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八十四章 这么贵?

坐在飞往下海市的波音747上,方远山还是感到相当的惊奇!前前后后坐飞机也不少次了,第一听说、除了头等舱还有个贵宾舱。

里面的设施虽然因为飞机本身的限制、没有贵宾区里那么奢华,但也做到了极致。该有的一样不差。宽大的机舱里就坐了五六个人,每个人都占了几平方的位置,甚至那边还带有小型的会议室、供客人临时使用。

本来机场帮他准备了私人专机,但是被他拒绝了。做个飞机而已,难道还真的能长肉啊!不过在贵宾区等候的人倒是有几个选择了专机。

中途转机、贵宾区又走进来了一个人。看到她、方远山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贝听岚露齿一笑说:“怎么,我不能来吗?”

“不是、不是,只是比较奇怪嘛!”

贝听岚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说:“去慕尼黑看球了,来的时候飞机晚点,这不就遇上了嘛!”

“看球?”方远山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咳咳咳。。。”好一会才把胸口的那口气给顺过来。

“怎么了,看足球有什么问题吗?”

贝听岚看到他连声咳嗽好奇的问到,一双好看的大眼满满的疑惑。

他赶紧收起心里龌龊的念头,连连摇头说:“没什么,只是奇怪你一个女生竟然也喜欢足球、比较奇怪而已而且还这么迷恋,竟然跑到德国去。”

贝听岚停到他的话,也是掩嘴笑了起来,拿手撩了撩耳际挂下来的碎发说:“我是受我老爸的影响,他是“拜仁”贝肯鲍尔的忠实球迷,期期都不落下的。”

“小时候抱我坐在他的腿上看足球,有一次好像是贝肯鲍尔率拜仁慕尼黑夺取了德甲的冠军,然后我爸爸激动之下竟然把我给抛了出去。。。”

第一次接触、当时那个给他感觉很冷傲的贝听岚,现在说起足球和他老爸,明显跟换了个人似得,显得非常的健谈。但是为什么提起她爸爸,总给他一种缅怀的感觉呢?

不过他也随之反应了过来,她有这个表现也是正常。所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你让一个天天把股市大盘挂在嘴边的人跟一个菜农怎么交流?

而他方远山说个不好听的话,过年前在她眼里就是那个菜农。所以在那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联系过。

听到她谈起小时候的事,追问说:“然后呢?”

“从那以后、我爸爸再看足球的时候我再也不敢坐他腿上了”说完贝听岚轻声的笑了起来,两个酒窝跟着露了出来、好看的贝齿闪耀着光泽,让初次见到的方远山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反应过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对德国他多少也算是有点了解,再加上两人以前打过一次交道,所以聊起来还是相当的愉快。

下飞机的时候两个人互换了电话号码,相约有空出来喝茶,然后贝听岚坐上等在飞机旁的车子走了机场对方远山+这个贵宾也是相当重视,早早的安排了一辆加长林肯送他们三人离开了机场。

再次来到希尔顿酒店,这次待遇明显不一样了,酒店执行官布莱安娜詹金斯居然等候在了门口。见到他从车里下来,两旁的迎宾小姐齐声恭敬道:“欢迎方先生入住希尔顿酒店。”

虽然上次在希尔顿的经历不是那么愉快,但是他这个人比较念旧,来过一次、觉得住的还行,所以在机场时,司机问他下榻哪个酒店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希尔顿。

詹金斯走过来伸出手引领道:“您好,方先生!请跟我来,我们为您准备好了房间。”

“你们怎么知道我来的?”

詹金斯跟随在旁边解释说:“我们在机场有专门的贵宾迎接处,任何贵宾来到下海市,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听了她的话,方远山顿时佩服不已,怪不得人家能做大做强呢,这都是有套路的啊!搞不好那辆林肯还是他们赞助的呢,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方先生请进!”

詹金斯这时早已收起了当初淡淡的轻视,变得恭敬无比,口气尊崇的说到。看到退让到一边的詹金斯、方远山的心里确实有一种上帝的感觉。

有时候感觉都是对比出来的,你用苹果的手机、他用杂牌手机,你就会感觉比他爽他在家苦逼的吃着泡面、而你却在下饭馆,然后你也会感觉很爽。

同样的、第一次来的时候只是大堂经理来迎接他,而且还是看在丁翰墨的面子上。然而这希尔顿的首席执行官不仅亲自接待、还送到了酒店房间,态度跟上也是云泥之别。

看着敞开的两扇实木大门、门上面刻满了繁复的花纹,边角用真皮包裹着。抬腿走进大门,头顶上方一座巨大的水晶吊灯散发出柔和的灯光,四周的装饰以米色调为主,显得淡雅素致。

正对客厅有一面巨大的飘窗,蕾丝边的窗帘随着微风在上下摆动着。迎着窗户看到外面已经亮起的城市路灯、方远山觉得旅途的疲劳好像都消失了。

身后响起了詹金斯的声音:“方远山、请您稍候片刻,晚餐马上就好。”

转过身看看詹金斯,犹豫了一会说道:“能不能问你个事情的?”

“方先生请讲!”

“那个。。。你们这个。。。房间是多少钱一晚上的?”

听到他的询问,詹金斯丝毫没有露出异样来,开口恭敬道:“方远山,您的这一间是4000美金一晚上,加上服务费一天大概在5000美金左右。”

“次奥,这么贵?”

詹金斯不知道是不懂还是装糊涂,对他前面半句明显忽略了,到:“方先生您好,我们希尔顿都是全球统一价格,如果对于这个价格不满意,您可以向我们的总部投诉的。”

“感慨、感慨而已!”

来都来了、还能说什么?等詹金斯走了、他才好好的看起了这间总统套房,整个总统套分主卧、次卧、吧台、超大客厅,还有会议室组成,要说环境肯定是一流的,就是死贵死贵的,转身问道:“你们说我是不是被宰了?”

看到两人明显有点噤若寒蝉的样子,楞了一下也明白了,这两个人估计被扣奖金扣的怕了,嘿嘿一笑说:“没事,尽管说,这保证不扣你们奖金。”

元高阳苦着脸说:“老板,这个房价对你来说就是毛毛雨啦!”

“房间费你出三分之一。。。。。。”