声。

“瞧瞧、瞧瞧,人家这才是情报机构,就巴西政府还有琼森他们的“家庭作坊”哪赶得上人家美国的霸气?不行,头还得让他们加大人员的招聘、培训力度。科研人员和设备也得跟上!”

看着大楼里一幕幕忙绿的景象,他想起了琼森他们的情报部门,跟人家这个情报局一比,那就是“玩泥巴”的小孩子,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我是不是买个岛屿呢?”

看着这座大楼,方远山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个念头,随后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最后竟然形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印记。

“嘿,瓦妮特宝贝,你知道的,我最近去了南非,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这个套间外面传来一阵嬉笑声,两个身穿墨绿色cia服饰的男女相互搂抱着进了隔壁房间。

被打断思绪的方远山,朝两个手上都戴着结婚戒指的激情男女看了一眼,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人已经出现在了3层的地下室里。

这个地下室跟地下资料库的梯井隔着厚厚一层钢筋混凝土,只要他现在过去,相信大楼里的安全警报系统就会响起。

“呼”

深呼吸了两口气,然后身子从地下室里消失不见了

“嘟。嘟。嘟。嘟。。。”

方远山人刚刚消失,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总控室里突然传来刺耳的警报声。很多执勤的、加班的、临时来述职的都愣住了。包括那对还在激情当中的野鸳鸯也急忙忙的分开,整理好身上的褶皱冲了出去。

“怎么事?警报源从哪里传出来的?”

“****,有人闯入了资料库,快,派人过去堵住他。。。”

“哦,上帝,这个人是从哪里出来的?”

“快快快,都下去拦住他,所有人。。。”

美国中央情报局从成立之初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人试图过来窃取过资料,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说外围的什么防御措施了,单单地下激光通道、厚达两米的合金大门、红外仪震动仪就绝了所有人的心思。

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对面就是首都华盛顿和白宫,驻扎的卫戎部队就有一万多人,还有各军种的防暴部队、数千秘勤局的人,一般人除非脑子坏了才到这里来窃取资料。 ,

这边刚刚发生情况,电话就一直打到了五角大楼的“危机处理办公室”。

这边情报局里行动组和科技组立刻展开大面积的布防,防止有人里应外合;同时切断通往对岸的大桥。另外无数的无人机开始升空,所有的卫星监视器全部被调整角度,对准了中央情报局大楼。

全副武装的防爆人员、手持盾牌朝着情报处的地下通道入口涌去。

知道事情已经偏离了原先的预料,所以方远山也很干脆,到了地下资料库里,一秒钟都没有耽搁,直接把一台大型计算机机组还有两个镶入墙体的保险柜给收入了空间。

不同于瑞银,就算知道被窃也只会偷偷的捂盖子,不会让外界知道瑞银被盗了。这里是美国,是中央情报局,有人都跑到太岁头上动土了,那绝壁不能忍。不出意外,从明天起他们就会大索全球,找出任何可能的嫌疑人员。

一秒钟都没有耽搁,当几个闪现离开地下资料库时,方远山在第一时间就远离了中央情报局大楼,至于天上到处飞舞的无人机,他笑了笑道:“你能奈我何?”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